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3-03-19 22:11)

他非要一个真相。我所说的,所有的理由在他看来都是借口,所有借口都只是为了掩盖真相。

他诱导着帮我分析真相,之一,之二,之三,我一一否认。

我只能后退,屈辱着后退,退到退无可退,退到恨自己。

现在,我仿佛看见了真相,仿佛他所诱导、分析的,都是真相,仿佛我所信誓旦旦地否认着的,都是真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8 22:37)

好小说是一个世界带给另一个世界的信息。

小说不需要与任何东西有关,它只带给写作它的人强烈的愉悦,给阅读那些经久不衰作品的人提供另一种愉悦,也为它自身的美丽而存在。它们发出光芒,虽然微弱,但经久不息。

卡佛如是说。

《鸭子》便是按着这个样子来写,但不敢保证它会是好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7 21:33)
在咖啡馆,等湘子的围棋课结束,去了几个老朋友的博客,决定回来。
热闹久了,觉得还是静着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7 22:07)

湘子上了小学,开学典礼上,代表新生发言,稿子老师备好了,背下来就好。上千个老师,学生,背得很流畅,问她是否紧张,反问我,紧张是什么。早先练习的时候,听见把“诚实守信”念成“真实守信”,想纠正,又想算了,真实比诚实其实要好。

当了班长,第一天,回来说,我今天批评人了,说,上课时腿老在桌在下面动,以为我看不见。

晚饭后,湘子骑车,我跟着,快走。湘子说,名字其实比生命更重要。来不及反应,又说,比如,两个同名的人,一个犯了罪,警察抓了另一个,枪毙。我愕然,不会应答,只好跟着她的车,快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2 10:34)
生死别
  
  一
  6月21日清晨,在西昌执行完“中星10号”卫星发射任务,匆匆忙忙往机场赶。收到进磊同学妻子郑的短信:进磊走了。其时西昌阴雨连绵,天,沉沉地压在人的头顶。进磊走了,此刻,正在天堂,或在往天堂的路上。
  去西昌的前一天,和几个同学一起去医院看了他。郑已告诉我病房和病床号,却没有认出来,那已不是我心目中的进磊同学的样子,全身脱水,瘦成了皮包骨,颧骨突出,眼窝深陷。已不能说话,但意识很清楚,看着我们,朝我们摆手,嘴唇艰难地动。郑说,他谢谢你们来看他。还说,昨天还能说话,晚上低血糖,晕过去了,今天状态不好。晓莺同学眼圈红热,代表我们同学把鲜花放在进磊的身边。花是我和普鑫同学挑的,有康乃馨、紫百合和红玫瑰,进磊盯着鲜花看,看了许久。我们的心,碎了。准备了许多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带了一本《西藏生死书》,却没有拿出来。郑送我们到电梯口,噙着泪,不说话,我们清楚,这是永别,但依然怀着期待。
  在西昌的两天,忙着接待记者,忙着采访,忙着写稿,忙着喝酒,深夜回到宾馆,躺在床上,眼前却总是浮现病床上进磊同学的样子。一场病,可以把人折磨成完全超乎想象的模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6 20:49)
标签:

杂谈

一直在行走。

西昌,嫦娥二号;

珠海,航展;

井冈山,火箭模型;

洛阳、华阴、西安,宣讲团;

深圳,载人航天周。

喝了很多酒,见了很多人。

走来走去,一年走完了。

心,却越来越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海强的博上看到白连春的影像,顺着找到了白连春的博客。读了一下午,疼了一下午。

01年时候,还在军工报,搞了一个“神剑杯”诗歌征文,评出了一、二、三等奖,挑了一些送《北京文学》。白连春老师接待的。至今还记得他的神情,他的笑。没有说很多话,白老师要请吃饭。印象中没吃饭,有事走了。现在想来后悔,应当请白老师吃一顿,那时不知道他过得那么清苦。后来读到他的小说《拯救父亲》,数次想给他写信,终究出于自卑,而没有写。现在想来后悔,应当给白老师写信,那时不知道他过得那么苦楚。

读他的这些血和泪的文字,深深觉得了一种黑,最黑的黑,一种疼,最疼的疼。

我们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让人陷入绝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来的文字

      我在《北京文学》打工的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诗人肖像:东荡子   马莉油画原创

[色彩第97] 中国诗人肖像:东荡子  马莉作于2010年5月12日   
    布面油画/尺寸:95×80 CM    

诗人东荡子
马莉 图/文
    在广州生存着这样一群人,他们是极少数,他们的诗写得绝对优秀,为人绝对上乘,但由于不在体制里谋生,不是教授和记者,也不是小说家或房地产商,手中没有任何权利资本,他们至今仍游走在城市的边缘,较少为国内功利的诗坛所关注,但他们都是心灵高贵的人,不会为名利而烦恼,更不会像某些诗人那样蝇营狗苟、四处钻营。他们是诗歌的异类,一群杰出而寂寞的歌者,一群来自北方的诗歌移民,他们自信地写着,不必为生存而歌,只年复一年把诗歌的锋刃越磨越亮。东荡子就是其中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4 11:11)
标签:

杂谈

在书店偶然看到《从黄寺到马甸》入选红孩编选的《2009年我最喜爱中国散文100篇》,有红孩的一句话点评:

我喜欢原生态艺术。散文创作也如此,我一直寻找非技术写作,像本文这种万花筒般的流水似的描写,已经多年没看到了。这种类型写作,对作者要求很高,语言要朴素,平白,但绝不意味着白开水一杯,同时,在选择细节上也要有章法,点与点表面没联系,组合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画面。张利文不是什么名家,以前也没看过他的散文,通过这篇散文,我想我该更好的关注那些非著名作家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