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个人资料
青儿
青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793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博文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26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3.06,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3.23,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眼睛好痛》。
  • 2007.02.15,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59,412次访问。

这些年,新浪博客伴我点点滴滴谱写生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5-14 14:43)
标签:

杂谈

你是我康庄舞的一直小脚
你是我拉萨河上空的一丝微笑
你是大昭寺下午暖暖的斜阳
你是我西藏的亲戚
我要预订一壶牦牛奶
要热热的,热热的

我会飘洋过海来看你的
这次,是真的漂洋过海来看你了
我们,注定的命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5-09 22:29)
标签:

杂谈

 “它有些不合时宜,它甘愿带有落伍和倒退之气;它推崇 平实、真诚、清湛、开放的思考方式;它以自己的方式前行。”我、你、我们都是在晚安时会安静下来喘口气,它变成了真实。倘若是疑惑了,疏离了,也是会找到一个入口一个出口,终究是要下去的。

   我们有了谎言,可是我们依旧忠于自己。

   不得不在这里存在,便是一个让人伤心的是事情。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去寻找那片可以敞开就能有海有山的海地,于是、、无论如何我们都无力的去建设,建设一个想要的生活。

   离开很久了,离开之前你给我一本《大江大海1949》,这还是二月的事情,一转眼,又是五月了.....

   工作伴随炎热缓慢而悠长长,庆幸是有个蚂蚁搬家的小朋友,带来的酩悦,或是那个小脚丫LOGO香槟给这闷笨的日子带来些清凉.偷带着胖矮的杯子游走在奇怪的场所.然后我就在回家的出租车上唱两曲.这是我脑袋里闪过的杨一.依依呀呀的唱画面扇....

   我犹如一个僧人穿梭在光怪陆离之间,心底却是史无前例的清澈,人一旦不怀疑,就无比畅快,安安静静清清朗朗的的享受速度的变换。

  女同学婚前单身PARTY,仿老友记里的莫妮卡请火辣的脱衣舞女郎,脱洒方寸间自然洒脱有序。我心中却是无比惆怅,脑袋里是飘飘洒洒一首老歌If it be your will. 沉重的男低音比任何乐曲适合此刻姑娘的舞姿....我显然没有好好的看舞蹈.....

  值得高兴的事情是初生的MANALI 是那么富有生机,遥远的朋友说,快快给我一些他的样子吧。我就像盼望自己的孩子一样...























 

谢谢MANALI的设计师李玺,

谢谢MANALI的超级细心的木制品艺术家胡哥

谢谢MANALI创作团队的核心阿光同志,传说给你一只电笔你能当电工,给你一把锯子你就可以做木匠。给你一个锅铲你就为这个团队做一顿相当丰腴的晚餐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2-01 12:33)
标签:

拉薩

旅行

燃燈節

  

 

 

 

 

 

 

  

     我還是在等那個人,就像你丟掉的另一半一樣,你見到他的那一瞬間,一切都已經被預設好,感情,印象,都已經儲備到位。只等你輕觸那個天亮的開關,你說的每一句話他都能懂得。你開的每一個話題,他都能明白,你一交代關鍵詞都就能感應到方位。那真是一個莫大的奇跡。認識他之前,你都生活在南極或是格林蘭群島,全世界的人都和你有時差,你說的話,他們過了宿,擱凉了,擺餿了,也就忘了。而這個人呢,他不一樣,他和你再同一經緯,神說有了光,就有了光,你們是對方的神。

  

       尼瑪師傅的畫布,前幾日還白白的擺放在客廳,這幾日就蔓蔓的爬上了山體,草原,雲朵,牛馬,各式的牧區生活,一層層奇跡般的跳出來,特別有意思。畫畫沒有任何的摹本,全憑腦子來購置,幾個人,十幾只畫筆,時不時便放嘴裡潤濕,顏色變淡些,再拿出來暈染一些特別的部份。比如馬的肚子,雲朵的邊沿.這是比較難的地方,偶爾會讓小徒弟來試手.小徒弟顏色上錯了,遭到師傅當頭幾下.不好意思的抬起眼睛看看我.師傅笑他也笑......

