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若素軒
若素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454
  • 关注人气: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敬告

本博客文章为原创,转载请注明。

Email:lan_20@yeah.net

分类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6-07-04 14:21)

京劇《得意緣》又名《雌雄鏢》。故事情節取材于清人沈起鳳所撰《諧鐸》卷五《惡餞》一篇。此外,另有民初平江不肖生(向凱然)所著《江湖奇俠傳》第九至十一回,亦有類似情節,內容更為複雜。


京劇《得意緣》傳統演出本只有“教鏢”和“下山”兩折,荀慧生演時則增首益尾,自盧昆傑賣藝被招贅起,至父女翁婿務農歸隱止,將故事編成八本演出,分別為:《雙賣藝》《雌雄鏢》《金台縣》《反成都》《得意緣》《戰益州》《黑虎寨》《風火岩》。最後一折戲裏,五個角色在場上,走“四門鬥”連唱帶身段,非常熱鬧,“極視聽之娛”。當年荀慧生、葉盛蘭、尚小雲、于連泉、馬富祿連袂合作的《得意緣》,可謂一時之選,精彩紛呈。全劇的結構十分緊湊,雖時有打情罵俏、風趣調侃,卻都在情理之中,顯得自然順暢,沒有絲毫刻意取悅觀眾的感覺。


《得意緣》裏的“教鏢”,是小倆口子閨房調笑意趣極濃的一折戲,這類白口戲最有俏頭,但是也不容易演好。太隨便了則流於輕浮庸俗,太矜持了則又不像耍笑逗趣的樣子。戲裏盧昆傑與狄雲鸞小倆口的對白,語言非常生活化,你一言我一語,時有相互捧逗,讓人忍俊不禁。小倆口閑坐搭話,言語之間一方面體現出兩人的頑皮性情,另一方面也說明了他們的恩愛和諧。話裏話外,不經意地把劇情做了鋪墊,細節做了交待,看似輕描淡寫,實則處處精心。


                          

京劇《得意緣》劇照


喜劇的優劣,在於如何抒寫“人情味”,這也是《得意緣》的成功之處。站在強盜的立場,狄雲鸞的母親、祖母,是絕對不會放這一對“叛逆”的小夫妻離開山寨的,於是先加以勸告,再守候關口阻攔,必要時就準備置之於死地。尤其是老祖母,武功高強,嚴明規矩,一根鐵拐杖讓人望而生畏。她在最後一關把守,守株待兔,似乎使觀眾感到絕望,想必是凶多吉少。然而在親情面前,最終還是破例放了他們。等到老人道出心事,希望他們將來能回來祭掃一番,不忘此日恩義之時,三人泣不成聲,觀眾也會為之心酸。反觀狄雲鸞的嫡母和異母姐姐,對他們就沒有多大的感情,都不買他們的賬,只因為打不過,才沒有留住他們。大家庭中的妯娌之間確實如此,這樣正可反襯出雲鸞生母與祖母的摯愛。


好的喜劇都應該有一種淡淡的哀愁,使人笑中帶淚,有所思考和回味。悲劇與喜劇的情緒往往是雜糅的,“喜劇的鑰匙,是在每一個極端的悲劇化的場面之中埋伏著的。”這出傳統戲《得意緣》,可以給現在的劇作家和表演者以啟示,即使是傳奇怪誕的故事,只要裏面充滿了生活氣息,蘊含著濃濃的人情世故,同樣會精彩深刻。


 

二○一六年七月二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4 13:45)

《一捧雪》原本是明末清初人李玉所作,為“一人永占”系列傳奇的第一部。京劇從昆曲移植而來,是一出唱念做舞並重的經典做工老生戲。京劇中有忠義救主的所謂四大義僕戲,《一捧雪》是其中之一。


1920年,余叔岩在百代公司錄製了《一捧雪》裏的核心唱段,比較全面地反映他早期學譚(鑫培)的成績,具有很強的代表性。1929年,馬連良在蓓開公司也錄製一張《一捧雪》唱片。他另闢蹊徑,自出機抒,與當時流行的余(叔岩)派唱法有所不同,導板一句改為“這一家人只哭得珠淚滾滾”,與後面回龍、原板同屬“人辰轍”,使整個唱段轍口一致,聽上去更加順暢悅耳。在馬連良的這張唱片裏,還收錄了莫成的大段念白,節奏急緩有致,感情充實飽滿。


馬連良出科後,一度在名旦朱琴心的班社演出,就曾以《一捧雪》獲得美譽。至1934年,馬連良又排演了全部《一捧雪》,自《過府搜杯》起,接《審頭刺湯》《雪杯圓》,到《祭雪豔墳》為止。戲裏他先演莫成,再趕陸炳,最後飾莫懷古,演出長達四個半小時。


         

京劇《一捧雪》劇照


京劇史上有“南麒北馬”之說,周信芳和馬連良,一南一北,雖表演風格不同,但卻都以做工擅長,像《四進士》《打嚴嵩》《清風亭》等劇碼,二人演來各有千秋、不分伯仲。


周信芳演出《一捧雪》也有特色。他十分注重對角色的心理分析,認為“莫成替死好演,但莫成不願死卻又不得不去死,就不好演了”。莫懷古待莫成如何呢?從劇情中的一些細節可以看出端倪。嚴世蕃搜杯時,莫成帶著杯子躲藏起來,為主人消弭了一場大禍,回來時反而被莫懷古迎面給了一記耳光。莫府的大公子對莫成的兒子文祿也是“開口就罵,舉手就打”,因此莫成才放心不下,死前請求主人對自己的孩兒要另眼看待。莫成的“自願”替死,實際上是被封建禮法逼上了絕路。


