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历史

旅游

文化

分类: 狂野非洲

 

苏塞(Sousse)建城于公元前十世纪,自古就是突尼斯沿岸重要的贸易港口。当地人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7 18:41)

近几天,用微距镜头拍了一些昆虫,尼康的微距105VR镜头表现令人满意。机身使用的是老掉牙的D700,因为它的高感表现相当不错。微距摄影焦距是以毫米计的,跑焦糊片比例还是颇高的。而且,因为近摄其景深非常浅,所以光圈至少要收到F8;快门速度也要适当提升,毕竟昆虫很能动,快门至少1/400秒吧。这样一来,在细光圈和高快门的逼迫下,在手持拍摄、无闪灯的前提下,升高ISO成了必须的解决方式,所以高感表现优异的机身是必须的。好了,多说无益,有图才有真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曾经的罗马帝国

十六年前,随着美军F117被实战击落、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等新闻,让中国人记住了一个小地方的名字,它叫做科索沃,如今已经成为独立国家。他们感念美国政府帮助他们获得独立,市区的一条主街道被命名为“克林顿大道”,同时也为他树立了铜像。口罩来到科索沃并不是猎奇心理推动,也无意瞻仰克林顿的铜像,主要目标是靠近黑山边境的古老修道院(世界遗产)。科索沃人主体是阿尔巴尼亚族,信仰以伊斯兰教为主。中午在首都Pristine下了车,换乘当地交通往西一百公里,一个半小时后到了小镇Peje。按当地人的指点,晃荡到镇上的一座天主教堂,恰好遇到了那位老神父。他热情地为口罩介绍天主教堂的历史,然后驱车把口罩送到了山门。因为阿塞两族的矛盾,这座基督教遗址前有警察站位。每位游客需要用护照抵押获取进入机会。教堂重新粉成了其原有的红色,内部壁画相当有感,几位中年到老年的嚒嚒在管理。对了,在车站又遇到了几天前在其他城市John,他的身份很特殊:中国血统的越南裔。有美国和澳大利亚双重国籍。晚上就在克林顿大道附近找了个住处,次日早起前往阿尔巴尼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元前三百多年,巴尔干半岛上的一个王国强大起来,在其年轻的国王统领下,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征服了亚非欧三大洲五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那位国王是亚历山大大帝,其王国的名字叫马其顿。1991年,南斯拉夫分裂时,南部的一个独立小国用了马其顿的名字,此举立即遭到邻国希腊的强烈警觉,毕竟原马其顿王国的都城和南部疆土在希腊境内。新的马其顿共和国似乎颇有野心恢复当年亚历山大的雄风,大张旗鼓地在首都Skopje建造雕像,包括中央广场上巨大的亚历山大骑马冲锋的雄姿。雕像的密集程度令人乍舌,浮夸得如同一场革命,Skopje简直成了雕像之都。野心大不要紧,但翅膀还没长出毛来就到处嚷嚷则很不明智。其在联合国注册名字采用了“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称谓,于是加入欧盟的努力一直没有效果,跟其国名中加入马其顿字样有着重大关系。人口仅两百万的马其顿,如今经济状况并不乐观,收入水平相当低,失业率在官方文章里为28%,实际情况应该高过35%。政府高层诸多丑闻随着“电话门”的曝光大白天下,民众一度义愤填膺。停留之日恰逢马其顿国庆日,是以一百多年前经过战争从奥斯曼帝国独立出来起算的,还好没从亚历山大上面几代建立马其顿城邦开始计。或许,野百合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pic 

