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野草根
野草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26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究竟什么能够证明我们真的来过?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3-29 08:56)
标签:

杂谈

分类: 袖底微风

下雪的日子去了,下沙的日子也暂时隐去。

人还猫在床上,看见阳台外面碧蓝的天。

有人在说,这还象个春天的样子。

春天是什么样子?窗台上的迎春开得正盛,不起眼的小朵,凑在一起,就成了猎猎的火炬。

一只雀儿伶俐地悠在了窗前的电线上。唱完了一只曲子,就“嗖”地飞走了。

电热杯哗然有声,沸腾的水翻江倒海。

下去,拨了电源,屋子里安静极了。静得只听见迎春开放和马蹄莲拨节的声音。

唯有春天,可以更好地安放自由的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6 17:00)
标签:

情感

千层底

分类: 陌上飞花

好长时间没逛街,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家老北京布鞋店。

转悠进去,忽地驻足。黑色的布面,白色的帆布千层底,麻绳纳就的韵脚,整齐的好象插秧。

那盏油灯,突地在记忆里点亮。万籁俱寂的夜,母亲的麻绳穿过碎布垛成的鞋底,穿过夜,穿过苦难,穿过忧伤。

42码的、43码的,男式布鞋,抱在怀里,散发着温暖的气息,父亲,我买这样的一双鞋,我送给谁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09 10:18)
标签:

情感

草色青青

分类: 陌上飞花




告别。

与往昔挥手,不用谢幕。只轻轻地关上一扇门,关闭即是永远的封存。

北方的落雪,盛大而又繁华。这是落在春天里的雪,温润,轻柔,落地即化。

野草根在地下已然萌动。它们那样地善于遗忘,霜欺过,车碾过,冰凉的脚无情地踩过,象插在心上的刀。

依然不拒绝春天,春风一来的时候,会争先恐后地拨节生长,从鹅黄到嫩绿,阳光在草尖上迸溅,草的香在阳光里发酵,那是满山头生命的香味哟!

住进春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7 22:23)
标签:

半日闲

美丽女人

英俊男人

分类: 来来往往
 

 

 

细细琢磨,汉字实在是充满趣味和智慧的一种文字。就比如说“闲”,宽宽大大一个“门”里,那一横多象一个颀长绵软的枕头,“小”就如一个人,倒在枕上,两臂放松,通体舒展,象白云交给天空,小舟交给港湾,浪花交给沙滩,安适极了,也惬意极了,真一个“闲”字了得。

与闲相对的便是“忙”。熟人见面,老朋友会晤,第一句话就是,忙不?答语多是一个字:忙。是啊,忙,为生计而忙,为糊口而忙,早出晚归,累死累活,忙得无奈;忙着升官,忙着发财,忙着宴宾客,忙着会佳人,红尘滚滚,痴痴情深,忙得虚荣。在忙闲之间,大多数人还是愿意选择忙碌。社会拒绝懒汉,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懒汉会被许多人所鄙夷。忙碌还是一个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能忙着,证明自己有干事的能力,忙事的激情,是这个社会的骨干和中流砥柱,是精神和物质财富的创造者。大人物忙大的,比如国民产值,财政税收,近期目标,远景规划;小人物忙小的,比如柴米油盐,晋级晋职,孩子入学,子女就业;不论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8 22:20)
标签:

春夜喜雨

桃花带雨

惜雨如金

杂谈

分类: 陌上飞花

好雨知时节。柳吐鹅黄,桃绽腮红,来得正是时候 

和儿子下楼跑入雨中,“老妇聊发少年狂”,唱那古老的儿歌:下吧,下吧,我要种瓜……

开春的第一场大雨,雨点欢欣地狂落,下得酣畅淋漓。

瓜是没地种了,春韭也无福去剪。从楼上提下家具,就着排水管道,将雨水接了个盆盈钵满。

慰劳一下我养的那些花花草草,让他们也吸收一下春雨的精魂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母爱