  

      燃燈節,僅聽這名字已經讓我升起愛蜜和美之意。 

      原本是大師圓寂成佛之日,如今卻因酥油燈照亮了整座拉薩城,浑厚的法号、法螺,大昭寺的僧人,夜空中诵唱经文,深沉空灵的金顶、殿堂屋顶、窗台、楼宇轮廓处点燃的盏盏酥油灯,点点火光与弥漫的桑烟宛若与天相连.....

 

      “明天燃燈節,邀上朋友去熱鬧的大昭寺,或是安靜些的色拉哲蚌吧.....”

 

      前幾天在八廓街頭買了兩盞酥油燈,一包酥油,幾根燈芯。預備在家煮化酥油,過一個特別些的燃燈節,如果再虔誠些,應該會夜半起來,讓酥油整夜不滅。這樣做,八成是因為想避開繁華,這是因為我是一個頑強的個人主義者吧。無論是何種理由,在人群里浸淫久了就焦躁不安,飢渴難耐,只想快點潛回自己的深海里去。這個世界真是叵測。每個人接近了看都是千瘡百孔,說些甜兮兮的假話互相敷衍。這種對稱性偽善,偶爾為之也罷了,天天如此假溫情,真令人力竭。






 “我看到太多这样的年轻人,他们感觉到日常生活的贫乏和可疑,他们愿意改变这一切。一个人老在北京这样的城市里,风花雪月或者为了生计奔波,为了很高的房价把一辈子卖进去,可能也不是一个办法。可能要走出去,踏遍青山,当你回来的时候,会发现你没有损失什么,可能变成一块石头,更加的坚硬,或是一头野兽,更加的剽悍。我想可能是件好事吧”

“ 或者说,如果此刻,可以很糊涂,那就平淡地活。如果此刻就是很清醒那就勇敢的去寻找。”

 “生活无论是怎样的状态,其实,最最最厉害的人是无论在什么状态下都能很享受 。平淡的时候,有手到擒来的小快乐勇敢的时候有酣畅淋漓的 存在感”

 

      可能是我们的道行 都太浅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1-04 09:33)
标签:

旅游

   



我最近常常在想 其实80年代 是多么美好的时代 缓慢又单纯   而看看现在  一打开 网页 就会觉得这是多么 扭曲变形的世界 到处是嘈杂的 哗众取宠的 光怪陆离的  连要找一块安静的地方 都非常难 厦门也好 丽江也好 也快要被 膨胀的人流 淹没 豆瓣城画也越来越没劲  生活在这样的年份里  像你我这样的 总会  有些无所适从 


  对所谓的人情世故,永远都有障碍。但不愿意改变自己,宁可逐减交往的范围,在某种必要条件下,降低自己的需索或采取后退。此种退避,并非是一种弱点。对心里的那个孩童世界,保持自我认定,虽然也可承认它是一种缺陷。 始终保持真挚的感情。


  冬天晚上,美好的事情则是,看到家里亮起来的灯,躺在被窝里看书,喝到热的茶,在早晨的寒意和阳光中跑步,炖煮热汤,在小餐厅喝酒。”

  

“以为有了翅膀,就会变成一只鸟,
以为变成鸟之后,就可以拥有自由,
而今,拥有了期盼的翅膀,
却只能在小小的空间里,飞翔,遗失了自由,
原来自己还是搞不懂,
是想要翅膀,飞翔,或是自由,
还是只要一种追求飞翔的感觉。”

你的愿望实现了吗?可是你还是如此的沮丧,你要的已经摆在了眼前,难道一开始就错了,你误解了自己?还是,你已经变了?

 

“人不是鱼,怎会了解鱼的忧愁。
鱼不是鸟,怎会了解鸟的快乐。
鸟不是人,怎会了解人的荒唐。
人不是鸟,怎会了解鸟的自由。
鸟不是鱼,怎会了解鱼的深沉。
鱼不是人,怎会了解人的幼稚。
你不是我,怎会了解我。”

我总是相信世界上有一个人,她和我一样是个不一样的人。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可是我可以感觉到,所以我不在乎身边的人是否理解。

 

 

 

 

 

 

 

TIPS

图片是去年在印度最北部的小镇

列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0-08 09:58)
标签:

杂谈

顾儿:

 

今天清晨来了个快递

一个藏族女孩噔噔敲门

 

