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记念
记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52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这些个人们。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9-08-06 00:37)
标签:

杂谈

 

 

 

 

 

 

 

 

 

 

 

 

 

 

跑焦了,最喜欢这张。

 

 

 

 

 

 

 

 

 

 

 

 

 

 

 

 

 

 

 

愿者上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5 22:49)

深夜归家路上遇到的三个男人。一个耐心重复地对着电话解释,一遍又一遍。一个神情激动,声音在空旷的街面上传开,终于在一个街角泣不成声。一个疾步向前,任凭电话那端歇斯底里始终不发一言。

 

在超市看见一只叮当,摇头摆尾的样子。在柜台前犹豫了十分钟,最后还是没有买。学习控制自己的占有欲,很多东西,买回家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太多的身外物。有天突然想,如果要写遗嘱,一定很麻烦,那么多琐碎的东西。应该在有生之年处理掉一切私人的物品,所有带有私人印记的、不愿让别人看到或得到的东西,全部舍弃,毁掉它们。那么,如若有一天要闭上眼睛,应该会比较安心。真正珍贵的,全部留在记忆里。

 

路过一所小学,走过之后又折回去。想看看那里是不是适合跑步,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傍晚,或者可以做一些单一不用思考的运动出一出汗。听说运动可以提高人对于快乐的感知能力。然后发现操场真是小啊。

比小学操场还要小的是这座城市,戴着泳帽泳镜扮蜘蛛侠钻水里不出来却还是能碰见熟人。从水底被人给捞出来的时候我惊呆了,这样也能认出来,真是强!然后就什么兴致都没有了。

 

换了一只湖水蓝色的杯子,装满水的时候光影流动。晶莹闪烁,像宝石一样,真漂亮。手捧一杯水,在阳光下可以看很久很久。

 

这座城市,夏天异常短暂,总觉得还没到最热的时候,一场雨后遍是秋的萧瑟。时间如此迅疾的掠过,带着风声,热闹喧哗。在过去与未来的夹缝中微微叹息。这个精神匮乏的时代,争抢似乎成为了别无选择的选择,面目狰狞声嘶力竭。姿态被抛在一边,输赢才是真理。可是在时间的长河中,一个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又算得了什么,为什么要如此计较。

 

上帝跟人类开了一个玩笑,时间原来是划圆圈的游戏,走着走着有一天会发现又转了回来。可能生活的真谛便是如此,怎么绕,也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的圆圈,有的人走有的人跑有的人跳着舞,有的人狠狠挤开别的人为占到的一点小小便宜沾沾自喜。有的圆圈大些有的圆圈小些,有的人以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其实他不过是绕了一个八字转眼又回到了原处。

且行且珍惜。

 

爱是一种信仰,信仰在半空中飘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2009-07-22 00:37)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好累。

 

这样的感觉从爸爸生病起一直延续到现在,从没离开过我。那些在医院度过的日日夜夜,足以将一个人所有的生气都消耗殆尽,只剩下最底限的忍耐。除了往下抗没有别的办法。妈妈从那个时候开始全无主意,所有的负担一下子压在了我的肩膀上。很羡慕有兄弟姐妹的人,即使是年幼的弟妹,并不能帮到什么,可是只要想起,便觉得是依靠,这是至亲之外的人无法提供的。而我只能孤军奋战。

 

接踵而至的是妹妹的婚礼,工作上接二连三的繁杂事宜。中午加班的时候,经过走廊时空洞的回音,古旧建筑里渗人的寒气。微微的惆怅。这种感觉很熟悉,常常写着写着思绪飘出好远,回到刚上班那年。一转眼已是三年的时间。很多个周末都是在车上度过,兰州、西安、兰州、西安、兰州、西安。。。即使我早已经习惯了五六个小时的长途汽车,依然疲倦到厌烦,只希望速速办好一切事项然后回家好好睡一觉。

 

其间发生的一件事,成为压在心上重重的一块石头,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呼吸也渐渐无力。在忙碌的间隙给自己找事干,但每每想起,总是能听到心底的叹息声。似乎不能够称为一件事,因为不知道具体是怎样发生的。一些含义模糊的话语,我匆匆掠过,不明其意,亦来不及做出回应。或许是我的疏忽,或许是现代人都过分敏感的神经,或许是我错误的判断,我以为该被明白的,其实并没有人明白。而那一点点的坚持,支撑着我,等待雨过天晴的一天。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请别再说我跟别人一样,好吗?

