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隔夜普洱
隔夜普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9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09-05-15 16:26)
标签:

杂谈

分类: 简约心事
 
暂时栖息在破落火车站旁的小旅馆里。
旅馆内的装潢样式还停留在八十年代初期。水泥地上染着红色的油漆,苹果绿的腰墙绿漆剥落,肮脏的痕迹斑斑驳驳。房间的木头门背后,依然还贴着一张美女头像的挂历。仿佛时光来不及对这里有任何的留意便匆匆忙忙的随火车驶过了。

荒山,雪野。周围一片死寂。

夜深时分,会有火车轰隆经过。火车来时,三层的老破房子被震得摇摇欲坠。车灯霸道的闯进屋来,随着车的行进在墙上移动。光影倾斜动荡,排山倒海的感觉。忽然在震耳欲聋的声响和不安分的车灯晃动中产生一种错觉 —— 恍惚觉得自己是躺在窗外面疾驰火车的卧铺上。临着窗睡得正香。经过一个荒山野岭的小站时,站台孤悬着的明黄色的路灯照进窗来,扰了一个梦。

迷恋这恍惚的瞬间和列车的轰鸣声。听得真切,是sound of time fleeting。

心头生出了思念。隔了千山万水的我的心,朝着你的方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7 17:22)
分类: 简约心事
 
 
 

风平浪静的海岸

尽管阳光发出对盛夏满含激情的期盼

海浪拍打着沙滩

一如既往地懒散

了无生气的春天

春草依旧绿了悬崖

如果有风

已经张开了许久的双臂会带我扑向天空

在云层之上俯瞰

有片被遗忘的等待已被潮汐染成深蓝

忧愁逐渐暗淡

淡入晴朗的夜晚被星光遣散

飞翔,以最忘情的姿态

穿越雾霭弥漫的山岚

体会逆风而上的快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29 01:47)
分类: 胡乱感触
 
 
 

爱情是具有攻击性的,不论是灵魂的撞击还是身体的撞击。如果把两颗心灵撞击后产生的火花命名为“affaction”,那么两个身体热烈撞击下绽开的妖娆烈焰之花便可称为“passion”。而这两者都是爱情(love)缺一不可的组成元素。

 

这种真正以糖衣炮弹方式进行的攻击,深具杀伤力。因此可以认为,一旦一场爱恋宣布开始,那么就意味着一场以特有方式示人的战争的战鼓已擂响。既然这个战神是披着华美的袍款款而来的,那我们也给这战争取个华美的名―――玫瑰之战。忽然想起如今有很多电视节目都是以为一群男女速配为主题的,例如过去有个节目就叫“玫瑰之约”,多少有些支局茬架的意思。

 

这特殊的战争可以在任何时代,任何环境,任何社会背景下展开。但于乱世中,情况会有些不同。因为这场两个人或两个家族之间的战争被更庞大的民族之战,社会之战,宗教之战等,这些涉及到更多人,甚至全人类的战争所吞没。糖衣炮弹毕竟比不得真枪实弹来的撼人。糖衣还没来得及在嘴里溶化,还沉浸在甜蜜回味中就被强制偃旗息鼓了,人们哪里会知道这种炮弹爆炸的厉害。

 

一般来说,在和平时代,这种小范围的战争才得以时机圆满完成(finish)。完成一件事,给某件事画上句号就意味着结束。不论为了完成它我们费了多少周折,付出了多少心血,结束了就是结束了。这就好比点灯熬油来回斟酌的写完一篇文稿,再往后多加一个字都是废话,都要不得的。

 

玫瑰之战的结局不是都以两败俱伤收场。要论成败必须看你评判的标准是什么。有的获胜于金钱而败于情感,有人以感官的满足胜出却输了些金钱,有些赢得了情感却又失掉了尊严……

 

胜败且不论它了,倒想说说这战争佼佼者中的有趣的两种。一种是接二连三战斗不息的人,一种是同时在两个或几个战场轮番轰炸的人;两者都是优秀的战士!

