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文

前不久,一位微友发来消息:霞姐,会长失联了。失联?可能是有事耽误了吧?我把自己的想法刚刚发过去,微友马上又打了过来:不是,好像被调查了。“啊!?”实在不能相信,一个马上就要退休的干部在这节骨眼上犯了错误,再说,我以为爱写字的人都很清高,不会贪图那些不义之财,怎么到他这儿,就不一样了呢?尽管我不怎么相信,还期待着这是一个谣传吧。没有两天,微友发来消息,证实了这件事的真实性。并且已经双规,数目不多,但已构成犯罪。得知这一消息的真实性,我实在不敢相信,为了利益,竟然放弃了自己几十年来的成绩,放弃了自己大半辈子的戎马生涯,毁掉自己的一身清誉。不得不感叹:做一个自律的人真的很难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5-17 17:42)
分类: 心情
好久不见
文/盼盼

认识你的时候,我是花季少女,你也大不了我两岁,本是如花年龄,你已为人妇。看着你漂亮的脸蛋,似花朵一样鲜艳,我以为你嫁的男人一定也如你一样俊朗,可看见他才知你嫁的是一个不怎么样的男人,特别是他那眼角边特别耀眼的乌疤,很难让人忘记。当时,我还特别为你不值,告诉另一个姐姐说:这么漂亮的花真的是放在牛粪坑了。姐姐说:婚姻各有所图,她男人的父亲可以给她好的安排。就这样,我的心里一直为你叹息。
匆匆相处,不过一年而已,我们就要各奔东西,因为经济的纠纷,我对你失去了好感,甚至在心里开始瞧你不起,我认为为金钱算计别人的人,不值一提,从此,我们相见为陌路。
一晃眼,我们都是奶奶级的人了,岁月如永不停歇的流水,义无反顾地前进。我们在这前进的路上再次相见。
再见时,你依然风韵犹存,美丽如昨,岁月的沉淀已经改变了彼此的思想,可我总是难走出过去的阴影,每次,看你期盼的眼神,我就别了过去错过与你的再次见到。没想到,这一错,就错过了永远。
3月17号下午,当我在麻将桌上听见你突然离开,我是怎么也不相信的,当我反复确诊是你真的已经走了时,我仍然不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5-17 16:08)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幼儿园举行亲子活动,让孩子们在父母的陪同下,把不要了的废物利用起来,做一个自己想象中的东西,充分发挥孩子们的想象力和动手能力。这个活动得到家长们的支持,纷纷带着宝宝做出了各种各样的物件。儿童是一张纯洁的白纸,在他们幼小的心里,一切是那么好奇,那么神圣,那么有吸引力。面对世间的种种,他们只是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
你看,那由两个纸箱做成的一个恐龙头像,多么生动,有趣,仿佛正在张牙舞爪,用那满嘴的牙齿来宣泄内心的狂躁。当孩子们看见它时,无不欢天喜地,纷纷争抢着想要扮一会恐龙,将它轻轻地冦在头上,别说,一只凶猛的恐龙还出现了,围绕着它,孩子们纷纷发出了“惊吓”。还有那绿色的雪碧瓶子,被剪裁成一片片细丝,再环绕着瓶子,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花篮,那细丝上立着一朵朵小纸剪裁的花,有红的、白的、紫的,各种各样的颜色,如那漫山遍野的小花,生长在绿莹莹的大地上,丰富多彩。

孩子是我们的花朵,是未来的希望,在他们童真的梦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5-10 16:56)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听闻老家的房屋被推,来不及吃饭,她跑了回去。还好,儿子的新房离老家不远,十来分钟就到了。转过弯,就听见挖土机那突突突的声音,仿佛一种揪心的疼痛在呐喊着:不要,不要,千万不要。她加快了步伐,跑了起来。

    房塌了,屋倒了,往日的一切都没有了,她揉了揉湿润的眼睛,几天前,这里还是吹烟寥寥,鸡飞狗跳,如今,到处都是残根破壁。她还想等心情适应了再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了的。刚刚听见房屋被推的消息,她的心猛然窒息,仿佛一种呼唤,她便跑了过来。顾不得脚下的石块、房梁,从灰蒙蒙的尘埃中穿过,跑到屋后,掀开一块石板,只见石板下压着一株树,树的枝叶已经碾得七零八落。唯有那根还在,看着它,她淡淡地笑了:还好,只要根在就有希望。她找来石块努力地刨了起来,费了好大一会,才刨出了树根,从兜里掏出塑料袋把它包好,轻松地回家了。

回到家,她就迫不及待地在新房的门前挖了一个坑,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4-18 11:12)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窗外,一片嫩绿。粗大的树枝穿过层层房屋,一点点的伸展着枝丫,向上、向上、再向上。仿佛一种顽强的毅力在努力地攀爬着。我知道,那是春的讯息,那是春的问候。。
那片嫩绿呢?那叽叽喳喳不停地叫的小鸟儿们呢?它们是不是也随着这嫩绿的到来而来呢?
时间好像没走,还在电视机里停留,春晚的节目还在反复地播放,可看的人已经疲惫,不想再浪费在这沉沉的声音里。
走出去,好不好?尽管疫情还在,尽管偶有寒意,可,那雀跃的心却不甘寂寞。树枝已经发芽,嫩绿已经扑面而来,那茵茵的春色已经婷婷袅袅地伺机而发,还等什么?走出去,走出去,走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呼吸。
城里的春天来得有点迟,可郊外的路边已经满是春。嫩黄的菜花已经艳染了田埂,满树的枯枝已经发了新芽,该绿的绿,该白的白,还有那不甘寂寞的粉嘟嘟的艳丽,争先恐后地奔放着。花开了,鸟鸣了,仿佛自由奔跑的风筝,挣脱了手中的那跟线,飞翔在遥远的蓝天。
走在这春天的景色里,远离城市那嘈杂的声音,还有那不停地手机打卡声,仿佛疫情的影响没有了痕迹,在这春风的吹拂下,失去了踪影。
大自然真好,自然而然地生长,不趋炎附势,不矫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4-05 09:14)
分类: 诗歌
又是清明

