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水
白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94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进入锐博客首页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12-18 17:01)

英国流行过这样一句话:我不在家,就在去博物馆的路上。所以后来我看到“我不在家,就在去咖啡馆的路上”这句话时,很自然的认为这是前者的演义。

 

我喜欢博物馆,也喜欢咖啡馆里的静谧。不需要和什么人在一起,只要自己。静静地读一本书,舒缓的音乐,弥漫的芳香,柔和的灯光,颠覆了门外一切的嘈杂。没有谁能拒绝这种与生俱来的悠闲自在。窗外湛蓝的天空,温和的秋日,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脚步,思想随风飞扬。

 

在一家咖啡馆里看到过这样一句:总有一款咖啡是适合你的。我竟有莫名的感动。据说,每一颗咖啡豆都是经过五年生长才能够开花结果的,然后经过采收、烘焙一系列的繁复过程,再加上经心的调制、研磨、煮,才成为捧在手里的这杯咖啡。虽然所有的咖啡都是咖啡豆研磨的,使用不同的工艺,加上不同的配料,相同的过程,只因为不同的人来做,就产生了千变万化的结果。而在这千变万化的结果里,一定有一款咖啡是适合你的。就如大千世界的人,总有一个人是适合你的。不同的是有的人恰好遇到,而有的人却擦肩而过。即使没有遇见,想到这个世界肯定会有一个适合你的人存在,心也会变得软软的,仿佛手中的咖啡,细腻、光滑地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30 12:43)
标签:

休闲

窗外,这几棵老树

 

   我们的新办公楼在山脚下,新楼没有盖起来以前,这里曾是一个凌乱且有些冷落的公园,山边一条人为踩踏出来的土路,弯弯曲曲,显现着闹市中的荒芜。几棵老树伸展着不规则的枝桠静静地伫立着,没人注意它们,它们也不注意任何人,不声不响,沐浴着阳光和雨露,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自在和逍遥。

   去年夏天,新楼落成,我选了一间带露台的办公室,窗子对着山,也对着山脚这几棵老树。第一眼我就爱上了ta们。每天早晨很早过来,站在露台上和ta们对视、对话。有时朋友造访也会在办公室小坐,煮上一壶红茶,聊天说事,每个到来的人都少不了看看这几棵树,啧啧地感叹。ta们给我的工作平添了一份温馨,那些程式化的案牍劳形也变得诗意盎然起来。我甚至觉得我现在对这份工作所投入的深情几乎可以归功于这几棵老树。

   这几棵老树也算不上太老,100多年。因为长在山脚,在岩石的缝隙中成长,枝杆并没有想象的粗壮,但骨感而坚强。这些树叫“洋槐”。唐山是以“国槐”为市树的,殊不知,这些“洋槐”才是这个城市近代历史的见证者。

    唐山从开始出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22 14:38)
标签:

杂谈

   我是那种典型的假体育迷,表面上充满热情,其实就是凑热闹跟着起哄,有时候连比赛规则都不懂。N年以前在电视上看篮球比赛,我曾经很认真的问某人:投进一个球以后能不能抢下来接着投?某人差点笑晕,回了回神,才恍然大悟地说:猪是怎么死的?撞树死的!打篮球的人是怎么死的?投篮累死滴!这次奥运会上的篮球比赛我可没少看,中国对西班牙那场比赛我认为最精彩,他的精彩在于我们超越了对于胜负输赢的关注,而更多的以欣赏的眼光关注比赛本身。我们尊重自己的球队,同时也尊重我们的对手。
  奥运的梦想不是参赛的运动员去争夺那几枚金牌,而是让更多的人体验比赛的快乐,有运动员的快乐,也有大众的快乐。
 
  阿富汗也参加了奥运会,那名短跑运动员,我忘记了叫什么名字,他没能进入决赛,他说如果我的训练跑道能够好一点的话我的成绩可以再提高一些。于是,在祥和的奥运氛围里,让我们遥想到那片战火纷飞的土地,还有那片土地上被掩藏起来的体育场,体育场里那条班驳的跑道,跑道上没有人身安全保障的训练的身影。
  是什么让我们在重重的困难面前,也有勇气站在命运的跑道上,奔向心中的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1 15:07)
标签:

