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5-04 00:53)
分类: 诗歌
黑夜来临的时候,灯光拉长了影子
无聊地看着电视剧,不想让自己走进去,
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我有我的思绪,
翻动记忆的长廊,不愿在梦里沉去。
把一颗心沉淀,梳理着自己的时间,
喝一杯咖啡,搅进生活的滋味,
只想在这一刻,淡淡地学着平静,
品一口咖啡,有种苦苦的滋味,
加一点糖吧,我想要甜的成分,
慢慢地搅动着黑夜,我想把记忆搅成甜蜜,
让生活的味道,变得更加美丽。
加一点糖吧,好吗?
别苦了夜的跟随,让孤独的影子甜蜜
给灯光增加颜色,让情绪不再单一
学着在影子中寻找影子,在剧里辨别生活,
给一点糖吧,我还想明天的继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少女时期,我迷上了书。除了金庸、梁羽生的武打小说外,更让我着迷的是无意中看到的一本《窗外》。从此,我就沉浸在琼瑶的梦里,给自己编织着美丽的衣裳。

  当时,我读的是一所大学的附属学校——子第校,学校旁边就有一个图书馆,每天上学、放学都必须经过那里,这样,我就有充足的时间去图书馆逛逛。

  那时,琼瑶的小说象一种精神鸦片吸引着我。不管白天黑夜,我都兴奋莫名地沉浸在书里,为故事里的主人公悲喜、欢畅,努力地寻找书里的爱情。

  说起爱情,以为那就是一种很美很甜的经历,向往着那种天翻地覆、浓情厚意的美好瞬间。从《彩霞满天》到《一帘幽梦》,我爱死了里面的男主,我幻想着自己的人生是不是也应该找个不管年龄多大,不管性格如何?只要他时时处处疼我、爱我,允许我的无理取闹、允许我的懒惰依靠,用他那男人的胸怀为我遮挡人生的风风雨雨。

  就在我做梦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远在云南的笔友,几次的书信来往,我被他的文笔打动,同时也被他的热情感染,面对他字里行间的真情,我以为找到了今生的最爱。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5 00:25)
标签:

文化

健康

旅游

情感

分类: 散文
夜幕拉了下来,我又开始去北湖锻炼。说起北湖,作为南充人再熟悉不过。

知道南充的人就知道顺庆。知道顺庆的人,就知道北湖。来了顺庆,不去北湖走一走,看一看,实在是一大遗憾。

北湖,这个位于顺庆中心的旅游景点,早在我小的时候就已经熟悉了,只是,随着时间的变化,这里也在不断地完善。

小时候,北湖不叫“北湖”,是叫“莲花池”吧,记得那时的“莲花池”里有着特别好看的莲花倒影,在那莲花池旁边长着很多柳树,春夏相交之时,那柳树的长条印在那莲花池里,特别好看。随着时代的改变,八十年代初,“南充北湖公园”终于建成,从此,这里就是真正的集娱乐、休闲、文化的一个场地。

所谓“北湖”,自然是有湖的。白天,湖里各种各样的鱼儿争先恐后地跳跃着,吸引着游人的眼光,或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2 22:52)
分类: 散文
向往一场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6 00:42)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夜半,口干舌燥,起来,去客厅倒水。
小区内,环境优雅,树木茂盛,路灯从窗台照射进来。
拿起杯子,倒了水,借着朦胧的路灯,看着窗外那茂盛的摇钱树,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这高耸入云的树是什么树,居然可以长到四楼来,为我们遮挡着夏日强烈的眼光。那日,看见满树飘落的小黄花,我问邻居,邻居说:摇钱树。
看着密密麻麻的树叶,分明感觉到了夜的凉爽。
突然,我看见那枝丫上,隐隐约约地在爬动。“哐當”,我收里的杯子落了下来。或许是我的杯子惊绕到了那树丫上的怪物,只见它昂然伸起了头,向着我的窗台注视。
“啊,啊,啊’”我一阵尖叫,丝毫不能动弹,就这样紧紧地注视着它,怕我的不小心错过,让它从窗台怕进来。
听见我的叫声,老公从卧室里跑了出来,“怎么了,怎么了”?
“蛇”。我轻轻地吐出一个字,再也不敢大声说话。
“啊”,老公也惊呆地看着窗外,跟我一起盯着它。
“妈,你们看啥呢?”这时,六岁的儿子也笈着拖鞋走了过来。
“别过来,别过来。”害怕那东西对儿子的惊吓,我赶紧阻止他过来。
那蛇依然看着我们,我们却不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6 00:41)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楼道口

