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剑吼
剑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178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语文教师 · 文学信徒 ·人生行者
读书心得
   文字是家,也是回家的路。
长庚启明
评论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10-29 16:42)
分类: 【剑吼西风】

什么是官样?当然是官的样儿。官是什么样,官即管也,故官样便是管样儿。管马的,叫马倌儿;管牛的,叫牛倌儿;管羊的,叫羊倌儿。管人的呢?该叫人倌儿,然而不!《西游记》第四回,猴子官封弼马温,便很不爽,因官是管人的事儿。


人管马,乃因马是下畜也;人管人,当何解?情理通达的人该说:不求甚解。——这是难得糊涂的做法。但糊涂是装出来的才可爱,不能是真的糊涂。真糊涂,俗称傻逼。我是读书人,谈笑有鸿儒,往来无傻逼。故避而不论。


不曾做官,但见过官样儿。幼时学祖父负手信步,将双手抄在身后,施施然、大刺刺。邻人惊呼:小子有官样。祖父解颐:童子无知,恬不知耻!但从此,对官样有所留意。见之既久,也能勾勒出些线条来。大抵是:或鹰视阔步,威而不怒;或沉吟矜持,运筹帷幄;或和蔼亲切,寄托遥深;或目光下漫,嘴角傲娇;或黑脸霜面,霸气侧漏。参差多态,不一而足。但一律是坚定的,自信的,仿佛读了许多书似的。


少年时,确曾有过官样崇拜。新闻联播里,他向我们走来;报纸摘要上,他亲切问候。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每见他来,心里就定定的。忽有一日,犹如鸿蒙初辟,瞥见他身后一众,束手束脚,噤若寒蝉。他微笑,众人便开怀,如获巨奖;他讲话,众人便侧耳,如闻天籁;他皱眉,众人便黯然,如丧考妣。我的思维跑偏了:这些人也是官呀,不是芝麻小官,是榴莲大官。在民之前,一方父母;在他之后,温顺如鹿。


人,不带这么分裂的。

 

于是领悟:官样也是奴样。十年为奴,一朝为官。样虽是官样,心还是奴心。这种蚀骨腐心的改造,怕是终身难易了。揆诸现实,人还是奴才相,心已装着官样儿。卧薪尝胆,忍辱负重,欲霸天下,挥刀自宫,此等苦状,若非同道中,又有几人能懂?可浮一大白,可哭一长夜。


我所理解的官样,应是人样,大写的人样儿。遇上官而不卑,待下民而不亢。偶有瑕疵,大雅无伤。心中装着人,别装孙子。读点书,别尽读主义。如此当官,也不丢人。

 

来自一个公众号:和着良心的声音,窃窃私语(Timeleave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9 11:45)
标签:

教育

文化

时评

分类: 【剑吼西风】

某公出国考察,自下飞机,就一路惊诧,尤其对彼国生态赞不绝口,自觉做起了文明使者,以微信即时播报,废寝忘食,乐此不疲。


公住在外国友人家里,入乡随俗,早上,也学那主人绕着街区晨跑。有意思的是,每一个迎面而来的晨跑者,都向他打招呼——“摸您!”而他,也友好地回一声“摸您”,就这样,互相摸来摸去。他说,真是想不到,这些土著会向一个陌生的外国人说“早上好”,而他在国内,是从来不会说的。现在到了异域,竟然觉得这样摸来摸去,也很舒服。最后得出结论,环境决定人。


考察期满,家乡土菜勾魂摄魄,公归心似箭。下了飞机,坐上祖国的出租车,许是被异域环境熏染久了,有了彼国之风,对为自己服务的同胞心生感激,开口即呼“谢谢你,辛苦了!”没想到对方阴郁着脸,对他的肺腑之言置若罔闻。公是厚道人,在微信里解释道,可能是人家工作太累了,没有好心情。然而心中终究起了感叹,只怕还是那句“环境决定人”。