杂谈

    天,真的暖了。单位门前的两棵玉兰树总是第一个在春天盛开,曾经专门有记者来拍照,在报纸上说,这是本城的第一抹春色。花朵并不大,紫色的花瓣,满树的花,没有一片叶,叶子要在花谢之后才不慌不忙的成长。
   虽然说平平淡淡才是真,但一辈子总要有那么一段、那么一次的灿烂和辉煌才不枉生命一场。就象这玉兰,积攒了一年的元气,为的就是这一季无限春光。
 
   有人发来短信:风雨送牛归,暴雪迎熊到,已是股市百丈冰,哪个股还俏?俏也难争春,犹豫是否抛,股指何时才见底,只有鬼知道。
   想到自己那几只惨绝人寰的股,不说也罢。倒也奇了,跌得越多,心情越平静,即使上了网,也不想去查去看。不象涨了几毛钱的时候,连出差都掰手指头算计,哪一天没有交易才走。好在这些钱从放到股市那天起,我就没想过再取出来,随它去吧。没有只跌不涨的股,也没有只涨不跌的股。春暖花开了,那两棵紫色的玉兰树已经凋谢,路边的迎春开得正酣,春天如此喧嚣,该抽空小座,饮酒赏花。
 
   前一段连着开了几天会。会议安排的非常紧张,我们组有30多人,大多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3 16:34)
标签:

杂谈

   3月2日是儿子的生日。上午我带他去书店。我本来想坐公交车去的,这段时间坐公交上瘾了,每天上班都和儿子一起走一段路,再坐公交,然后再走一段路,既锻炼了身体又节约了能源,一举N得。所以,坐公交成了我业余行动的首选。可一出小区门口偏错过一辆公交车,天又冷,就坐了出租。跟司机说,去书店。司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儿子,就问我你儿子几岁了?我说11周岁了。他说,我跟你提个建议,供你参考。根据我的亲身经验,孩子一定要学会游泳,游泳是最练体魄练身材的运动了。等再大几岁,你就让他学拳击。武术大多是防御性的,而拳击是攻击性的,男孩子会了拳击会增强他的自信心……然后这个司机又列举了他的儿子、侄子一系列例子。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听他不停地说着,偶尔插一句话,阳光透过车窗映照着我,不管他说的对与不对,我都感激他这份素味平生的温暖的絮叨。
 
   书店里人很多。我其实是很少来书店的,好多年了,都很少买书。带儿子直接上了三层少儿读书专卖处,几乎每条过道都是坐在那看书的家长和孩子。儿子迅速地找到他想看的书,我也随手拿了本,找个角落席地而坐起来。时间就在人群窜动中流淌。中午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30 08:32)
标签:

休闲

   

 

  弟弟买来一堆鞭炮,我说买这干吗。弟弟说,放啊,过年哪有不放爆竹的,西西是爷们,爷们就要有爷们的样。看着弟弟这么粗犷地说,我倚在厨房的门边,笑,对那些鞭炮涌出无限的亲情,再听见窗外阵阵鞭炮声响,年的味道便一下子汹涌起来。

 

  我们这里的风俗,小年如同大年的序曲,从这一天起,年的序幕渐渐地拉开了。过去,小年这天要“扫房”,用扫帚把房子上上下下地打扫干净,我印象里,妈妈常常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穿着一身旧衣服,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忙活。小年的这天晚上要吃饺子,打扫了一整天,可晚上的这顿饺子凑合不得,跟年三十的差不多,不吃好这顿饺子,这个大年的序曲就演奏的不够完美。第二天起,就大规模的洗衣,家里所有能洗的东西都要洗一遍,大人小孩的衣服,床单、被罩,那时候没有洗衣机,都是把衣服泡在大盆里,用搓板搓,院子里挂一条长长的绳子,洗过的衣服晾上边,因为天冷,还没等衣服抖落平整就冻成了一个平板,不敢再碰,一不小心已经结成冰的衣服就会拦腰折断。家里堆成山的衣物都一件件融进盆里,经过妈妈一遍遍地搓洗,成了晾在院子里的风景。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08 08:07)
标签:

育儿

     笨儿子已经五年级了,基本属于应该知道的他全不知道,不该知道的他全知道的境界。平时说话,满嘴的成语一不小心就溜达出来,可写作文,却成了他一个挥不去的痛。有一天,他的语文书散掉了一页,我说,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把书读烂了呢。他说,哎,读书破万卷,下笔没有神~~~~~
 
     前天晚上他整晚睡不着,跑过来,要和我一个房间。被我赶走。我让他去数羊。早晨他跟我抱怨,没睡好。我说,数了多少?他说数到好几千了,不过,我没数羊,我心里一直想着的是蝴蝶~~~~~~~~~~
 
     十七大时候,新闻里播委员名单,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一边忙着晚饭。这时,坐在电视机跟前的儿子惊呆了,瞪着大眼睛很神秘的来问我;妈妈,为什么委员一定都要选姓王的?这时电视里还在播王某王某某的,一直没播到下一个姓~~~~~~~~
 
     笨笨他们班长每天晚上都要把老师的作业写到黑板上,同学在下边抄,然后她再回到座位写到自己本子上。班长抱怨说,她要比别人累上一倍。儿子对她说,你是累,并快乐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05 09:36)
标签:

杂谈

                柿子
 
    冬天,是吃柿子的季节。北方常见的柿子有两种,方的和圆的。方的更多一些,吃起来味道也好。初冬,刚下树的柿子要“lan”一下,我不知道“lan”到底是哪个字,反正经过这样处理的柿子很脆,甜甜的。而现在的柿子,都是熟透了,软软的,吃的时候,先咬一个口儿,然后使劲一“嘬”~~~
    我喜欢吃柿子。正好有朋友送了一整箱。一阵兴高采烈。把柿子一个个码到厨房的窗台上,窗台很窄,一层层地罗上去,码成了一道风景。如果上边再掉两串玉米,整个一农家乐。
    虽然喜欢吃柿子,但柿子这东东不能空腹吃,容易结石。吃过饭再吃,我的胃又受不了,所以,自从码成风景,我除了欣赏,居然一个都没吃。柿子不怕冻,却怕热,没过几天,柿子就开始变质。
    每天我都有一个任务,捡几个坏掉的柿子,放进楼下的垃圾筒。每天几个,每天几个。直到,最后。
    ——————————————爱,就是不放弃。可是,不放弃,就能永远的拥有吗?
 
 
             还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02 08:17)
    三天假,我只塌实地在家呆了一天。把卧室的窗帘洗了,床罩也洗了,地板擦得很干净。前几天,下了一场雪,外边草地上的雪依然洁白。空气清冷。房间里暖气充足,阳光照进来,满床地明媚。我把枕头靠在床头,斜倚着,舒服地看书,忍不住拿了张纸,潦草地画了几行字,权当是诗。
 
               石器
                 (这是以前的一首,一并放在这里)
            冰冷的外表 
              包容着 
              岩浆的灼热  
              凝固成时间  
              自远古而今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06 15:22)
分类: 风景旧曾谙
    
   上月在石家庄培训一周后,去贵州旅行。我从没去过贵州,可是骨子里却对贵州有着血脉相依的亲切之感。我以前在博客里写过,老妈就是在贵州怀孕有的我才跋山涉水地回到北方。而当初给我起名的时候,还特意把中间那个字用了“贵”,因为听起来太土气,才去掉了,变成了现在的两个字。所以当我踏上贵州的土地的时候,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似乎这里曾有自己的前生旧梦。
   这种牵扯可能让人感觉荒唐,我自己也感觉未免过于浓重了这份情感。可是有一种情是割舍不掉的,没有缘由,甚至没有因果。
   
  到贵州的第一个早晨,驱车赶到凯里郎德。这里是苗族聚居的地方。到处都是古朴的吊脚楼。因为旅游开发,不管团队人数多少,出600元,村子里的苗民就会穿上民族盛装进行表演。我们虽然只有十个人,也决定看一看,也不枉这么远的跑来。可是,我们到的那天恰巧是“苗年”,村子里从早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