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篆
小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75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强烈同意

    世界杯,狂欢节,每天熬夜看球,偶尔也去酒吧呼朋唤友,替阿根廷欢呼怒吼。

    买了一套金庸修订版,球赛不精彩,就顺手翻翻武侠。

    身畔两只肥猫,手边一杯清茶,这日子,快活好似神仙。

    球赛尚未进入佳境,精彩的场子少见,金庸这套修订版武侠小说,却翻得差不多了。

    以前只听说金庸修订东邪黄药师跟梅超风的师徒情缘,引了欧阳修思慕小侄女的一首词:“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颇多争议,翻看一遍,果不其然。其实老年人热爱少年人,未见得就是恋情,无非是生命终端向开端的致敬罢了。然而这修订版却着力渲染,非要东邪爱慕弟子,对亡妻的刻骨深情,也因此褪色。

    这种笔法,露的是金庸老先生的底:这古往今来少有的大才子,也终究是染上了他自己描述过的那种大瘟疫——衰老。

    人老了,便不宜再写武侠。

    武侠夺人魂魄,一是侠骨,二是柔情。这二者到了极致,是连性命都不肯要的。年轻人未来的日子多,拼上性命,便格外悲壮。老人饱经忧患,但凡有些智慧,总能参透红尘:世事无常,但也无非如此,当年罔顾生死拼却性命也要得到的一切,得到了便也如过眼云烟。

    天眼开了,人通透了,心不执著,世事,自然也淡得多了。

    这心境,是隐士,却不再是侠客。

    金庸老先生此次修订,便以这心态为基础。有些吹毛求疵的意见,金庸老先生也在附文中鸣谢之余加以微驳,这等可爱的较真儿,隐隐又有点老顽童的味道了。不过,这真儿较的有道理。有读者云,慈恩(裘千仞)死时恳求谅解,是基督教临终忏悔而非佛教。老先生即以佛教知识加以驳斥,临了言:佛学博大,聪明人不认真攻读四、五年,不可发话。对浮躁狂妄者言,是一剂猛药。

    最主要的情节修改,当属段誉对神仙姐姐王语嫣的迷恋。原版中,王语嫣迷途知返,抛弃表哥慕容复,跟了段誉,终成神仙眷侣。

    这修订版,初读时却有些骇人,活脱脱竟是古希腊神话皮格马利翁的翻版:皮格马利翁雕了尊美女像,爱上了这没有生命的石头,雅典娜女神赐石像以生命,皮格马利翁却吓得转身跑了。

    《天龙八部》中,段誉爱上的神仙姐姐,本来也是尊大理山无量山玉洞中的一尊石像,因王语嫣跟石像神似,因此狂恋王语嫣。弃大理国王子的身段、荣誉如敝屣,当真是既不“段”又不“誉”,却终于凭借这“癞蛤蟆功”吃上了天鹅肉,在井下污泥窟中抱得美人归。

    修订版中,段誉赢得王语嫣之后,却突然醒悟,这段情爱无非是少年糊涂痴情必然经历的一个阶段,得到了之后,王语嫣的小气、不忠、种种缺点全都浮现出来。在段誉眼中,这位年方二八的神仙姐姐,竟然开始显露衰老之态了!王语嫣也觉得段誉对自己不如从前,看到了石洞中的玉像,竟然嫉妒得要将其毁坏!

    结尾,不再是阿碧服侍发了疯的慕容复,而是段氏弃妇王语嫣憔悴萧索,跟阿碧一起陪侍着疯表哥,眼睁睁看着段郎带着木婉清、钟灵二妃去过那神仙眷侣的生活。

    这修改,于现实逻辑,只对不错,甚至也许隐隐带了金庸老先生自己的感受?老先生年轻时痴迷夏梦,到了老来,是否也觉这才子佳人的传奇无非是一段非理性的少年钟情?因此借了王语嫣的悲剧,来为自己年少时的痴情做个惊天大反转?

    现实有力度,金庸小说中的现实力度,往往体现在官场江湖的世态人心,中国几千年的文化,透过一场“五岳派”合并的惨剧,尽可获得折射。

    然而,这现实的力度,是否一定要在武侠小说“痴人说梦”的部分体现?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无关风与月。

    更不关乎对与错。

    然而金庸老先生晚来的修订,是下了一些决心,要把这情痴分出对错来了。

    俗语有言,观棋不语真君子。即便是高手,看人下棋,也不当开口指点,那是人家的棋局。

    金庸先生老来,看自己的人物,却忍不住要开口指点一二了。

    原版《倚天屠龙记》中的张无忌,结尾为赵敏画眉,门外却传来周芷若的偷笑,心为之惊,手为之颤,不知在二女中何以自处。

    修订版中,周芷若对张无忌说:你们尽管远去大漠,生儿育女,可是过得十来年,你便会想起我。

    这段话,分明不是金庸,而是张爱玲“红白玫瑰”的味道:得到的那一个,总会褪色。
    金庸老先生世事看得透彻,对常人而言,自然,得到的红玫瑰早晚会成蚊子血,白玫瑰会变成馊饭粒。

    然而,侠骨柔肠的故事,何以不把梦留得长远一点儿?

