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汪海权
汪海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993
  • 关注人气:2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个人简介
汪海权
号砚庄
安徽桐城人
毕业于安徽工学院汽车专业
清华大学工程硕士
独立艺术家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4-18 16:35)
分类: 砚庄评论

一切形式,都是突破口。

画家王洪彬认定,他的突破口就是色彩,所以,他跑到宜兴跟着当代花鸟画大家吴冠南先生研修中国画。回来后,带着吴冠南画集跑到我的家,兴奋地给我讲了半天的色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2 09:57)
标签:

汪海权

书法

分类: 汪海权书法
书法01#市场价2000元
桥西一曲水通村,岸阁浮萍绿有痕。家住石湖人不到,藕花多处别开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1 15:34)
分类: 汪海权绘画
绘画01#市场价4000元


绘画02#市场价4000元

汪海权绘画

绘画03#市场价4000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1 15:26)
分类: 汪海权书法

书法01#市场价1300元,已售出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汪海权书法-20170411

书法02#市场价1300元
我爱江邨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7 09:53)
标签:

汪海权

书法

分类: 汪海权书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6 15:43)
标签:

汪海权

文学

分类: 砚庄文稿

故乡这些年的变化,最大莫过于绿化的实施,“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好像就是给我的故乡写的。于是,多年绝迹的各类奇异的鸟儿又回来了,像唐诗回来了一样。而且,似乎它们不是回到了我的故乡,而是它们自己久违的故乡。以前,鸟儿不但少,而且怕人,现在的鸟儿成了乡村的主人。也难怪,平日里的乡村只有极少数的老人在家,村里人绝大部分都去了镇上或者城里——孩子们上学,大人们上班、打工、陪读,老人们则随去帮着照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5 16:33)
标签:

汪海权

文学

分类: 砚庄文稿

风,如果不去吹拂村庄,那村庄怎么会流动起来呢!

风,首先勾勒出村庄的轮廓线,这是流淌的轮廓线。于是,你会看到村庄在风里流淌,就像静静的小船在河里流淌。芝诺说,飞矢不动,就是这个样子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3 21:28)
标签:

汪海权

文学

分类: 砚庄文稿

在我观察村庄的时候,有时候需要借助于另外一面镜子。

 

那天雨后的夜晚,月色如洗。村庄的几幢粉墙青瓦倒影于池塘,因为没有风,使我看到了水面上下的完全对称——形状和颜色,时间和空间。

这时候真好啊!没有鸡鸣,没有犬吠,窗里的灯也全都熄灭了,那里人们的呼吸,都托付给了一痕幽梦。

 

呀!这不就是我白天常常经过的村庄吗?这时,我有些诧异了。是的,但白天的嘈杂打破了这种对称,我们的心只能“看”到水面以上的村庄。

这么说,我得感谢池塘,感谢池塘里面的水,甚至感谢那无处不在的透明的月色了,是它们给我打开了另一个世界,就像我突然打开了一面镜子,照见了自己的面容,而在此之前,我是不知道自己的长相的。

没有镜子的世界是孤独的,就像没有池塘的村庄。

 

当你照镜子的时候,镜子里的映像自然不是你本人,但它是你的灵魂。

很早以前人们就相信,相比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2 22:11)
分类: 砚庄文稿

很多东西,风一吹,它就活了。

 

我感冒多日,吃药打针、再喝中药,半死不活地拖了半个月。今天清明小长假第一天,风和日丽,于是决定出去,让自己的生活在久违的郊外重新活过来。妻子说,去鲜花港吧。我说,走!

今天的鲜花港很是热闹,连同那些花和那些人。是风,让他们都活了过来。

看得出,大多数人是奔着郁金香去的,她们是这里的主角,但多数还没有露脸,少数性急的,还犹抱琵琶半遮面,作羞答状。

其次的角色是连翘,这儿一大片,那儿一大片,哪儿都有她们,吵吵闹闹的,然而没人理答。

再次是樱花,但今年济南人大多去过邹平樱花山,所以,鲜花港的樱花人们似乎不屑一顾。

至于那遍地紫色的二月兰,虽然多,但我觉得越多越只能证明她们是画面的背景。

我们进门不久,翻过一座汉白玉砌成的拱形的桥,就步入了樱花大道。右前方一大片紫色的玉兰花十分抢眼,让游人不得不优先快步走过去观赏。红的、黄的、紫的、蓝的颜色都是这样的,她们总是这么招摇,生怕自己被人忽视,就变着法子吸引人的眼球。我也不能免俗,拿着手机对着紫玉兰不停地拍照。

拍到十分满足了,又随着人群去了南边的小溪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4 16:25)
分类: 砚庄文稿

邹城南关那条温馨熟悉的小巷西侧,是我舅丈人的家。事实上,整整三十年来,跟着妻子,我称舅丈为“舅舅”。然而今天,这小巷的风却特别的寒冷而凄厉,让我对眼前的一切顿感陌生。

这寒风,在情感的空间,给我划了一道无情的界线——它仿佛在向我证实,舅舅昨天已经离开了人世。我看着已然过去的时光,满眼都是泪水。我不敢正眼对着那些彼此熟悉而亲切的面容,在这样悲痛的时刻,任何语言都不能彼此慰藉,哪怕是眼光的对视也会给我带来更深的痛苦。虽然舅舅的不久于世早已在所料之中,但我,还有我的妻子,无论如何就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情感的空间已被割裂,而时间却在悲痛的内心凝固,这使我的所有言行都变得迟钝而笨拙!

然而,巷外胡同里来来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