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孔多_
马孔多_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251
  • 关注人气:3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书画修行者。资深媒体人。前医生。浙江永康人。
出品文字无数。出版有散文集《与欲望无关》《画画这事儿》。与台湾老报人合作《白马集》。
南薰社会员,省美协会员。高级编辑,医学硕士,安徽绿色书画院秘书长。
分类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6-06 20:54)

悲欣交集

                      马丽春

 

那天临帖,找了本平时难得一临的名碑《董美人墓志铭》来临。

董美人只话了十九岁,却永垂于书法史上。这位美人是隋文帝四子蜀王杨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9 15:59)

2016过去了,这一年有可总结的事吗?

说起来当然是有的。

年末的时候,整个中国雾霾加重,让人惶恐不安,并进而思考未来何去何从的问题。这个问题有点大,一时半会儿说不清,这里且不去说它。反正是件让人很头痛的事。第一次对现在政府充满了强烈希望。希望他们有所作为,有大作为。未来好给人一点希望。

去年很多时间是得过且过过去的。当然也画了很多张画,画的还是油画,技术进步了不少,现在画油画还有点上瘾呢,再叫我回去画国画都不太愿意了。字也是经常写的,有进步吗?也许吧。至少在众目睽睽之下,拿笔写字是不会发怵了。悬腕写字也是没问题的。写大字?更不怕。小字呢?倒反而写不好了。至于字写好写坏,这说不好。一会儿好一会儿坏,好好坏坏吧。写好字是很不容易的,书法家比画家难,这是今年的认识。虽然画家也难。

去年女儿去南极跑马,让我提心吊胆了一阵子,血压也高起来了,没办法,基因,个体差异吧。我其实是很重视锻炼的人,食盐总量也在控制中,饮食结构也是趋向合理的,早年研究这个,不可能让自己的生活偏差太多,可有些事情,是你控制不了的。正如我们头顶这片天空一样。

有大半年的空余时间,我在研究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9 15:14)

冬至前两日,画完一张得意的油画后出门,去一个美丽的艺术空间,看画聊天。此时最宜围炉夜话,却无炉可围。天空中有霾,无雪,灰茫茫一片,让人惆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5 10:14)

 画里话外之一

毕这艺术书简,花费我一大把银子,书到手自是满怀期望,可读下来却又有点失望。

老毕不是毕福剑,而是毕沙罗,画画的大家,他在中国的名气不如他的几个朋友,比如那个画睡莲很有名的莫奈,造了一条河摇着一只小船就在船上画画的画家古往今来独他一个,那是个画画的痴人,却让读者感觉无比烂漫;再比如被当作神经病最后说他自己开枪自杀的文森特.梵.高。中国人往往又叫他凡高或梵高,现有资料表明,他并非死于自杀,最新版一千多页的梵高传我已买了,还未正式开读。梵高的书我买过好几本,可以互相比照着看。其实,毕沙罗和提奥更熟,这位梵高的弟弟在梵高不幸身亡后,也只活了一年。他是个著名的画商,和画家们交道打得更多。提奥卖过不少毕沙罗的画。他在信中多处提到提奥。他的著名朋友还有保罗高更。高更算得上是老毕的正宗弟子,这个早年证交所的股票交易员钱袋鼓鼓的时候,还曾经支助过老毕,厮混多了他也开始学画,毕沙罗给过他很多指导。一头爱上画画后,对做股票完全丧失了兴趣,后来索性辞了职一条道走到黑,再后来又抛家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5 10:19)

从前慢

 

早上写了金农,抄木心诗一首:

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都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诗很短,我破天荒的也写得好看。

 

今年5月4日我去木心美术馆,却没见着这诗。木心的画是看的,也看了一段视频。木心的画看归看,我却也谈不上多欣赏,倒是他的书法有味道。比画给我的印象更深。

 

木心的书我买过好几本,但若让我说有多佩服倒也不见得。跟鲁迅先生当然是不能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现在住的地方,若干年前还是个蛮荒地带,坟堆林立。乍然见之,惊诧莫名,初见它,那是2009年的事——也许是08年。但绝不会早于07年。那房子我要了又退,退后又要。说起来,故事得有一箩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4 16:13)

 

(一)

那天崔明贵兄在闲聊中提到我老师林乾良先生,说他也曾买过林老写西冷印社的书。这便重新勾起我对这位老师的怀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2 13:10)

 

2016年春天似乎有点绵长,在春末夏初,四五两个月内,我居然断续跑了几个水乡,还去了一处湿地。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欢呆在一个地方,而不是到处游走。连续跑水乡,在我生命史上,也还真是第一回。

 

20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6 14:51)

不老的郭因
我做编辑20年,只收藏三篇文章:一篇是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9 15:30)

自从改画油画后,差不多就断了写文章的念头。​

有朋友继续一篇接一篇出笼大作,我看了只有敬佩之心,而内心,却仍无写东西的兴头。​

零零碎碎的念头其实是有的,但强烈的冲动却是没有的。惟独写字和画画,每天却仍是兴头足足的。一起床就想写字,一闲下来就想画画。大过年的,却把自己关在家里画画,画完一张休息一两天,又开始画下一张。有人问,你不玩吗?其实,写字画画也是一种玩。一种注意力比较集中又有体力消耗的玩。写字还单纯些,画画脑筋动得要多一些。站着画一天,其实也蛮累的。有时候,甚至连出门散步似乎也会中止。但画画时身心却是舒展的,自由的。

这兴头,似乎只能有一头。如果既想写文章又想画好画写好字,还想做好别的事,一举多得,这样的事似乎是没有的。人这一生中,在某方面投入大量的精力后,在别的方面,也只能是浅尝辄止偶尔玩票了。​

记得以前采访一位大画家,他说自己最怕的一件事就是写东西。“你让我画画容易,你让我写文章,我就累死了。”我当时很不能理解。似乎他也是会写文章的人,看过他一篇不短的文字,字斟句酌写的也很有水平,可一看就不是轻松写作,文字从始到终绷得很紧,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