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极
北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815
  • 关注人气: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宠物

虎皮

牡丹

分类: 两两时代

【再说鸟】

有多少人因为我家养鸟而养鸟?千墨、轶尘、XX老师……还有某天,一位极少闲话的男同事发信息给我,说是看我养鸟他也养了几只……这让我有点小得意,又有点小愧疚。

我诚然不是养鸟的高手。

最开始养鸟,是因为萌萌看中了我家的大阳台。我觉得她肯定是看中了我的大阳台,然后考察了一下觉得我也不错,对鸟是个好归宿,于是送了我两只养了一年的一白一蓝大鸟,连鸟笼。这个鸟笼成了我家鸟生不断的基础。

那一白一蓝也许不是虎皮,个头比较大,时间久得我连模样也记不清了。只是某天叮嘱爷爷洗一下鸟笼,然后晚上回家,鸟门大开,鸟影不见——我们家的初代养鸟记到此终结,成就了的是一对隐世的鸟侠侣。

此后鸟笼空置了一段时间,某天萌萌大美女说给我带两只雏鸟。是的,所有的雄鹰都是从雏鸟开始的,我养鸟的心又“砰砰”跳动了。

这是一对毛还没长齐的牡丹,站立不稳,需要吃鸟奶粉,大概是豆子面之类的兑成糊糊。贴心的萌给了我全套工具,包括两颊卷边的勺子,还有一袋奶粉。祎祎和我是喂雏鸟的主力,我们看着它们一天天长大,羽翼渐丰,呈浅绿色像丰润的水草,把它们放在花盆里,还能挑逗泥土中的爬虫,十分有成就感。可是不久,这一对牡丹得了眼疾。从此,我知道了牡丹三四个月之前易得眼疾的常识。这眼疾,多半不治。


那是春天里发生的事。等到夏天火候正好,祎祎想养猫,我同意她养兔——猫太贵了,她喜欢的还是美短,像金渐层那种,美则美矣,太高贵我养不起——后来买了鸟和兔。

 


三只鸟,其中两只感情好得很快就能区分出来。九月买来的鸟,12月就下蛋了,1月就孵了鸟宝宝。祎祎说她百度过了,蓝色的是公鸟。能依靠别人的时候,我从不靠自己,所以我一直相信蓝色的是公鸟,而我们家孵蛋的就是蓝色的。于是当和朋友介绍时,我说:原来虎皮是公鸟孵蛋的,鸟妈妈不知道是哪位?

然后在某天徒步的路上,一般大的几个孩子们有了意见分歧,终于由小珊哥亲自百度,说明了成年的虎皮,鼻子蓝色的是公鸟(不是羽毛),鼻子粉色的母鸟。我家的三只虎皮,终于定性,原来一直孵蛋的就是母鸟,而爸爸也没有歧义,因为只有白色一只公鸟,绿色的那只也是母鸟。

 


恰好此时,萌准备要当母亲,决定把她那只养了一年多的牡丹憨憨送给我,又是连笼子,我赚大发了,一米高的笼子,绝对是方圆十里养鸟人家的最高配置。于是为了不让小绿这电灯泡持续发光发亮,我把它挪到了憨憨窝里,共享豪华大别野。从此,三只鸟开始在不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小兰(它是蓝偏紫色)第一次当妈妈,孵了只白色的小公鸟,鸟儿刚出生未久,小白在一次我清理笼子时成功飞天。

为了让鸟妈妈有伴,过了一周,我便和祎祎又去花鸟市场,买了一只蓝色和一只白色两只公鸟。原本想着用新的白鸟取代旧小白的位置,可我生了偏心眼。因为这一只蓝色(蓝偏绿)的鸟长得十分漂亮,线条流畅,尾翼长长,肯定是鸟界的白马王子。而此时,小绿跟着憨憨,长得十分粗糙(可能是被憨憨打的,牡丹是非常好斗的鸟群,加上身体魁梧,嘴壳宽厚,十分占优势),不太优美。于是,我把小蓝配给了小兰,把小白和小绿放在了一起。


