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肖修罕
陈肖修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481
  • 关注人气:1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N 

 

 

陳肖

中国神性写作者同盟成员

 

著詩集

《水域》

《圜丘巫唱》

QQ

297144225

xppoem@163.com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我走过我们人生的一半旅程,
却又步入一片幽暗的森林,
这是因为我迷失了正确的路径。
啊!这森林是多么荒野,多么险恶,多么举步维艰!
道出这景象又是多么困难!
                                      ——阿利盖利·但丁《神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札记

 

小札記: 011.你把栏栅压塌了

 

只是某人的一个梦。随着意识的起伏潜入了夜的体内。

一条河。两条河。三条河。很多条河。从身旁流过。

在别人的梦里。你反复的呕吐。沉重的痛楚压塌了花池的栏栅。

我就在旁边看着你。还有那些伏倒的光。那些站起来的水份。

 

2010-8-2 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札記: 010.一条河潜意识的表述

 

也就是说,无论是旱灾还是洪涝都无法切断我的记忆

记忆是滂沱充沛的,有时也是干瘪的,它有具体的形状

像一只陶瓶泥胚上拿捏的指痕,深入了事物微妙的本身

但这并不是记忆的本质,记忆本身并不知觉记忆的存在

就象我不知觉我的翻越、涌动、静止或者其它一些抽象的

形态,比如我会侧身跃过一捆竖在体内的热气,像一只猫

跃身进入时光的涟漪,可我并没意识到我就是热气,或者说

热气就是我本身、我和热气都是我的本身,再比如

你说我是一条具体的河,一个客观的存在,化学的

物理的、光合作用的、流淌的存在,然而这些都不重要

一块石头所呈现的想象远远大于它的构成和形状,一条河

所制造的幻象也远远多于你一千年圆满的睡眠,因此我可能是

一种无形的沉淀,或者我是我本身的幻象,具体,也虚无

但它确切是我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以缩小成

一个女人疼痛的子宫,可以扩大到一个国家

迭荡起伏的运数,在主观意识里我本身的幻象匡扶万物

与生命和死亡休戚相关,它的意志(如果幻象有意志)

跟随二十四节气往返来回相嚅攀越,在一定层面上

我本身的幻象超越了它的客体,凌越在我的一切想象之上

成为我不可控的一部分,亦或它只是萌生于我和你的部分错觉

在我能知觉的有形之内,我不为人知的气象

则显得更宽广扎实,万物生息的源头在我感触的气息内

盘根错节,各种有形的意识、具体的生死轮回,在我精血流淌的

腹地日夜上演,可我并不因此而满足于自己的博大,我渴望

成为一棵树,将大部分欲望埋藏在地下,甚至遐想自己是

某一粒花粉,通过南来北往的候鸟触及到更远的地方

也许你并不了解,一条河,以具体的方式流淌了一千年

或更长的时间,各种欲望、杂念像荒草一样在我体内繁殖

它们有各种的方向和信仰,它们喂养着我,蚕食着我

在我骨骼的洼地、脉络的拐弯处开辟不同的战场,并轮翻的

试图成为我、主宰我和我的意识,因此,我展现在你面前的

可能只是一个空壳,我生命中最柔软的部分,被一丝一缕抽空

空壳的河具体而抽象,每天都生出幻象,有时我也是一些

雀跃的事物,在光的正反两面,按万物的逻辑跳动出非线性的舞姿

形状像梦,或被梦梦见的一股潜意识,藏在我大脑某个

潮湿的谷地,时儿昏眩时儿苏醒,那些关于我的种种假想

只是我经过一片沼泽地后,遇见的沙漠、驼队的痕印

分明清淅有印证,风沙一阵卷过,就不见了踪迹,风沙也是

一堆假象,以无形之有形在一条肉体上日夜上演,在假象

更高一点的地方弥漫飘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札記:009.如你所说

 

悠扬的音符在耳边跳跃,一阵是流水一阵是清风

我闭眼静静听着,有人从我脸上走过,说不出

是快乐,还是忧伤,说得出的是,时光不可挽回的在流走

这样的夜,很适与你坐在细叶榕遮蔽的枕木,一杯接一杯

喝着过去的和我们为未来设想的忧愁,那张木桌粗糙

却稳重,那只扎杯易碎却有光芒闪烁……正如你所说

你遇见我,像雪触及了雨水,向世人展示了片刻的晕光

发出一声啼鸣,然后一起消融,不记得在哪一天

哪一个角落。而我只能选择众人不知的另一面,在人群沉泛中

遥遥的望着你……这样的季节始终会过去,哪怕它漫长得

超出了所有人的预计,那时大陆会出现,码头在你的眼前

露出了原形,你是不是会发出一声哀伤的低吟?而我

会站在舢板上看着水天相接处的隐喻,默数远处泛起的浪花

一片,两片,三片,遮盖了我的双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札記:008.在荒诞的正反两面嬉戏

 