我收了请柬

赫赫的写着我和你的名

举行结婚典礼前是 你

恭请后是 我

我们这样被一段简短的语句分开

Wedding Invtation

背后是你们的照片

清淡恬静是你会选的样子

卡片是环保再生纸做的

你远远的寄来的那一封信

不要再说这是不环保请帖

信上你提到我西藏的生活惬意得如雪山上的莲花

自己却是纷纷扰扰

你如此说

实是叫我自残形愧

 

我抬起头,看的是拉萨的蓝天

有时候会很惊奇,

有时候也不是那么美

空气的稀薄

氛围的纯净

勾出了一个片景

在我住的小院尽头是一座高山

半山腰上有一个白色的寺庙

绵延上山的小路让人更觉得这座寺庙无比的神秘

一有空闲

就和朋友们便会去大昭寺背后的八廓街转转

有时候是去喝甜茶

有时候是去喝青稞酒

有时候则是一个叫木如林巴的寺庙顶上午觉

在木如林巴的顶上

我就可以看到那个遥遥不及的白色寺庙

它是如此不进人情

我可以用他来辩别方向以确定我的住所就在山脚下

可我无法辨别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

我想在你的婚礼以后

我会想办法上去一次吧

看看那里有个怎么样的喇嘛

看看我可不可以告诉他

我最好的朋友

在遥远的地方

结婚了

 

在这里

最开心的是那些不可遇的朋友

可能会一辈子不再见

可能会记住一辈子

就如我们一般

 

我本想提早些出门

开始于长江头

结束于长江尾

找个羊皮筏子漂去看你

告诉你路上的故事

分个D1 D2什么的

再告诉路人甲 路人乙

我漂洋过海来看的是如何一个人

 

最后我发现这个计划实在太好

就是实践性不高

在这般浮华沧海的大都市

你如若是见我晒破的皮肤

定会笑我痴傻

 

但是我也要给你一个惊喜的

在你的婚礼上

会出现一个穿着康巴藏装的姑娘吧

黑黑的皮肤

淡蓝色的毡帽

。。。。。。。。

给你一个重重的拥抱吧

 

李宗盛唱的漂洋过海来看你

是前些日子一个朋友又提起的

他去墨脱了

墨脱这些地方

可能不在你的世界里

顾儿

这些人 这些事 这些地方

倒是在我世界里

 

可事到如今

遇见的人

经历的事

看过的风景

都不及.....

有些东西

已经深深的埋在我的世界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0-03 11:23)
标签:

拉萨

卓玛

沃卡

分类: 西藏片景

    有时候早起,我会去街拐角左边的馒头店里买馒头。三块的太少,五块会太多,所以四块钱,12个小馒头恰恰好。

     可以看出我们家的人很多,或是很能吃,或是希望买些存下来,不用天天跑去馒头店。

     但又好似都不是,我并不能确定每天有多少人用早餐,用多少,家里也没有冰箱可以把馒头储存下来。可是依旧要买4块钱,觉得恰恰好的馒头.........

    

     昨天,进来的人,是否今天还在........

 

     一下子,身边的朋友都去了墨脱,来回八天的行程,有的想临阵脱逃,有的走了回来,有的是说了五句话就背上了包,总之好像一瞬间都不见了。前一晚买了一桶巧克力带去,淡淡的互道珍重,在他们的繁忙和快乐中抽身离开.......

      有时候只是一点小小的改变就打破了原有的平衡。

 

     “师傅,去慈松塘东路.....”

 

     “.......你怎么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我一直住在一个叫偏僻的地方,拉萨和香港亦是如此,没有很多人能找得到。因为路途远,我也不光顾无足轻重的地方。

    这样的状态已经延续很久了,除了自己相当满意以外并没有多少人满意。就遭到些指责,也抬起眼睛望望就算了事.这世上有太多不一样的生活状态,可还是有些千丝万缕的联系,有时候会懊恼,有时候会着急弄清楚,更多时候是无能为力。

      我当然不是一个好角色,我就不是一个角色。傻呼呼的过傻呼呼的生活。没心没肺的受欺负,依旧还是没心没肺。

       但是我还是惦记一些人......