小小白作为我家第一代鸟大,待长成后,为了不干预鸟妈妈的独居生活,我便把它送给了热心观众千墨。许久后,我这样告诉祎祎:“你看鸟大在我家,充其量只是所有鸟中的一只,还会被鸟妈妈嫌弃。但是它去了千墨家,千墨一家把它当亲人一样,和它玩,同它说话,任它满屋子飞,同时伴来的也许是满屋子拉,虽然夸张了点,但是我肯定是不接受这个的。去千墨家,那是它幸福生活的开始。”我们为此也十分开心。



小小白送出不久,小兰就又开始孵蛋了。这是一只颜色十分艳丽保持得也极好的母鸟,所以十分受公鸟的青睐。第一窝蛋时,我们总去寻来看;这第二窝蛋,我们便隔一段时间再看。直到新任鸟大和鸟二出生了,后面几只蛋我待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以黑白分明为临界点,判了它们死刑。



这一任鸟大和鸟二又从了鸟爸,是美丽的蓝色,长得一模一样,是我家养过颜值最高的虎皮。只是可惜,在我某一天观看鸟宝时,鸟爸又成功逃逸。本着同样的心思,我把本来配给小绿,却久久无感情进展的大公鸟小白挪给了小兰。这时候,公鸟小白已被两只彪悍的母鸟驯得十分温驯,虽然因贪吃青菜,脖子以下有搓洗不掉的绿色印记显得不怎么洁净,但却是只贴心的鸟,会帮鸟妈妈一起喂鸟宝宝,当鸟妈妈进巢时,就在巢边等候。我曾经想,这鸟爸虽然不太华丽,但好在忠厚,如果它们能一直如此,那我也能接受它们永不分离。

当然,这旖旎的心思最终没有实现。这是后话了。


话说蓝色鸟大鸟二长成了,我把鸟大送给了轶尘。我是喜欢鸟大的,仿佛每一窝鸟,出生的第一只都继承了全部的营养,长得健壮美丽却又聪明灵动,相较之下,鸟二有点木讷。不过我答应了轶尘,给他那只最漂亮的鸟,看他们那么颜值控,想来会对鸟大极好。果然,鸟大到了新家风生水起,不仅很快得了个漂亮媳妇,还恃宠而娇学会了越狱、开门各种技巧。而我家的鸟二,又在我某天手欠清理笼子时,飞跑了。

鸟大鸟二离开了身边,小兰没几天又生蛋了。



与此同时,小绿和憨憨的组合快崩了。在憨憨的训练下,小绿成了打架中的个中翘楚,不仅啄掉了憨憨头上的一撮毛,还打坏了憨憨一只眼睛,把憨憨羞得一个星期不敢出笼子。这么彪悍的鸟,我家有一只就行了,而这一只,只能是憨憨。所以我把小绿送到了邻居家。邻居家有一只体型大的金刚鹦鹉,祝祷金刚善待它。

 




而我又买回了一只纯黄色的小母鸟,我叫它小黄莺。本来是给鸟二做媳妇的,结果鸟二几天不待见人家,末了飞跑了,小黄莺年纪轻轻落了单。话说,这小黄莺性格怯懦,无甚特色,但极识时务,懂得自保,在小绿的前车之鉴下,主动向憨憨示弱,保存自身。加上买来时被剪了羽,我是格外心疼它。

 


这一窝,小兰生了六只蛋。我一只也没敢擅看。前后孵出了四只,鸟类原本是见风长的动物,相差一两天,个头就小几倍,到第四只鸟时,已和哥哥姐姐们相距甚远,怎么看怎么弱。祎祎不理解,为什么鸟妈妈不肯喂鸟4,她多半带入了妈妈有了弟弟就忽略姐姐的感情,十分悲伤,我只能不断地向她灌输自然界弱肉强食,物竞天择的法则,然后让她看着埋了鸟4,又弃了鸟3。也许,“鸟不过二”,才是最优的搭配。

 




