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赖妙宽
赖妙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423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中长篇小说连载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4-05-24 21:54)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应朋友之邀,写了个1200字以内的怀念逝去的宠物的短文 。把它贴在这里充数。)

 

小胖是伴随我们多年的波斯猫,因我先生姓魏,所以我们叫它“魏小胖”。这是对外介绍它,或需要严肃待它时的叫法。平时只叫名,不称姓。另外还有几种叫法,比如想喊它过来一起看电视或要奖励它时,叫它“胖墩”;要制止它干坏事或看它不顺眼时,喊“胖子!”如果它温柔乖巧,还可以叫它“胖胖”。很遗憾,这种叫法从来没用过。这样,您就知道小胖是一只什么样的猫!不管叫它什么,它都会回头,只是叫“小胖”以外的名字,它都爱理不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以前连载的长篇小说《天堂没有路标》漏了(20),有网友指出,在此补上)

 

男人对黄丽苹的心思浑然不觉,他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忧虑中。现在来到协和了,就要见到阿咪了,他反而感到迟疑。“嗨,不知人家会怎么想,我这样冒冒失失地来,会不会白跑一趟啊。”他很想从前面这个女孩子身上找到答案,又问:“嘿,问一下,你们主任她为什么不结婚?”

黄丽苹瞪了他一眼,这人太放肆了!怎么可以这样问老师的隐私?她气恼地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3 10:30)
标签:

文化

分类: 长篇小说连载

第19章

 

在水一方

 

田中央从裸露的香江南岸消失了。孤零零的祖祠和石旗杆在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被蒙上了一层土灰,看上去忧郁而破败。在空中挥舞的大吊臂频频在石旗杆周围挥舞,好像在挑战它们的威严。有一天,大吊臂趁人不备,果然打断了两根石旗杆,另有一个嵌在杆顶的石斗在打桩的震动中掉落下来,破成两半。

村民们悲愤难忍。这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他们视若荣耀和希望的圣物,却像废物一样砸在泥土里,感觉像是祖宗的手指、耳朵被人剁下,叫他们又痛又怕。看管祖祠的文财老伯伤心得几乎气绝,要拿头撞旗杆死给他们看。那天他因“红眼病”过溪去看医生,回来眼神不好,没及时发现情况。等后来发现,已时过境迁,不知是谁干的。要知道是哪个混蛋干的,他们必定把他抓起来打一顿出气再说。

一伙人抬着残破的石块到工地指挥部,扬言如果不给个满意的答复,他们就把工地的大吊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3 09:40)
标签:

文化

分类: 长篇小说连载

第十四章

 

 

从工棚出来后,我们在一条小路的拐角处,看到旺伯晃悠悠地走过来,后面跟着老黑狗白鼻。我们站在路旁等它们走过。

旺伯旁若无人地走着,经过指导员身边时,不经意打了个响鼻。本来趿拉着脑袋睡着了似的白鼻立即警觉地盯着指导员,但脚步仍不停地跟着旺伯走,扭着头似乎在掩护旺伯。指导员被旺伯的响鼻和白鼻的目光所吸引,说:“走,去看看它们要走到哪里。”

“好!”我也来了兴致,好像就要找到田中央的隐秘一样。我们跟在旺伯和白鼻后面,它们从上田社横过村道,沿一条长着杂草的土路斜斜走进下田社。旺伯枯若秃枝的尾巴不时甩打一下,白鼻的尾巴倒是紧紧夹着。四只脚的动物,走起路来身体像船一样摇晃。

小路下坡,坡底两侧有池塘,塘边有榕树、龙眼树,树下有磨得光滑的石板和电视机大小的土地庙,庙前的土钵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3 09:08)
标签:

文化

分类: 长篇小说连载

第十一章

 

女儿

 

站在叶莎莎的房间里,虽然是大白天,我仍然有阴森不安的感觉,似乎这里还有一个女人的气息:她的愤怒、焦虑、慌张、绝望。我很想打开大衣柜看看,似乎叶莎莎还躲在里面。但这个念头只是在头脑里撞击几次,并没有行动,害怕大于好奇。我想,一个女人,心这么狠,她要有多大的仇恨,又要有什么样的心理素质才能去实施自己的计划?据我所知,女人除了一时冲动,一般很少真的采取行动,她们多数是在眼泪和幻想中,在四处絮叨和抱怨中消释自己的仇恨,即使付诸行动,也多用下毒、趁对方熟睡时偷袭之类的阴招,很少这样有计划、有步骤、大张旗鼓地干的。叶莎莎似乎是在向叶水木宣战,在向社会证明她的能耐。那么,她又为什么而战呢?显然不是丈夫的外遇,也不是财产问题,那是为什么呢?我看着这个奢华中透着俗气和节俭的房间,女主人的面目又一次模糊了。

小心走进大衣柜对面的卫生间,开了灯,还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2 15:11)
标签:

文化

分类: 长篇小说连载

第十章

 

跑路

 

我们经过理发店时,叶阿森正坐在转椅上沉思,大概又在回想那天的情形。店里没客。

指导员对着镜子喊他:“阿森!”

