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寒露重
晓寒露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81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啧,每次都说写下去,每次又都拖拉了。

先除草,等想耕作的时候,好耕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4 07:18)
标签:

文化

那时候,寒年纪还小。说是年纪小,在与子伟的各种比身高中,也渐渐地到了他的额头了。

那天是新学期开始的头一天。照例的,寒还是早了一天到校,耗在子伟家里,看书,聊天,比身高。

门咔踏一声响,寒抬头看去,娇娇小小的女孩子,纤纤瘦瘦的,仿佛在哪里见过似的。

啊,卿,你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6 14:15)
标签:

文化

    果然到了七、八点钟,这热意才渐渐退下去了。电灯开起来,扑棱扑棱打着灯罩子的是各色的大翅子蛾子。祁公馆安生了一天,到这会儿也热闹起来。各房的太太、姨太太们在屋里窝得够了,趁着夜晚的这丝儿凉气儿,忙都凑起来抹两把牌。
    后园子的花厅自然成了首选。白天有外头的树给遮着太阳,又新安了个嗡嗡响的风扇,房顶的电灯也比别的屋子来得亮堂些,不打几圈牌,实在是可惜了的。
    早些年大太太是不屑玩这玩艺儿,话都懒得说几句的。但过了这些年,已经不拿前清状元说事儿了。祁老爷虽依然官运亨通,交往的人不免就杂了些。那些武夫的女人还不比自家的几个有教养。这么想来也就慢慢放下大家小姐的身段,安安心心的过民国的日子。
    “唉呦,大姐,今儿这件旗袍我可没见着过。早知道您要裁新衣裳,咱死皮赖脸也得巴结上啊。”彩云边抹起一张牌,边娇笑道。
    纯黑色缎子的中袖长旗袍,袖口和领口都掐了细细的金边儿,从领口斜到腋下的是一溜儿金纽子。牌桌子遮了大半的旗袍下摆上是折枝的大朵的山茶花。那红色艳艳的,喷溅出来一般,衬了嫩黄嫩黄的花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晨鸟啾啾, 清冽寒气浸透窗棂弥漫进来。
    睁开眼,深吸一口气,一抹甜笑就爬上脸颊。苏白撑起身子轻道:“果然是下了么……”遂轻手轻脚的下床穿衣。不料稍急了些,中衣的袋子啪的一声脆响,抖在榻上某人的身上。心底暗叫一声不好,忙边飞快的束衣着履,边往外堂挪去。自是在他尚未清醒时便出得门去才能安全些。
    珠帘叮咚,眼看房门就在眼前了,另一个声音却也同时响了起来:“白,你哪里去?”
    看看身后,再看看前面,苏白毅然一把推开雕花门,奔了出去。
   “啊,好大的雪!太好了,太好了。”会被数落的担心立时抛在脑后,宽阔的庭园里积雪足有尺半还多,苏白三步并做两步,孩子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扬指向天,仿佛就这样鞠了明月。一色的,莹白而温婉。稍带了淡蓝色的水珠沿了纤腕蜿蜒而下,浑然若透的手掌,因了这抹颜色,方觉得是真。轻轻抓握,圆月轻盈的跳脱出手,掌心是念川水丝丝的凉。

弥生与卯月之交,本已应是春惜之时,今年的春日倒浑如冬季一般,到了这般时分,各处的樱花均未绽放。不知是否也如自己一样,想蜗居在一隅,再不管它春风几时。

院落里一片沉寂,只有指尖撩动池水的声响。淡纱样的雾霭氤氲在庭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23 21:04)
标签:

杂谈

瑶台玉碎,飞絮阻春华。
珠帘漫卷,紫阙洞开,难恋鸳榻。
冰凝脂玉,还似琉璃镜。
犹可见,怜照水,恰眉目如画。
娇躯半裹,琼屑笼奇葩。
雕栏堆砌,清风缱绻,东日薄发。
芳枝旖旎,独对忘尘台。
疏影动,冷香凝,万寂一枝姹。

 

放YY诗来防止长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07 23:07)
标签:

杂谈

自暴自弃的再次昏昏睡去,终是不能安眠。半睡半醒间愈觉春寒彻骨,只能抱了双肩,却是不想挪动一寸。直到被一个暖暖的身躯拥起,心才陡的一声放下。仍是闭了眼睛,手臂紧紧环住他瘦削的背,整个脸庞用力埋进他怀里。泪立即浸透了他的紫衫。“到底……你到底去哪儿了?这么晚……都不回来……”。

感觉到胸口的凉意,晏紫本就满腹愧疚,此时更是惶急。

“是我的不是,一觉醒来才记起,今日本是约了要去挽春斋的。见你睡的正熟,想来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0 02:30)
标签:

文化

“如何?想通没有?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四太子邪佞的一笑,猛然翻身把苏白压在身下。“你可以慢慢想,我会让你想明白的。”一张脸就这样陡的在眼前放大,蓝色的眸子已然转为幽幽的绿色。“这种时候,你最好还是闭上眼睛噢,怎么,被我迷住了不成?改主意了~~~”话音未落,四太子竟忽然张口咬将下来。苏白下意识的闭眼。耳边却响起四太子的痛呼。

“小崽子,给我放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9-10 00:44)
标签:

杂谈

铅色的天空,被厚重的浓云满载。
铁锈红蔓延的古堡,在暴雨的冲刷下愈加的粘腻。
苔迹斑斑的石墙之上,黑色的蔷薇之花却在风雨中顽固的疯长着。
那是看了足以摧毁掉正常人神经的生长态势。
扭曲着的藤蔓,一径向上。
墨色的花瓣开了又谢,长势并不见缓。
石墙之上的藤蔓越来越高,花瓣也一直飘飘洒洒,
墙角之下,泥泞着的,宛若蔷薇精灵的腐尸堆积。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爬过了石墙,绕上了廊柱,越过了大厅,挤进了窗隙。
金碧辉煌的卧室,血红色的床盖下,是漆黑的棺木。
银色的十字架上,缠绕的是粉色的Rosoideae。
棺木上端坐的男人,看到挤进来的墨色藤蔓,微笑着的唇畔,露出尖尖的犬齿。
不禁伸下懒腰,活动下长腿。
藤蔓陡的伸直,一下刺穿男人的身躯。
墨色的枝叶,墨色的外衣。白色蕾丝花边的衬衣下,是滴滴艳色的血迹。
枝叶有生命般,卷了他的身躯往外拖拽。
他一笑,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势。一任手中的酒杯滑落地毯,留下又一片殷红。
身体砰然而起,撞碎了窗,飞撞于外墙之上。
藤蔓拉紧固定,锐刺直没入体,衬衣更加的斑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记

真的结婚了,就觉得肯定是结了.嘛,预感果然是最准的.

 

于是,你结就结喽.幸好不是李XX,至少是我不认识的女孩子吖,笑.

 

其实,也没啥感觉.挺好的.都结吧.

 

该结的结了,该老的老了.

 

单剩我一个,也不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