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秋月叶红
秋月叶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344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心灵小屋:
上帝是公平的,他给大人物以矮小的身躯,给伟岸者以卑微的灵魂;给馥郁的桂花以可怜的形貌,给不芬芳的牡丹以天仙的姿色;给恶人以诅咒,但用享乐来补偿;给善人以赞美,但用痛苦来折磨......他不让任何东西完美,于是,人类才有了对完美的渴望。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今年,是汶川地震十周年。

前些日子,我应邀再次访问棚花村。当年,正是在这里,我找到了文学的感觉,写出了短篇纪实文学《夜宿棚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1-07 15:36)
分类: 所思所想

在盆里发上一块面。

将小白菜一颗一颗摘好,用清水洗干净。在灶上烧一锅开水,将小白菜焯一下,放在盆里备用。只待和的面发起来,轧好碱,再将焯好的小白菜切碎,与鸡蛋、虾皮一起和馅儿,一顿小白菜虾皮鸡蛋的素馅包子就有指望了。

    有人说,这也太费事了。这么费事,也吃不了几个,只为了吃这么一顿素馅儿包子,就忙乎老半天,太不值得了,我懒得做。想吃了,还不如出去到市场上,花几块钱买几个吃,多省事。

    这话听起来也蛮有道理。

    可是,一来,你想吃了,市场上未必就有卖的。二来,我不想放任自己的懒。饭,懒地做了,买着吃;衣服,懒地洗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7 15:24)
分类: 胡乱涂鸦

    用刀尖划刻出的48个英语音标,安静地躺在圆形白色搪瓷盆底。每个音标的一旁,都用汉字进行了正确读音标注。我一边抚摸着音标刻痕,一边轻声诵读音标,像抚摸着陈旧的肉体伤疤,回顾着曾经明媚的时光。

    站在老屋北侧的压水井旁,环顾四周,整个院落里空无一人,只有正午的阳光明晃晃地悬在头顶,让人睁不开眼。老屋在阳光下静默,大槐树在北头儿篱笆旁静默,韭菜、土豆秧、黄瓜秧,在院子里打蔫。我妈呢?我妈去哪儿了?一个声音在心底响起。我丢掉手中的搪瓷盆,转过身子,朝院外飞奔。先后跨过两道门槛穿过老屋,南边院子里仍旧是空无一人。人呢?我妈呢?我妈去哪了?我自问的声音里有了哭音。

    没有人回答我。整个正午阳光直射的天空下,只剩下我一人。像苍茫天穹下一只孤独飞翔的鹰,我成了苍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4 16:59)
分类: 胡乱涂鸦

不知不觉间,时光的脚步已走向了暮春。那些曾经热烈盛放的玉兰、碧桃,早已显出了颓势。干瘪瘪的花瓣粘贴在枝头,像极了一些已到迟暮的女人,本已花容失色,却又似乎心有不甘似的,想要牢牢抓住一些什么,不肯放手从容而去,空留一份枯寂在人间。

倒是那些樱花,正是二八年纪,怒放的容颜足以感动每一位赏花人。非洲菊和丁香花,虽然都是在路旁一大丛一大丛的生长着,但是却又有着截然相反的性情。一个是开得灿烂,没有香气;一个是开得不动声色,却能让人远远的就嗅到她的浓郁的花香。这世上的每一种花,也一定像世间的女子一样,都有着它自己独特的个性吧。

如果让我选择,我还是会选择做一株海棠。有着像梨花一样的圣洁,又有着自己与众不同的馨香。即便是凋了,谢了,也绝不像碧桃,粘在枝头不肯放手。而是要让自己化作一阵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1 21:33)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乱涂鸦

