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镇罂粟
冰镇罂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424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栏目

本博所有文章\日志皆为原创。文笔拙劣,思绪散漫,无收录之必要。为了您的身心健康、形象无损,请勿随意转载。

 

          博主XYY在此谢过

IP计数器
原创-冰镇漫谈

  歌、影、视、漫画。

         娱乐万岁。 

 

    

电影《道林·格雷》2010-03

原创-冰镇小说

系列短篇:
         《耳》(2009)
         《口(2008)
         《脑》(2007)
          《眼》(2006)
 
原创-水鱼游过

 

            你们陪我走过了

             这些地方。

 

          水鱼游过

 

 香港:可爱的“文化沙漠”(2009.12)

 

初探澳门·城市印象(2009.07)

 

初探澳门·美食搜寻 (2009.07)

 

 高明西岸烧烤活动(2008.10)

 

粤港AC动漫展(2008.10)

 

HK FRIST (2008.10)

 

五·一“百万葵园”电影串烧(2008.05)

 

追逐奥运圣火的人肉叉烧包们(2008.05)

welcome
公告
            
 
2007
 
原来还有理想未停歇。
 
2008-归途
 
二OO八,我只留给我的
网络世界两个字,归途。

二OO八,我开始作一些设想,
例如用自己真实的身份去承担自己的言论。

二OO八,我期待、尝试另一种
生存样式——纵然把虚拟舍弃也能自由驰骋。
 
二00八,我像所有人一样,总是希望活得更像自己。
 
            
 
2009-如何寻获一个坚实的明天
 
因为此空间本不存在,所以所有内容皆属虚无,
 
照片简陋,貌状有光华,其实依旧难逃简陋。冰镇身无长物,仅余小小方块堆砌成字,
 
卑微地用零星无章法的语段,留予过路人蛛丝马迹。
 
倘若此地有关硝烟,相信终将只是平地无风浪。
 
如何寻获一个坚实的明天,莫不是千徊百转。
 
此刻是拔剑心茫然。
 
(这片土地可实现沟通的全部信息,都在这里了。愿在此过路的人仍旧安稳愉悦。)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花了大半小时,终于记起了用户名。网络世界啊,你真不够朋友。

  (念记起十多年前的单行小本子了。)

   总感觉新浪博客的气数也差不多了,提早过来做些备份。

   复制,粘贴,复制,粘贴。发现过去的自己真是个话痨。

 

   从2005年开始,一幕幕过往重现眼前。

   看着那些日记,似乎可以用过来人的身份说:

   “看你甜蜜的,明年不还是分了。 ”

   “这留言的人啊,你别看他什么都不是,过些年就是当你丈夫的人了。”

   “你想问那个老师问题吗,这辈子都不能再问了,今年他去世了。”

   “你别以为你可以一直写下去,一旦被阻拦,还是会停歇的。”

 

   是吧,你怎么也抓不准的,那叫命途。

 

   还有一个,用心生活,拒绝剧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8 11:08)
标签:

杂谈

渴了

 

 

鸟儿打了一个哈欠
把梦吐在土地

从雾的这头
匍匐前往雾的那头

 

孩子们手拉手
围着那最荒芜的心脏
绕成了一圈
肺和肝,胆汁
兰花指是死亡的隐喻

 

龟裂了
那是呼吸
会伸过来勒住孩子们后颈的
绽放出一朵蔷薇
宗教之香飘过来
荡走
停留在那张古老地图的左上角

 

野豹、驯鹿和山羊奔跑

牙齿和嘴唇碰撞
便有了温驯的

服从的泪
杀戮还有追忆

最美的

哭泣吧

 

如果这里有一千零一个面孔
那么你就是

第一千零一个

 

徐韵妍于2011年2月18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如果……那么就…… 

     2、一定要的,写。 

     3、我。 

     4、无限感激认真爱着我的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9 15:31)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文文章

《无题》


我要写诗,

要写得把整个诗心也陨落了。

第三十八天的仰望和

第六十二天的颤抖,

死亡,

死去的如寥落的星。

夜漆黑,

用残损的手掌

爬过去,

而我的眼睛是湖泊,

一声声的召唤似菊。

 

昨夜的黑猫还爬在我的肩,

你也听见过他湿濡的鼻息。

你讨厌干枯的性,

你剪断过二月的手腕,

你伴侣是一部关于

绞肉架和断头台的童话。

 

不要害怕诗歌,

不要害怕死,

如我,

还有我的当初。

栖息的雾,

波德莱尔放逐了羊群,

一张口就通篇悖论。

通篇悖论,

攀爬在命运咽喉,等待

咔嚓一声

炸裂。

 

                ——徐韵妍于2010年11月29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文文章

我回来了

 

 1 那时候

 

  幻想是玄武门城墙上的鸦,

  从谎言中起飞,

  在记忆终止之前降落。

  捡拾一抹沙土,身肢也收拢,

  在喇叭花和常春藤之间撒下一抹雪花。

  明净在哪里呢?