风中少年

我祈祷

情感

分类: 陌上飞花

   说来我是个很粗心的母亲,儿子都十一周岁了,每个周岁生日的照片却廖瘳无几.。有时看着齐我肩高的儿子,总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好象没有经过十月怀胎的辛苦,以及从襁褓到会叫妈妈,从会爬再到会走的成长历程,时光一忽悠,一个虎头虎脑,长着一对虎牙的青涩少年就站在了我的面前,他以他在我面前才有的娇

 憨和顽皮告诉我,他是我的儿子,在这个世界上,与我血脉相连。

    其实真的该在儿子每个生日为他留下几张照片,真的该把他成长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什么时候开口说的话,几岁换的第一颗乳牙,第一次独立走路摔了几跤,这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一个多么喜悦甜美的过程,就好象一个花工,一个农人,看着自己精心培育的花朵含苞欲放,看着禾苗一天天拨节生长,那种涌动在心中的甜蜜的暗流总是想决堤而出,他们会禁不住对过路的人们说,嗨,快来看啊,我的花朵和禾苗,他们多可爱啊,是这个世界绝无仅有的宝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4 16:44)
标签:

杂谈

分类: 袖底微风

塞外的春天,总是来得一波三折。寒冷的奔袭,风雪的阻隔,扬沙的肆虐。这不,日丽风和了没有几天,老天就灰蒙蒙的,仿佛谁家孩子,没有洗净的一张脸。

好在,春天还是在期许中如约而来。机关大院,桃树爆出了米脂大的蓓蕾,垂柳一改往日的生硬和干枯,象极了怀揣爱情的姑娘,羞答答,情脉脉,一举手一投足,一颦一笑之间,有了掩饰不住的喜悦和期盼。向阳的草坪已经有了斑驳的绿意,一夜几夜春风的吹拂,青青的草色很快就会覆盖漫漶了一个冬季的干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袖底微风

那还是我读小学几年级的时候,第一次在一张地图上瞥见了她的身影,她那么玲珑地镶嵌在一马平川的草原上,象一块蓝色的温润的美玉。确定没有看错的时候,我几乎一跃而起!真不知道,这个与我近在咫尺,如母亲一样伴我成长,与我声息相通,肌肤相亲的淖,居然在地图上可以看见她的身影!

渐大才知,安固里淖,辽代为鸳鸯泺,蒙语中安固里是鸿雁的意思。她是华北第二大淡水内陆湖,早在900多年前就已名闻天下。据《张北县志》载:“……鸿雁、水鹳等多以淖尔沿边之水草为巢穴,每当夕阳西下,群鸟飞翔,鸣声嘤嘤,诚塞外不可多见之佳境也”。哦,我的安固里淖,动听的弹舌音节!“鸳鸯相对浴红衣”的温柔之乡;“白鸟一双临水立”的诗意家园;“万顷波光摇月碎”的世外仙源;是鸟的天堂,月的故乡,也是我童年的摇篮,梦想滋生和起飞的地方。

与我家相邻有一位贾姓伯伯,识文断字。曾写过一部题目为《安固里淖河畔的风云》的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7 11:11)
标签:

年来过

无处安放

春愁

年华逐水流

情感

分类: 袖底微风

 

 鞭炮的脆响已渐至销声匿迹,烟花在天空开尽最后的光华和璀璨。孩子们开始收拾书包,老人们恢复了连日来中断的晨练,上班族的脚步依旧来去匆匆,人与车织就的河流依旧在清晨的马路上日复一日地流动。又一个年去了,喧哗地来,安静地走,仿佛一粒石子投在岁月的河中,波纹和涟漪散后,一切安之若素,只是在抬头之间,看见新桃已换掉了旧符,提醒年真的来过,而且揽镜自照,看见一种叫青春的东西,已经被年在不动声色中,在安之若素中悄然带走。

年前只顾得忙碌和辛苦。几要净,窗要明,地板要一尘不染,衣物要整洁崭新,厨房要鸡鸭鱼蔬菜水果俱全,以显示人寿年丰,吉庆有余。初一放过鞭炮,吃过水饺,亲朋好友彼此祝福之后,才有空隙仔细地体会这个年,感觉很累,很软弱,也很空虚。

年是一个多么奇怪的家伙!他宽厚如长者,又无情如暴君,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又翻云覆雨。他宽厚,慷慨地馈赠你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