    老先生不但观棋出语,更一语中的,但这常人真理,总难免乏味哀戚。

    老先生并在《倚天》的后记中说,他是反对十三、四岁的孩子写小说的。他们不懂感情,岂能写出周芷若颇似张爱玲的这番言语?

    然而,老年人似乎也不再该写武侠了。极致的侠骨、柔情,本是罕有之物,原在作者和读者的信念之中,若作者已老,不再相信,读者何以能够独享这武侠至情之梦?

    这世上最美的事物,多半因其不在现实中,才成其为最美。

    在侠骨柔情中试图呈现理性和现实,而不是感性和梦想,岂非缘木求鱼?

   

    老先生说,少不可言情,笔者觉得,老亦不宜写武侠。

    然而,我辈中年,却也四顾彷徨,莫知所已。

    白驹过隙,人生将半,还是看球去罢!小小绿茵场,无数可能性,庶几类似少年时尽可以相信奇迹、相信梦想的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09-06-01 20:19)
标签:

杂谈

认真的听起了这首歌,真清淡。

手上青春,还剩多少

思念还有,多少煎熬

偶尔清洁用过的梳子

留下了时光的线条

 

你的世界,但愿都好

当我想起,你的微笑

无意重读那年的情书

时光悠悠青春渐老

 

回不去的那段相知相许美好

都在发黄的信纸上闪耀

它是青春逝去记号

莫怪读了心还会跳

 

你是否也还记得那一段美好

也许写给你的信早扔掉

这样才好,曾少你的

你已在别处都得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01 18:25)
标签:

杂谈

仙剑四通关以后的生活,真是,似乎突然空了。幸好有旅行这件事。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那年的情书》,这样也好,曾少你的,你已在别处都得到。

可是很多被“少”了的,都仅此一家,能去别的哪里“得到”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4 01:34)
标签:

杂谈

失眠,忧愤难书!

爸爸在电话的那头说,不是病,是老了。

妈妈焦急的让他对我明陈。。。

突然发现过去的7年都是虚度!最应当有所成的年头,因为懦弱和得过且过,除了落得体魄渐残、忧谗畏讥,全是虚无!

我需要成就感!平时多么耻于这样的想。

25岁的我再不能玩世不恭了,虽然现在连脚跟上的泥都玩世不恭!

这是严肃的问题!

再这样下去,一辈子就过了。

再这样下去,将如何面对青春时代踌躇满志的回忆?

很混乱的从床上趴下来,大声的打开电脑,胡乱的写,怕一觉醒来就不再记得,不再忧心!

满篇荒唐言,一把悔恨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1 00:39)
标签:

杂谈

话说我和小文子已经迈入在一起的第五个年头,以及发生情感纠葛的第六个年头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0 22:08)
标签:

杂谈

今天,是我和小文的四周年纪念日。今天还发生了许多重要的事。

想要好好写一写的,可是我突然想起了古龙那句我曾经认为是文字游戏的矫情肤浅句子。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呢。

 

小篆,奔跑吧,从明天起,做一个阳光宝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26 23:11)
标签:

杂谈

熬了一个通宵,终于踉踉跄跄的写完了《南京南京》。漂浮着去看闭幕式。

可是心里一直惦记着,无梦到徽杭?

熬通宵的时候,一直在听《青蛇》里的《流光飞舞》,“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哪管是劫是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21 23:45)
标签:

杂谈

维持着一段身边没有人看好或认同的恋爱关系。

纠缠着一些更加绝望的感情关系。

 

在别人忧心忡忡劝谏的时候,当耳旁风或者生硬假设出美好来打断。

 

可以期待的是什么呢?

仙剑五早点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20 23:27)
标签:

杂谈

我没有哭,也没有笑,因为这是梦……

 

南瓜马车的午夜,换上童话的玻璃鞋……

乐陶说,没前途的,别期待了。

 

那爱情的绮丽,总是在孤单里

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9 08:50)
标签:

杂谈

早上5点多就因为强烈的心慌醒过来,再也睡不着。心慌,害怕,难以抑制。给家里打电话,写在博客里。以避邪。我是不是很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