 

       “九年这样的生活,虽然这种日子算不上流浪,却比流浪更无趣……”

 

      朋友是放在心里去在乎的,一盒薯条,十本书,一盆芦荟,一段路,一句话

    

      关于流浪生活 旅程,我们会有多少理解。

 

      前些日子的行程,我们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

      走下去,迎着稻田和毒辣的阳光,窝在化肥堆和大卡车的窗帘后座位里,左侧是皮肤黝黑眼睛透亮的藏族司机.在满是初中学生的中巴车里,左侧是粗辫子脸蛋红扑扑的女孩卓玛............

 

      终究会在圆月之夜到一个地方的

      那个地方有高高的雪山,像一把刀刃一样立在黒黒的天空,左侧一轮硕大圆盘明月, 雪山与明月在夜空中呈现两种白色,一种曲线明朗浑厚隆重,一种薄云见雾清风透亮。大大的圆盘月仿若触手可及,美得无与伦比。温泉池里,除了我们几个俗人叽叽喳喳破坏了景致外,藏族男女三三两两,都是风景。

      夜里,他们褪去衣衫,温泉便成了天体浴场,认识的,不认识的,相应成趣。时不时的,在月光下,在泉眼热流散发的浓雾中,传出几段嗡鸣经文,回荡在空气里........

      心就沉淀淀的醉在之间.....

      不得不借马家辉那句好话,死在这里又何妨?

 

      清晨被一个电话吵醒,接通后久久没有言语.....

 

      “姐姐.....”

      “........卓玛.......是吗?”

      “恩”

      “你在干嘛?卓玛”

      “我在看电视。

        你呢?姐姐........”

       “我,我刚起来.......

        卓玛,你收到川云哥哥给你寄出的入团申请书范本了吗?”

       “没有呢。”

       “哦....那你应该放假回学校就能收到了。

         对了,记得寒假来拉萨,姐姐带你去配眼镜。”

       “恩,记得”

       “恩

         那还有什么要给姐姐说吗?”

        “没有了

          姐姐再见.....”

        “卓玛再见.....”

 

         卓玛,是在车上坐我左侧的藏族小姑娘。

         我这个怪人,都教她了些没边没谱的东西,自己说出口了,觉得这样讲给小孩子听,没听明白还好,如果是明白了,实在是错误。

         就聊些轻松的

         “卓玛,你最喜欢那个明星”

         “刘亦菲.......

          .....还有姐姐......”

          “啊......”

 

          顿时有点眩晕,我觉得当时我的形象实在不够正面,虽然我很厌恶这词,但确实与文艺女流氓相关......

 

          司机在途中便告诉我们到了地方,慌忙下车,早早分手。全车的孩子们都探出头来和我们摇晃着膀子,唯独未见卓玛。

          我问“卓玛会来找我们吗?”

 

          第二天清晨,我和s去一个温度低些的泉眼洗漱。洗罢,丢下东西,就跑去村子里吃包子。回来的时候,见川云站在最靠近的一个土坡头张望。顿时想起《甲方乙方》里偷鸡吃那个刘老板,心里直发笑,又胆怯,只说,你怎么站这里?我们去买包子了。

         他不说话,直把我们带回帐蓬的方向。

        “隔壁的阿佳们开始煮茶了吗?”

         “回去有酥油茶喝了?”

         他只说“有茶喝”

       

         在帐篷前,见两个盘坐的背影,分明是红白条纹的校服。

        “卓玛!”

         我看着川云笑

 

         卓玛和她爸爸送来了一桶酥油茶,一口袋土豆,一玻璃瓶酸奶,还有些小食。我们便拿出些乱起八糟的点心,分来吃。S拿了些白酒敬给卓玛爸爸。卓玛爸爸不会说汉语,字字都需要卓玛来翻译。

         之后受到邀请,要我们去家里住一晚。

         卓玛的爸爸妈妈奶奶叔叔舅舅阿姨,都见了个齐全。唯独弟弟未见,说是六年级补课,中秋也是不放课的。

        

        我穿了一件桃红色的衣服和卓玛在河边聊天,衣服在明晃晃的阳光下显得特别耀眼。

        卓玛问我会不会口渴?

