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成奎花
成奎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607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3-10-11 15:50)
标签:

读书

    读完最后一页,合上书,心里空了一个大洞。肖克申的救赎里圣经被挖空了用鹤嘴锄填上,鹤嘴锄挖空了墙壁用下水道接上,自由毕竟要穿过腌臜和黑暗而行,蓝天碧海下的宁静是可求却不一定可得的犒赏。如果不愿意在下水道里呕吐,通向自由的另一条路,只能是屏蔽世界的纷扰以及与之相伴而行的可能的荣耀,可惜,孤独也和蓝天碧海一般,可求却不一定可得。

 

    布恩迪亚家族里没有一个庸人,但凡能够真有欲望并全力投入于其中的,都不是庸人,无论这个欲望关乎精神还是肉体,高尚或是卑劣。世界上真实的欲望并不多,多的是欲望强暴下的受害者。名声财富,美女香车,多少人曾在得到以后或者试图得到的路上于深夜独坐的疲惫中说:“其实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庸人的世界,连欲望都那么的懦弱和被动。不平庸者唯一的归宿只能是孤独,盘踞于幽冥之湖里的暗礁之上,沐浴着神秘诡异的月光,被随波逐流的人们远远抛在身后,被嗤笑并渐渐遗忘。

 

    这是一个日渐腐坏的世界。被拴在生存、梦想、意志、欲望的木桩上,那些不随波逐流的人围着这些中心打转,可怜绳子越来越短,连不平庸者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2 12:33)
标签:

读书

    南美作家也许是最适合描写爱情的作家,举步维艰的现代化背景下不被需要的理性,使得那片土地上人们的直觉和热情不受压抑的发展。桑巴、探戈、萨尔萨,爱情里的挑逗试探纠缠,在众目睽睽之下恣意展露,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后一块把两性之爱当作生活的土地。

 

    乌尔比诺拥有显赫的家世、迷人的风度、受人尊敬的职业,对于世俗道德真诚而且成功的践行,人所能主动把握的成就,他一一尽收囊中,包括美丽的妻子和稳定的婚姻。马尔克斯眼中,与精神相对的词不是物质,而是世俗,包括世俗的美德、幸福、羞耻感和信仰,而精神只有一种内涵:爱情。这是唯一不能通过自我的努力获得,唯一逃得过衰老,从而唯一永恒的东西。于是,当成功的乌尔比诺在衰老的折磨下战战兢兢,步履蹒跚,阿里萨却还能拥有14岁的情人。阿里萨是个影子,如果一个人完全献身于爱情,他只可能是个影子。马尔克斯笔下的爱情,与世俗格格不入,只能沉默地蛰伏于世俗世界的阴影里,她并不挑战,也不会宣战,只默默等待阿里萨这样命定的人入彀,而这些宣誓效忠的人,也一样沉默坚韧,象影子一样生活于世俗的世界,如同猪笼草吞噬昆虫一样,收割自己成百上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5 08:29)
标签:

故乡

    昨天北京的天好蓝,隐隐有点赶上我老家的意思。其实蓝天不是那么稀罕,这里那里什么时候总能一见,我离家后再没见过的是那里的云。
 

    云南和云,似乎有别样的渊源,《云南通志》载:“汉武年间,彩云见于南中,谴吏迹之,云南之名始于此。”彩云之南,我自己听起来,总觉得那是巫祝出没之地,穿着斑斓彩衣,带着五色狰狞的面具,在火塘里踩出一串串的火星。而事实上得此名,也许不过是因为其地势高吧。前几年回老家,从昆明坐飞机,很小的飞机,都不用对号入座,四十分钟的行程,时间只够用来爬升降落,只有很少的几分钟是飞在云层之外。这十多年我飞得多了,云海什么的已经视若等闲,看着窗外发愣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的云海里,俏生生的立着一个山头,恍若海上蓬莱仙岛,我眼睛一下子湿了,只有我的家乡,才有这么低的云,这么高的山。

 