环境决定人吗?对于任何结论,我已经习惯于先想一想。


我们是礼仪之邦,我们的孩子“五讲四美三热爱”,我们是诗的国度,我们“以和为贵”,这样的“环境”还不够硬?还不能让我们摸来摸去?想起小区外墙上的墙体插图:“德不孤,必有邻”、“知礼是福”、“中国好棋”,心里忽然亮堂了:这些都是标语。


我工作的学校,有百余年历史,本地推为“最高学府”,同事之交,宽和有礼,但也有脾气大的,民间所谓“欠了他钱”。这些“债主”目光冷峻,对后生晚辈往往俯视,以树其威。上下楼,进出门,偶尔狭路相逢,一见是他,都是心中一凛,大有要还钱的悲慨。每每持礼问候,人家也似“工作太累”,只从喉咙里哼了一声,聊作回应,已算是客气,更多是将目光挑远,从你头顶越过,视若无睹。伊始,我以为只是对我,后来方知一视同仁。后来,我在别处听他学生的对话,也说,一见他来,便觉得阴风飒飒,心理阴影颇大。


然而,我想,倘若他遇见的是领导,还会不会如此高冷?虽然,这是个例,但让我浮想联翩。我多次见到,有学生向教师问好,而教师昂首走了过去,不但没有回应,也没有笑容。学校不是知礼守礼的环境吗?为何会有如此粗鄙的表情?我常常为这些“中国表情”伤怀不已,大有“逝将去汝”的念头。然而我也知道,天下攘攘,莫非王土。这样的表情见得多了,也就有了免疫力。


心里有了疑惑,和友人聊到此事,她想了想说,还是要说一声“谢谢”,不为别的,只为自己还是个热场挂住的人。我以为是这样的。     (微信公共号Timeleaves同步更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5 10:58)
标签:

育儿

分类: 【湖上抒情】
乡间的夏夜,鸣虫为栀子花歌唱。
儿子肥白的短手指抓着圆月亮问他的妈妈——
那是什么?
妈妈想了想:是一扇门,是咱们离开这里唯一的门。
一个月才开一次,一年才开十二次。
儿子又指着月亮里黑黢黢的地方问:
那是什么?
妈妈又想了会:那是一棵树呀,比爷爷还要老的一棵大树。
一头凶巴巴的大黑犬就蹲在大树下,嗷嗷着,不放人过去呢。
儿子紧张得眼睛像清早草叶上的露水。
小胳膊紧紧圈住妈妈的脖子,小指甲掐进妈妈的肉里。
那,我们还能跑掉么?
妈妈笑了:乖乖,我们可以一个一个遛过去呀,
其他人就在这边点着篝火等着大黑犬睡觉呢。
看着天边摇曳的星斗,孩子快乐地拍着小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仙侠剧《花千骨》热播。 一两个月,只要从书房里走出去,就能听到几句“经典”台词:某君誓要“杀尽天下人”。在我青春正浓时,也爱这调调:“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笑看河山叹浮沉,一霸天地变为仁。”“雄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儒释道侠,我尤喜欢侠。我的学生都知道,我对某仙侠游戏一往情深。曾对一位学生笑言:老师是看武侠小说起家的,我的身体里注定流着“侠”的血。教师说学生的坏话,我要站出来;学生说教师的坏话,我也要站出来。总希望因为我的“精神支持”,这个世界不至于太过炎凉。

可是,谁又有资格喜欢花千骨和杀阡陌呢?如果,我们也在剧情中,我们将是他们的敌人。我们猥琐、功利、迟疑、无情。为了一个学校,放弃钟爱的专业;为了一个职位,放弃高贵的血性;为了一段人生,放弃心爱的人。那些冒着血的气泡的语言,我们说说罢了,不但做不到,且转身就背叛。但这不妨碍我们去赞叹,去唏嘘。没有的,才可贵。斯为至理,且永为至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03 01:00)

                                  梨 涡

 

                              你的声音好听

                              我想从此失聪

                              把你纯银的声音记在心里

 

                              你的微笑很深

                              我想从此失明

                              把你浅浅的梨涡刻进记忆

 

                              你是我的维他命

                              现实里一颗,灵魂里一颗

                              你是我的翠翠

                              红尘一个,边城一个

 

                              你不完美,除非有我

                              你太完美,因为有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05 12:47)

朝晖先生嘱我给校庆征文专辑写一篇文字,我的文字里还有青春血么?

