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背景音乐
个人资料
依米
依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81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一切的往事均是过眼云烟,没有痕迹可以追溯,唯一搁浅在记忆沙滩的许只是一场唯美的幻境。对我来说,文字只是心情的随笔。我没有没有受过什么高等的,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对文字天生的灵气,我只是喜欢叙述自己心情的变化,喜欢把一切的感觉付于指尖,喜欢将现实的或是虚幻的梦境变作文字细细体味,它跟创作毫无瓜葛,它只是我心灵的随笔。我喜欢做梦,在梦中,我可以无所顾忌地以文字书写真性的自己。紫陌沙汀中,我是一粒微小的沙砾,惊颤飞舞的灵魂无论清醒或沉浸,只是想觅寻一个真实。。--依米

倚阑-听雨


 

倚阑听雨

寄了心曲负了华年

空惹啼痕染愁绪


叹红尘

谁与金樽酒一杯

甩罗袖

欲展云翅上云霄

无奈天寒雨凄然


倚阑 听雨

无端拨弄夜沉沉

洗去胭脂尘心老


倚阑 听雨

倚暖阑干

倚断流年

……

我在这里

 

香携槛菊幽处,
凝媚独自赏.
西风催迟暮.
闲扫阶前秋尽.
影动,影动,
唯有暗香盈袖。
----依米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3-17 14:06)

     我们时常会忘记很多事情,但是所有发生过的事情绝不会像许多人所描述的那样“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很多事情即使记忆暂时淡忘了,也会在某一个相似的场景中突然映现。“仿佛来过”便是对某段记忆浅表层的一个刺激,它折射出一道光芒,把那些遗忘的前尘往事结成一个紧密的锁链,它仿佛拴住了你,将你引领至仿佛梦境一般的往事里。一些印象被肢解成碎片,但我仍能看清碎片里折射出的幻影,譬如院里柿子树下的一个水缸;一条快活游动的鲤鱼;棚里甩动的长长的马尾;有节奏切割草料的铡刀;一棵坠满青苹果的树;一排通往某个幽闭场所的木梯……于是,我被这道突然闪现的光束带到一段遗忘的时光里。​

        与友闲聊说起“糜子地”,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幅奇异的画面,那是盛夏七月的时光,蔚蓝的天空散游着几朵闲云,一片在阳光下泛着粼粼光芒翠绿色芦苇林。穿着碎花裙的小姑娘顺着田垄飞快地朝着芦苇林奔跑着,仿佛一下就跃进了那潭绿色的水波里,她的脸颊和眼睛全被染上绿色的秋波。空气里充溢着野草莓的清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3-17 13:52)

相念(续)

      两年里,我无数次的想起爸爸,也以《相念》为题怀念爸爸。而这是第一次,我改了称呼,爸爸变成父亲,变成一个永恒怀念却不得相见的念想。据说回忆是一种相会的形式。我便把这些文字整理起来,还是以“相念”为题。

      谨以此篇文字怀念我的父亲。

 1.离世                                                                                                                            (1)绝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4-05 01:06)


我不记得你。不记得关于你们任何人的记忆。
于是我成了我,一个纯粹的自己。
我曾日日夜夜思念的,我曾暮暮朝朝爱恋的,统统不记得。
你想过我吗?现在或者未来?不必了,没有意义的怀念。

今生,我已遗忘前世的你,今生,你不会成为来世的守望。
我们天长地久只是那曾相爱的一瞬,而后,
你从我的怀里溜掉,从我的记忆里溜掉。

 

我不记得你,不记得山盟海誓的曾经。
不要悲怨时光的无情,不要悲怨岁月的迷失,
没有了记忆,一切于你于我们均没有意义。
那一支鹿骨琴,你若喜欢便带了去,但不是作为某种留念。
我不记得你,也不乐意你之后再念叨我的好。

 

我们曾站在山巅望见的那片鲜艳的红桦林。你说,
它们在正午会变成燃烧的火焰,绿色的树冠会变成泛着波浪的河流,
在山风的推送中,一波一波从远到近,又从近至远。你说,
你的梦也跟着不知荡到哪里去了。我决心要去那里看看。
你的梦是什么形状?为什么总在变幻中失落?

