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寒潭隐士
寒潭隐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06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8-07 23:46)
标签:

职场/励志

 

水利

    万福路终于在隆隆的开山炮声中从山外延伸到了红光村,这对于在山里面生活了一辈子的红光村民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

    公路还没有铺设到村口的时候,测量队的负责人便找到了村里的干部,因为公路要从水利上跨过,原来的水利需要改道,县里面下了文:原先的旧水利全部拆除,县里拨专款为红光村民修建一条钢结构的专用水利管道代替原有的老水利——这对于红光村的村民来说,是又一件喜事。原先的旧水利破烂得早就不堪重负,村里面年年说修缮,县里面也年年拨款,可是水利却仍然是该怎么破还怎么破。对于此,红光村的村民们吃尽了苦头,也没少向村里面反映,可是每次得来的都是支书的一句:明年县里的款一到,马上动工。这回村子里面好容易盼来了救星,能不让人高兴吗。

    公路很快就铺设好了,并一直向更遥远的山村延伸……。望着眼前白花花的水泥路面,吴嫂甭提有多高兴,眼下水利建设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06 21:03)
标签:

职场/励志

 

民主选举

    许山坐在办公室里望着镜子里臃肿的身体怔怔出神,自从老村长去世之后,他觉得生活开始乏味起来。在村支书这个位置上,他干了快三十年,许多跟他一样的干部都升上去了,可是他却在这个位置上停滞不前,而且还得继续干上几年。老村长在世的时候,经常会到他的办公室和他争吵,谈党性,说政策,讲廉洁。那时候他总是讥笑老村长是老古董,不懂得时政,不懂得官场上的那一套规则。可是三十年过去了,他也没有在官场上玩出什么新花样。

    老村长走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跟他谈什么廉洁啊,党性啊什么的。可是他却没有感觉到轻松起来,相反他觉得每一秒钟的时光就好像一年那么漫长。

    “许书记,外面有人找您。”一个年轻的村干部毕恭毕敬地来到他的面前向他报告。

    “哦,是谁呢?”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4 23:27)
 

在那灯火阑珊处

    离开家乡,一直就没有再见到父亲。春节打算回趟家,却又刚好碰到同事病重,舍我之外旁无亲友。等忙过那一阵,就又要上班了。前些天,父亲打来电话,问起我的近况,顺便提及母亲对我的思念。提着听筒,我无言……。窗外,灯火阑珊,我仿若又一次看到父亲的身影……。

    那年冬天,我的左眼看不见了,又因为开罪了权贵,差事也丢了,满腔的抱负也尽付诸东流。正是让人心碎的日子。

   收到我的不幸,一家人都很难过。回家的那天,父亲亲自来了,见我一脸颓丧,便安慰我说:“事已至此多想无益,好在医学发达,多少总会有些希望。”

    回家过了除夕,大年初一的下午,父亲买了三张去北京的车票,准备带着我出门碰碰运气。上车之后,我和母亲坐的是卧铺,唯独父亲一人去坐硬座。白天,硬座和卧铺车厢之间可以往来,父亲便到我们的车厢陪我们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执教生涯

木头大叔

    在山区实习的时候,我们寄宿在一家姓潭的老乡家,因为他做得一手好木工,所以村子里面的人都叫他“潭木头”。我们几个年轻小伙则亲切地称呼他为“木头大叔”。

    山区里穷,木头大叔家更是如此。因为大叔家人丁少,所以只分得一份薄田。面对生活的窘境,大叔并没有气馁,除了在田地里种植水稻外,他又在山坡上开垦了一片荒地种植了些玉米,以维持生计。生活的清苦,造就了大叔坚毅的性格。

    虽然伙食费是我们自己负责的,可是每天吃饭的时候,大叔总是能够弄到些野兔,野猪啊什么的野味给我们进补。他经常说:“你们城里面来的孩子,吃不惯我们山里面的粗茶淡饭。大叔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们的,就只能料理这些野味了。”望着大叔脸上像刀刻一样深的皱纹,我们心中一片感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执教生涯

小波

    小波是个不幸的孩子,母亲因为嫌弃山区里穷,在一个风高夜黑的晚上和一个山外来的汉子跑了。父亲是个酒鬼,成天迷醉在酒乡里,很少有清醒的时候。

    班上的孩子不太看得起小波,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小狗儿”。学校里的几个大孩子没事就欺负他一把,暗地用小石子扔他,或者冷不丁窜出来把他压在地上当马骑。小波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人凌辱的生活,无论在哪里,他总是低着头,见到生人的时候,眼睛里透着畏惧的神色,总之他是个非常没有自信心的孩子。

    本来我也没有太留意这个孩子,只是有一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件小事,改变了我对他的态度。

    那天是星期四的下午,老高正给孩子们上美术课,教大家画西瓜、芒果、葡萄等夏季里的水果。突然一个叫杨杨的小女孩大叫了起来:“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执教生涯