午后,一对青年从楼上下来。


  “啊!”走到楼角口,女孩叫了起来。


  “啥情况?”年轻人赶紧跑到女孩前面,看见楼道口躺着一个老人,旁边还躺着拐杖。“快打120”,话没说完,年轻人已经拨出电话。


  紧接着,年轻人说:你在这里看着,我去下面的麻将馆问问。


  麻将馆关着门,听见里面的麻将声,年轻人犹豫着敲了门。门开了一条缝,一位阿姨一手捏着麻将,一手拉着门。看见年轻人后,埋怨地说“敲啥敲,坐满了,到别处去”。说完准备关门。年轻人不好意思地说:“阿姨,我不打麻将。楼上有个婆婆摔倒了,我想问问这里有没有她的家人?”“摔倒了爬起来就是了,你管那么多做啥?赶紧走开,莫影响我。”说完,关上了门。


  看着紧闭的门,年轻人摇了摇头,不知所措。就在这时,救护车的响声已经传来,120的车到了,听到声音,麻将馆的门再次打开,逐渐有人询问出了什么事?年轻人顾不得回答,带着救护人员向着楼梯走去。


  不一会,楼道口被围了起来,这时救护人员抬着担架出来,只见担架上躺着的婆婆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2 00:30)
分类: 散文
妈,我回来了

      文/沈盼盼

  接到拆迁办的电话,让我回来签认定书。

  好久没有回家了,自从“拆”字在每间房屋的前面写下后,住在娘家的父亲和兄弟姊妹都陆陆续续地搬了出去,只留下母亲那孤零零的坟墓还在屋后的地里埋着。如果认定书一签,随着房屋的倒塌,母亲的坟也会被推个平平整整,再也看不见那坟前绿油油的树木花草。原以为把母亲的骨灰埋在自己的屋后,会随时感觉母亲的存在,一如生前,习惯轻轻地唤一声:妈,我回来了。

  家的方向始终没变,改变的却是记忆的风景。转过弯,看见了熟悉的房屋,由于拆迁,到处是残璧断瓦,记忆中的小楼已经不复存在,没有来得及签认定书的房屋,孤零零地在破碎的砖瓦里挺立着,那空了的房间透出一缕缕失望的光,在做最后地挣扎。

  少女待嫁闺中时,我以为家永远在那里,亲人永远在家里。婚后,母亲迫不及待地为我申请了新建房屋的许可证,她说:有个自己的家最好,回来有个落脚的地方。其实当时,我没有想要新建房屋,我以为母亲的家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4 16:32)
分类: 诗歌
 温一壶月光给你(同题)

文/沈盼盼

静静地坐在窗前
重温您的容颜
一颦一笑,举手之间
都写着满满的关怀
母亲,在这浓浓的思念之时
我想,温一壶月光给您
看旭日东升,观夕阳西下
四季更替之时,我们守候彼此

母亲,我把五月的光环给您
您把一生给了儿女
再美丽的语言都不能表达
此时此刻,难言的思念
唯有温一壶月光给您
煮进我们深深的敬意
来世我们还做您的儿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5 01:11)
分类: 随笔
  初识蜀道人生,是在天府论坛里,当时论坛正进行诗舞活动。对于诗,我是不懂,偏偏又特别喜欢,这次的诗舞是不用本人的网名参加,由版主列出一大堆的古代诗人名字,由参加者挑选喜欢的人名,然后进行诗舞比赛。只要不用本名,那就是写好写坏都没人知道是我写的。也就是说,让我蒙起脸来悄悄写,写得差了,也没有什么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穿上“沈盼盼”的马甲上阵了。
   说实话,那场诗舞让我学习了很多,特别感谢的是蜀道人生大姐,在诗舞里,那种勤奋、热情和认真的态度,让我有种崇拜的感觉。诗舞结束后,大姐又介绍我们去了一个新地方——北斗六星论坛,从此,我就穿上了沈盼盼的外衣,与其说我喜欢上了这个名字,不如说,我忘不了蜀道人生大姐的热情。
   后来,我慢慢了解了大姐,知道她姓肖,是一个退休后坚持写诗,并承诺每日一诗,在她的博客,和各处留字的地方,仿佛看到了她孜孜不倦的精神,对文学的热爱,那是深深感动了我,或许我是真的痴迷上了大姐,不论她去了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当她在管理一个新的网站时,要我帮她打里版面,面对大姐的信任,我都不能拒绝,虽然我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能力,也要做到最好,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6 00:37)
分类: 散文
春花灿烂桃花开


  西充古楼桃花盛开的时候,我没有去,甚是遗憾。看朋友们在微信圈里发各种鲜花盛开的照片,我真的是羡慕嫉妒恨呐。春赏桃花,冬看雪,这是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