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10-28 14:21)
牧羊人


牧羊人把黑夜锻成剪刀,
剪刀和寂静一起挂在腰间。
他借黑色和栅栏的力
修剪大地的轮廓。

在白和黑两座干净的城邦之间往返,
不时用袍子上的风声加深寂静。

他在雪地上放羊,放着放着羊群不见了。
他在云朵上放羊,
跨过一座山羊群不见了。

他在黑夜里晃动流水,
像把一条长鞭挥向东方。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9-01 12:39)
疯人院是如何建成的?

□蓝喉


诗歌语言的生成机制一直是一个谜,究竟是在怎样的机制下、在什么驱动下思想转换成语言?试以原非子《疯人院》为例,仅在意象、句子层面探索语言生成路径,其本质上的心理、经验和审美机制不作深涉。

首先来看原非子的《疯人院》。

疯人院

阳光日渐消瘦
打在屋顶泛出重金属味道
空气在大院内打转
你看不见——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22 22:27)
小忠之歌


有个女孩
名叫小忠,
她的名字多么淡。
灯光下
圆珠笔墨水一般淡。
八岁年纪像揉起的纸团。
纸团褶皱中
鸟鸣多么淡啊淡。

有个女孩
名叫小忠,
她的名字多么淡。
春天里
运河上柳烟一般淡。
双眸懵懂像疲倦的池塘。
池塘折痕中
燕子多么淡啊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17 22:02)
病人之病

□蓝喉

什么是病?破坏整体的一致性就是病。所以,在漆黑的夜空星星是病,万马齐喑之时狮子吼是病,浊世独醒是病,阳春白雪是病,小资情调是病。那些点亮星星的人,吐出狮子吼的人,摆下精致优雅的人,则是病人。那些以幻想家的姿态对肮脏社会开展调查和预测的人,梵高、尼采、波德莱尔、荷尔德林、阿尔托等伟大的名字,被羞辱地判决为病人。这些为绘出病相而彻夜磨墨却不得不搅动苍穹的人,罗敦腾、琴匣、西衙内、原非子、锦瑟、海棠、一树、蓝喉,因叫醒自己而自许病人。

罗敦腾、原非子的病是新华路上萎靡的小资情调。散步必新华路的绿荫隧道,品鉴美食必新雅饭店,观演必上海影城,标志性的符号必然指向刻意的奢华和腔调,不病则已,病则症状齐染,红肿胀痛全套。穿过新华路到淮海中路上邂逅夜莺和狐狸精,这是一定要“病得不轻”的架势。小洋楼和红灯笼把情调扩散开去,情调来自资产阶级,来自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05 16:53)
女孩玲玲
——《小偷家族》观影记


黑夜太冷,可乐饼都快凉了。而穷人、旧物和灰色
喂养着它。这时候该火苗一一舔出它们肮脏的脸了。
在火中烧掉脏衣服,以与哀伤的童年诀别。再烧掉
旧名字,让沾上的泥泞和伤痕越来越少。现在她叫玲玲,
该与那同样被火咬疼的女子做母女了。该与密室中
头顶小灯泡的男孩做兄妹了。她是穿连衣裙的
镜子,是自己的祖母、母亲和小姨。大火被几张旧脸
引燃,又在生锈的铁皮桶里照彻屋檐上全部的黑夜。


3日。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31 19:15)
白鹭之白

□蓝喉


罗敦腾,西衙内,小布头,琴匣,原非子,锦瑟,一树,西渝海棠,蓝喉,是为九。对于语言,我们皆有完美的态度,也企图有完美的呈现,是为九成。且谈九成如何写白鹭之白。 

“白鹭从西窗远去多年”,起笔即定调。既已远去,其形其色则无须再费墨水。很酷。语言里耍酷,这是沪上老顽主罗敦腾一贯的派头。虽未直接写白,但尾句却有所指示。当下可供驱逐的虎、豹、麻雀,皆是披斑涂纹之物,令人想起的肯定是那远去的一块纯白。这么说来,“远去”而在视野、在心境、在生活中所遗虚空或缺失,也是一种白。我指认他为克服自身重量而轻逸的胖子奥秘在于此。

西衙内也未直接写白。但从“低血压的云”,可觅到白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15 20:29)
故居


明月偶尔想他,便觅山坡,或在一个中学女生
正摊开的书上,建一座小院子。午夜月光坚固
如玻璃。那雕塑舒展筋骨,踱步堂中,饮茶,
掸尘,翻两页资治通鉴,就又站到人民广场上,
璀璨,踌躇,像刚刚登榜的青年进士。



苔痕是我的步履,轻逸以至虚无。一级台阶
耗尽半个春天。而影子早印上了垂帘,
哗哗哗拂动,以供池水临摹。这显得不够笃定,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蓝喉
蓝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478
  • 关注人气:5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稀粥与块垒
个人简介
蓝喉,抄古方的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