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1-19 18:23)
梵高

梵高,伟大的药剂师,
他的乌鸦和云雀是振翅的罂粟,
鸣叫的吗啡,飞翔的大麻,
麦田和柏树是宽阔的可卡因,
挺拔的摇头丸。
他把银河搬到人间罅隙,
在视觉,听觉,触觉,嗅觉上,
调制旋转的事物:
轱辘,眩晕,幻象,
藏着无数黑猫的花园,
星空下一粒红发药丸。


水埋

流水逝尽,即使仅剩一滴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06 08:33)
大雪

在江南,雪就像所有被遗失的事物
在某个时刻集体返回,
像被磨损了的事物的一部分
于喊疼的一刹那
突然复原,那时间反复砥砺的部位
都敷上了白雪,
枝头,屋顶,草垛,
烂掉的亭台楼阁,
广大的郊区和田野。 


晚霞

晚霞,落日死亡的伴奏,
多么宽阔,把群山、田野、屋顶都编织在里面,
尘世肃立,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28 22:44)
晚霞

晚霞,落日死亡的伴奏,
多么宽阔,把群山、田野、屋顶都编织在里面,
尘世肃立,
在听觉之外谛听,异于死亡
又像是死亡的一部分,
然后声音开始离开夜晚这漆黑的墓地,
如同孩子们
穿过灰烬般的短巷。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6 22:09)
乌鸦与麦田

梵高分裂为灰袍的梵高和红脸的梵高。还是分裂为
一棵疼痛的向日葵和三四只割掉耳朵扎着绷带的
云雀?油画是否也分裂为乌鸦和麦田的两块,
黑和黄的两块,野蛮和紧张的两块?亚麻布一刹那
就患上精神错乱症。暮色释放了他最黑的部分,
仿佛正在绞痛的器官,最先反叛的疆土。须把乌鸦
当作天空深奥的舌头,邪恶的味蕾扫过痉挛抽搐的
麦田,就如海鸥扑向大海情欲滚动的腹股沟。


太浦河。和琴匣。

像枝条,太浦河笔直探进青浦县,和上海市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5 22:25)
画框与广场

广场挂上博物馆的墙壁,广场上的每一个人
都突然变得像钉子一样。垂直的时代,恐惧能成为
挂牢壁钟的钉子吗?关于滑落的疑问和不安,
甚至能贯穿一个人从群居到独行的一生。现在,
原本悬挂于此的画框在窗外铺开,宽阔如晚霞,
其上跳秧歌舞的人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广场舞。画框中
那晚霞烈焰里渐渐凉下去的方砖,广场上从庆祝里散场
最终在亚麻画布上安静的人群,像整理过的光线
被固定下来。男人,女人,高音喇叭,电线杆,
摇曳的裙子,挥舞的手臂,都分配到阴影和温度,
时而分开,时而聚集,有时是队列有时是事件。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1 22:02)
天井

缸中,流水不竭如唯心主义。小鱼游在檐牙上,
仿佛要锉掉仅剩的几克物质。终日啄食白云,
透明得像一寸闪电。如果呼唤,他是否从此缸跃出?
使天井和我们瞬间彻亮?现在,他既是屋顶又是苍穹,
既是流水之中的王阳明又是流水之外的我们。

10月2日。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记事。九月七日见西渝海棠。

九点多,我们走在乐园路上,霓虹灯像温度计,也像浮标,
随着深圳的夜晚波动。只配这野蛮的喉咙向浪潮、友谊和美人
吹出俏皮的口哨声。今夜的乐园路是深圳最幽深的折痕,
和诗歌处于同一纬度。一个嗜辣的川人,一个好茶的江南汉子,
都把一副好肠胃让给了海鲜和汉语,以及它们深奥的结构。
来啊,我的兄弟,请再次把青铜雕塑照亮。来啊,我们的深圳,
请让夜晚沿乐园路叠起,露一半南中国海干净的穹顶和秋天。

9月12日。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蓝喉
蓝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546
  • 关注人气:5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稀粥与块垒
个人简介
蓝喉,抄古方的人。出版有诗集《五重塔》(合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