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寂寞蓝茶
寂寞蓝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726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2-15 16:30)
标签:

情感

分类: 有情世界
小酒

    我对酒是有感觉的。呵呵,是感觉,不是感情。像在大街上忽然看到了某个人,并不相识,但是有感觉,觉得他是个可以谈得来或者与众不同的人。
    酒,它蜿蜒流淌,像一条小径,连通着每个人的旷世情怀和浪漫人生。我能感觉它,在某个时刻,蠢蠢欲动的,燃烧和跃动的灵魂,照亮了许多人灰暗的面孔。
    我有时盯着它看,就想,这么种白白净净的东西,怎么会有水的纯洁,却含着火的内核。
    有时又想,这么不动声色的姿势,饱含的柔情和烈性,柔化和烧灼了多少颗心呀。这么想着,真是对它敬慕有加,一言难尽。世界上没有一种东西,能像酒,游走在人生的缝隙里,配合着各种面目表情上演。歌哭笑闹在酒的催化下顺势而发,脉脉温情和豪情壮志在酒里找到了生存的意境。
    酒通着心灵,和文字一样。所以李白在酒里豪放,嵇康在酒里放纵,曹操在酒里悲歌,李清照在酒里麻醉……自古名士耽酒色,从来英雄豪气多,更别说普通人,在酒里迷醉和流连了。
    我不胜酒力,所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7 16:52)
标签:

文化

分类: 城市心情

                                观书
      早春三月,难得的阳光灿烂,难得的心情灿烂,想起了植物园一角文化的灿烂。遂潜踪隐形,到美术馆里寻一方心灵享受。
      我知道这里正举行着一个书法展。我不是鉴赏家,但是喜欢观赏。那些书家们,有人将字写成龙飞风舞,有人将字写成出奇不意,有人将字写成随心所欲。看字如看人,我享受着这个过程,没有最爱,只有偏爱。我偏爱着那种恣肆汪洋,呼风唤雨,一气呵成的字。那些字,或如长江大河奔腾咆哮,或如脱缰野马甩鬃奋蹄,那些字里有激情,有火焰,有满腔压抑的愤怒和流淌一地的豪情。我看着那些字,感受着字背后的那个人,腕是沉重的,心是狂野的,神情是洒脱不羁的,骨子里是藏着绵绣的。这样的字让我喜悦,让我觉得带着怦怦的心跳。我去看书法,常常是去寻觅这样的字,看它如何藏锋露角,一纸杀气和霸气,看它左遮右挡,瞬时跌落九霄荡气回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城市心情

                            走在黄叶漫天的路上

      朝阳路上,不知道是白蜡还是槭树,高大貌美,潇洒临风,它们分站在路两旁,枝杈婆娑着,不可遏制地一路子黄下去。
      褐黄,橙黄,灰黄,土黄,一树的黄绿参差,明暗色调,经不住风的软语,不断地扑籁籁地落下来。地上,积了一层,有的像是烧残的焦纸,有的还是饱满的姜黄。草坪上,地砖上,汽车上,纷纷披披地落满了叶子,清洁工的大扫帚,哗啦啦地扫着叶子,前边扫成一堆,后边又落了一片……
      我踩着这黄叶子,向医院走去。我的颈椎出了点问题,肩累,后背沉,脖子紧,头疼,不干活好点,干点活难受得不得了。发展到后来,动不动就头疼,仿佛脑神经脆弱得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这是我长期文字工作留下的后遗症,“低头干活”这个词,给我的身体留下了终生的纪念。我决定不再与身体较劲,在我的头与躯干之间,只有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2 17:08)
标签:

杂谈

分类: 亲吻自然

                               岁月深处献县汉墓群     

      我喜欢到家乡的野外走走,不仅仅是我的青春岁月,在田野里流过汗,更重要的是这些地方,沉睡着无数的汉朝王侯,它们是田野上的一道风景。 
      在这里,我能阅读岁月的痕迹,触摸历史的沧桑,感受生命的浩大和卑微。浮躁的心灵和杂乱的脚步,仿佛在这些陵墓面前,忽然变得沉静安宁。
      七十二汉墓群,这是历史对他们的称呼。
      可历史,已经不大记得他们了。
      曾经上百座的大墓,已经被岁月的云烟漫漫抹平。有的被平整成田地,有的盖起了房屋,有的被挖得只剩一个高岗,只有少数还有名字,只有少数还有高大的陵丘。现在我能常看到的,有百草山,云台山,万春山,以及献王陵、毛公冢、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分类: 亲吻自然

                         狼坨灯塔下的海鲜盛宴

      我们站在狼坨灯塔旁的海防大堤上,向着大海热切地眺望。
      海水正在退潮,退得很慢,在一波一波的浪潮里,根本看不出它有后退的迹象。
      我们只有耐心等待。正在修建的海防大堤上,有着蜿蜒数十里连成一线的填海石,我叫它水泥四棱桩。我们或坐或海堤上,一边等待潮水退去,一边感受秋日海风的凉爽惬意。
      这是我们梦想已久的海上游玩。早上大约七点多,我们从黄骅港出发,坐上了一条铁皮机动船,在海上漫游了两个来小时,船老大把我们放在这里——狼坨灯塔,又逍遥地拖网捕鱼去了。
      这里,可以钓鱼,还可以捡海货。向导说,他带过不少客人来过这里,海水退潮后,海堤下的洞穴里,会有海螺留存,有时,还能捡到螃蟹。他有一次带人,在这里捡过几麻袋的海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0 15:43)
标签:

情感

                                     慢下来看看这世界
 
      20多岁的时候,是焦虑的。不知道此身寄于何处,不知道理想在哪里安放,心向往着外面的世界,眼里却没有风景。心是狂乱的,现实是禁锢的。
      30多岁的时候,是忙碌的。骑着自行车,或坐着公共汽车,为生活四处奔波,迎风踏霜不言苦累。渴望着优雅的生活,身上却落满尘沙。理想的工作、有地位的生活,高档的收入,令人仰望的成就……生活种种的欲望,掺杂着老人的赡养,孩子的教育,一团乱麻一地鸡毛。那是个付出和索取的年纪,眼泪和汗水不自觉地滴落,四处张望,不断调整,努力创造属于自己的美好未来。
     40多岁的时候,颈椎已经不行了,打字多了,胳膊会累得抬不起来。睡眠不太好了,头经常晕晕的。不知不觉,我已经加入病号的行列。我得时时照顾自己的身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分类: 亲吻自然

                           神仙世界里的白百合

      若不是跟着医疗队出征,我是来不到这川鄂渝交界的武陵山区的。
      正是六月中旬,骄阳喷火。天上的云层好像一点也不能过滤阳光,即便是阴天,热气也能喷到皮肤上。还有那些麻辣的饭菜,让我的胃隐隐作痛。
      这不是个旅游的季节,我被天气和采访任务围困在山里,连方向感都消失了。但我还是喜欢上了这里,因为黔江民族医院有自己的后花园,早晨,我可以在这里悠游赏景漫步,暂时安放那颗躁热的心。
      四面群山环翠,蓬江峡谷有隐隐的水声传来,我看不见水,只看见峡谷两岸乱草从生,树木林立,谷底幽不可测。医院的21层门诊楼挺拔在群山中,大楼依山傍水,院长是个很有园林情趣的人,在偌大的空地上,规划出了一块块的小园景,有紫薇园,月亮湖,小草原,芭蕉林,一侧的小岭叫星星岭,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30 19:27)
标签:

杂谈

分类: 周末视线

                                   爆炸

     早晨上班的路上,我在饰品店买了几个小气球,以备讲课用。
     星期一的上午,通常在安排完工作后,我会给记者们讲些心理学的知识。这是我们分享和互相学习的时刻,虽然说是学习,但人们可以畅所欲言。
     我把气球发给大家时,人们脸上出现了诧异的神色,他们不知道我要玩什么花样。我告诉人们,把气球吹起来,吹到极致,吹到不能再大。记者们很快按指令吹起了气球,充足气的气球绷得很紧,拿着它的人开始小心翼翼,生怕它不小心爆掉。
     所有气球在人们手上传递,我让人们观察它们充足气的状态。当气球回到我的手中,我对一个气球稍加外力,砰的一声,气球瞬间爆了。人们仿佛吓了一跳,有人还惊叫了一声。
     我对着鼓鼓的气球和爆掉的气球,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1 17:16)
标签:

情感

分类: 有情世界

                                   此时花开
     

       北方的三月,正是冬春交接。一个不对脾气,那风就像是到了更年期,一会儿狂躁得撕云裂旗飞沙走石,一会安宁得无声无息如老僧入定。我看着天,心里说,搞这么大的排场,是要惊醒一冬的草虫,还是为嫩芽铺平道路?
       眼见得雪线隐没,冰河哗变,冬天已止不住地扯起降旗。这时候,大地酥软,草木犹僵。那些呆愣愣的树,仿佛还未从冬的管束中回过神来,在原野上站成千军万马的枯槁神态。我摸着一棵老树看了许久,结痂的硬皮犹如铠甲,不松动分毫,真不知那些幼芽如何变成钢牙利齿咬啮铜墙。嗨,这是天地的玄虚,也许一场细雨就能让所有刚强化为绕指柔。可是寻春的的脚步似乎已按捺不住,少男少女们薄衣靓衫先晃着春天的眼,高高的风筝飘呀飘地就在天空撒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6 16:57)
标签:

杂谈

分类: 亲吻自然

                                      雪到献王墓

     春打六九头。已经到了六九尾,没想到,一场雪飘然而至。
     每年到这个时候,人们就开始念叨,七九河开,八九燕来,九九无凌丝,仿佛春天正猫在某一个地方,就等着某个机缘牵一发而跃动。可是今年春的开场锣鼓,是由一场雪引领的,万般寂静中带着漫天的蝶飞絮舞,一夜间悄然遮没千沟万壑。
     早晨推门,雪已停了。这是大年初二的早晨,人声絮语,鸡声狗叫,仿佛都淹没在大自然的肃杀威仪中。地是一片银白,天是一片雾气迷蒙,仿佛天地还没有分开。仰头看那些树,都披上了雪针树挂,如端庄俏丽的仙子,敛容静息。
     雪没及脚面,我带着孩子们,到献王墓去。好久没到那里去了,也难得出外的人回了家。那些景早已烂熟于心,可是还希望去看一看,似乎只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