山区里的孩子

  到达执教的小学第一天,校长把我们安排到学校旁边的老乡家住下来,老乡性潭,是个忠厚的庄稼汉,由于家境穷苦,四十好几的人还没有娶上媳妇。因为做得一手木匠活,所以乡里面的人都叫他潭木头。潭木头的家是依山而建的,因为祖上有人做过官,所以他家的房子基本为木质结构。后又经过潭兄弟不断修缮,使得这座木屋成为村子里面最有特色的建筑物。

  山区里的孩子不穿鞋,这是我们来到这里最感慨的一件事情。我依稀记得许多年前母亲就和我说起过这儿的孩子,她说就算是寒冬腊月,孩子们都是光着脚丫子到学校上课的。那时候,母亲在教育局工作还没有退休。当我把这个告诉兄弟们的时候,大家都很沉闷。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看到有些学生是背着个大竹筐上课的,里面装着些半湿不干的牛粪。当时正是深秋时节,早上天气很凉爽,我就走到一个背着竹筐的小女孩面前摸着她的头亲切地问:“怎么带着竹筐来上课呢,怎么把牛粪都装在竹筐里面了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执教生涯

天堂之路

    那年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和几个室友被分配到了离桂林市五十公里远的一个偏僻山区实习。

    实习的地点是我们自选的,因为我们几个人毕业后选择的是到西部偏远山区执教。为了事先适应山区工作的环境,所以老师在实习地点的选择上,作了精心的安排。

    出发那天,班主任语重心长地说:“山区的孩子很苦,又缺乏老师,你们去,一定要好好干。将来,振兴乡村教育的重担就落在你们肩膀上了。”

    我们几个听完,都默记在心,然后与送别的同学挥手而别。由于我是我们班的班长,又是这次实习小组的主要负责人,所以在路上我们开了一个会议,会议内容是关于山区教育的问题以及如何对此次实习做好最完善的安排。

    车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1 16:55)
标签:

亲情友情

 

人在天涯

司仪

  我在杭州工作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在一家礼仪公司担任司仪工作,专门负责帮助别人主持开业典礼、婚礼仪式等等事务。

  在我的司仪生涯中,很少有人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公司请来的漂亮模特像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婚礼上美丽的新娘更犹如天上的繁星数不胜数,可是在我的记忆深处,却时常会浮现一张陌生男人平凡的脸庞。

  我至少在十场婚礼上见到过他。刚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在意,以为他是来参加宴会的宾客,可是那段时间,几乎每场婚礼上,我都可以见到他的身影——给客人敬酒,在各个酒桌间说笑话,给新郎解酒围……。

  久而久之,我开始怀疑起来:“难道这些结婚的新人都是他的朋友?”

  有一次,我终于忍耐不住,在婚礼接近尾声的时候,乘着他那桌宴席上所有的客人都走光了以后,来到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谈古论今
 

谈古论今

怎么动手行凶者都谎称其为“警察”

    今天在我们楼下发生了一起动手打人的事件,动手打人的家伙在对一个小青年进行拳打脚踢的时候,恶狠狠地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老子是警察。你相不相信老子会把你的脚砍断?”接着是那个被打的青年的苦苦哀求声和一阵劈里啪啦的肌肉相互碰撞的声音。

    在断断续续的对话里,我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一个妇女在银行排队,因为旁边有三个男人为其撑腰,所以特蛮横,参别人的队,还牛哄哄地。被参队的小伙说了句:我要赶火车,你参什么参,三八。后来小伙也对自己的粗口道了歉,但是其女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纠集三个男人一路追打这名小伙,自至追进我们院子这个死胡同。后来四个农民把这个小伙带到哪里去殴打,我没有跟随着看。只是听见小伙口中发出的“哎哟”,“哎哟”的声音渐渐远去。

    还有一次是我和妻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7 17:14)
标签:

亲情友情

分类: 回首往事
 

回首往事

伞把

    搬了家,我一直珍藏了二十九年的木伞把不幸丢失了,这柄伞把是用黄杨木做的,上面雕刻着两条凤凰。三十年前的一个雨天,雨伞被一阵狂风吹断之后,这柄伞把就一直留存了下来。那时候,我才四岁。

    在我残存的记忆里,童年的往事日渐模糊。但是这件事情却在我幼小的脑海中深深地打下了烙印……。

那是三十年前的旧事。那一年,母亲因为工作调动,被安排在了离家一公里远的一所小学教书。父亲那时候在供电局工作,因为平时接触的都是高压电源,所以管理孩子的事情,就落在了母亲身上。

    从家到母亲工作的地方要经过一条小河,那时候因为穷,小桥非常简陋,桥面没有护栏,小桥离水面有十五米这么高。春天涨水的时候,水能够一直涨到离桥面仅三五米的地方。但尽管如此,这座小桥已经算是当年非常好的一座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