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光明赞佛
光明赞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3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开篇词:
    食色性也
    真心向善,正确把握好男女关系,利国利家利个人:))
   
                              
    美丽的黄昏。城郊的旷野中散发出阵阵青草的芬芳,棠梨树满枝的白色
小花儿象雪又象云。列车的窗口如同快速翻过的书页,明亮而又丰富。不用
看时间,你就知道他来了。他脚步匆匆,透过他的微笑,你看出他有一丝疲
惫。你们拥抱在一起,可他突然松开手,在你诧异的目光下,小心地脱去有
些机油味的工作服,然后把你揽在怀中,尽情地吻着你的嘴。两个舌头代替
了你们,在温柔地打着小仗。他那宽大的手掌轻拂着你地后背,你仿佛此刻
才知道感谢自己的后背-----那原是女人的一片梦乡醉土……
    ------答应嫁给他吧,你们将互为港湾:)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20 20:39)
分类: 半日闲谈
若说凄苦悲凉的句子,从诗经到宋词,可以说俯拾即是。我读古诗词,
喜欢彰显自然之美的,如《伐檀》和《山居秋溟》之类,但是写照人间悲
苦情节的句子,却给我留下了永久的惆怅。如“可怜无定河边骨,俱是春
闺梦里人。”(陈陶);“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白居易)等
等。内中蕴含的深重的悲惨,令人辗转长叹!
             
    后来突然发现一个细节:玉搔头为何事物?按字面看当为玉质的痒痒
挠一类的俗物,但为何又能与花钿、金雀一起入诗呢??
             
    昨天晚上因见拙帖被“半日闲”加精华,真的激动而无眠了。灯下乱
翻葛本的《京西杂记》,竟有意外的发现,明白了究竟。
             
    书载:汉武大帝去看望爱妻李夫人,正巧头痒痒了,就顺手取下李夫
人头上的玉簪,挠挠头。这下不得了了,宫女们就都用玉石打制玉簪来挠
头,传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20 20:37)
分类: 拈香夜话
我们生活在“流动”中,所以凡事不可究竟。世上只有一种究竟,那就是“波
若波罗蜜多”。
    比如下棋,即使是“圣者的一手”,当他拍下那颗棋子时,也只完成了“圣手”
的一半,另一半还需对手来完成,没有对手的配合,手筋,勺子都是没有的。
    美好的人生需要自己去找寻去定格,需要有配合,那是你我的心灵。你的心是
灿烂明媚的,那你的生活就是灿烂明媚的。当一辆拉粪的驴车经过时,有人掩鼻扭
头,那一刻,他是痛苦的。而我却试图去嗅出稻花香,不是花香又是什么呢?那一
刻我很快乐。
    我曾经在宾馆做过三年的一把,杯来盏去是工作的一大特色,那阵子我正在吃
素,真是苦不堪言。到餐厅后堂走一遭,像到地狱走一遭,其杀其腥,让我痛苦万
分。晚上一桌人在一起,如果有谁中午吃了鱼,尽管他坐在对面,那冲天的腥膻也
足以让我作呕(腥膻本亦自然,但毕竟来自杀伐,又是惑性之味)。而偶尝庙堂里
的斋饭就愈显其香无比了。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09 22:22)
              
                             
    圆月当空,万籁俱寂,惟有秋虫唧唧。我背着自动步枪下哨了。走在山脚边
的月光里,枪在背后晃荡着,象牵着一位恋人。十九岁的我忽然有了一种异样感
觉。
    邻铺上空荡荡的,一抹月光洒在上面,就象可罗连科笔下的灯塔湾。我知道,
小个子班副又去卖鸡了。
    从山中老乡家把鸡买来,送到县城的早市上去,费去下半夜到清晨一段时光。
每只鸡挣一块五,五只鸡能挣一个月的津贴,而且什么都不误。起初我们班都零
星地偷着干那营生,被指导员一顿猛喝后,只剩下班副“大胆地朝前走”。
    去年到S市看望当年的指导员,从他口中得知,那位胶东半岛农民的儿子——
我的班副,已经是千万身家的董事长了。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09 22:21)
分类: 拈香夜话
    秋雨随着暮色落下,淅淅沥沥,心绪也随之黯然。 独卧小楼,雨点通过檐
下的蕉叶,绵绵拥入我的梦境。
    清晨,红日映入窗棂。呼吸着林边清新的空气,沐浴在一派金红的晨光里,
感恩之情油然而生:是太阳让我从烦疲中振奋。然而,我突然记起,昨夜的秋雨
呢?那一份静美,那一份温存,我当感谢她!
   
    ——我得感恩。
    我吃的饭穿的衣,全是他人所为;我住的房听的音乐,全是他人所为;还有
那远方朋友的殷殷祝福……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虚堂录》
    这一切都是佛的降化,佛的慈悲啊!佛让我们感受,指引着我们踏上真理之
路。佛,菩萨,人,自然万物与我一体,除了善待他们以外,我当时时感恩。
    一时,我热泪盈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09 22:16)
分类: 拈香夜话
        
    日本作家有岛武郎写过一篇《小儿的睡相》,初读时颇受震撼。文中
说:小儿的睡相,是纯朴的,可爱的。我曾经这样想过,对这凝视过。但
在今天,却不这样想了。
   
    夜一深,独自醒着,凝视着熟睡的小儿,愈凝视,我的心就愈凄凉。
他的面颊,因健康和血气而鲜红。他的皮肤,没有因苦虑所刻成的一条皱。
但在那不识不知的崇高的颜面之外,岂不就有可怕的黑暗的命运,冷冷地
恶意地窥伺着他吗?
 
    我曾经观察过,无论是在扰攘的利市,还是在静谧的课堂,不管是奸
邪的掮客,还是纯朴的村姑,当人们忙着自己的事情时,都是那么安详,
那么自然,那么独特。可当我每每欣赏这 人生画卷时,却常常悲从中来。
 
    我看到一个抽象的画面。一大群焦渴的人,在无垠的沙漠中奔突,他
们都有着美好的理想境界:河,湖或甘泉。他们不断地追寻着前进,但他
们前进的方向迥然不同。一位老者出现了,“水在脚下,向下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09 22:12)
分类: 拈香夜话

                            
    我由新疆腹地库而勒乘车北上东进,一路走来。
    进入戈壁后,满目灰褐色的粗沙砾,象到了死寂的外星。除了一望无际外,
还让人有一种再也走不出去了的感觉。
    我宁可去看寂寥的天空,浩瀚的海洋,甚至一张白纸,在那里还有心灵的
放纵。而戈壁滩,它会把你的眼睛,心绪紧紧焊在那里,动弹不得,让你产生
被抽空了的恐惧。
    列车象一条巨大的古生物,瞪着青幽幽的眼睛,在漆黑的夜里摸索着游走。
当时我的表情一定很古怪,因为我只想哭。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已经在新浪BLOG安家了,欢迎你时常过来做客,大家多多交流哦。我会把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记录下来一块与你分享。也希望你记住我的BLOG地址,你可以把她添加到你的收藏夹,也可以把她复制下来告诉你的朋友们。

  :)

  我的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122130847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