一束花
几个供果
托着深深的思念
从跪拜里蹦出一个词汇
祭奠
回忆——在您的像前
一幕幕筛选
能记住的
能忘记的
在这一刻重现


雨,是一种思念
天也流泪了
为昨天---今天--
还有明天
真的是思念吗
那抹不去的记忆
为什么总在梦里重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3-10 10:13)
标签:

杂谈

分类: 幽默
吃素
爸走了,一家人悲悲戚戚,吃饭的时候,有人说:办丧事不宜吃荤,要吃素。正好,大家都在悲伤中,谁也没有心情去张罗一大桌菜,能简单就简单。听到这话,爱做饭的妹夫小蒋说:素菜好做,我来做,你们等着吧。说完挽起袖子,进了厨房。
   很快,饭做好了,虽然是素菜,可也不少,毕竟这是一大家人,十几个呢。围坐在桌子旁,我们拿起筷子,纷纷吃了起来。
“喂,这是啥菜?”
  “小蒋,怎么没有味道?”
瞬间,大家都放下碗筷。
小蒋从厨房走过来,问:什么味道?
大哥指着桌子中央的凉拌粉,说:你尝尝。
小蒋拿出筷子尝了一口,看着大家:是这味道啊,怎么了?
还是这味道?!盐都不给,怎么吃?大家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小蒋懵了,看看大家,说:你们不是说吃素吗?还要给盐?
听完,一家人无语。

你没解手

舅舅去世,我们去祭奠。舅舅家在乡下,是原来的老房子,下面是石头砌的,上面用竹子编成,屋里有几间房,屋顶较高,于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3-10 09:43)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文
幸福的婚姻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婚姻却各不相同。
记得当初结婚请客的时候,我对朋友说,我结婚了,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吧,朋友说:你只请我一个,不请我女朋友吗?我笑笑,说:我第一次结婚,不知道怎么请客。朋友大笑:你还想结几次婚?是啊,婚姻于一个人来说,有一次足也,谁也不希望再来一次。除非万不得已,当然,我不希望来那个万不得已。
带着茫然的心情走进了婚姻的门,以为浪漫、温馨、和幸福是相伴的,谁料生活的后面是各种各样的情绪和现实。从彼此的陌生到熟悉那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没有包容、理解、和换位思考,我想,那婚姻的路是不可能走下去的。婚后,没有哪一对夫妻不经过很多次的磨合才能走向完美的家庭,走向白头到老。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可婚姻是两个家庭乃至社会的事。如何正确对待婚姻与家庭,就看各人的理解与态度了。林姐是老公的师姐,她住在我们对面楼上,经常看见他们夫妻两个一起上、下班,儿子的成绩也好,听说读的重点高中,一家人其乐融融。星期天,我与林姐在家门口相遇,邀请她来家小坐一会,总是乐呵呵的林姐答应了,闲聊中,才知,林姐和她老公已经离婚,说等儿子考上大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3-01 15:32)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文
人脉,也就是关系网,只要你生活在地球上,或多或少就要有点人脉,没有人脉的生活是不可能的,哪怕你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求,总有你需要人脉的时候。
有句话这样说“人不求人一般高”,的确,你不求人的时候,谁也奈何不了你,在你不求人的时候,你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也就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你,但生活这个圈子,今天不求人,明天不求人,总有一天你会求人的,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改变,日常生活的不断变化,或多或少,你总会需要一些人脉,一些关系,通过这些关系,去解决你的需求,解决你的麻烦,或者是直接的利益。那么这个时候,你就不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你就必须谦恭地做人,为人就不得不低调,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冷漠、孤傲,做一个谦谦君子,把握好人际关系,学会与人相处,处处为善。
有的人脉,你可以很好地利用,可有的人脉,你就不得不绕道走了。
2002年吧,儿子大了,作为他的父母,我们必须为他的个人问题做好打算,首要问题是一套房子,那时,一套房子对于我们平常老百姓来说,是有一定难度的,不过,再难,也要想办法解决。在没有多余的经济状况下,我们决定用贷款的方式来解决这套房子。这个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12-01 10:06)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父亲生病入院,检查结果——肺癌,医生说要做手术,可父亲听说要手术,始终不答应,他说:“我活了八十岁,够了,别再折磨了,该去还是早点去吧,免得受那痛苦。”看着父亲那执着的神情,作为儿女的我们感觉无能为力。看着液体的慢慢流入,我们聊起了家常。
                       '哦,爸,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姐的文章得奖了哦。“
“真的啊,什么文章,拿我看看。”本来躺着的父亲,一下就来了精神,要我把那篇文章读给他听。看父亲的精神状态变好,小妹马上就把手机打开,然后递给了父亲,“爸,您自己看。”
    我瞪了小妹一眼,自己都不好意思告诉父亲,偏偏小妹觉得光荣,在这个也喜欢写字的父亲面前,炫耀了起来。
  文章很短,是一篇征文,主要是对有“中国锂都、千亿园区”称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