    人到中年,不尴不尬的年纪,现实,谨慎,不敢妄谈梦想,但凡要想到说什么写什么,只能从回忆里去找。我的回忆总是静止的一幅幅画面。回忆起家乡的云,总是仰视的角度,先看见横过整个画面的双杠,已经很旧了,被很多双手摩挲过,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8 11:46)
标签:

礼物

    有一段时间,我每天乘火车往返于乌普萨拉和斯德哥尔摩。一天火车在途中停了下来,广播里说前方铁路技术故障,让乘客耐心等待。十五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车上的人渐渐不安起来,我也从座位上站起来张望,这时候上来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走到离我后面三四排的座位边,带走一个男人,一到站台上就把这人脸朝下按到了地上。这时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大群的人从视线范围之外忽然涌了出来,其中一个直接朝我的窗口走来,到了跟前,我认出来是系里的技术员安娜,她一脸关切,问我有没有事,看我一头雾水,示意我等着,一会后她上车来坐在我旁边,我才知道有人报警我们车厢里有持枪的恐怖分子(瑞典禁枪),火车停下来的那半小时,其他车厢的人都已经有序撤离了。第二天在系里,安娜跑来告诉我,报纸上报道了这件事,那人带的是玩具来福枪,给他孩子的礼物。这样的礼物,不知该说是惊喜,还是惊吓。

 

    安娜很年轻,一头很卷很俏皮的金色短发,那以后我才知道她和我一样,每天往返于两个城市。我们后来经常在车上遇到,很聊得来。有一次我穿过一节车厢,看到她坐在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到瑞典那天正是仲夏节之夜。拖着箱子走在路上,整个城市空空如也,偶尔有头上戴着花环的女孩路过,提醒我城外某个地方,围着五月柱,白夜下的狂欢正在进行。

 

    第一次听说白夜,是二十年前读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同名小说,一个孤独的幻想者在圣彼得堡白夜里邂逅的姑娘和一厢情愿的爱情幻觉,多愁善感的俄罗斯爱情故事已经忘了,只记得小说里字字句句透出的孤独,还有神奇的不夜之夜。那时候我在上海,每天晚饭后和同学在校园梧桐道下散步,无知无畏地宣称世界上只有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可以被称为作家,喜欢讲《俄苏艺术欣赏》的用古龙水的老师。白夜,离我那么远。毕业后呆过几个城市,时间都不长,离开的时候没有太多留恋,有些人象蜗牛,随身背着的壳就是家,没有离愁,也没有乡愁。最后我一飞近万里,到了瑞典。

 

    瑞典纬度很高,夏天到仲夏节前后,基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电影

颐和园

    电影《颐和园》,很早以前看过,趁着周末,今天重温了一遍。

 

    大胆的性爱场面是这部片子的噱头之一,可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悲伤的性爱。后来余红用一段独白解释了这种悲伤:“周伟,为什么我总是急于同你们,我的男孩子们做那件事?这是因为只有在那件事的进行中,你们才懂得我是善良的。我试过多少种办法,可最后还是确定了这个极为特殊直截了当的方式。我以前遇到过有一个两个或三个异性了解我,理解了我的善良和仁慈。” 这是我知道的对于男性最肆无忌惮的贬低,却说得如此真诚和深情。余红是看穿两性之爱的女神,卑微落魄,同时又凌驾于众人之上。

 

    正常人大都觉得余红不可理喻。如果我们愿意回忆,总能想起第一次拥抱恋人时几近窒息的心悸,不能相见时既深又远山谷回音般的忧伤,还有被背叛时的恨与决绝。但凡爱过的人,生命中总有这么一段猜忌、神经质、莫名其妙忽悲忽喜不可理喻的日子,或长或短。把这段日子一遍一遍重复,重复成一生,就是余红。而在爱得最深的时候,深夜独坐,你是不是总会感到一点点无常,一点点哀伤?如果这种爱过以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5 06:33)
    我对于童年最初的印象,是母亲牵着我的手走过一座小桥,阳光像是被镜子反射过,明亮耀眼。一条宽宽的河,水却很浅,一边是黄色炙热的河滩,另一边是矮矮的河堤,种着高大的金鸡纳霜树,洒下成片的阴影。