 

第一种人是真正的勇者,是天生的战士。这一类是天生嗜战的。天生的精力充沛,又天生的多情。并且,以他们战斗时全情投入的程度和战斗的次数,这一类基本都是以悲壮示人慰己的。或赢或输,都时有发生。糊涂一点的称他们为性情中人,不论造成多少伤害也不会予以追究。加之他们其实不是很计较成败得失,所以总是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已奋勇拿下十几二十回战役了。

 

他们本着生命不止战斗不息的理念,爱到生命的终结,倒也令人钦佩。但这个中滋味也只有跟他们交过手的人们才知道吧。这些人打着爱的旗号,实际潜藏着更为迫切的渴望是想要 —— 战胜。不论路遇什么样的对手,能够降服对方便感快意。可是一旦对手缴械投降了,这些主便觉索然无味了,必另辟战场再战高低。不过他们的死穴就是碰上同样好战的主。但是一场持久仗打下来也是劳命伤财损失惨重的。

 

这第二种与其说是战士,倒更像是战争中发国难财的生意人。他们很有些经济头脑,懂得妥贴经营。有时跟钱有些关系,但有时不然,是用经济的头脑赚得情感。当然,这里也分偏理性的和偏感性的。但若论佼佼者必定是那前者。

 

他们本着羊毛出在羊身上的原则,一开至少也是两个战场,或是守着一个也不拒绝另外的。他们不像是开两桌牌分身打的,倒像是开赌场的主人。首先瞄准了来这的都是拎着本金来的;其次,即便是输一桌,那边还赚一桌呢,打个平手。这类人不论男女不论外表强悍或斯文,内心都是很机灵乖巧的。赢,不让你觉得赢了多少;输也不会让你觉得损失过于惨重。给人留个好印象,或继续,或走人,也都不太惹麻烦。当然有时也会碰上厉害的,一把折两手,只能灰溜溜的自认倒霉了。但好在这类人无时不刻的都在仔细维护着自家的利益得失,又能乖巧的处事为人,即便折了也惨重不了。用安妮宝贝的一句话来形容这类人是再贴切不过了―――他们已经习惯把感情放置得很安全,掌握完全的控制权。不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内心,不表达彼此的需要,不主动也不拒绝。

 

虽说这两种战士一感性,一理性截然不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能毫不吝啬的对各种人说“我爱你”。有虚情假意的时候,相信在多数情况下也是怀有几分真情的。这“真情”却不能与真爱相提并论,不过是一种“爱的情绪”。在某一时刻,情绪到了就一定得说出来,不然不爽。就好比肚子胀气就一定要放屁一样,憋着难受。也就是说可以把频繁的说I love you 视作是一种和需要放屁一样的生理反应。情绪使然,必定是要把这爱之屁给放了才痛快的。而对于对手来说,这爱情也就有如这个声响味臭之屁―――听上去惊天动地的以为了不得了,可随后才知恶臭难忍。这么说,未免有些夸张,但是这个意思。话又说回来,既是正常的生理反应,那凡是个正常人就有个释放废气图舒坦的时候,只是于这两种战士而言,一般人都败在放屁的次数以及闻屁对手的人数上。

 

当然,世间也不乏以白头到老的方式善始善终的,可毕竟是相对少数的。但至少这也给世人留了一个好的念想了。尽管谁都没见过青鸟的模样,我们谁又不是在孤独的旅途中苦苦求索呢?冲锋陷阵的战将也好,坐守后方的赌王也罢,还是愿天下的有情人都能不打不相识,终成眷属了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30 10:24)
分类: 简约心事
 
 
不说
什么都不说
是月光静静依偎着山垛
 
不说
还是决定不说
但已有柔情在抚慰荒原的寂寞
 
清泉不顾我的沉默
兀自的哼起了山歌
点点波心的悸动
在夜幕下群星般闪烁
于是心事
再无法好好掩藏
空气微凉
酝酿甜蜜和忧伤
轻轻的,那一个叹息
已随流水,到远方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26 20:30)
分类: 简约心事
 
 
暮云低垂雨未到,
朱雀心焦,乌檐频绕.
黯黯天幕压断桥,
芦苇悄悄,烟波渺渺.
孤舟小艇独漂摇,
力踬途遥,鸿信音消.
只待清风卷帘高,
雨把秋浇,淡了寂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15 22:49)
分类: 胡乱感触
 

 

2007-7-15

苍白的夜

眩目的光让我睁不开眼

 

渴望驱车飞驰

绕着环道飙行

在高架上拉足马力

蓄意!从桥栏斜擦出去

撕裂那扬言永恒的沉寂

撞击的花火璀璨晶莹

以最夸张的绚丽,纪念

一场荒诞的存在

一个死的魂灵

为这场玉石俱焚的爆炸

付出了虚掷光阴的代价!