一个具体的夜晚你穿过昏暗的灯光向我走来

周围破败的建筑和街道若有若无,它们有些灰暗

在光照的正反两面,释放出被过滤的情绪

你坐在对面,表情显然经过了远涉山水的打磨

皱褶和毛孔之间死亡和生机纵横交错,你打开一本书

按照习惯你说起书里跳跃的事物和沿途

各种匪夷所思的见闻,比如三只脚的鸟、画在

窗门上古怪图案的象征、一只被涂鸦成斑马的猪

被两只企鹅戏弄的情景……不觉中你发现

你的对面是一面镜子,我在镜子里以同样的眼神

凝视着你,自始至终你没告诉我,为什么

不谈论书页中被文字栽培的植物

它们的枝叶从没像现在这般肆意的攀延

 

2010-4-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札記:007.失控,或者以一片森林的形式出现

 

你侧耳听,雨水大片倾下并探入

红砂岩的内部,就着我思考的方向蔓延

思考是柔软四溢的,它可能透过你画在

纸上的方程式,在未知数面前稍作逗留

然后折回,也可能扎根在你轻描淡写的情节里

支撑起更加充沛的假设,可是一切假设

都在逻辑学之外,它轻盈,时低时高,或左或右

却足以将不同的季节熏陶得温润而潮湿

关键是雨在下着,你侧耳听,一根树枝的摇摆

可能代表一片森林的呼吸,或者说一棵树可以

以各种方式在你感触中出现,虚拟的、具体的

或是形而上的,就如我的思考,在你经过

这片森林之际,它有意无意的屏住了呼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8 17:53)

 

                                                     海上 画作

06

有时你会想起一些具体的事物,被

草绳拴挂着玻璃似的冰块,一串李果

一堆编好序号的石头,或者水生家

门口的井。盛夏的夜里,你和水生

在井边擦洗身体,身体里有大水

倾泻的声音,沿着骨骼哗啦

拥入胸腔,从脊椎流出汇入月光下

的稻田,水生说身体像被掏空的

陶瓶胚子,有一泻千里的荡响

而你听到陶瓶里有鱼群

从水的源头游来,进入沼泽的漩涡

从灰暗的景象走进更灰暗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3 10:44)

 

 

04

春天,母在坡下的两亩地里耕作

锃亮的锄头碰撞泥土,像一件

坚实的东西划过水背,每次

都发出清脆的声响。土地

广袤如母手中的针织,泥土里的

蚯蚓和腐烂的稻茬,在她密集的

经纬里沉睡、苏醒,穿越变换不惊的

季节。母说土地有弹性而且多汁

在节气轮回中幻生出动人的情节

那是一枚饱满的桨汁

一藤湿漉漉的绿色,或者是我们

奔流不息的精血。春天,我们

在土地上奔跑,追赶水中的蝴蝶

母在劳作,把双手探入土地的

深处,湿润的土块,翻起新鲜的泥腥味

 

05

早晨和黄昏,你在造船,很小

很小的船,沿着水草发育的声音

驶向对岸那座土屋,老人

住在屋里,从来闭门不出

阴森森的屋内,阳光从天井

瀑泻下来,这是屋里唯一的光亮

她整天坐在天井中央,看着阳光

和光线中雀动的事物,光线的内部

有尘土跳跃,有地气往返,或者

是一群候鸟,从一个方向飞往

别的方向,这些都是你的假想

其实有时她也坐在眺楼上,望着

楼下小河或其它更远的地方

不可置疑的是,她逐渐成为

一个冰凉的梦境,梦里那小河牵引

你的船进入阴暗的隧道,眼看

离她很近,伸手去触摸,只触着

一阵凉风,她看着你笑,如若隔了

好几个世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札記:006.寻人不获的咖啡厅。下午

 

他需要一次短暂的徒步,从结满尘垢的窗台

出走,经过一条河,穿过初冬懒散的阳光

午后的树叶纷纷扬扬,他没察觉树的寂寥。

路边那幢破旧的建筑,每个砖块上都攀附着

褐色的小植物,它们跟往来的路人一样

走进了一段漫长而黯淡的时光

 

                       2009-12-3午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18 17:13)

 

 

圜丘日誌-030

 

09’11月16日。我忘記了倒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的喊叫聲竟然延伸出了夢境。很清醒的意識到有人問我,怎麼了?我又說了一連串誰也聽不懂的話語。就這樣,冬日的寒流終于隨著一個至今已經無法記憶的夢境降臨在我懵懂蘇醒的這個清晨。我喜歡冬天,因為它能令人感到溫暖。

 

約了幾個久未見面的朋友聚晚餐,臨了卻演變成某朋友的生日晚宴,一堆熟悉或陌生的朋友坐了一大圓桌。這類大雜膾式的聚餐讓人覺得沒勁。相互寒暄。說著一些不痛不癢不著邊際的話題。窗外刮著風。興許還下著點小雨。

 

對《2012》并不抱有任何期望,也就談不上有任何失望。諾亞方舟的現代版。標準的美式快餐文化。也就那點讓中國電影望塵莫及且自悲的特技能打動一部分粗淺的人罷了。

 

09’11月17日。這些天我一直在檢討那天跟一朋友探討某些問題時話是不是多了些。子曰:过犹不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