这一窝鸟,生在最热的7月,也是最磋磨的一窝。鸟3鸟4没了,我在照顾鸟大鸟二时没有关鸟巢——其实我是知道的,但是我默认为这一位鸟爸是个忠厚的鸟爸,不会飞,所以转个身的时间里没有关,而结果是:鸟是不能去考验的——这位忠厚的、长相不佳的鸟爸,依然如前几任鸟爸一样,飞跑了。迄今为止,它是我们家飞掉的第六只鸟。

然后我用彪悍的母鸟小绿,和楼上一小姑娘换了一只蓝色的公鸟。她家一直养着一蓝一绿两只鸟,却不只两只都是公的。这只蓝色的鸟,成了新一代鸟大鸟二的后爸。至此,这个鸟家族已经十分复杂了,听的人如果不画一幅关系图,怕是不太能够明白。而后面的故事,其实是悲伤的。


我最喜欢的鸟妈妈小兰,孵育了三代鸟宝的英雄妈妈,永远神采奕奕、风姿卓然的美鸟妈妈,在我某天回家看时,突然不见了。虎皮的寿命其实也可以长到几年,但小兰终是连续孵蛋,养育幼仔,太过耗费了,就这样无疾而终。也许有疾,但我们不懂,而它不会说。它每天在笼子里,我有时候还摸摸它,感受它是否吃饱了,它弃养鸟3、鸟4时我还责备它,而末了,它只是僵硬了身子,一身华丽的羽毛依然柔软。

我十分十分难过,小兰、小白、小绿和大兔,是同时进我家的,小白飞了后,小兰是唯一殒命的。我把孤儿鸟大和鸟二与鸟后爸放一起,希望两只幼鸟能跟着后爸学会怎么吃小米,怎么喝水。鸟大挺了过来,鸟二在腿软无法站立的第三天,在祎祎还觉得它能吃会站能熬的第二天没有了呼吸。


最多的时候,我家养了十只鸟,四只幼鸟排排站。而现在,我家只有四只鸟了。新生代的小白,鸟后爸和小黄莺,还有憨憨。

憨憨其实是只非常精彩的牡丹。它彪悍,召之能来(唤它憨憨,它立马探头)、来之能战(所有鸟都敢打),战之能退(受伤的时候躲在窝里委屈得不肯出来),有骄傲,也有情绪,还有执着。它的执着,在于咬我,一旦有任何机会啄我,它会上蹿下跳绝不放弃,然后一旦咬上了,就上下咬合绝不松口。它还会编窝,用我给它们装饰的竹枝,叨成细条,在育儿箱里搭了一室一厅的巢。我曾经见它是怎么把竹枝运到窝里的,啄裂竹枝后,将签和叶插在尾巴上,再飞进巢里……如此这般,不知道悄咪咪忙活了多少天,才有了这样的成就。





我喜爱这些小生灵,生命虽然脆弱,虽然束缚,但它们有自己的倔强,有自己的奔赴,哪怕只惊艳了一瞬,如夜空的花火,也必燃到极致。

阅读    收藏 
标签:

宠物

荷兰兔

分类: 两两时代

2021年8月,喏,一年了,大概是月底的某一天,作为给祎祎的开学礼物,我带她到花鸟市场,挑了三只鸟,一绿一蓝一白,两母一公,还有一棕一黑两只兔。

【先说兔】

提着两只兔买鸟,那卖鸟的主人跟我说,兔子可以喂点苹果。这么没有建设性的建议,我也不想想也许人家只是想找话题拉近乎,顺便促成这单生意,如若不成,也不嫌多说了两句话。但我采纳了,回来自以为聪明的给了俩兔好大一个苹果芯。这俩小的吃得还很欢,当然面临的,便是人生的第一次转折。

 

黑兔第二天早上就挂了。棕兔,在物竞天择下存活了下来。从此,棕色成了一只孤独的母兔。

(幸好,要不然现在我得操心两只兔以及它们生下的几窝仔的事情。)

棕兔才到我家,巴掌大,头短短耳朵立,腿短短肚子圆。经常是在笼子里,偶尔放出来玩,我发现它很是爱洁净,只在笼子里吃喝时拉,阳台那么大,它既不往下跳也不到处拉,于是,它用自律争取了人生最大的自由——散养。