 

我在森林里奔跑,越过岩石,穿过荆棘,
越过深涧我不再恐慌,栖息黑夜我不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4-04 23:42)

 弯弯柳

    院子里有两棵弯弯柳,每到春天便开始伸枝展叶,擎出一片氤氲的绿意。

    去年春天,由于房屋重建,爸爸决定将其中一棵移栽到花园里去。移栽树木是要看节气的,当时已经过了最佳的时节。我和老公费了很多功夫才将柳树移栽在花园里。俗语讲“人挪活,树挪死。”我们担心树活不了,但是爸爸说,柳树的生命力极强,只要栽进土壤保证合适的水分来年一定枝繁叶茂。爸爸这样说了,我却还是疑虑重重,一心担忧这棵陪伴了我们许多年的柳树的命运。后来爸爸幽幽的说道,这棵弯弯柳是他的生命树,预示他的生命值是否长久,假如树死了,他也就命在旦夕间了。这话是妈妈转述的,我们听了,顿感惶恐,倘若移栽稍有差错,岂不连累了老爸。头一周,树冠的变化倒不大,只是叶子蔫蔫的,第二周开始,叶子一下全都枯黄凋落了。爸爸说,树要还阳,得有一个过程,等黄叶掉光了就会生出新的绿叶。我重又满怀希望的等待着。

    后来每次回家,我都特别担忧的细细审视那棵弯弯柳,看它是否重现勃勃生机。春天过去了,夏天也慢慢过去了,眼见秋天也到了尾声,弯弯柳的头冠成了光秃秃一片,远远望去如同一个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9-12 08:07)

我看见雪花,飞扬。

陌生的心灵在擦肩的一瞬心有灵犀,飞扬。

雪花,雪花飞扬,我的心灵,随着飞扬的旋律一起飞舞。

陌生的城,因有了你而亲切。飞扬,飞扬,还在守着旧梦。

我竟闹不清,从哪一段能够扯下这一叶梦的残瓣。

雪花飞扬。 暗香入怀来,旧梦依稀。

梦里花飞,尘间落花。脉脉两厢顾盼。

你看,多清澈,你看,多轻盈!

飞扬,我与你一起,飞扬!

 

漫天飞雪飘扬在杨柳青青的林隙,是飘动的绿帐?是飞舞的精灵?是心与心灵犀乍现时蓦然一瞬的惊颤。飞扬!我折柳金桥,不为十里相送,只为此刻与你相知而相随。飞扬!相思相随,如雪飞舞,如梦飞扬!我不敢完全睁开眼睛,我怕意识会化为梦里飞雪,一并消融。只是在将醒的这一刻努力拖延。我的迷惑的情痴。

那金柳编成的面具意味着什么?为何梦里的我在你面前迟迟不肯摘下,一任雪花飞扬粘附。明知你将我误作他人,却甘愿藏起真容,为一个偶然的相遇而一路追随。我看见云朵散结如雪之花,我在雪中穿梭,我听到你的声音,夹杂人群中却依然铿锵悦耳。 这误来的音讯混乱了视听,我在人群中寻觅你的身影,我在脑海里搜寻关于你的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9-11 16:28)

    天空飘散着雨丝,伊奥·勒伊昂先生漫步在细雨中。他穿过灌木林,在低矮的灌木丛寻找那只迟迟不肯蜕变的毛毛虫。潮湿的地面混合着一种落叶霉腐的气息。微风夹杂着细雨轻轻的拍击在他的脸颊上。这是五月的中旬,这一段时间,他喜欢来这片灌木林溜达,上一周,他在这里偶然发现了几只正在破茧的蝴蝶。并且,他看到了那只青翠可爱的毛毛虫。此时,他还没有找到那只毛毛虫,却在靠近石栏角落的地方看见几只硕大的蚂蚁正忙碌的垒砌防止雨水浸入的洞穴……

    一只青翠的毛毛虫此刻正悠闲的吸附在树干上,贪婪的汲吮甘醇的汁液,一片大大的叶子盖在头顶,成了一把天然的绿伞,阻挡了风雨的侵袭。已经到了蜕变的季节,所有的姐妹都已幻化成飘逸的精灵,飞向美丽的花圃。只有它还在留恋这慵懒的时光,它不是不急躁,飞翔的梦想对于它其实更为迫切。

