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雨
秋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7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上回说到西门庆看见潘金莲,脑子便钻入了爪洼国,只端着一张笑脸,看着潘金莲。心想:如若娶得这样一个女子,家中的那几个,不要也罢。旁边武松看见西门庆的样子,心里自是怒火中烧,但碍于旁人不好发作,只是使劲咳嗽了一声。

西门庆回过神来,忙与众人作揖握手。轮到潘金莲时,竟顺势捏了一下金莲粉嫩的手。这潘金莲是个聪明人物,看西门庆这番样子,心里自是明白。随说,官人折杀小女子了。西门大官人乃京城名导,别个人想见还不得见呢,小女子一贫贱女子,竟有这福分,庆幸还来不及,怎容得官人给奴家作揖。说着忙上前一步,屈膝作福,不成想踩到西门庆的长袍,西门庆一起身,长袍竟被撕裂了大口子。潘金莲见了花容失色,连着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话说潘金莲自打嫁了武大,见他一味老实,人物猥琐,甚是嫌憎:“普天世界断生了男子,何故将奴嫁与这个货?”其实武大心里也是明白的很,平地里捡了这样一个尤物,全是那张大户的原因。虽然张大户早就将金莲收用了,但依旧眷恋着金莲,常常趁武大不在时与金莲厮会。

这武大别看着人矮,但心眼不矮。私下弃了卖炊饼的活,应聘到清河县最大的五星级酒店——清河大酒店做了销售代表。因长年卖炊饼,武大积累了些销售经验,并没像一般销售代表那样,忙着给认识的人打电话,而是先熟悉酒店环境。一周后,武大对酒店客房、餐饮包间、会议室的种类数量、房间摆设、设计风格以及优惠内容均了如指掌,特别是对酒店各种新式菜品的名称、价格、口味及营养价值烂熟于心。但凡武大的客户来吃饭,武大均根据客人的喜好为客人点餐,打破了往日客人面对众多菜品无从下手、不知道吃什么好的局面。

一日,清河医疗器械厂的总经理应伯爵在清河大酒店设宴款待宋朝商务总管,商务总管口淡,不喜油腻食品,应伯爵要求服务员推荐几种菜品,服务员却只知道菜名,其他一窍不知。恰巧武大经过,随向应伯爵推荐了铁板木鱼豆腐箱、红烧素肉等几种菜品,并告之菜品中的肉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话说武大搬离哥家之后不久,被当地知县派往京城出差。武松随给大哥打电话,要他辞了汽车销售经理的职务,到武松健身学校任后勤主管,每日早出晚归,切不可与人理论。武大听武松要走,随洒下泪来说,二弟此去不知何时返回,你那嫂嫂每日的上网聊天,只不理会我。武松说,这等风情女人,不是哥哥的归眷,且忍耐几天,等我回来休了她也罢。

这武大听了武松的言语,心里自长叹一声:我只是丑了些,凭的没有整形医院,不然我也整个奶油式人物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25 18:30)
 

晚上,我开车送丹回家。从张店到丹的家大约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但我却依旧感到路程的短,我很希望就这么开下去,没有时间,而车上,永远只有我们两个人。但车还是到了丹的楼下,只是我们谁也没有说再见,我们就那么坐在车里,在夜色中相互倾诉着。

我打开收放机,一首悠扬缠绵,清新舒畅的钢琴曲轻轻飘荡在车厢里,那是班德瑞的春野。我和丹躺在汽车里,一边听着音乐,一边仰望着车外的星空,我从没有发现夜色如今晚这般缠绵美丽,是因为丹的原因吗?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因为有了丹,我将记住这个夜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14 21:16)
 

认识丹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故事情节很像王朔小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里的开头,只是地点换在了西餐厅。

那天是星期六,媒体的朋友喊我去吃饭,说有美女陪。陪美女吃饭那是我的强项,我扔下还在写的博客,立刻赶到餐厅。果然,朋友正陪着两个美女吃着呢,而其中一个就是丹。丹很像模特,气质独特,举手投足间有着贵族的高雅,一米七五的个头也让我这个有着沙文主义的男人很有自卑感。丹在餐桌上显得很沉静,多久了?我一直在寻找着这样一个内涵丰富,沉静优雅的女孩,似乎连我也想不起来了,毕竟年龄已经到了我不能去想这些事情的地步了,但上帝似乎就是爱捉弄人,在我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07 21:14)
 

也许是自己经历了太多的曲折,这几年,我越来越喜欢“感动”这个词了。以至于在读好书,看好的电影、电视剧时,常常被里面的情节感动的一塌糊涂,甚至有时候开着车,也会突然被收音机里的一首歌打动。以至于不少人说我不适合开车,说我太感性,哪天会因为感动的找不着北而出现追尾事件。

但我却知道自己这几年似乎更懂得了什么是生活,懂得了自己该需要什么了,这种需要承担了我内心的黑暗和陌生,我开始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06 01:32)
 

刚刚暖和了几日的天气今天突然变了,变得有点寒风刺骨。我一个人开着车,在车流中穿梭。一会儿,窗外飘起了雪花,雪花贴落在我的车窗上,瞬间化做一条细细的水线。我没有打开雨刷,如此美丽的风景这个冬天恐怕不会再有了。而在我的意识里,我对雪总有着一种难以表达的情感,就像从棉絮里抽出的丝,一缕一缕的,越缠越厚。

人的一生中,总有着无法忘却的事或者无法忘记的人,我也是。很多年了,我生活的记忆里,一直有个女孩,一个一闭上眼睛就会划伤记忆的女孩,那个女孩也叫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大话车坛

上回说到茜雪听宝玉说要给自己开出租公司,心里不免咯噔一下。想:这会子他到是想起我来了,还不知他三年后我去看他的情景呢。随把这事告诉了妙玉。

妙玉正在书房翻看《红楼梦》,看到最后自己竟是被抢劫受辱,不由大骂续作者高鄂变态,说曹雪芹明明安排我为了救宝玉下嫁官家,舍身取义,怎着成了这番样子?我可是和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并列为宝玉一生中的四大女人,他高鄂这鸟人凭着什么如此这般作践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23 13:54)

“一个国际大导演竟然让一个名不经传的毛头小伙给忽悠了”,“花3个亿制作的《无极》还不如人家花三天制作的一个网络短片”,“我们要告《无级》,它污染了我们眼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