 

很多天的压抑,不明就里,没有释放的途径。在悲伤中无法进行客观理智的分析,也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逃避是唯一选择。可是在精疲力竭之后,还是会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刚刚才放下的心,就突然的被揪起。在我认为一切已经向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迎头一盆冷水。

 

最心灰意冷的时刻,是重新回归迷茫。对很多事物产生怀疑,但像隔着一层纱,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怀疑什么。看不真切,触摸不到,分辨不了。做梦一样。在深夜信仰土崩瓦解,失去了努力的动力。

如果不是为着内心的一点点坚持,生活便再容易不过,不过一碗饭一张床,随便应付一下就可以达成。所谓生活,也不过如此。不该有幻想,不该贪婪。

像L说,贪婪是一种罪,不要存有幻想与希望!必须要麻木不仁地活着,不能去幻想太过美好地东西!殊途同归!

这是不好的状态。然而这不是想就可以逃脱的,唯有时间或许可以冲刷掉一切。

 

早上睁眼的瞬间突然忘记了昨夜的梦,只有无力感依然伴随左右。

 

从机场回来的大巴,高原十月的阳光炙烤在脸上的余温尚存,远处孤独耸立的玉龙雪山,蓝天红土,野沙棘和芦苇肆无忌惮的长满一个个山坡。在丽江的几个时刻,变得飘渺,前尘往事般。被定格的一些记忆,色彩慢慢流失,终将斑驳成一部黑白胶片。触碰的时刻心依旧刺痛,呼吸在瞬间无法继续。

 

顶着正午的烈日从家一直走到水库,发现比原本想象的容易很多。坚持,在到达终点的时刻内心有满足的愉悦。而一路的思索依旧无果。因为没有选对鞋子,脚磨出了几个水泡。开始一些锻炼,针对耐力和柔韧性,为之后的出行做准备。

回来后上线看到一个签名,心隐隐作痛。生命中有些煎熬必须逐日捱过,无法言说,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想起有人有句很经典的话:“为什么你总是不加思考就随便问这么多问题?”可见这“为什么”三个字之白痴程度。好吧,让我们重新开始思考,思考有关快乐的种种问题,思考有关追求的种种问题,思考有关生活的种种问题,再思考有关信仰的种种问题。

 

等待时间为所有的问题带来解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06 03:38)
标签:

杂谈

给爸爸买了新的手机。爸爸很幽默,难得自己洗一次裤子,洗衣机里绞了甩干挂架子上,才发现手机没掏出来。人家放烤箱里烘干接着用。只是每次讲电话都像在吵架,谁也听不清谁在说什么。

 

晚上去探望一个朋友。欺负她是长辈,很多没有跟别人说过的委屈,在今晚全部倒给她。也互相嘲笑。一起展望了一下未来。喷了她新买的香水,然后熏的自己整晚上头疼。她说此时的愿望是找一个成熟稳重多金的男人,能够帮她一起养儿子。我说不如找一个年轻力壮的寻寻开心。因为此时街上15-50岁的女人人人在找饭票,你拿什么跟人家如花似玉的青春貌美去比。她想想说那也是,不如介绍个情人给她以慰寂寥。可是,情人是能够介绍的吗?在镜前搔首弄姿,我笑话她是风韵犹存。假设了无数可能,最后发现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靠自己拼。互相鼓励。跟她分析,如果60岁退休,那么还有25年好拼,急什么?还有很多次选择的机会,还有机会错。她说要把我今天说的话录下来,若干年后放给我听,让我看看自己有多幼稚狂妄。明明就是两个年代的人,不知道隔了多少个代沟,她说她的我说我的,居然也聊了一晚上。

