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莳缃
莳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52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11-16 15:39)
分类: 随笔
秋高气爽,岁月静好!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4-15 09:39)

花说,绽放无关风雨。是夜,桃红浸染,落英缤纷。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4-28 22:20)

   这是在泸沽湖水上生长的花,它有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字叫“水上扬花”,我却把它当成了“水性杨花”。花是白色的,还有长长的蔓,随波荡漾,当地人把它采摘了可以食用,口感滑滑的,略带甘甜......

   看着它,徒然感伤,忆起一句话,爱情,是水中月镜中花!而它不过就是水中花罢,唯美,却注定漂泊。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04 23:10)
标签:

杂谈

......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12-05 20:21)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梦中的石背溪

莳缃

   石背溪,以“石背溪”命名的村子,不用说一定跟石头和溪流有关联。我一直固执地认为“石背溪”原指村前的小溪,记得小时听大人们说以前的村子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石头,会不会久而久之便以这条小溪的名字命名这边的居住地呢?

   然而,在我记忆中,村里石头并不多见,村前的小溪却有一块大得像圆桌的石头。母亲说它是我的“石头妈妈”!

   村里有个习俗,大凡谁家的孩子不好带,都会让孩子拜此石为母,以求得平平安安。为感激“石头妈妈”的保佑,给孩子取名总会捎上个“石”字,诸如石古佬、石木生、石秀、石兰等。巧合的是,据说幼时体弱多病的我,就是拜了此石后才好转的,为此母亲干脆给我取名为“石香”。就因为这土里土气的两个字,从读小学起我和母亲别扭过不知多少回,直到上中学我自作主张把名字改了。如今和爱文学的朋友聊起此事,他们都认为还是原来的好,说:石头都飘散着芳香,多有诗意!而且还具有某种神秘色彩呢。

   一说到石香,总会让来到城市已久的我,梦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12-14 12:52)
标签:

生活

记忆

杂谈

分类: 散文

莳缃

 

这天老家来了人,说老家的莲花阿婆去世了。

记忆中的莲花阿婆总是佝偻着背,衣着褴褛,一只裤脚高一只裤脚低地从水井里打一大桶的水,然后提着水蹒跚在幽深的小巷。我无法看清她的面容,抑或一头灰白的发挡住了她的脸庞,抑或她的背实在佝偻得厉害,整个脸都要埋到膝盖处。

有次,她打从我身边走过,闻到她身上有股浓浓的汽油味,嘴里在絮絮叨叨地说些听不懂的话。

有次,她卖力地把鱼塘里的水一桶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9-07 17:59)
标签:

英雄

人生

杂谈

分类: 随笔
   人生只有两种态度,要么当机立断,要么顺其自然。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7-29 21:51)
标签:

情感

   早醒,百无聊赖,神一定在听我说话。

   这次进修在师大新校区,即闽侯县境内。宿舍无空调,只好和同学于校外租房,每天踩着自行车往返于宿舍学校间,烈日早已把我晒成非洲黑人,但已然不再重要,直至一天让我突然愿意老去,仿佛惟有变得又老又丑才能坦然......

   有天傍晚,邀同学骑车往一条静谧的公路蹬去,天色灰尘,灰色而厚重的云层,间隙有明净的天空,是隐藏太多的忧郁抑或隐忍着什么?然光明总要冲破云层走出黑暗,若能冲刷一切,还天空最初的洁净,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远处起伏而黑漆的山峦,近处静静驻立的树木与建筑物,两旁的路灯温柔地守侯慰籍着什么?静默着,享受生命如此这般的尽善尽美......

   一声羊叫划破了眼前的沉寂,适时惊喜发现走来脚步匆匆的羊群与牧羊人。一直期待能有机会能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亲眼目睹羊群、蓝天、白云、草地,更有无忧无虑的牧羊人,没想竟在这遇上羊。“咩......”情不自禁地一遍遍学着羊叫,一步步靠近它,试图抚摸它柔软的身子、油光可鉴的毛儿,那羊儿一惊蛰一跺脚,却让人却而不前。干脆往羊群里边窜,羊群作鸟兽散,便留意着是否让牧羊人怪罪,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7-12-20 23:19)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散文

   一年中最无奈的季节恐怕就是冬季,呼啸的风,沉寂的水,萧索的枝叶,连天也昏沉沉的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一阵手忙脚乱后,我匆匆走在去上班的路上。飕飕的冷风吹来,卷起遍地的枯叶与灰尘,顿时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才发觉仓促中忘了穿靴,难怪路上行人对我频频注目呢!虽说现在全球冬季变暖,但冬的寒意却无可抵御,瞧,街上行色匆匆的人步伐看起来似乎也变得迟钝笨拙,臃肿成国宝熊猫样。

   远远地又看见了他,这次,他可是站在路中间。他是一个智障的年轻人,二十几岁的人却只有五六岁孩子的智商。

   他家就在路旁边,每次上下班的路上我总能见着他。他看起来很乖,一个人专心地玩他的游戏,一个人安静地唱着他的歌,一个人在路上专注地拾着纸屑……

   有次,我看见他在一片废墟中忙乎着什么,应该是在做菜。只见他正整齐排放着几片瓦砾,几根残枝,还有一些烂叶果壳,他憨憨地笑,脏兮兮的手却忙着,好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他一定很快乐,在自己的国度里,他就是国王,而那些枯枝败叶就是他的臣子,他爱调遣谁就是谁,他是多么的至高无上啊!我呆呆地想着。一回神,猛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7-10-25 13:10)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散文

那时花开

 

                                 莳缃

 

   一阵阵紧催的电话铃声,令我一路快马加鞭风风火火地赶到茶楼。秀撑开双臂迎向我,卷卷的发,淡淡的香水,若隐若现长长的耳坠发出的叮当声与久别重逢的欢笑声构成一曲悦耳和谐的协奏曲。

   秀,什么时候起出落得如此标致妩媚?秀巴眨着水汪汪的眼睛,难道小时的我不是这样?秀调皮的样子,令人想起小时那时不时地吸着鼻子,淌着的鼻涕忽隐忽现的小女孩,哑然失笑。

   兰飘逸的长发,整洁而笔挺的名牌套装让人眼前一亮,这还是小时贪玩的兰?小时的兰留着短短的发,总是穿着她哥哥的衣服,宽宽大大的,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月色如水,三个女人,红酒,蜡烛,曼妙的音乐,颇具小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