        我点头

        她随意在岸边扯了一根干燥的高草,去除两头,俯下身体。一头放进急流,一头放进嘴里,脸蛋凹瘪下去。

        我有点看傻了,也学她样,扯了一根来试。

        她立马把我稳住,怕我探得太深滚进河里。

        河水是雪山下来的水,可没想到这么甜。

        我很惊喜问她“甜是因为水,还是这麦杆呢?”

        她笑着摇头

        我也笑

      

       晚饭是特意给我们准备的新鲜牛奶,泡在白饭里,简单,香甜。晚上睡在卓玛家一个右侧小厅房里,挪开了卧床上的衣物,卓玛妈妈送了些奶扎和微草,给我们第二天带上路......

 

        “卓玛....姐姐这件衣服好不好看.....”

         她使劲点头

        “送给你好不好”

         她使劲点头......

 

 

         卓玛不会说太流利的汉语

         卓玛总是记得拨通那串电话号码

         卓玛也许永远不会穿上那奇怪的桃红色衣服

         卓玛也许会永远记得有这么一个奇怪的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9-28 08:39)
标签:

杂谈

中秋前几日

相约同伴走走路

半夜窝在一起商量

各怀想法

最终也定不下个境地

 

就随便走走吧

如是在十五之日停留何处

就地对酒邀明月也是一件与地福缘之事

 

我们都是好贪心的人

知道再好的地方

你任须离开

其方法

只是走

然只要继续走

随时随处总会有更好更好的地方

 

几日的行程 

终究没有走多少里路

便是伸手搭车

大多也是一个司机拖着货物

与司机闲聊

下车时候道声感谢

这样的态度

对于世界不多取也不多予

便又走走

上下一辆可以同路的车

 

“即使有能花的钱,也不花”

便是让人抛开钱之好处

方便处

惟有专注当下的荒凉境 逆境

人不久获取之丰厚情感才得以成型。

如一看不妙

便动用金钱的力量

太多事看似迎刃而解

人生又有何意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一直在丢东西,有时候是不小心丢掉了,有时候是故意放在某个角落。时间过了一段,也算不上什么伤心的事情了,小丫算是路上捡到的,顾儿是丢不掉的。所以总会有那么一些让你不知不觉可以笑出声的人或是事情,美好和不完整。什么是完整?就是你不想放弃。你死皮赖脸的还是以为世界上有或是存在美好的事情。于是苦痛了,完全了风景,还有你看到了你柔软的身体。东西丢了就丢了,落得一身轻松。轻松倒是轻松,落得一个没心没肺的罪名,悲惨的时候,可以怀疑自己,改变了些,逛一大圈又跑回来,累得气喘,自己还是自己。

      风和日丽,大昭寺门口新加的铁栏杆,幼稚没有意义的人...........

      快乐就在一起 不快乐就不在一起

      我说的是拉萨

      几次回归 就有几次的放逐

      还是不免无趣的做来来回回的游戏,

      我知道何等人能安心受用,何等人胆颤心惊。何等人胡言乱语胡搅蛮缠,何等人被阳光牵引。

     

      在香港念书时,我有个给美国国家地理拍照的摄影师,香港人。他几乎没有教授到什么有用的知识,只是说了些话,让人受用。

      “我在毕业以后赚了2W块港币,我拿了这些钱开始5年的流浪生活,走之前只给家人留了字条.

       我从东向西行,徒步,骑车,搭车,坐船。吃很简单和便宜的食物,住简陋和廉价的房间,在土耳其的时候用光了钱,就给手工艺人做学徒,拿了一张船票钱便继续前行。在非洲已经消耗掉了所有的力气。就停下来帮当地人放羊,一放就是半年之久,没有任何人去牵挂,没有任何人牵挂你......

        我回来了,所经历的故事只能一个人受用。

        我还是开始了正常不过的生活。

        我认识了自己的妻子,有了第一个孩子,在摄影界名声赫赫。

        但是比起这些,我最幸福的时光,依旧还是漂泊的那些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9-09 17:46)
标签:

杂谈

我到了拉萨还是会头痛

我听邵小毛只听两首歌

还好有P的好朋友川云

还是比较纯粹和懒

西藏的太阳毒辣而直接

我还是挺在乎朋友的

我希望什么事情也不能改变我

 

 

c

 

 



 

 

 

 

 

 


 

 

 



 

 



 

 



c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