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_靳逊
河北_靳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627
  • 关注人气:6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止庵语录

     

我觉得世上有两句话最危险,一是想必如此一是理所当然前者是将自己的前提加之于人,后者是将既定的前提和盘接受,都忽略了对具体事实的推究,也放弃了一己思考的权利。我们生活在一个话语泛滥的世界,太容易讲现成的话了;然而有创见又特别难;那么就退一步罢,即便讲的是重复的意思,此前也要经过一番认真思考才行。

我不愿意跟这个浮躁喧嚣的社会说话,尤其当它显得愚蠢而无耻时。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7-04-22 21:44)
标签:

文化

娱乐

分类: 独坐




 

 

我出生在饶、深、安三县交界的地方,那个村叫西里满,属饶阳县,离安平、深县(现为深州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6 17:39)
标签:

文化

书房

时评

分类: 闲闲书话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6 17:27)
标签:

文化

最美

时尚

时评

分类: 鸡毛

 

    人在强权面前总是显得那么束手无策,而改变一个案件性质的却是长官意志。如那天某高官站在民意这边大喝一声:都是什么混蛋逻辑,警察执法就要遵守法律。那些参与抓嫖的警察和协警还不得收监入狱?由此看来,雷洋之死,仅仅是序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书房

文化

最美

分类: 记忆


从《深圳商报·万象》看到这篇《尾声》,心里一惊,怎么是“尾声”呢?等读完文章才知道,这是由“到时”引发的话题,何不叫“到时”而叫“尾声”呢?中国人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到时再说”。这话里是有话的,时代是瞬息万变的,突然生变的事太多太多了,人是时代中的一分子,要顺势而为。生命不止,写作不息。

再说职场上的人,从岗位上退下来也正常,谁都有这一天。而我们看到的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2 09:15)
标签:

文化

书房

时尚

分类: 独坐

 

 

朋友把闫索平的《恕我直言》转给我,我看了不下三遍。想到一个词:门里与门外。门里的人看门外的人,与门外的人看门里的人,那感觉和效果是不同的,也难免偏见,说出话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闲闲书话

毕福剑的“口祸”

 

毕福剑是祸从口出的样板,但老毕绝对不会想到他在餐桌上唱的样板戏,竟然改变了他的命运轨迹。这也是人在得意时忘形的结果。职场是什么地方?职场如战场,到处是雷子,别人踩几百回不炸,你踩一个边就让你腿断胳膊折,再想站起来,就困难了。

人不管做多大的官,出多大的名,最后仍要回到人的本质上,死了仍然逃脱不了火化或掩埋。有人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落配的凤凰不如鸡,都是实话。但骆驼再大也是空大,而没有实;凤凰不如鸡,是因为人把凤凰身上的毛都拔掉了,凤凰光着身子,当然没有有毛的鸡好看了,等凤凰身上长毛再拿它跟鸡比,肯定是凤凰好看,鸡不行,问题是,没等凤凰把毛长好,人们就又开始拔了,凤凰当然就不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鸡毛

 

文学大家陈忠实去世,消息传到贾平凹这儿,他的内心是复杂、纠结的。想起这几十年陪伴自己的两个朋友,路遥、陈忠实相继去世,贾平凹的孤独与寂寞,是他人难以体会理解的。

在中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2 22:44)
标签:

文化

分类: 独坐

 

让我关注地名这个问题,是因为孙犁,孙犁在他的回忆文章里,至少两次提到他出生的村子——安平县东辽城村。年轻时因为工作忙,没有机会去孙犁的故乡。孙犁去世后,我有个机会到了安平县城。读孙犁我知道,安平城西十八里就是东辽城。孙犁还在他的文章里提到了黄城,这是孙犁夫人王氏的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9 16:19)
标签:

文化

分类: 闲闲书话

 

惊闻大作家陈忠实去世。我在电脑前沉默了三分钟,为这个孤独倔强的灵魂,默哀。

说陈忠实孤独,是因为《〔白鹿原〕评论集》出版后,我读了此书,觉得没人理解陈忠实,或者理解《白鹿原》大都在浅层上。这也是我读《白鹿原》与评论家不同的地方。《白鹿原》所写,属地域文化,但他的背景却是中国,它揭示的问题却属于全人类。说陈忠实倔强,也是他封建的一面,他一生就像个老农那样固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走不出去。这里说的走不出去,是指心灵的出走。人,只有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9 09:40)
分类: 闲闲书话

 

止庵仁兄的文章我爱读,我读他也二十年了,是从北岳版的《沽酌集》开始的,在书店看到它,靠着书架闲翻,他解释沽酌,有趣,再看几篇短文,与时文迥异,语言又直抵丹田,把它买下来,翻了好几遍,再逛书店就寻觅架上有没有他的新书了。当时,真有一种望眼欲穿的渴望。

邻居王叔家有个弟弟在北京工作,过年回来,我去王叔家拜年,跟弟弟坐着闲聊,弟弟知道我喜欢书,常常买书读,读后又不忍丢弃,一间小屋里已有八架藏书。弟弟问我:最近读啥书?我说止庵。他眼睛一亮,后来我才知道,止庵的书属小众,普通读者是不屑一顾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