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哈师大附中时长江
哈师大附中时长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871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时长江,笔名如铎、秋远、秋水。作家、诗人。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诗词协会会员,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北方诗人协会会员。哈师大附中语文教师。
幽花轻拾(散文)…
(2017-02-26 19:50)

静中独语

 秋远

这是个喧嚣的时代,或许每个人都是这漂浮变幻时空里的一粒尘埃。

然而,每个人也都有安静的一隅,以供心灵沉淀和喘息。

也许,这喧嚣不过是你积累起来的情思牵绊,随着岁月的流逝越来越多,它们都要同你对话,和你争吵,让你无所适从。正所谓“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比如你是一株花吧,你还未开放,风就来了,它说:这是一朵什么花?怎么这么弱不禁风?等你露出了花蕊,雨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7 09:35)

外在与内在

——序时长江文集《真实与虚幻》

 付琪 

与长江相识是在他从外校调来附中工作之后,现在算来也大致十年了吧。那之前,只是从熟悉他的人口中知道,他喜欢写诗且小有成就,并且组织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学生追随在自己周围,成立文学社,出版刊物等,其他便几乎一无所知。这些零星片断的传言,在我脑海里组成的是一个激情四射、指点江山的文学青年的形象。而令我大跌眼镜的是,当他站到我面前时,我看到的竟是一位胖脸笑目的“弥勒佛”,尤其那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油亮而开阔的额头,让我觉得他也许更像个学究。他说起话来缓慢而沉稳,脸上同时挂着一丝狡黠的笑意,言辞里也毫无半点诗意和辙韵。这外在与内在使我不由怀疑此前的传言是否真的是“道听途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交往的机会渐渐增多,长江的诗人气质才如朝雾褪去的庐山一样慢慢显露出来。

他是个貌似理性其实却很感性的人。记得他来到附中不久,恰逢教师节,语文组组织教师会餐,我和作为新成员的他第一次喝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另一个渔夫和鱼的故事 

我曾经在海边做过渔夫,看到过一些有关鱼的异事,也许那只是传说,在我昏聩之时受了惊悸,至今仍难以忘却。

那是一个晌午,阳光刺眼,云朵悠闲地在空中午睡。我忽然看见从海面上跃出几条鱼,他们身着华麟,鱼鳍上绣了蝴蝶结,来到沙滩上。它们的嘴一张一合,似乎在商量着什么,之后,领头的一声呼哨,从蔚蓝的大海的幕布下立时蹿出无数小鱼。它们争先恐后,用尾巴做脚,在沙滩上左冲右突,掀起阵阵沙浪。

奇怪的是,沙滩上所有的人都若无其事,悠闲自在地玩耍,没有人在意这桩奇事。

微风吹动我的胡须,我擦了擦浑浊的双眼,定睛观望,只见那些小鱼瞬间集合,排起整齐的队列,似乎要举行盛大的仪式。它们围了一圈,有几条鲜艳的大鱼来到舞台的中央,开始跳舞。

这时,周围的人开始围拢过来,眉开眼笑地欣赏起那奇怪的舞蹈。周围的小鱼们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随着节奏嗷嗷地叫好。人们也都随着那节奏扭动起来,并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嗷嗷地叫好。

一条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4 08:14)

怀念那雷声

    习习的微风吹着,草原上的花开得懒洋洋。蒲公英骄傲地伸了伸懒腰,变戏法一般拔了一根毫毛,随着风飘起来,变成了空中的云朵。

   牛羊低着头吃草,忽而不安分地撒欢,远处的农田绿意盎然。

    我是个放牛娃,衣衫抖了抖,就把春天洒在身后。夏天的蛐蛐和青蛙在草丛里卖弄着歌喉,旁若无人地演唱着它们的传奇。

    这是个熬人的夏天,连树林的队列都显得单调。我的雨伞沤出了汗味,在阳光的曝晒下一点点地蒸腾。泥土干裂,草地似乎是大地的汗毛,挣扎着,以各种姿势倒伏在泥土的边缘。也有流水,在深沟的底部,呻吟着打盹。

    我喜欢做梦。喜欢在这样的夏天做梦。天空被太阳的强光占领,索性眯着眼,看着我的牛羊。

    牛蝇嗡嗡地乱飞,还有很大的牛虻,绿色的大草蝇,蚊子只在草根午睡,偶尔出来晃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07 11:19)

关于鸽子

秋日的一个下午,我坐在办公室里,无意中瞥向窗外,在我半开着的窗口外,站着一只鸽子。它静静地立在那里,望着我。是好奇吗?也许和我此时的心境一样吧。我看着它,投以会心的微笑。它的后面,是楼,是萧瑟了叶片的半黄的树,还有远天之上的静静的云朵。我无意去惊扰它,只轻轻地挪了椅子,和它对视。

我在刹那间忽地联想起很多画面。它们偶或在天空之上成群地旋飞,再响起迷人的哨音,那画面会让每个人的内心升起一丝温暖的祥和。我曾在很多城市看过成群的鸽子,从一个楼角飞越另一个楼角,它们的飞舞是快乐的巡演,而这巡演又是多么无私地赠与的。在哈尔滨索菲亚教堂,有一群鸽子。它们是使者,它们和教堂早已融为了一体。在高天之上,有洁白的云朵,索菲亚教堂的主穹顶直插云天,而就在那墨绿色的顶盖之上,在钟楼的周围,随时都可以看见洁白的鸽子。它们忽而飞跃而上,忽而悠然飘落,忽而从人群中间旋飞而过。也有的鸽子落到地面上,它们和人们亲切地嬉戏,没有任何惊恐和不安。看着这些温柔驯顺的生灵,那么,心头的扰攘也就平息淡退了吧。

我时常会想,那些鸽子是谁养的呢?它们的主人是怎样可爱的人呢?它们又会在哪里筑巢安家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新书资讯


    《记忆的胜境》

    秋远诗文集《记忆的胜境》,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大32开本,被收入《雪龙文丛》。该书由诗海的泛舟、天籁的胜境、俯仰的偶拾、转瞬的沧桑、思考的话题等五部分组成。

    诗人、作家、评论家谢幕先生为这部诗文集作序。“读这部诗文集,你可以在天籁的胜境中听那随缘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又可以与你心有灵犀。”(谢幕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关注博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