兔子的萌,从来不在它站立或坐着的时候,而在它拉长了身体躺在哪里的时候。阳台推拉门边上,最空的地方,洗衣机背后。那时候还没有“摆烂”这个词,但每每看到它这姿态,我们都觉得好逗,犯困时眼睛朝我乜过来,闲散又自负,十分逗趣。

  


就这样,等到两三个月时,我第一次对它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买的时候,看它小小的,卖家说是侏儒兔,或许也不是卖家说的,只是我们问这是不是侏儒兔,卖家出于对我们想象力的尊重,没有拆穿含糊而过,于是我们都默认为它是侏儒兔。但事隔三月,小家伙儿体型渐长,原本40厘米可装两只的笼子,已没有它发挥的余地,明显不符合“侏儒”两字!于是百度识物,才终于给它正名:“荷兰兔”。它依然乜着眼睛“摆烂”,一副不屑也不予计较的大肚样子。


也行吧,荷兰兔也挺好的。得益于吃得丰盛,是的,我认为是有益的:我没有按宠物兔的养法,给它吃干草和饲料,而是按老家的兔子的养法,请它吃新鲜的菜叶子和红萝卜,它最爱的是蕃薯叶,为此,我曾好几次冒着夜黑风高去顶楼光顾阿姨们种的自留地——总之,它有新鲜物种孕育出来的水灵劲儿,皮毛油光闪亮,大腹便便,性子悠懒,兔脑袋里有勇猛劲儿和小聪明,这符合我对宠物的要求。

我也曾经想过要给它起个响亮的名字。比如有一段时间,家里寄了一只猫,猫成天追兔,但兔并不甘于被追,它前足并拢,前颌压低,鼻子里呼出“鼓鼓”的声音,全身乍毛到气势膨胀,像推土机被突然加了速,冲向虎斑猫,直把虎斑吓唬到五步之外!是了,这个响亮的名字叫:蛮子。长得蛮,气力野蛮,性格刁蛮。但等到它越长越大,我每每嘲笑它胖得不识自己,便依然只叫:大兔。

 

“大兔”,成了它能识别的语言。当它藏在某个角落里(依然摆烂),只要一唤“大兔”,在天气还好不冷不热的情况下,它必然是火速出现在你脚边转的。

对大兔做过最狠心的事,莫过于春节的时候,把它送给了别人。那时候,奶奶刚从老家来,十分爱干净,对于洗大兔笼子这件事十分执着,倒过大兔粪便的马桶,需要清洗三四次,洗手间更要是除味才好;二来虎斑转移了孩子们和我的注意力,我又要作铲屎官,又要兼顾大兔的起居,着急不想自累;三是新房搬迁在即,早晚得为大兔寻个归处,与其等天热了再去让它和新的家庭建立友好相处模式,不如提前适应……如此,送大兔的决定在一天内完成,当天晚上便给它寻了新家,和新主人交接到晚上十二点,大兔离家。

 

我对动物向来不会执着,一旦决定就不会拖泥带水,也不要求新主人对旧主人负责——这是我基于数次想要领养猫咪,被小区志愿者为难,所领悟出来的主人自觉。于是,在没有大兔消息十几天后,看到祎祎哭泣,我十分惊讶。原来,大兔去到新主人家,并没有挣得自由,其中曲折一言难尽,祎祎听到邻家奶奶闲聊,才知道大兔被送给清洁工爷爷好几天了,关在物业后面的废物收纳所里。于是,我们一同去把大兔重新领了回来。顺便领回来的,是一个巨大的一米见方的笼子——大概是以前某位家属养狗狗的。

再次回来的大兔性格孤僻了。我一向知道它每月有几天“生理期”,人一靠近它便全身乍毛,鼻子里发出“鼓鼓”声,咬人也是毫不留情。大概就是这原因,让之前的新主人不敢跟它玩。不过过了那几天,它又是一只快乐地、温顺但不驯服的、闲散摆烂的大兔。我有耐心,等着它性情好的时候跟它玩;性情不好时,由它。

