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ztan324
ztan324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870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1-07-17 20:57)

    六月,黄瓜花开。

    一如时光流逝,自顾自美丽,自开自败。

    为了这一刻,我用心去培栽。

    播种,施肥,浇水,填土,日夜期盼,时刻关怀。

 

    像一个精灵,它悄悄地来,悄悄地开。

    那么纯洁,那么美丽,迎风摇摆。

    放心,我不会把它采,

    因为我要等它结果,等它长大,然后做成盘中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4 11:00)
标签:

杂谈

梦你的花开,陪你一杯酒

春风流尽红颜,吹白了头

三月的江南,马蹄铃儿休

人生难饮一杯聚散的酒

 

不是那归客,莫从楼前走

花枕一双鸳鸯,睡醒眼眸

推开那扇低窗,你已似水流

爱到地老天荒,人比花儿瘦

 

又是醉酒清宵,错误在街头

想那鸿雁锦书,青山更悠悠

待到黄花堆积,天凉好个秋

倩人陪饮菊花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4 00:00)
标签:

杂谈

梦你的花开,陪你一杯酒,

春风流尽红颜,吹白了头,

三月的江南,马蹄铃儿休,

人生难饮一杯离别的酒。

 

不是那归客,莫从楼前走,

绣枕一双鸳鸯,睡醒眼眸,

推开那扇心窗,月华如水流,

爱到地老天荒人比花儿瘦。

 

又是醉酒清宵,错误在街头

情飞鸿雁,青山更悠悠

待到黄花堆积,天凉好个秋,

倩人陪饮菊花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搬到了怡园街2号。住我对面的,听房东说,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女子。房东刻意提醒我,她常是晚出早归,只怕早上你会受不了。我淡然地回答,没事儿。房东诡秘地笑了笑。

    我的生活依旧很平淡,白天上班,晚上安然地在灯下读书。我喜欢这样平淡的生活。

    晚上六点左右,门响了,我猜想,是她出门了。她回来时一般是凌晨五点多了。我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那轰隆的关门声总像一声惊雷,把我从睡乡中拽起。我想,这房子真结实。

    庆幸的是,这房子每层就两户。如果是公寓式的,我肯定会有火爆的爷们破口大骂了。我性格随和,觉得事情的处理不必红脸相见,能忍则忍。

    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发现自己也忍不住了。我瞅着机会想给这位神秘的女子说一说。

    我吃过晚饭,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统计今天又有多少人和这个世界永别了。对面的门开了,我放下报纸。等我开门叫她时,她已在楼梯口了。

    “美女!麻烦你等一下!”

     她扭过头来,一脸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0 01:12)

 

  月份称呼节日,村里有两个,便是五月节和八月节(中秋节)。

  “五月节”最为普遍,“粽子节”其次,“扒龙节”也可以,“端午节”就陌生了,印象中,似乎还未听说“端阳节”这个名称。

  村人憨实,口语层面趋简舍繁,用最简单、形象化的词汇,来称呼身旁最熟悉的事物。“五月节”乡土、质朴,如同乳名,包含着村人真挚的情感,和其他阿弟、阿嫲、阿公等田头俚语一样,能消除陌生的距离感,带来情趣之美。

  五月节的前奏,是五月虫(荔枝虫)。农历五月,南风骤起,弥漫海洋气息的天空,尽是五月虫的影子。有线电视接收杆和电线是它们常驻停的场所。石板街上,欢快奔跑的顽童,扛着长长的竹竿。

  有首“……五月虫……雷公响……”之类的的童谣,常常,叫嚷声将整条街道灌满,小孩快速挥舞竹竿的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传说那是咒语,能让虫子瞬间僵化,容易被敲打下来。这个季节,男孩总很骄傲,他们战斗力强,是主力,捕虫的英雄,女孩呢,只能甘心做个老实的跟屁虫,帮忙押送胜利品。

  村里,每年有两次“法定”的换装时间,春节换冬装,五月节换夏装。这个习俗在孩子们的世界中最有市场。美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好像又一回走过你,在梦中

我又一次走过记忆的广润河

 

从北到南,从二十五岁到十八岁

我一脚一脚地,如同刚学会走路的孩子

把樟树影,梦想的涛声,彳亍的红衣白云细细走过

 

我仍旧数着你的步子前进

假装你正数着涟漪,在我前面缓缓而行

这一数,没想到会是七年

 

我又一次走过广润河

在记忆的乡土,好像又一回走过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5 19:52)

只有远方的天空才是蔚蓝的

只有远方的大地才是明净的

只有远方的青山才显得静穆温柔

只有远方的湖水才显得缠绵多情

只有远方的你才是我的天空与大地

才是我温柔的青山和多情的湖水

只有有你的天地才保留着我的远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3 00:14)
    今天植树节,不知是否有人知晓。
    我不知道植树节是什么时候确定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有植树节,我从来就没看见谁在植树节植树。一个节日总该有它存在的价值,但是我感觉不到,似乎大家也都没感觉到。那它为什么要存在呢?

    存在即合理吗?这话肯定不对,如果恶人的存在是合理的,那么我们就不必要去制定法律了;如果病毒的存在是合理的,我们也没必要去治病了。
    所以,存在要合理。
    我想,当初人们设立植树节的初衷,肯定是鼓励大家植树,保护环境。现代社会的人似乎很喜欢谈论环保,各个场合,不同的人们,言必称环保,似乎人人都是环保分子。然而,君不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21 10:36)
标签:

杂谈

    女人的美大都因时而异。最初的舞台是芳龄,女人登上这座舞台,就开始散发出为这种精灵独具的味道,那时真是清纯十足,魅力四溢。一俟成熟,容貌不足凭恃,半老徐娘的风韵取代纯情,人如陈酿。拉下帷幕的是满脸沧桑,曾经花枝招展的妙龄女郎如今成了一尊时间的雕像,经验的活样本,哎!做祖母恰如其分。

    源自状态的美也是有的,但总脱不了时间的干系。譬如,恋爱中的女人傻得可爱,结了婚的女人可爱地傻,生育后,恋爱的可爱繁华落尽,婚姻的傻也灰飞烟灭,此时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便是蠢。幸运的是,公正的造化又赐予她们另外一种高贵的美,即母爱。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把黑夜写在脸上

 我把明天留给太阳

 

 坚硬的风

 群山仆倒在自己的怀里

 大地醒了

 人们被迫睡着

 

 那支紧握铅笔的小手

 没有握住废墟里的知识

 却握住了对命运的尊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印象

声音
世事总是太匆匆,前天穿单衣的
阳春刚被昨天纷飞的白雪送走,今天
又急于挖掘被埋没的土壤的感受。
樱花又开了,虫儿又醒了,笛声
也响起来了。生命在不知不觉间绵
延,我们仍然坐在白云的旁边看日
出。
双眼的距离太远,心心相映才更
切近。当远去的炊烟袅袅升起的时
候,我们背上的行囊已装满欢喜。
寻梦,我们共撑一根长篙,在星
辉斑斓里尽情歌唱,让清幽的月光围
绕我们,直到明天。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