    金鸡纳霜对于小孩子,像一个莫名其妙的咒语,我是大学时候才清楚这都是哪几个字。可这不妨碍金鸡纳霜的果实成为我们小时候最早的玩具。也许是某个季节,也许是一年四季,地上总躺着金鸡纳霜果,被踩碎的贴在地面上,象失血的小小的海星,完整的则是个小小的碗,或者被横切一半的陀螺。我们捡最大最完整的,比谁能让它旋转的时间最长。

    我们几乎所有的童年玩具都是靠山靠水就地取材。

    我的家乡是一个山区小镇,东面是绵延和缓的土山,西面是险隘峻峭的石山,把小镇围在中间,再用一条河束起来。我后来看到国外小孩在公园玩滑板,从滑道这头冲上那头,再转回来滑向另一头,就想起我的童年。我们的小镇就像一个大号的滑板道,我们冲上东山,在那里破败的坟头边捡到白花花的人臂骨,滑下来再冲上西山,在那里幽静的山坳间发现幽香扑鼻的野生百合。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9 21:13)
标签:

秘密

    我认识一对夫妻,都是名校生,毕业后都进了国家部委。不同的部委,一个部委很拉风,另一个部委很有实权。其中一位被安排外驻,另外一位竟然把自己也弄成另一部委在同一国家的外驻人员。外驻结束回国后,丈夫毅然决然跳出体制开始了独立创业,我和他们接触多起来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创业艰难,男的心情总不是很好,每次一起吃饭,总能听他数落老婆一句两句的,女的不吱声。我私下里嘀咕:“看这样子,等男的成功,女的就危险了。”

 

    最后一次在一起吃饭,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天蓝得不像话,自然而然说起国外的环境和他们的外驻生活。他们那时候刚学会游泳,就跟一帮外国朋友到海里游,游到离岸一段距离时,女的忽然不行了,开始往下沉,男的赶紧从水下托住她。两人在水下纠缠着挣扎了一会,男的想:“大概两人都要完蛋了。”女的也想:“这样不行,这么下去两人都得死”。于是女的就放开了男的。男的钻出水面,吸了口气又潜下去再次把她给托起来,然后慢慢地游回了岸上。我听了久久没有说话,都说爱要学会放手,这位妻子的放手,可不是小资嘴里轻飘飘的宽容洒脱,那是性命相托。我不知道如果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3 18:49)
标签:

暗恋

    怎么爱上一个人,大概总是很难说出子丑寅卯的,何况一开始忙着追、忙着心慌,然后忙着幸福,忙着猜忌,最后忙着争吵,忙着分手,倒头来却想不起来,我到底为什么爱上了那个人。暗恋不一样,特别是那种从一开始就决定一暗到底的,没那么多台词戏分,都是独角的内心戏,观察一个人,琢磨他的一举一动,他的一举一动改变着你的心情。他以及你对他的暗恋,成了精心建成的数学模型,每一个参数每一项推导都确定清晰。经年的暗恋,如果不被演成苦情戏,最后寿终正寝,这种暗恋者是可靠的结婚对象。你坐在他的身旁,咫尺天涯,感觉世界一块一块地碎开了掉下来,没有比对喜欢了几年的人说:“喂,我喜欢你”更大的诱惑了。过了这关,如同大学毕业生从华为从四大熬出来,从此职场再无“加班”,情场再无“纠结”。

 

    我的暗恋开始于高一。第一次开班会,我迟到了,班主任在讲各种规章制度,我裤腿卷到膝盖上,推门进去直接走到第一排的空位上坐着,大学刚毕业的班主任停了几秒又接着发言。我的高中从第一天开始就松松垮垮。中午也不一定回家,和住校的同学混在一起,蹭她们的饭菜票。某天中午,我们坐在学校小果园的围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44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2.13,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2.13,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懒》。
  • 2006.06.22,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 至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