我國傳統文化中,敬重的是捨生取義,憎惡的是忘恩負義。在京劇《一捧雪》裏,替主赴死的莫成和賣主求榮的湯勤,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捧雪”還有另一層寓意,藏寶猶如雙手捧雪,雪凝即有,雪融即無,世事無常,勸世人切“莫懷古”。


1986年,作家汪曾祺舊戲新編,對莫成的心理作了更深的揭示。試圖通過這出戲,讓觀眾看到過去的等級觀念對人的毒害是多麼慘烈。他在劇本前言中這樣寫道:“許多舊戲對今人的意義,除了審美作用外,主要是它有深刻的認識作用。莫成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但他的奴性,他的倫理道德觀念,是我們民族心理的一個病灶。病灶,有時還會活動的。原劇是可以引起我們對歷史的反思的。我們可以由此想及一個問題:人的價值。”


這出《一捧雪》,在戲曲舞臺上演出了百餘年,經幾代京劇名伶的加工創造,使之成為劇壇瑰寶,流傳至今。它是一部梨園經典,更是一篇警世之作。


二○一六年六月廿九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1 11:53)

  京劇《問樵鬧府•打棍出箱》是全部《瓊林宴》中的四折,自譚鑫培始單獨演出,成為譚派名劇。後余叔岩常演,為其代表作之一。馬連良曾與《黑驢告狀》連演,又增益了范仲禹攜妻兒赴考、山中走失,以及范妻白氏為保貞潔自縊、包公判案等情節,成為一個完整的故事,取名為《范仲禹》。

 

  京劇《問樵鬧府•打棍出箱》唱念做表皆有看點。飾演范仲禹的老生演員,需要有靠把戲的基礎,要演出文弱窮儒的書生氣和恍惚失常的神情來,臺步也是另一種走法,一出場兩眼直瞪、面色蒼白,就是一副失魂落魄、茫然無助的表情。范仲禹因妻子失散,時而清醒時而迷糊,並不是完全瘋癲,眼神中還要帶些呆氣,掌握起來是很難的。“問樵”一場樵夫與范仲禹一問一答,多變優美的身段舞蹈,尺寸相同,速度相同,和諧又對稱,邊式又玲瓏,此起彼伏須處處緊湊合拍,與鑼鼓聲相呼應。但若淨求火熾,又會失去書生的氣度,表演必須沉靜漂亮、相得益彰。兩個演員都要武功好而又不能外露,內張外弛,看上去一個斯文儒雅,一個老邁龍鍾,手眼身法步緊密配合。其後老生表演又有“踢鞋”“吊毛”等身段技藝,十分精彩。“吊毛”須板起板落、乾淨利索,起“吊毛”時還要甩兩邊的水袖,才見功力。

 

  “鬧府”一場,范仲禹被葛登雲三言兩語欺哄,又用藥酒將其灌醉,這裏有一段[二黃原板]唱腔:“我本是一窮儒太烈性,打上了老太師的府門庭。念卑人結髮糟糠無有蹤影,棒打鴛鴦兩離分。”演員連唱帶做,疊腿抬高,雙手比劃,聲情並茂。接唱“我往日飲酒酒不醉,到今日飲酒酒醉人。”范仲禹被葛府家丁攙進書房休息,幾段[四平調]幽咽淒冷,字字皆妙。這場戲中,范仲禹與煞神也有很多合作的表演身段,其中甩發、硬僵屍等動作都難度極大。煞神一般由武淨演員裝扮,亦有“耍牙”、“噴火”等絕活。

 

京劇《問樵鬧府 打棍出箱》劇照

 

  “打棍出箱”也是本劇的重頭戲。范仲禹要有“鐵板橋”、甩發、轉眼轉腳、蹉步、扔帽子等各種高難動作。所謂“鐵板橋”,就是人出箱時一個“鯉魚打挺”從箱子裏翻出來,身體筆直地橫陳在箱上,都是腰腿的功夫,需要演員幼功極為扎實。范仲禹出箱後神色一變,飽受刺激的人加重瘋態。其與兩個報錄人戲謔的時候,盤一腿伸一腿坐在箱上,用左右手食指和中指夾起髯口左右小綹,眼睛隨著丑角的棍子轉,腳尖向相對方向轉,而表演又恰在情境之中,毫無炫技之嫌,使人回味無窮。據說余叔岩這出戲,出箱後抓兩個差人的帽子,先擲一個,然後再擲另一個,第二個帽子總能不偏不斜地疊在第一個帽子上,百發百中,從無失誤,讓觀眾再次拍手叫絕。

 

  余叔岩之後,譚富英擅演此劇。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其子譚元壽恢復上演了《問樵鬧府•打棍出箱》,受到歡迎。又在“音配像”中為其父配像,將這出譚派名劇、余派經典完整的傳承了下來。

 

二○一三年十月廿七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