早晨醒来,立即意识到这又是个雨天,计划造访两处世界遗产的计划变得难以实现。叫了部出租车,前往索菲亚市区南部十公里的博雅纳教堂,保加利亚最早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pic 

pic 

教堂规模不大,东侧的教堂所建最早,可追溯到十世纪晚期;中教堂是1250年由保加利亚第二王国时期大总督卡洛扬下令修建的;西教堂则是十九世纪中期的作品。三所教堂连为一体,结构和谐,看上去就是一座教堂。

pic  pic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经历了三天阴雨之后,在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终于迎来了阳光。索菲亚市中心很小,步行逛两三小时足够,下面是市区不容错过的一些建筑。图一圣尼德尔雅教堂,图二伊凡瓦佐夫剧院,图三索菲亚犹太教堂,图四圣亚历山大内夫斯基大教堂,图五索菲亚大学,图六国家图书馆,图七圣乔治圆楼(似乎很重要,包括总统办公室在内的一圈连体楼围绕着它),图八圣索菲亚教堂,图九般亚巴什清真寺。保加利亚是东正教的大本营之一,索菲亚城中尽管也有天主教堂、犹太教会和清真寺等,但数量和规模加到一起也无法与东正教堂相比。

pic 
pic 
pic 
pic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日一整天的雨,今天还是没有预期的阳光,但乌云密布的天气反而更适合今天口罩的心情。1999年3月,本来已经分裂了的南斯拉夫联盟不得不面对一场新的战争,其南部阿尔巴尼亚族独立运动愈演愈烈,并得到了北约和美国的支持。北约和美国对南联盟进行空袭,至今贝尔格莱德人心存余悸。前两图为贝城特意保留的被炸楼房,惨状历历在目;图三是国会大厦,门前的横幅对美国和北约的暴行进行谴责,并有大量遇害者的照片;图五是中国大使馆的原址,如今成了一片绿地;图四为中国使馆不远处的“南斯拉夫宾馆”,与中国使馆同时被空袭;图六是一块小小的纪念牌,感谢中国人民支持并缅怀空袭中遇难的三位记者:邵云环、许杏虎、朱颖,不久前刚有中国军事代表团到访并献了鲜花和挽联。使馆被炸是十五年前中国的耻辱,美国的狡辩是错用了地图,狠狠地打了北京一记耳光。请记住:知耻而后勇!

pic 
pic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口罩本来的计划是早晨乘车到萨拉热窝东部靠近塞尔维亚边境的城市维舍格勒Visegrad,目标是奥斯曼帝国时期堪称土木工程巅峰之作的多孔拱桥,在网上也查到08:40有车。然而冒雨八点到了车站,却被告知当天往那个方向没有车,不得不修改计划直接到另一个“格勒”,塞尔维亚语的拼写是Beograd,中文被译为贝尔格莱德,就是前南斯拉夫、今塞尔维亚的首都。雨下了一整天,巴士也开了一整天,预计五个小时的车程变成了八个小时,抵达贝城天已经天黑了。

pic 

pic 
迅速找好住处并换了点儿钱,与人民币比价接近1:17,然后对贝尔格莱德进行了一次夜游。汽车站不远的广场上,聚集着不少中亚面孔的人,后来知道多是叙利亚难民。政客们为了国家利益或者小团体利益发动战争,受苦受难的永远是普通民众,比如十年多前的南联盟、再比如今天的叙利亚。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pic 

pic 

pic 

早晨七点乘车北上前往波黑首都萨拉热窝,两个来小时的车程基本沿着一条山谷蜿蜒,多半时间伴着一条河流。口罩有种强烈的感觉,这里曾是东西罗马的分界线,也是西罗马灭亡后威尼斯等海上商贸强国与拜占庭的边界,再后来成为奥斯曼帝国与西方世界的分水岭。公路在河流两岸往复,不知在东西方之间、在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穿越了多少次。到了萨拉热窝汽车站才九点多,口罩口袋里没有波黑货币、欧元也没有小面值的,于是一咬牙背着行囊往老城区徒步而去,行程约三公里。

 

pic 

pic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巴上四个多小时,从克罗地亚的Split到了波黑南部古镇mostar,其名为“老桥”之意。这座十五世纪末作为奥斯曼帝国的边境所建立的城镇,一直以古老的奥斯曼房屋和桥梁所闻名,桥的设计者为奥斯曼帝国首屈一指的建筑大师思南。然而,这座古桥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内战中被刻意摧毁,直到十年前才被修复。
pic 
pic 
pic 
pic 
pic 
pic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