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读清代张潮小品文《幽梦影》,记得有这样一段关于读书的妙笔:“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不得不叹服,此乃真读书者也。难怪近代小品文了得的周作人曾称赞其文说“既是那样的旧,又是那样的新!”当然这句妙赞也有学人考证说是赞俞平伯散文的。确凿与否且不论,想来单是此番的相提并论,也足见二者之相得益彰,共显其妙了。

那样的旧,这样的新!旧的是岁月,是历史;新的是情怀,是品格,是气韵芳华!读这般雅文奇赞,皆有一见倾心相见恨晚之缠绵美妙。

今时在冬,今我碎暇也有闲读之好。但我冬日所读非其所言正统经书之类,而多是散文随笔类幽静写意的文字集子。随心随意随时散漫而读。但闲读所遇,也不乏好文好字,爱不释手,心满意足,齿颊留香。

这两天在读《袁中郎尺牍》,于学校旧图书馆里淘来的一卷泛黄旧字,可谓不期然的欢喜遇见呢。单是那“尺牍”二字散发的幽远旧风情与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7 17:48)

到底是什么情况呢?简直有点匪夷所思!呵呵,天下太平,我此念的只是天气。

小寒,不寒,也罢,而小寒过后,温度继续升高,至零上二十七度,风和日丽,春光灿烂,明媚斑斓,这任性而前卫的冬啊,暖得无常,热得乖张,让人有点不知所措呢!

人家是晒幸福,我这厢是赤裸裸地晒温暖!且是酣畅淋漓地晒着,因那冬日阳光得了谁的蛊惑似的明艳艳亮闪闪,泼洒倾泻,想不晒也难呢!无处可藏,不如欢喜,且晒且暖,自得自安吧。

只是出门着衣时,需加些惦量。晨昏与日暖的温差要权衡妥帖。暂放下薄薄秋冬装,干脆地夏装登场。一件长袖黑底波点长纱裙,与一件五六年前的墨绿兔绒堆领毛背心在这场冬暖里红尘聚首,有缘联袂,各得其宜,毫无违和感,且略略显出几分小时尚。轻轻爽爽,也无风凉之虞。毕竟冬令中,谨慎加减衣,也是善待自己之必须。黑呢帽换作黑棉麻渔夫帽,黑色马丁靴换作黑色英伦小皮鞋,精而简之,心清爽也怡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6 20:08)

岁深冬暮,三九将至。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二十三个节气——小寒,翩然而至。单单从小寒节令的序列数字上,也不由得让人心生感慨:又是一岁年轮的圆满契合。有道是天增岁月人增寿,奈何白驹过隙.忽已矣。想来,形容时光飞逝的词语多多,而“眨眼”一词虽为滥熟,也当是再贴切不过的。

远的,且不提,单是近处,冬至如昨,腊八至,小寒跟得紧,大寒即在侧。不知何故,今年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快到连眼睛都来不及眨一下。许是真的老了吧,这么在乎时光的脚步了。当然也有人巧作别解,感觉时间过得快也是因为心有喜乐身康泰,这也是快乐之源。否则,该是度日如年了吧。于我而言,不悲,不喜,不忧,不惧,心静心清,就是刚刚好的福祉了。

今日小寒。冬令之五。岂止是不寒,简直是暖成春夏。二十五度,零上。冬,只是欢喜地急赴岁月之邀,出门时把自己的最要紧的寒冷细软都忘记带上了,只好跟秋光夏景混在一起而欢愉了。暖冬,冬暖,暖得熨帖,暖得舒坦,但也小有缺意。冬不予凉,巳备好的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5 12:49)

这个暖冬,步行上下班有点成瘾的我,新年前一天接到的指令却是:此门不通,请留步!这也意味着,新年走新路!

此门,即两校之间协商的在一道栅栏墙临时开通的门。所谓的临时,也一开便是几年,因城市修路而方便我校员工通过,此门可谓是幸福之门,成全之门。如今新道路全线贯通,按约定,此门也该取缔停开。长久以来得此门恩惠的我,也只能就此止步了。不是没有其它路径可通过,但都不适宜步行了,路程远得近一倍了,路况也熙攘嘈杂,这绝对是违背我步行初衷的。我爱上步行,首要因素是我这段路上的幽静之美和四十分钟以内的路程适中。再者是走走更健康。几次有友念叨我有点瘦了。不减肥的我闻此小有疑惑,怎么会呢?笑回她们是不是老得憔悴了。她们又否认。后一想,莫非是走路上下班之微效?我极少关注体重又尚靜养,看来也只是归功这点神清气爽的步行了。