烈焰滔天是夺目的壮丽

用壮丽的夺目来掩饰所有的无能为力

。。。。。。

镇定

任浓烟滚滚

倾听

熊熊燃烧的是

在整个生命过程中死死挣扎的激情

 

呕吐

翻江倒海的呕吐

如果这样可以呕吐掉生命

那么

在黎明到来前的时刻

恢复平静

最后一眼,我会看见

灰蓝的微明的天空

鬓发轻轻的扬起

抚摸清凉的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胡乱感触
 

 

 

说实在的,此刻并未有任何具体的人可怀念的,不过一个无聊的人怀念爱情本身而已。但意淫也是要找到一个可依托的对象的。那么,就姑且把他设想为英年早逝的郭嘉吧。尽管三国中有无数英雄豪杰,可偏偏对他情有独钟!虽然他老人家不是生于商朝,但幸而在想象的空间里,时空是可以任意的错乱的。呵呵!就让现代的我为了三国时代的他死于三千年以前吧。。。

 

你在秀繁华锦簇活色生香的热闹

又怎会知道我隔了千山万水的寂寞

亦或,

是这咫尺天涯的遥远

让我守口如瓶,终日沉默

回首,

唯有茫茫白水漫漫青嶂

不见,

我们赌书泼茶的日日寻常

在荒草蔓生的岸边

你送行的踏歌行板

仍萦回婉转

牵手时的温暖

遗失在三千三百四十三年以前

在一具悬挂峭壁的棺木中

我的爱情已安然

 

―――---悬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26 02:03)
分类: 简约心事
 
 
 
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醉来深入荷花去,卧看青天飞白鸥。
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功夫。近来始觉古人书,信著全无是处!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除了没有以上三位前辈醉得那么离谱以外,字里行间实乃我近日写照也!仰天大笑!把酒作揖!
 
(出自清.王士祯,元.白珽,宋.辛弃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5 00:09)
分类: 简约心事
 

 

无意间提起女友的旧爱。她戏说:谁啊,我认识吗?笑了,为她这没心肺的洒脱。

 

有的人,我也是可以这样不假思索的戏谑的,但是于你,态度就是轻佻不起来。想到你,不自觉的就沉默了。把目光投向窗外,思绪便能没有阻挡的漫延到更远。心开始沉了下来,感觉到那重量的拉拽时,眉头微颦。重,不牵扯悲伤,只是你落在我心上的分量。

 

还是欣慰的。欣慰的是我和你终究还是遇见了。也许消磨了几世的光阴,到今生,你我的缘分也已所剩无几。能遇见,能安安静静的相望片刻,能莫名的就开怀大笑,已很好。在一小段水路上我们同船共渡,凭水临风,然后各奔西东。告别的那一刻,我没有回头。我已记住你的脸,我猜度着你的表情,我知道,这一世就此完成。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心底与你共渡的记忆长成一片肥沃的田地。自然有枯萎干涸的时候,但每每春风吹渡的时节,这田地自会翻出新芽。庄稼茂盛的夏天,我可以赤足的在田野里奔跑;而雨季,我便乖乖的坐在屋檐下,笑看着在雨中傻乐的稻草人。

 

稻草人是我扎的,胖胖的,是你当时的样子。

 

当时。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8 22:41)
分类: 胡乱感触
走进这里,是个意外。
这里有微凉的空气,
燥热的心渐渐平静。
 
遮荫的大树伸出斜斜的枝丫,
树下的破藤椅和颓垣上的爬山虎幽幽低语。
红砖砌起的小水塘泛起绿意,
池畔有鲜红的美人蕉迷恋着自己的倒影。
一个闲置的马桶寂寞的蹲在角落。
偶尔会有树叶落在白瓷的盖儿上。
风经过时,把落叶带走。
 
时间望而却步,不忍造访这里。
在这个后花园里歇着一些人;
有些没有回忆,有些只有回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