 



其实,我是佩服大兔的。一直养在阳台上,捱过冬扛着夏,冬天时寒风呼啸,夏天时热气蒸腾,但它总有适应的方式:活着,还活得好;亲人,却不谄媚;有做兔的自觉,又活得自在闲适。所以我舍不得它,虽然它在我的空花盆里打洞,把土扒得到处都是;虽然它啃我的茉莉花,在刚打苞的时候,让“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只存在歌词里;虽然它作我的储物架,把门帘都钻了好几个洞……

 





我还给它发了好多朋友圈,不太熟悉的圈友,认识大兔比认识我都还多:

 

当然,它还活着,哈哈。命兔由它不由我,且看……

阅读    收藏 
(2022-04-13 11:49)
标签:

鸡枕山、通天蜡烛

分类: 大江南北


奔山赴海,自然欣喜。

近来喜欢上了徒步,越高的山,越有极致的风景。我沉溺于其中,愿以极强的忍耐、意志和坚持走下去,直至站在高岗,吹着迎面而来的山脊上的风,带着清涧和花草的味道,无悲无喜,无牵无绊,得宁静自在。

这样的愉悦,一人独享太过奢侈,所以每次我都要带上闺女。有时候,她出发得很痛快,但路途上闹小别扭,拒绝交流,也不四周围看。我不知道她是否与我一样享受这段旅途,有点心虚。但好在,再次出发时,她依然意气风发。如此,便好。无论处于什么心境,只要可以再次出发,就并不是全无收获。人生,便像这脚下的路,走过的每一步,都是积累。只因曾经历的一切,才铸成了今天的你我。或许不擅言辞,或许无从总结,更远未到感慨的时候,但只要便好。你在,我在,终有一天回想起来,那段彼此成就的时光,无论正负,都是有意义的。

幸好,大多数时候,她还是雀跃的。争先恐后地向前,寻找那些藏在角落的青籽,攀折比她还高的野杜娟、玫瑰,甚至守候一株破土的苍蕨,掬一捧岩石间的清水,和偶遇的喜牧玩耍……户外一步十景,总有无数种邂逅,让人和物都充满了生机。唯有此时,才能不用刻意就放下了那些鸡毛蒜皮的羁绊,成为最有亲和力的自己,最热爱生活的自己,最敏锐最聪慧的自己,也是最理想的自己。每每旁观,便觉清澈,收获了与自己、与姑娘相处最和谐的时光。

  



是了,今年,我们的目标是走完五座千米高山。

在映山红刚打苞的时候,我们登上了通天蜡烛,花枝稀疏更显生命的倔强,形态内敛却更衬山峦的秀丽,那些灰黑色交错着辨不清的枝桠,组成了一个秘密花园,躲藏着我们年轻时的梦,永远不老,永远快乐,永无悲伤。



在雨后春笋破土而出的时候,我们去了鸡枕山,参天的楠竹拔地而起,笔直通向云宵,像冲天而起的呐喊,又最终荡归山里;那些粗壮的楠竹笋,胖墩墩的身体短小憨,看着就想给它一个大大的拥抱;再看那笋边松动的黄土,部分明确部分模糊,就忍不住要发笑了:原来,这个胖墩娇憨的笋娃娃还是有脾性的,有的明目张胆,有的调皮羞赧,有的莽撞蛮干,有的书生出剑,冲出土的那瞬间必然十分逗趣。


接下来,我们还要去牛牯嶂和老虎头。虽然还未成行,但我已得见那高山上的石头,从浅灰到深紫再到黑褐色,经风栉雨,它们必然像个唠叨的老头一样能够诉说更多关于天上日月大地精灵的故事;而那被山风虐过的石面,必然是像谦谦君子,表里肃然整洁,还有熨帖的凉意,内里却粗糙强势,血性火热的吧。


所以,怎么能够停止寻找,那些生命斑驳与丰满的方向!即使出发点永不更改,但终点也必须如烟花绽放时那般豪壮,天地南北,四面八方,极尽绚烂。

阅读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