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aohaohao
haohaoha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22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谁说的?男生随口道。

    那今天我们也别游车河了,我给少爷找一女的深入了解一下好不好?

    男生未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却也没有拂司机虚假的殷勤。

    好嘞!司机说着肆无忌惮的在马路上来了一个截头猛拐,奔驰呼啸着向北急驰而去。

    我带少爷去宝来屋,那儿的小姐个个都比那个女孩靓!司机道。

    十分钟后,奔驰停在了一幢布满了七彩霓虹的大厦南侧的便道上,在各式各样的霓虹招牌中,“宝来屋”几个字分外刺眼。

    解开安全带后,司机回头冲男生诡秘的笑了笑,道,少爷,走吧。

    不,男生道,我不上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戴棒球帽的人咧了咧嘴,推开厨房的窗子向外张望,一面绿色的水,在十一月一钩新月的辉映下,泛着微微的波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一会儿,一个戴着棒球帽的人拿着一个特大号的铝盆走进了房间,从地上抓起女人红、白色的肉块陆续扔进了铝盆里。几分钟后,当确认没有一块肉被残留在塑料布上后,戴棒球帽的人端起铝盆走出房间,登上了一段楼梯,拐了一个弯后,拉开一道推拉门,弯着腰走进了另一间被当作厨房的房子里。

    没过一会儿,铝盆里的肉块便被倒进了房间里一口架在土灶上的大锅里,沸腾的水裹胁着新鲜的肉块,在锅里翻腾。 戴棒球帽的人盖上锅盖后,马上走向了屋角的水池,一堆泡在水里的花花绿绿的内脏还在等他去清洗,所以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两小时后,清洗完内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6 10:59)
标签:

杂谈

偶然看见有人在新浪读书原创《恐怖食人案:良家女孩》讨论区里回复“永不服输的女人”说自己就是“女孩”作者,署名130********,此贴已被作者删除!现正告那些欺世盗名者,“女孩”虽然算不上完美,但她永远是yangbosx—杨翌的原创作品!容不得小人来染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回答女人的是女人身后越来越沉重的呼吸。
快放我下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得不到回答使女人的恐惧感陡然间加剧,她哀求道。
身后还是没有回答,甚至没有了呼吸。
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女人死亡就近在咫尺。她的头左右摇摆着,使劲扭动着被吊在空中的躯体,大声哭泣着哀求着——
一把刀,一把用来将肌肉从骨头剥离的剔骨刀,就在女人的哀求声中,悄无声息的从女人的身后冒出来,在女人惊惧到就要爆裂的眼睛的注视下,一点一点的逼近,轻轻地架在了女人的脖子上,女人的脖子一下子僵硬了,她的头停止了扭动。
但那只握刀的手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在它第一下用力的时候,女人甚至听到了皮肤被锐利的刀刃划开的咝咝声……
不——不——女人试图扭动脖子把那把刀甩出自己的肌肉,但……
刀刃即将切进女人的吼管时,女人无望的哀求声如丝一般回荡在黑暗而潮湿的房子里
别杀我……
不一会儿,女人如丝般的哀求消失了。她的头被人砍了下来,扔到了冰冷而潮湿的地上。
沉寂的房间里,剔骨刀在歌唱。
当剔骨刀终于沉寂下来后,从女人身体里放出的血水已经完全从钢质的管道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恐怖食人案:良家女孩》一

 

    房间里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一片死寂。

    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唯一一扇和外界相通的门此刻也紧闭着,阻隔了哪怕是一点点光线的渗透,

    一个赤身裸体的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结局开始:暗黑因子
这种情景还原令人作呕,但我仿佛看到了那两个装作互不相识的男女,渐渐从人潮汹涌的大街上被分离出来,他们如两颗水珠彼此靠近,逐渐粘连在那黑色的空间——
而一想到窗外是阳光明媚的朗朗白昼,大街上人来人往,在这套近似幽闭的房间中的男女便感到心潮澎湃,他们很快的宽衣解带,甚至等不及上床,便纠缠着倒在了地板上。但女人显然比较理智一些,在最初的亲抚后她制止了男人进一步的冲动,指了指床上,“地板太潮,我们上床吧!”
事实证明,男人在床上是更具冲击力的,而且,没有什么比在床上令他更能制造出令女人狂热的激情了!
男人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更加卖力的将女人加速癫狂到狂热的极至——
虽然他们知道,这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孽,他们的行为彼此加深了对方的罪孽,但罪孽,对他们而言,却是这种癫狂最原始的暗黑因子。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暗黑因子!
——摘自印征办案手记

