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孔多_
马孔多_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475
  • 关注人气:3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书画修行者。资深媒体人。前医生。浙江永康人。
出品文字无数。出版有散文集《与欲望无关》《画画这事儿》。与台湾老报人合作《白马集》。
南薰社会员,省美协会员。高级编辑,医学硕士,安徽绿色书画院秘书长。
分类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6-15 21:26)

锦瑟

 

我在第一本散文集《与欲望无关》里,收了一篇文章,“锦瑟无端”。
这文章题目一直记得,但内容却有点想不起来了,重新找到这本书后才发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6 20:54)

悲欣交集

                      马丽春

 

那天临帖,找了本平时难得一临的名碑《董美人墓志铭》来临。

董美人只话了十九岁,却永垂于书法史上。这位美人是隋文帝四子蜀王杨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7 15:48)

关于日本及其它
1
我上大学时,被分到读日语班。我们那一届共有六个班,只有三、四班读的是日语。大约那时起,我便对日本有了兴趣。我喜欢读日本小说,只要能搜罗到的,似乎都读过。多半看得很有味,但也有看不下去的。但对日本,也仅止于书本和电影经验而已。
后来做报社记者,被总编大人丢到副刊版面上做编辑。那时候我们报纸只薄薄的一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9 15:59)

2016过去了,这一年有可总结的事吗?

说起来当然是有的。

年末的时候,整个中国雾霾加重,让人惶恐不安,并进而思考未来何去何从的问题。这个问题有点大,一时半会儿说不清,这里且不去说它。反正是件让人很头痛的事。第一次对现在政府充满了强烈希望。希望他们有所作为,有大作为。未来好给人一点希望。

去年很多时间是得过且过过去的。当然也画了很多张画,画的还是油画,技术进步了不少,现在画油画还有点上瘾呢,再叫我回去画国画都不太愿意了。字也是经常写的,有进步吗?也许吧。至少在众目睽睽之下,拿笔写字是不会发怵了。悬腕写字也是没问题的。写大字?更不怕。小字呢?倒反而写不好了。至于字写好写坏,这说不好。一会儿好一会儿坏,好好坏坏吧。写好字是很不容易的,书法家比画家难,这是今年的认识。虽然画家也难。

去年女儿去南极跑马,让我提心吊胆了一阵子,血压也高起来了,没办法,基因,个体差异吧。我其实是很重视锻炼的人,食盐总量也在控制中,饮食结构也是趋向合理的,早年研究这个,不可能让自己的生活偏差太多,可有些事情,是你控制不了的。正如我们头顶这片天空一样。

有大半年的空余时间,我在研究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9 15:14)

冬至前两日,画完一张得意的油画后出门,去一个美丽的艺术空间,看画聊天。此时最宜围炉夜话,却无炉可围。天空中有霾,无雪,灰茫茫一片,让人惆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1 15:34)

写林乾良先生的文章,据我看来,一个也写不过他自己。那些写文章的人不是文笔不行。写别人也许能写好,唯独写他,难免会犯怵——无从下手是一难,如何表达是二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台湾有个老先生,喜欢称我“女鲁迅”。他在信里这样说,跟别人这样说,文章里也是这样说。

这老先生今年九十了,我已一年多没接到他电话,看来他离上帝召唤他的时间亦已不远。而他还有十篇文章存在我电脑里,指望我再帮他出本书呢。这个美好愿望,也许不太可能实现了。

鲁迅先生如果看到这一景象,恐怕会忍不住笑着坐起来写上一篇文章,嘲笑这种“出书瘾”。因为这老先生拿一本接一本出书来度过他漫长而无趣的退休生活。

那人称我“女鲁迅”有什么根据呢?按鲁迅的对头冤家胡适之的说法,有一分证据只能说一分话,那他的证据大约有三:一是我和鲁迅一样都是浙江人,不过他是绍兴人我是永康人,两地还是有些距离的,说的话也是完全听不懂的;二是我和鲁迅一样都学过医,我还当过医生,而鲁迅先生只学到解剖课为止;三是鲁迅先生写杂文,我也写过杂文。我的行文和语调中还有点鲁迅腔。这三条证据现在看来,一条都不过硬,适之先生是不会承认的;不过,如果只是开开玩笑,也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23 09:22)