他看到指导员,赶紧站起来打招呼:“老赵,你来啦!”看到我,忸怩了一下,没打招呼,只说,“来坐。”

见了叶阿森,我才知道那天在病房里看到的两个成年男人中,有一个是他。指导员说他一直守在病房里,一是怕叶水木死掉了,自己罪责加重;二是自己良心上过不去,想为他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另一个是叶武荣,村支书。

指导员站住说:“不坐了,我们去苋菜家。”又指指市里的方向问,“你今天没去?”

“刚回来。”

“怎么样?”

“还是那样。”他忧愁地说,又压低嗓子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2 15:08)
标签:

文化

分类: 长篇小说连载

第九章

 

金刚手

 

从香山下来,以土路为界,田中央分为上田社和下田社,靠江的一边为下田社而另一边为上田社。因下田社地势低,容易受洪水侵害,那次水灾以后,有条件的人家都往上田社搬,下田社只有靠路边的地方是新建的楼房,这里交通方便,地势跟上田社已没差别。

村子不大,户籍人口两千多一点,三百多户人家,有少量外来工,是来村里干农活、养猪的外地民工。村子的建设没有规划,宅基地是按村规民约、大家认同的归属划分,由于人口扩张,房屋见缝插针地建,有的背靠背,有的脸对脸,有的脑门顶着人家的屋角,有的这家的窗户开在那家的院子里。村里的道路就是房屋之间的间隙,宽一点的小面包可以开进来,窄的人要经过都得侧身。村道就像一团缠住的乱麻,没有街名,没有门牌号,找谁家只能说在东头、西头,房前有棵龙眼树、老榕树对面或庙仔后等等,或谁家过来第三间,或某某颜色、某某形状的房子,村里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1 11:55)
分类: 长篇小说连载

第一章

 

一起爆炸案

 

10年前,我们香州发生了一起汽车爆炸案。当时我是香州日报的记者,负责政法新闻。

那是下午刚上班的时间,我正摇摇晃晃朝办公室走去,听到主任的喊声:“沈力同志,赶快去虎渡桥看一下,那边出大案了。”走廊偏暗,声音一到走廊里就嗡嗡响,感觉像天花板要掉下来一两块。

我就是沈力。每当主任有什么事想引起我们重视时,就喊人家“同志”,谁听谁不舒服。我还处在午休的困乏中,被喊了“同志”还是没能精神起来,仍懒懒地掉转身问:“什么事啊?”

我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到主任一个墩实的黑影。他身后明亮的窗户让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想得出他的表情,就像买东西人家多找给他钱一样。我想,我听到“大案”的那一刻,心里应该也有一个激灵,很难说清是什么感觉,就是捡了“白肉油”的快感。我们香州人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1 11:51)
标签:

文化

分类: 长篇小说连载

城市的繁华和文明的背后,埋藏着一个村庄和一种生活

 

——献给最后的农民

 

 

引子

 

这本小说的由来

 

吃过晚饭,大概是一天中最慵懒和混沌的时候。我收拾好碗碟,坐到沙发上,有点木然地等着电磁炉上的水烧开,准备泡茶。壶里的水已开始哼哼叫。电视开着,在播香州新闻。香州市第六次妇女代表大会胜利召开,市领导出席开幕式。一大堆女人的笑脸,像废品收购站的旧书刊;全市大搞“创卫”活动,市委书记带领一帮干部卷着裤管在清洗大街,书记拿橡皮管在冲,几个干部挥舞着竹扫帚抢着扫,水管指向哪里,扫帚扫到哪里,样子像在进行曲棍球比赛。今年蜜柚喜获丰收,但卖不出去,小孩子拿来当球踢,踢破的柚子肉洒了一地;长远县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今年诺贝尔奖文学奖揭晓,加拿大女作家艾丽斯·门罗获奖,算是黑马,暴了个冷门。但诺奖历来有不让大众猜中的习惯,也在情理之中。

从艾丽斯获奖,想到了2007年获奖的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两人都是曾祖母级的人物,门罗82岁获奖,莱辛88岁获奖。她们都是远离喧嚣,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所谓家庭主妇式的女作家。有趣的是莱辛得奖时,人家打电话给她报喜,她买菜去了,2个小时后才得知消息。

两位老太太的获奖,似乎告诉人们这样一个道理:写作,就是写,写自己喜欢的东西,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保持一个写作者对生活应有的敏感和思考。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更值得在意的呢?这样的写作,所求不多,能够专心致志、冷静思考,不受俗事和潮流的影响,更能抵达生命和事物的本质,留下了思想的结晶。

远离喧嚣,过简单的生活,做喜欢做的事情,一直是我的追求。两位老太太给了我信心和鼓舞。我还想到了瓦尔登湖畔的老梭罗,他说“看四季轮回难道就不算是一种职业吗?”即使不算职业又如何?只要能活下去,没有职业又如何?前几天刚给一位文友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