    但是它对于蛹中的禁锢充满了恐惧,它喜欢在阳光的沐浴中打盹;喜欢在微风的清爽里散步;它喜欢夜幕中的星星,那里藏有它许多的梦想。它甚至曾梦见自己生出一对强有力的翅膀可以飞进浩瀚的宇宙,它想搞明白为什么星星总是微笑的冲它眨眼睛,却从来不开口回答它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9-11 16:25)

    两年之后的四月,我坐在小屋门口的小石桥上,静静的望着田畔的那株杨柳树。回转头,你已不在门口望着我笑。被雨水剥蚀了颜色的红砖上横斜着缕缕青藤的曼姿。

    许久以前,我也曾坐在小屋门口的小石桥上,静静的望着田畔的那株杨柳树。

    我坐在小石桥上,等你从很远的果园摘果子给我吃的时候,绝不会想到今日的伤感。 我只是静静的等着,等着你突然从浓密的林子钻出来,怀里是一包用衣服包裹起来的红苹果。我只顾光着的脚丫泡在冰凉的井水里,用双手掬一捧甘甜的井水送到嘴边。那时,你总乐呵呵的看着我,挑出最漂亮的红苹果让我赶紧吃。我总吃完一个又一个,直到最后撑的再也吃不下了,你便把剩下的一股脑儿塞在我的车筐里。你说,给你带着回家吃。现在,我多年想啃一口那红红的红苹果啊!

    多久之后,这里再没有你留下的熟悉的痕迹。门前的那些花儿早已枯死。我知道你最喜欢养花!那时,我总是痴迷于那些花儿的颜色与芳香。你答应要留一些花种给我,等到夏天,我的阳台便会开满各种姿态的花朵,它们散发着含有田野气息的芬芳。 我的影子在只有沙土的河床上长了几寸, 太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5-13 21:06)

遗忘的沙落入阡陌,阡陌的尘沦为尘埃。细微而不着痕迹。

谁能于一粒微尘里追溯它们遥远的业绩。

它曾聚拢成荒漠,它曾被切割成闪亮的矿物。

它曾被你开垦,它曾被你耕耘,它曾被你热爱!

因为感恩,它也会因热爱而在某一天将你拥抱

在宽畅的手臂里,哼着轻轻睡眠曲,独个的拥有着你。

人们怀念你而憎恨它,他们称呼你为永恒,而把它换作——坟墓!

它原谅他们的无知,因为他们也会成为——它摇篮里的婴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5-13 21:03)

我!我自以为掉进了蜜罐。

那甜蜜的滋味多么美好,

那甜蜜的气味多么诱人。

我!掉进了蜜罐,

甜腻的味道让我心发慌。

我怎么来摔碎这蜜罐!

我被蜜糖深深淹没。

连呼救都没有气力……


有时,我并不想让这种悲观的情绪困扰自己,但极力的摆脱显得多么的幼稚。如同一根弹簧绳紧紧的系在左边的肋骨上,你忍着撕裂的疼痛好容易走远些,却一不小心又被狠狠的拽回。我无法逃,因为我无法用匕首将连接心脏的血脉一一割断。我怕疼。所以我只能忍受这煎熬。也许这些经历并不算苦难,可是,怎么常常就难以支持下去,为什么要伪装啊?谁教会了我坚强啊?我并不感激他。在这个人人追问幸福指数的年代里,我的心已经疲惫不堪了。每一夜,夜精灵都在用她的竹篮捡拾我的叹息。她多懊恼啊,她要把这叹息收拢着挂在明晨的草茎上,那时,你只会看到成串晶莹得露珠。你想她了吗?露珠儿夜夜在夜幕下闪烁,与你,隔着一层雾锁的轻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千年古茶

 

我在这里
欢迎来到紫陌沙汀!
我在这里



微雨初歇花含泪,

暮色残烟锁庭轩.

西窗帐下织旧梦,

廊桥深处魄无依.

 

归于沉寂



 

风沙剥去了伪衣
裸露原始的空茫
灵魂的府邸是一座空城
你转过身  不再进入
满目苍凉 任尸骨
随着细沙 流淌


干涸的眼神没有温度
在你离去的那一夜
世界已荒凉
你看见的支离
是我黯然的伤


在守望中焦灼成一具残骸
如今 我再没有语言与思想
只想横躺在沙汀里
靠着最后的温暖 昏睡
等待温热的细沙 掩埋
最后的执著

 

生命归于沉寂
我 归于微尘

格与朵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