艾青是家乡的名人,一直以他为荣,但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去他老家金华畈田蒋村一游。

几天前,我从合肥回永康调查村史,想写一篇“我们村的传奇”,两天时间内马不停蹄辗转多处采访好几个老人,昨天结束采访返程过金华投宿女友项君家----每次过金华我都住她家,她也是这次陪同我做村史调查的两位好友之一。另一位马君,是一个村的同年好友,我做村史调查起因于想写一篇她父母的传奇,因这个传奇引发我想写另一个更大的传奇,这村史调查实也和她脱不了干系。

这天别永康到项君家已是下午,适她同学潘君来,两个多月前我们四人(外加马君)曾一起游过桐乡乌镇和西塘。这次三人重聚首,闲谈时说起金华风景,哪里还未曾去过,我突然想起艾青老家在此地郊区,离城里应不远,此地还有国画大师宾虹先生纪念处,我多年过此却未曾一游,我是次日晚上的车,刚好有一个白天可以闲闲度过,与其呆在室内聊天,不如出外访它一访,也许会有意外之美。潘君说“好啊好啊,我来约艾未未堂妹蒋晓,看她可有空陪我们一起去艾青老家”。

艾未未这位堂妹,是区政府工作人员,和潘君也算是朋友,经联系,她次日要接待人走不掉。缺了这位同行者,不免有些遗憾。

从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8 15:46)

(画里话外之二 )

我画油画并不长,油画册子也不甚多,但偏偏我有一本精装版《李青萍画册》(湖北美术出版社2003年9月第一版)。

当李青萍成为今年微信中的流行人物时,我拥有这本售价298元的画册业已多时。这画册怎么到我手的会有一个小小的故事出场,容后交代。先说这位网红李青萍,倘还活在人间,得有105岁了,谅这位老人家还会继续制造出一些小小的令人既心酸又惊喜的新闻出来。我虽没见过她,但凭我的直觉和分析,深信李女士绝对具有这个能力。网上也的确有人称她为“话题女王”。所以她来做微信时代的网红,也是大有能力的。

这李青萍本姓赵,1911年她出生于湖北的荆州,三十年代徐悲鸿先生在马来西亚见到她,遂为她起了这个艺名。从此她以艺名行世。2004年,她告别这个世界时,身边仅有这本画册是可以让她安慰的。她无儿无女,孤寡一生,也惟有绘画,是她活着的惟一支撑。她曾经不无辛酸地说过,“人生是漫长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然而对我来说,在人生的长河中惟有画笔与我相随。除了绘画此生别无他求。”她惟一心愿是在生前出本画册。

出画册对画家而言有意义吗?当然有。这和出书对作家的意义一样。无非一个艺术家活过,创造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5 10:14)

 画里话外之一

毕这艺术书简,花费我一大把银子,书到手自是满怀期望,可读下来却又有点失望。

老毕不是毕福剑,而是毕沙罗,画画的大家,他在中国的名气不如他的几个朋友,比如那个画睡莲很有名的莫奈,造了一条河摇着一只小船就在船上画画的画家古往今来独他一个,那是个画画的痴人,却让读者感觉无比烂漫;再比如被当作神经病最后说他自己开枪自杀的文森特.梵.高。中国人往往又叫他凡高或梵高,现有资料表明,他并非死于自杀,最新版一千多页的梵高传我已买了,还未正式开读。梵高的书我买过好几本,可以互相比照着看。其实,毕沙罗和提奥更熟,这位梵高的弟弟在梵高不幸身亡后,也只活了一年。他是个著名的画商,和画家们交道打得更多。提奥卖过不少毕沙罗的画。他在信中多处提到提奥。他的著名朋友还有保罗高更。高更算得上是老毕的正宗弟子,这个早年证交所的股票交易员钱袋鼓鼓的时候,还曾经支助过老毕,厮混多了他也开始学画,毕沙罗给过他很多指导。一头爱上画画后,对做股票完全丧失了兴趣,后来索性辞了职一条道走到黑,再后来又抛家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