步行生涯戛然而止。几日里都心有不甘。对另外几条可行路径不止一次惦量比较,又都弃之。而几番思量中忽有茅塞顿开之眼前一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3 16:06)

昨晚下班,我没有转身便离开,而是按兵不动,座位上安静写字。凤丫头见状,.便提醒我一句“今天是周四,可不是周一哦!”周一我有晚修,下班是不回家的。凤丫头的提醒不是没道理的。以为我是元旦回来上班过恍惚了。这也是极有可能的。

我笑着回她,等家里人来接我一起去赴宴。再说就是不赴宴也不能走路回家了,我偶过的与某大学连接的便利门元旦后已封死了,有点插翅难逃的感觉。这后一点感叹里的无奈啊,都够五颗星了。凤丫头只知道我经常走路上下班的自在与开心的。凤丫头听了我这无奈轻叹后笑呵呵地安慰我一句,“等我学会开车了,我送你回家!”我们一起哈哈大笑。因为她正在学着,明天才考科目二,考下来还不知何时呢。但这句允诺,多像一个稚气孩童在父母面前的那句“等我长大了我就帮你们怎样怎样。。。。!”甜甜的,暖暖的!

今天她上完课下午去考试了,祝她顺利通过吧!我还等着美女香车送我回家呢!

今天上午课多至四节。课间回来小憩。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2 22:25)

今日腊八。

新年的钟声刚刚响过,余音还在耳畔萦绕呢,腊八节已如约而至。冬节冬令的到来本是从容安稳的,只是与岁末年关相连,也与人们的心情有关吧,总觉得有几分迅疾,好像来得格外急切似的。其实,哪有什么快慢之别,还不是一天天来过的。

年末心情,心境,心绪,心思,多多少少有点小纷攘。使之安稳下来,沉静下来,是必要与必须呢。

提起刚刚完结的跨年,也还是有点小趣意呢。原本我是盛意也认真的。还煞有介事地来点仪式感,将五彩包装纸的巧克力果,蜜桔,花生,柿饼都摆出来,来点小随意与小喜庆的味道。然后也没溜进房间去看书,而是与大小他一起守着电视欢腾的新年节目等待跨年。

岭南冬暖,但夜染凉意。沙发上裹了毛毯披肩以舒服的姿式绻缩,可我早已丧失了看电视的能力。节目画面吵闹得心烦,尤其凤凰传奇咧着大嘴粗犷奔放地嚎唱,更是想逃离,念着跨年的使命未完成。便倒在沙发上小憩。后来小主也不堪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碎字

                                 亲爱的2019,我们微笑着别过



                              




2019年,最后的一天!这是多少人在碎念和感慨的日子!咫尺,抑或天涯,共此时,共惜别。

一记依旧淡暖而浅灰的冬日,凌晨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已阑珊。新的一周,兀自开启。

晨,浓雾深锁。沉沉,像谁的写满故事的旧时光里的,一帘幽梦。

大雾迷漫的景象,不多见。寥寥的雾缘,自有些许小欢欣。每每也是会想起《飘》里女主斯嘉丽反复做着的大雾里奔跑又无以穿越的梦来。那雾,那梦,都是生活与命运的隐喻,是为完美演绎女主昂扬多姿又幽深的生命气象与生命张力而弥漫笼罩的。

“无论怎样,明天都是崭新的一天!”这是女主浓雾诡谲频起的人生里日不落的光芒。文字戛然而止,与可爱女主一别甚是久长,她的命运应该早已穿越浓雾而光明无限了。一定会的!集貌美睿智与坚韧于一身,将生命可以纵横捭阖来诠释的她,配得起尘世予赠的美好福分与爱!

晨雾袅袅,神思悠悠,瞬间游离,又回归。我眼前的雾不是梦,我不必奔跑但也不可怠慢。周一的早晨必是要端庄以待,不得延误。

雾里看天气,显得几分清冽,几许薄凉,自是要妥善着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28 17:33)

又不能顺利发文了。审来审去,何时休!或许,指尖停止敲打才是根本治愈。

图片试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嗨!亲爱的糯米香小坨茶!

不得不说说我的糯米香小坨茶!

真真是幽香盈润,沁人心脾呢!它的香,我有信心,但它能香到如此迷人与诱人,我是有点出乎意料的。这绝不是所谓的稻草能讲成金条的溢美,因为巧舌如簧与天花乱坠的原动力是获益,而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我对这香茶由衷的喜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紫荆花落
紫荆花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4,614
  • 关注人气:9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