喜欢真性情的人,脾气坏点也没关系。

 

一个做茶叶的朋友,没联系有段日子了,刚开始想念,就打来了电话。说收了顶级的龙井,约好一起品尝。我开玩笑说我现在开始喜欢铁观音了。晚上在Q上跟幼儿园时的小朋友闲聊,聊到电影,忽然想到问他有没有看过一部英国的片子,当下就找了链接发给我。欣喜啊~~找了好几年的片子。乐颠颠的下下来,准备找个阳光明媚没人打扰的下午一个人慢慢看。 总是能遇到志趣相投的朋友,生活总是在转角给人一个小惊喜。或许我们总是计较未得到,所以始终闷闷不乐,真该检讨一下。

 

前天风最大的时候,找了个有文艺女青年气质的小美女作模特,跟老马去铁路拍片。原本我是喜欢拍景的,但结果前方站的是美女,而且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这是我第一次比较正式的拍人像,而且该美女在镜头前超级有感觉,我发现我有点开始喜欢拍人了。就是有些辛苦小美女了,在正月里零度左右挂着风的下午,光着两条腿拍POSE,还笑的那么甜美。

 

春假快要结束,这个假期,像打仗一样。真是热闹。每天穿梭不同的场合,见不同的人,喝不同的酒。很多年没有见的同学,远在其他城市的挚友。老朋友的感觉,很是享受其中。虽然有些人很多年没有再见,再次聚在一起感觉依然亲切。聊起小时候的趣事,将长久以来的不愉快远远赶开。只是时间永远匆忙,短暂的相聚之后又是长远的离别。之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喧哗交错中,新的一年渐渐鲜活起来。才慢慢意识到,08年是确实过去了。像翻过的日历一样,成为历史。常常跟别人说,去年都可以过来,今年是不会更艰难了。过去的一年。。。真是无法说,总结起来分外困难。星座说:这是刻骨铭心的一年,或许有些事是注定的。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忍耐,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抛开一些不值得留恋的人和物,从而更加珍惜留下来那些。也有过片段的开心,那些忙碌但幸福的时间,柴米油盐的小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淡里的温暖。常常想念雪山下的草甸,想念高原炽热的阳光,想念湛蓝天空下自由飞翔的鹰,想念那条两边长满野沙棘仿佛走不到头的公路,想念雨后色彩斑斓的云朵,想念清冽湖水尽头高原人家的袅袅炊烟,想念深夜走过青石板铺就的小巷抬头看到的闪烁星光。想念那些歌声温暖人声鼎沸的小酒吧,想念无数个天微亮赶着去开工的清晨。

 

还是有一些些的疑虑,但我决定不去想太多。因为原本要想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不自觉间,已经给自己了许多的安排,计划要读的书,要学好自由泳,向往的神秘国度,一大堆待加工的绣片,几个狂长草的包包,以及健身的计划,外出拍片的计划,还有学习的计划。。生活其实一直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最后贴一句另一个小朋友说的话:可能你觉得自己很聪明,但其实也没有谁傻,大家都活得挺明白。

 

明白就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23 19:38)
标签:

杂谈

 

 

 

 

 

 

 

 

 

 深秋的拉市海。野花。

 

 

 

 

 

 雪山脚下。

 

 

 

 

 

 曼陀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1 23:35)
标签:

杂谈

 

 

 

 

 

 

 

 

 

翻出一些旧的照片。然后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情,呵。

回来后严重睡眠不足,有时产生幻听,开始疑神疑鬼。

有时努力的结果却是事与愿违。

又一年过去,生活渐渐退回去,失去的总是比得到的多的多。

今晚要早点睡。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1 01:46)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1 00:54)
标签:

广州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30 23:52)
标签:

杂谈

他是整个大家庭里最有学识的人,五岁进私塾,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每年春节总是早早写好对联,然后打电话让我们去取。以前工作的时候所有的材料稿件全部亲自撰写从不让秘书代写。

是沉默寡言的男人,闲时的消遣不外看书和练字。后来因为身体的缘故,再也没有拿起过毛笔。

大姐出生时,他不过四十来岁的年纪,他给第一个孙女取名妮。

四年级的时候,他说我长大了,翻了好几天字典,将我的名字改为婧。他希望我成为内秀温婉的女孩子,但我的顽劣总是让他皱眉。

他喜欢吃甜食,每次放假回家我总是会买他喜欢的糕点给他。在我离家在外的那些年,寡言的他从未说过想念。每次去探望他时我总喜欢腻在他身边,环住他的胳膊把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他会把我的手握在他的手心,一遍遍的轻轻抚摸。这是他表达疼爱的方式。在他身边我是任性胡闹爱撒娇的孩子,在成年后愈发如此。仿佛是下意识对自己做出补偿,在他身边总觉得自己尚未成年,说一些孩子话,有一些孩子气的举动。

从心底依赖过的男人,除了父亲,只有他。尽管他早已年老体弱,可曾经,他是一家之主,于是始终威严。

在最后的这几年里,他的精神状况每况愈下。有时像孩子般胡闹,会不停哭泣,不肯配合医生和亲人。

他在外地住院的一段时间,我请了假去看他。他在病房里拉着我的手不肯放开,没有言语只是笑的满足,开心的像孩子一样。姑姑说这是他入院以来最高兴的一天,之前整天板着脸,嚷着要回家过年。

 

看见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罐子的他时,我有种错觉,仿佛这次也和以前的很多次一样,不久他就会出院回家,我又可以窝在沙发里粘在他身上。而此时他已没有了自主呼吸,不再有意识,生命靠仪器在维持。在等着他最小的女儿回来。

帮他清理胡须,修剪手脚指甲,要让他干净整洁的走。他是如此注重仪表的人,健康不那么差的时候,会定期漂染白发,衣服鞋帽永远考究洁净,是气质儒雅的学者。他手指的关节筋脉和我的几乎一样。他给了我他的姓氏他的血脉,同时也给了我跟他如此相似的身体发肤。

他的皮肤仍然温暖,手脚略微冰凉。熟悉的触感,曾无数次抚摸过我的头发轻拍我膝头的这双手,却再也无法对我的触碰做出回应,没能再一次轻轻握住我的手。

我知道他其实已经离开,所有的喜怒哀乐已随意志一起烟消云散。在眼前的,不过是他废弃的躯壳,依靠仪器维持最后的运作。

很多画面一起涌现,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他的不苟言笑,他去北戴河疗养回来买给我的珍珠项链。

满脸的泪,很久很久都没有再感受到这样痛彻心扉的哀伤。就在他离去前的一个夜里,也是突然之间,我被一种莫名沉重的悲伤击中。独自坐在房间里,眼泪噗噗落下,不能停止。整夜不能入睡,只觉万念俱灰。

这样的离别,知道无法挽回的无力感,身体的一部分随之丢失的空落感,我只能用脸贴住他的手,用皮肤来记忆。

我不是个孝顺的孩子,总是贪玩很长时间都不去看他。我知道他其实是想我的,虽然他没说。也知道他在晚年的孤独,也曾自责,却始终没能多陪陪他。这次,甚至没能见他最后一面,我无法知道他在最后的日子在想些什么。他的遗憾,我不是无能为力。他曾催促妹妹赶快结婚,希望能够抱上曾孙,说指望不上我跟大姐。

他的遗物中小小的照片簿子,很多老的照片。我们姐弟几个年幼嬉戏时的抓怕,大姐七八岁生日时涂了口红去照相馆的纪念照,我幼儿园第一次登台表演的照片。。。

不知道十多年前就先走一步的他的妻是否在另一个世界等他。不知道若干年以后,我们是否还可以再做一家人。

思维混乱,希望爷爷一路好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