 

这几十首歌吟,多半读过。白银的颂美给母校,黄金的梦想给前程。这类文字,二十年后回看,会更美。但在今天,它有别样的意义:把星星播在天空,深邃才能仰望。把炊烟种在屋顶,呼喊才能悠远。与母校有关的情愫,应是家园的一部分。谁能嫁给青山,谁能娶走流水,谁在雕镂时间?这既是每一届学子纯银的记忆,也是百年母校青春的跫音。而今,有机缘作文于前,幸何如哉。

 

一个人能捧出的,唯有自己的火焰。鱼骨点灯,眉间吹雪,童年的蝌蚪早已游走,能捉住的,不过是些水草、涟漪和彩色的石头。我呼喊的那个孩子,头发松软,坐在草垛之上。微翘的嘴唇挂满露水和花粉。在他漫不经心的想象里,村庄与学校的路途无限延伸;那风中少年,单车飞驰而过,撒一路金铁交鸣的麦浪。他穿过教堂与村庄,紫云英和莲花荡。蚂蚁含笑,蝴蝶鼓掌,云相逐,鸟轻狂。

 

此刻,我的心为雄浑的父爱充盈。渴望他用翕张的鼻翼,向我讲述对于人生不变的惊悸,他对炎凉骄傲的抵抗,他的大蒙昧与大悲愤。我们飞驰在村庄通往学校的铃声上,向母亲年轻的呼喊,挥一挥那少年的手臂。我们一起骑过河流与滩涂、松林与麦地。温厚的季风滑过小小胸膛与肋骨的涟漪,夹路的风景不断变换,心酸突如其来。

 

一只牛犊,牵着淌汗的孩子,是一个夏季的黄昏。青春在牛背上,牧歌在血管里,微笑在彩云间;一双布鞋,几缕濡湿的稻草,是一个秋天的清晨。花儿脱下香气,小桥脱下流水,相思脱下红豆;三声狗吠,两盏灯火,一卷托马斯·曼的小说,是一个冬季的深夜。心是太阳不熄的火把,温暖饥寒交迫的信念。

 

回忆,从来不曾如此清晰地呈现过去,像一只猫在冬日的暖阳下,一遍遍地搜索虱子。每一次回忆,都需要静静地等候,一炷香,或者一个彻骨的寒夜。让往昔的心酸突如其来地击打胸膛,并以最快意的拥抱抿紧每一声哽咽。在村庄向学校伸延着的土路上,有一条黄狗优雅地奔跑,软软的耳朵耷拉在脑袋上,随着步伐一颠一伏。我仿佛看到,老校长的掌心里,铜摇铃正溅出一串串花火,脆得令牙齿发酸。一个头发柔软的孩子,坐在草垛之上,在他天花乱坠的幻想里,鸟背驮起彩云,天空呕出星星,人生的路途无尽绵长。只有回到那里,与他并肩而坐,向每一个有奇迹的方向翘首,乃是我唯一的皈依,永久的信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6 10:25)

                                   歌  声 

                             那些鸽子般飞走的歌声

                             还会回到屋顶

                             那些歌声般徘徊的炊烟

                             还会回到喉咙

                             那些夜晚升起的家园

                             月落乌啼霜满天

                             那些篝火照不暖的黑暗

                             江枫渔火对愁眠

                             那些奔向青春的热血

                             淌成蝴蝶的颜色

                             那些旋律中醒来的故事

                             长得像人生,短得似轻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6 01:14)
标签:

娱乐

分类: 【湖上抒情】

                                  那些鸽子般飞走的歌声

                                  还会回到屋顶

                                  那些歌声般徘徊的炊烟

                                  还会回到喉咙

                                  那些夜晚升起的家园

                                  月落乌啼霜满天

                                  那些篝火照不暖的黑暗

                                  江枫渔火对愁眠

                                  那些奔向青春的热血

                                  淌成蝴蝶的颜色

                                  那些旋律中醒来的故事

                                  长的像人生,短的似轻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6 15:05)

你说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我明白,你是要我出去走走,外面有更阔大的世界。许多时候,我也渴望行走,但不是你们说的旅行。今天,并没有什么真正值得一看的地方。把脚步当种子一样播出去,在某块石头上戳一个印记,收留几张门票……这都不是行走。

 

行走,不是为了让你比别人深刻,而是让你从熟悉的场中抽离出来,给你重新打量自我生命的机会。所以,行走最好是一个人,而不是一群人。我想起阿甘的那次长跑。他只是用最擅长的方式,纾解珍妮带给他的忧伤。把睡眠交给黑夜,把脚步交给大地,把心灵交给珍妮。跟在他后面的人,并不懂阿甘在做什么。他们以为行走是某种仪式,有深不可测的意义。所以,当他们停下来时,将比先前加倍迷惘。阿甘说,我累了,我要停下来,于是他停了下来,不知深刻为何物。

 

说一个故事:早上和同事下楼,恰逢一个男生将硬币落在地上,他没有蹲下来捡,而是弯腰一百六十度,拾起硬币。我微笑,对同事说,有些男生是这样捡硬币的,他不会屈膝蹲下来,因为那样不够潇洒。同事惊讶,你还注意这些?

 

是的,还有一次,一个男生从餐厅出来时,弄掉了他的早餐,一块牛皮纸包着的馅饼,我猜可能是熏肉馅儿的。他犹豫了几秒钟,捡起它,走向垃圾桶。其实可以吃,但我赞同他的做法,那样才潇洒。不要用道德来说他吧,多无聊。我对同事说,我以前也这样。你看,这些事都在身边,它们多美。你若没有心,走多远也看不到。我疑心,那些行走的人只是对自己的生活不满意。或因为浮躁,或因为想戒掉浮躁。谢谢你的关心。好多书都没有读,好多美都在身边,要去哪里呢?心已经飞得很远,身体就在这儿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3 13:16)

我总觉得,是自己的记忆力不好,所以写文章时很少引用他人的话。好多时候,我感到苦恼:同样的意思,人家早已说过,而我不是懒得理会,就是看过即忘,于是只好从头想起。一点点地想,一寸寸地写,用字去编织,用心去凝练。有时写得很苦,很疲累。然一待精力恢复,又依然如故;这样,一直写到今天。无论有怎样的人事变幻,都习惯于用自己的语言去描摹,再不羡慕别人的令词佳句。

 

忽地想起了,那是因为对自己的生命感受视如珍宝,不甘心用别人的语言来潦草地对付,非要用心血去润泽它,用浓夜去浸染它,用灵力去烛照它,使它一如我的生命,温厚亲爱。文字是家,也是回家的路。对文字的敬畏,也是对自我的珍视。

 

现在教书,也常告诉学生,自自然然地表达,写出自己的生命感动就好。倘若轻视自己的生命感受,活在别人的语词幻梦里,看似也能表达自己的一二心意,实则是情感被人家绑架了去,陪他走了一段幽谧心路,也许回来时,手留余香,然则最初的心魂摇荡,也便烟逝云散了。

 

涛说,写作是一件寂寞的事业。这话恐只说对了一半,因为写作也是一件需要寂寞的事。写作不但需要寂寞,也需要对寂寞的敬畏。完全的享受寂寞,或者无视寂寞,都不需要写作了。当寂寞降临,人才会面对自己。你的心灵是丰美,还是枯涸,一望便知。只是,你敢正视自己么?说着说着,怕就要溜到别人家的花圃里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了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