五月某夜的伤心情人
安雅非很郁闷,她真的搞不明白为什么和伍家骏的约会竟然会变得如此的没有前奏,直奔主题,并且地点竟然是在一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很悲哀,自己竟然草木皆兵到了廊灯明暗的地步——
     这是蜗居在地下室感觉已过千年万年后的……我的第一次出游:地点就是地下室上方,大厦的第47层——
    “不吉利是不是?”走出电梯的时候,小青回头问我。
    我笑了笑,其实只是牵动了一下嘴角,道,“这里的空气好极了!而且……” 说着我急走几步朝过了小青,走到了走廊尽头的落地窗前,在这里我俯瞰久已被我忘记的都市的夜的喧嚣——
    在这里,在这座位于闹市的大厦里,我感觉着47层以下,地上空中的霓虹迷雾,和人来人往的熙熙攘攘。
    “嗨,”远远的,小青对我喊道,“别乱走啊!我可看着你呢!”
    我背对着她挥了挥手,“放心,我才不会跳下去呢!”
    “真的不会跳下去吗?”我听到四嫂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但我懒得回头,  “当然不会跳了。”我说,“就像你宁愿被饿死渴死被摩天大厦的风吹干也没有选择跳下去一样!我也不想把自己弄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酸软的快感中我经常会看到四嫂,腐朽的脖子艰难地带动她那早已风化的头颅,在我每一次的快乐过后,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我的面前,忧伤地看着我.
       '何苦呢?'她对我说,'何苦呢?'边说边艰难地摇晃着她的头颅.'我们又是何苦呢?'
       我明白四嫂话里的意思__四哥并没有为她悲伤多久,确切地说,应该是压根就没有悲伤过!
       '是啊,何苦呢?'我回答她.搞到你死而我,整天像耗子一样萎缩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
       但四嫂显然不在意我的回答,她每每会长叹一声,然后转身,卡拉卡拉的慢慢,消失在本已黑暗的地下室的更黑处.在这一点上她比我可怜,起码,我有一张可以舒展的床而她,却只能暗无天日的飘摇。
       如果说地下室堂而皇之可以成为我无忧无虑的避难地的话,那么小青便是我的护身符。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要一个杂工帮忙来逃避四哥的耳目。我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和小青经常的肢体娇娆——她是我在摆脱条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于是我开始了逃亡!
床头的一条绳子是我的救命索,感觉着四哥的脚步频率我安然下滑,我触到了地面最终于是我逃脱了四哥的追杀。四哥很狠,相传他让仇人比凌迟还死得难看,但当我脚触大地的时候我知道我终究会免于一死!
天很大,地很大,我只在乎我脚下的一方土;人太多,情弥广,但我不相信一个人。哈哈,我只信任我自己!
于是逃亡开始!
关于逃亡的过程其实也没什么说的,无非就是越远越好,把你的仇人抛在千里万里之外,谁能说逃亡在有生之年就是失败?
于是我逃,逃往千里、万里——但只有我明白,再大的圆圈只不过是圈,最后,我落脚在了那幢大楼的地下室,那幢大楼的主人,是四哥……
四哥很忙,基本不到地下室,其实根本就不到地下室,我已经为他也为我自己准备好了……手枪、刀子、氢化物、还有氯仿!但他始终未到,算他命大!
人总不能闲着,对吧?人还说饱暖思淫欲, 很不行我逃脱不了古语的诅咒!于是我堕落!虽然分寸,但我逃脱不了条状物的纠缠,我想像它们是四嫂手中的胶棒,于是我呻吟不已,于是我终于知道我自己,
身为女人,
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