  言语也破损了,真实崩坏。

  愚拙如你,

  惨淡如你,

  无法如愿一无所有的你。

 

  2 这时候

 

  用命运之水浸泡双手,

  蝉的叫声便在窗外咬破了残喘的

  呼唤。

  白驹过隙,时间之枝与岁月之叶

  沾上身来 ,

  到处,到处都是。

  拾荒的孩子,因为迷上氤氲而

  丢弃了视力。

  呵,只要把束缚也散落了。

 

 

  3 以后呢

 

  马也在风里跑了。

 

 

                            —— 徐韵妍于2010年10月27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日日记

   

    在我的QQ LINE,当年的“男性解放研究”未降下帷幕,又有女性友人私下组建“妇女解放组织”。

 

其实“女性解放”,言则美矣,历来口号统一,声势浩大,可是能取得的“阶段性胜利”,可谓凤毛麟角。在近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无非是武则天,时间近一点的是女革命家秋瑾。其实“女性解放”一不小心就会步进迷阵,例如它很容易就会陷入“唱对台戏”的偏执——“男人能做的,女人也能做到!”这时候女性群体的关注点就变成“也能做到”,而不是“自己想怎么做”。

 

拿出一个比喻:男性就像一个实体,他在照镜子,而女性就是镜子内的倒影,她们因为要“做到”,所以不断磨练自己的能力,致力做到能模仿男人的举手投足的地步,或许还要在此之上做得动作顺畅一点,力道大一点,诸如此类。但这毕竟是“模仿”作始,好胜情绪作祟,而参照物竟然又是“敌手”——男人,整个举动也充斥太多负能量了。

 

“女性解放”的初衷应该不是为了与男性争高下,关键还是重新寻回自己的意志。舍弃以往父权体制下的标准,舍弃自身已经被深深影响过的潜移默化的部分,真真切切地问自己,“我想怎么样”。一旦你的标准,想做的事情,和男权社会的标准竟然吻合(例如相夫教子),只要忠于自己的意志,那也无碍,自己的意志不能落下。

 

父权体制对女性的的歧视和不平等的眼光,是束缚,强行的“撑起半边天”的理念,也是束缚,现代女性若要陷入双重束缚,是真正的可怜。结合自身的生理特质和心理诉求,思我所思,为我所为,方才是真正掌握了“解放”的要领。

 

此时突然想起恩师李醒华针对校内“女生节”活动曾有以下言论:“女生节,还有妇女节,反而是彰显了对女性的不平等。”值得细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日日记

1

 

    七杯铁观音解决不了他的犯困

    用一场会议的时间 

    吞吃了无数哈欠

    嗝——

    很饱

 

2

 

    领导人拍案而起——“究竟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我党人员?”

 

    台下鸦雀无声,有自私鬼胆敢列出选择题:

 

    A、成为一名合格并且完整的政党人员,可是乱了信仰;

    B、成为一名用良心撑起话语权的传媒人,可是苦了身心;

    C、成为一名不问世事的学生大隐于市,可是坏了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日日日记

    我该如何排解妳(妳们)的忧伤?在侧耳聆听之后,在男性一般的拥抱之后。浅薄如我,是否也可以?

 

    故事一:武志红老师的意思大概是在说,心理学学多了,会发现人失去了同情心,因为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不幸者之所以不幸,其实大多来自自己的选择。

 

    故事二:有一个人遇到了困难,要去向朋友借钱。他首先找上平时与他相交颇深的A君,A君说,“我很同情你,但我无法帮助你。”没办法之下,他找上少有往来的B君,B君说,“我毫不同情你,但我愿意并可以帮助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文文章


(使用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常言道智者不惑,所以有谣言止于智者,但于我而言,却认为舆论的力量甚于智者的力量,到底是归根于智者寡而舆论众。所以面对此人的恶意中伤,我会选择去解读和注释,而不是由得清者自清。当然我们这些所谓“文人”的做法总是有点拖泥带水,常陷于委婉,就像我先前计划去做的那场游戏——基于骂言,先要有骂文化分析,再有两性解读,后有粤语方言语法,诸如此类,只可惜到最后因为人生大事的匆忙而搁置了,同时为免影响心情,也少到达此地(太忙,也没有什么可更新的)。到底是先生的“暴力型”语句有杀伤力得多,令虚构言论中伤者心生疑惧,就不再敢妄言,毕竟言论为虚,那便有牢狱之苦,是为以恶制恶。可见诉诸理据不如诉诸法制,若说舆论是冷暴力,那么法制就是绝对的暴力,故又得一结论:理据在舆论前被裁判为败,同时舆论又必输给法制。

 

    相交近二十年的小学好友(田仲俊贤)以为是来自初中友人的言语,那是让我的中学友人们吃上了闷亏。发言者为谁人,我自然心底有数,此人既不是真正与我相处过,也不曾共同经历所谓“历史”,那为什么会在我人生中这个特定的时刻,留下这些有特定攻击方向的言语?其实只细心一想,旁人到底也能猜度出多少,我只是习惯了去“委婉”,所以不多说不明言而已,想不到倒害了真正和我共事过和相处过的人,那也是不行的。丈夫后来忍无可忍,写下了发言,语句无多加修饰,就是比较直接而已(据说已收起了指名道姓的一句)。此言一出,竟不再有留言,看来也需特定的人发话才有用途。其实也知恶意中伤之人明显欺善怕恶,只是习惯了像《大话西游》唐僧般日夜唠叨,也几乎不晓得一些横冲直撞的方法——即便恶意中伤之人耍的就是横冲直撞,也总是自鸣得意看能不能耍着笔杆子战斗。但事实证明,就像法制本身就是一种权力的暴力一样,面对某些民智未开,与其以“文明”的方式劝服,到底还须以暴制暴。“文明人”的语言游戏,原来也不是任何时刻都适宜去玩耍,像现在,到最后反而成了拖沓。丈夫是理工出身,时常干脆利落,与我偶有顶撞,便常带一句“我不像你们这些文人”,亦即说我过于委婉、迂回、拖沓、多思多虑而且多此一举。如今看来,也不无道理。

 

2010.05.3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