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国华的围脖
张国华的围脖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现在正是检验酒鬼酒能否做好危机公关的工作。
原文地址:危机公关正能量作者:中国HX
              大政经视野:危机公关背后的生死较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2年5月29日万东集团与美商红通Hontoot商务公司在张家界完成投资意向金一千万元人民币,万东集团作为东道主,拟于六月十一日在张家界市市委迎宾馆会议室举行隆重而热烈的资金落户仪式,届时将第二笔资金一千万元现场落户,万东集团将邀请张家界市相关领导出席本次会议。

   美商红通Hontoot商务公司对万东集团首笔投资意向金的到位,标志着美商红通Hontoot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上个月,我在《泰晤士报》上读到关于吉摩尔的审判。吉摩尔是剑桥大学历史系学生,在去年因学费引起的骚乱中大出风头。全英国人都熟知吉摩尔的这张照片,扯着阵亡将士纪念碑的国旗荡秋千,亵渎英雄,激起公愤。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09-12-09 18:39)
标签:

文化

 

    哥(下篇)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我在监狱里的二哥,他一定又在奋笔疾书,在监狱的他养成了写信的习惯,我们家的每个人每个月都能准时收到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8 16:50)

 

二    哥(上篇)

 

 

二哥在我们四兄弟姐妹中间,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当我再去回顾他的时候,就象回忆很久以前看过的电影。

我们兄妹四人的合影,最早的一张,是我还在咿呀学语的时候。这张照片中的我,坐在竹椅上,指着远处。至于远处正发生什么事情,今天的我全然不知。我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正专注的照相。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的哥哥和姐姐们,都穿着很厚的棉衣,尽管如此,我仍然可以看见他们顶着寒风新奇和不快的神情。照片中的二哥把手插进另一只手的衣袖里,全身蜷缩着,他的脸上,最能反映这个季节的特点。

大哥和姐姐尽管对这个季节,把他们置身于空旷田野照相并不是很满意,但是,神情上还是大大咧咧,我仔细看了看二哥身上的衣服,并不比大哥单薄,但是,他脸上展露的寒冷的神情,也拉开了他一生的序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6 17:19)

 

在进行过往生活的梳理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先辈们在苦难中表现得更深刻。我没有见过我的爷爷。他也没有留下一张照片。我仅从阿娘的嘴里听过对他的评价:好吃,好吃鬼!阿娘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平静而略带些抱怨的语气。

 

阿娘是我的奶奶,我们当地的苗族人称呼自己的奶奶都叫阿娘。

 

每次我在填写自己的民族,写上苗族的时候,总有些疑惑。苗族人一般是在赶秋节对歌定情的。但我的祖籍所在的村庄,婚姻所表现的方式,是汉文化极其封建的说媒制。建筑是土家族的吊脚楼,而且有一个很文雅的名字:儒家寨

后来自治州的一位学者和我谈论凤凰的时候说:在湘西的某些地方,至今还保存汉文化最早的雏形,这些人祖上在中原做官或者生意,娶了汉族的夫人,叶落归根时,就保留最早的汉文化了。

我看了凤凰的建筑,确实有些江南建筑的特点。

 

我猜想,我的先辈们,也一定深受过汉文化的影响。

 

阿娘是在她16岁那年嫁给我的爷爷的。婚前,我的爷爷想见见自己未来的媳妇是什么样子。于是翻过几个山头,跑到了阿娘所在的村庄。阿娘得知爷爷到了自己的村庄,又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523日凌晨2点,我接到电话,说父亲突然不行了。我听到电话那头姐姐伤心欲绝的哭泣。我告诉姐夫:开车回老家小心些,父亲应该没什么大碍。 
  之所以这样说,是这之前一点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27 18:38)
35年前,我出生在湖南湘西的一个山村里。
关于我出生的故事,我只听到母亲说过的一个版本。
母亲生下我的当天,也就是35年前的今天。母亲看见从窗外和门外跳进三个男人。于是母亲疯了。至于疯了多久,母亲告诉我是一个月,姐姐告诉我是一年。
一年或者一个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这三个跳进房间的男人很新奇。据说这个老房子不干净,到底是母亲因为生产我的时候体质太弱出现的幻觉还是真有鬼神之事,我不得而知。但多年以后,我更相信后者。或是这个在我的想象中,他们似乎就象湘西赶尸样的举着双手,一蹦一蹦进来的。
在我往后的生命中,似乎总有一些巧合,关于生与死的,关于命运的,我会在往后的叙述中梳理。
35年前,我在中国湖南的湘西,35年后的今天,我在中国的首都北京。
在这个长度的碎片中,我的感情、包括我的友情我的爱情我的亲情都有很多让我伤痛或者让我感动的碎片。
但我不得不感慨的是:似乎残存更多的是伤痛。
这些伤痛正在麻木的愈合,我也在这种麻木存活。
一个不相信命运的人,如果被命运摆弄的太多,他就不得不相信命运,我是其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27 18:19)
今天是我的生日,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过。
朋友来电话说:唱歌去吧
但是,我不想。
人一到我这个岁数,往后,就是往人生的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于是,有些失落,也有些伤感,还有些麻木。
于是,注册了自己博客,记录下往后的岁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