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雅
阿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501
  • 关注人气:3,9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公告
也许世界很混乱、很喧闹,甚至很丑恶,但心里也要追求美好与善良!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教坛偶拾


又收了一个学生的手机,课堂上如此投入地玩着。昨天已经收过一个了,竟然没起到警示的作用。

第二天,第二个手机的主人在她好友的陪同下来求情。

“我家人要回乡下三天,爸爸说要用手机,方便联系。”

“要用手机?那你之前在干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7 08:11)
分类: 玉壶冰心

我是什么时候爱上米兰的?

那天傍晚,我和妈妈散步,路上有卖花的三轮车。

'哎呀,有米兰呢,我找了它很久了。'

我清楚地记得我们花了15元买下的。这对于从不记价钱的我是个奇迹。

妈妈是难得来深圳陪我住几天的。把她和米兰一起送回坪山后,妈妈给米兰换了个又大又漂亮的花盆。不久,小黄花苞儿挂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7 08:10)
分类: 且行且歌

当我们的车开进酒店,某人就说:“咦,这地方我来过。”开始我没太在意,反正他去的地方多,以他那种记性,来过又忘了很正常。

邻房楼下的孩子在泡着自家的独立温泉,又唱又笑又尖叫,我从窗口看出去,孩子正在小池里快乐地翻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奇异感觉掠过我心头,但也没太往心里去。

直到午睡后我自己也泡进了私人的小池里,窗外传来一首首老歌,某人的话又浮上心头:“那应该是90年代。”他在说来过这地方时这样说过。那些老歌忽然就像池里的水,慢慢地从记忆的某个角落里涌出,那样熟悉地缓缓地漫上我的心头,把我的心融化在了池水里。记忆的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心乱弹

伸手,触及阳光

——看电影《疯狂原始人》

“我们这不叫生活,只是……没有死!”小伊说。    ——题记

 

他们是穴居人。因为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危险,充满了未知的因素,他们只好躲在洞穴里,生活在黑暗中,好多年、好多代都是这样生存着,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这样只是在残延苟喘。在一个不安全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比生存下去更重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青橄榄园

最后一切课是文学社的辅导课,下课后离与人约定的时间还早,于是就呆在教室里。

有个小伙子探头进来张望,朝我点头:“我看看。”

他进教室看了一会儿,沉浸在一种浓浓的情绪中。也许,踩在梦中就是他此时的感觉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7 11:17)
分类: 漫说桐桐

桐桐跟大牛叔叔“签了合同”,中考完后一周内给大牛叔叔设计一个微信头像。桐桐很把它当回事,考完试后第二天就设计出来了。

我一看桐桐的设计就忍不住笑了,巨大的牛头与牛角,牛的身体小小的“躲藏”在后面。它从遥远的蓝天草原中走来,很安然,很淡定,却又很威武;有点过份地严肃认真,又有点幽默好玩——太符合大牛的个性形象了嘛!

然而,大牛对头像的解读更深更广,桐桐的设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心乱弹

每年的高考状元都会成为各大传媒关注的焦点,今年有点独特,大家热烈地关注状元们的“爱情”。互相鼓励,共同学习的励志故事固然被热捧;而求爱失败更被大家关注,一时成为热点话题。

“得到全市的赞誉,却得不到你的驻足”被解读为“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漫说桐桐

俗语云:女儿是爸爸的前世小情人。我加一句:女儿是把妈妈往死里气的小魔怪。

 

周六就要中考了,桐桐的复习紧锣密鼓。妈妈看见她拿着科学大练习本半躺在床上看,遂放心。

因事走近,桐桐速把大练习本收好,小心塞进被子里。妈妈翻出一看,里面包藏着一本漫画书!

 

还是中考,桐桐关着房门,说是开着空调。妈妈久喊不应,推门进,发现她正在戴着耳机听音乐,陶陶然,甚自得。

 

已经进入中考日程,下午三点开考,妈妈正午睡,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教坛偶拾
2013高考广东省的高考作文:
  有一个人白手起家,成了富翁。他为人慷慨,热心于慈善事业。一天他了解到有三个贫困家庭,生活难以为继。他同情这几个家庭的处境,决定向他们提供捐助。一家十分感激,高兴地接受了他的帮助。一家犹豫着接受了,但声明一定会偿还。一家谢谢他的好意,但认为这是一种施舍,拒绝了。
  自选角度,确定立意,自拟标题,文体不限。
  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义的范围。
  不少于800字。
  不得套作,不得抄袭。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教坛偶拾

课堂上,我在讲《社戏》,讲鲁迅,讲江南。

教室某个角落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咦,老师,江南不是在韩国吗?江南STYLE!”

声音清亮,稚嫩,无辜。我却被噎在那里,一时说不出话来——我三千年的江南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