已是春分,风儿暖了,不知那些花儿,是否该开了。

吃过晚饭,陪侄子写完家庭作业,他去小区广场跳绳,跑步;我则一个人踏上了去往滨河公园寻花的路程。

我不要看那高大的法桐和古板的老槐树。他们一定是要板着严肃的面孔,不肯露出一丝丝暖意,“后天下之春而春”的。

路旁的一大丛迎春,已经长出了如柳芽般纤小柔软的花蕾。看似非常坚硬的垂柳,其实,早已被春风吹动了心事,柔软的枝条临水照花般伸进了河床,悄悄的、不动声色地进行着梳洗打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6 14:23)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乱涂鸦
    年前,弟媳回青龙老家,给我带回了一捆干杜鹃枝。弟媳说,回来的太急,没来得及去山上采,只在人家院子里的树上剪了这么多。她知道我会喜欢,是特意带给我的。

    找了一个大花瓶,装满水,水中又放了一点盐,将干花枝插在了花瓶里,摆在了客厅靠墙的地面上。家里很暖和,没过上三五天,就有花苞开始忍不住,露出了粉嫩色的小脸。

    大年三十,我的感冒病症达到了最高峰。咳嗽,流鼻涕,打喷嚏;眼睛疼,耳孔疼,太阳穴疼,鼻孔和嗓子火烧火燎的疼,每一次咳嗽,又牵扯的前胸撕裂一般的疼。各种病痛共同袭击着我。吃感冒药,消炎药,咳嗽药;喝水,喝姜汤,喝醋,喝止咳糖浆;泡水针仪。各种能想得到的招数,全都用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6 14:28)
标签:

杂谈

分类: 所思所想

       作家张丽钧的朋友游苏州园林,发来一条短信:“我在苏州园林,独自幽坐‘与谁同坐轩’。扪心自问:我欲与谁同坐?斗胆问君:君若来此轩,又欲与谁同坐?”

        由此短信,引出了张丽钧的一篇美文《今生与谁同坐》。

        读罢此文,我的思绪也一下子飘出了很远很远。

        是啊,今生,你愿与谁同坐?

        记得小时候,每次都是一个人去田野里割草,放牧;每次都是一个人在庄稼地里除草。那些轻拂田野的风,是寂寞的;那些在天空自由飘荡的云,是寂寞的;那些时不时钻进耳膜的虫鸣声,是寂寞的;甚至,那些彼此手挽手肩并肩,一起随风摇曳的小草,也是寂寞的。谁能与我同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6 15:48)
分类: 胡乱涂鸦

今年开春,与先生一起,回了一趟农村老家,回老家去看那座至今已经近二十年无人居住的老屋。

农村的老屋位于村子正中心。到达家门口时,正巧遇上住在隔壁的大嫂出来倒垃圾。见我与她打招呼,在开院墙大门上的锁,就也赶过来凑热闹。

“又回家看看啊?我老叔老婶啥时候回来住呀?他们回来住了,我们也好有个伴啊。咱们这条街,一天到晚也见不着几个人,年轻人都搬到庄外边的新房里住了,这些老房子里就住了几家的年纪人,整天整天的没人出来,一天到晚也见不到几个人影。”快言快语的大嫂不等我搭话,就自顾自地说个不停。

“人这么少了?咱们这条街,以前多热闹啊!”听了大嫂的话,我在心里“咯噔”了一下,感到无比诧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9 10:54)
分类: 胡乱涂鸦

“当你把一个人从想念变为想起,那就代表他已在你的生活中蒸发掉了。”这是一部电影中的台词。细细回味这句台词,心中生出一种无端的惆怅。那些在我的生命,从“想念”渐渐沦为“想起”的一些人儿,曾让我的心灵发生过怎样的疼痛。

有一些人,曾经怎样的让我煎骨熬血地想念着啊。我陷在想念中,忘了自己,丢失了自己。睡也想,醒也念;坐也想,卧也念;站也想,行也念……生活中的每一片阳光,都有那个人儿的影子;世间的每一件事物,都是那个人儿的化身。想念,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一种常态。

正如一首小诗所说——我每想你一次,上帝就落下一粒沙,于是就有了撒哈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乱涂鸦

小时候,家在农村。少不更事的我,总是在房前屋后,种满了各色草花。莫怜花,夜来香,鸡冠花,石竹花,熟金花,麦冬,节节高,包指甲,大丽花……

盛夏时节,各种花卉依照自己的绽放时间,次第盛开,花香漫过四十年的悠悠岁月,至今依然清新扑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