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永远的喜马拉雅人
永远的喜马拉雅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100
  • 关注人气:1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自白书
多年前踏入江湖并云游四方,目前停靠北美某地.

血统上的汉族, 精神上的藏民, 敬佩和景仰精深雪域和善良游牧民族.

爱好? 喜爱和有幽默感有智慧的人交友. 爱好自然方式的旅游,美食音乐和中东历史.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茶语厨房

好吃好看能回味

行万里路的武五陵

能拍会写有思想爱笑的小朋友

白小白的格子铺

80 后, 文字和画都很美

白竹塘生博古斋

文化历史学者和前辈

东方文化西方语

经济学博士汗趣味语言文化人

一个人的西藏

又一个喜欢敬重西藏的网友

王冉

谈钱说爱还写歌词的资本家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基本不喝咖啡,只喝茶。家里抽屉里面满坑满谷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茶,从老家江西的东固狗牯脑、井冈山绿茶到杭州的明前龙井以及云南的普洱茶、湖南的砖茶,还有美国的 Trader Joe's 的南瓜茶、无咖啡因绿茶,日本的玄米茶,贵的便宜的全都有,完全不挑剔全都喝。

因为爱喝茶,又因为家里的房间总是少一间,所以我常常在外面的咖啡馆/茶馆晃悠。写东西,看书,见朋友聊天,是三个我去咖啡馆里最大的原因和动机。时间长了,也就对周边的咖啡馆有了一些了解,连老板们都熟悉我了,常常请我这个熟面孔给他们在 Yelp 上面说几句好话,我自然是痛快地应承下来,转身就忙得忘记了。

这两天有位小朋友,念叨着以后要开家咖啡馆创业,就让我想起了诸多我去过的咖啡馆。写这篇博客,一方面可以分享我个人对这些咖啡馆的意见,另一方面也许可以给这位小朋友一些启发。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随便想到哪家就是哪家:

Philz Coffee - @ Loma Verde & Middlefield, Palo Alto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7 03:08)

“Break A Leg!” (“打断一条腿!”)
那是一个周三的黄昏,我正匆匆忙忙地穿过一片空地,迎面碰上一位老人。他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学生 - 每周四早上八点钟在他家,我教他中文,他教我希伯来语 - 他问我,你去哪儿?我说,我去上即兴喜剧训练课呢。然后他说了一句让我莫名其妙又毛骨悚然的话,他说 ”Well, break a leg then!” (好吧,去打断一条腿吧!) 我怔住了,禁不住问,“抱歉,这是什么意思?” 他看出我的惊讶,哈哈大笑。他解释说,这是一种对表演人士上台之前的祝福语,就好像说 “祝你好运”一样。我道了谢,然后就进入了教室,精神抖擞地准备打断无数条腿了。

“Yes, and…” (“是的,而且...”)
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颇有幽默感,也爱讲笑话,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一个喜剧演员,或者登台表演。我最近一次公开正式的表演经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小学四年级时和一位同学在学校的文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两天有两则关于谷歌的新闻。一则是谷歌买了 Nest, 一家由原苹果 iPod 设计师创立的无线室内温度控制器公司,用户可以在外用手机调节自家的温度;另一则,是谷歌宣布有一个在研究中的项目,可以通过特制的隐形眼镜和泪水来测试人体的血糖数值,并且因此而自动激发体内电子设备里胰岛素的释放,帮助糖尿病人保持血糖平衡。 还有两则和谷歌完全不搭界的新闻,一则是奥巴马总统宣布将限制美国国安局收集民众信息的范围和幅度;另一则,这个周六的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报纸商业版面,报导了最近有不少联网的所谓智能家电设备,被黑客用来做垃圾邮件的转发站,其中包括游戏机、无线喇叭、电视机以及至少一台冰箱。

身处硅谷,又在高科技行业多年,也曾狂热地追求和使用了每一项可以接触到的高科技产品。从 1980 年代的 Apple II, 到后来的 Windows DOS, Windows 95, 以及 2000 年硅谷几乎人手一台的 Palm,再后来的 BlackBerry 和 iPhone,我都是早期和重度用户之一.  至于互联网上的五花八门的应用和小电子产品,就更不用提了,我常常以了解熟悉市场的最新动态和拥有最新款的某某产品,而自我感觉良好。

几年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妈妈,

喔喔!新年快乐!

时间好快,我离开你和爸爸已经有八个多月了,我都快一岁了。我想念你们,还有爷爷奶奶他们。

我的养父养母和姐姐对我很好,他们每天都带我出去玩。夏天的时候,我们很早就起床,然后我们常常一路小跑地去公园的大草坪上玩。我常常在那里发现有很多小松鼠,我就一个箭步地冲上去抓它们。虽然到现在还没有抓到一个松鼠,我很有信心有一天我一定会抓到的。

上午我通常在家闲逛,或者在阳光下的地毯上睡觉。开始养父养母有点担心我,怕我会随地大小便,或者咬沙发家具啥的。虽然我确实也放任自流地做过几次这种事情,但是我从他们的眼神和听不太明白的中文里面,大致明白干了这些事情以后,他们是不会给我小零食吃的。你看,我很机灵的,从此以后,我就不干这些费力没好吃的傻事了。

过去几个月,我发现好几个屡试不爽的秘诀:只要我一做,必然有好吃的或者有摸肚皮这种好事。比如,当他们喊我 “小二” “小臭” 什么的时候,我看着他们头稍微歪一歪做思考状,他们马上就开心得不得了;或者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中年回忆录
父亲是学考古的,喜欢研究那些几千几百年前发生过已经消失的人物和文化。从小我被潜移默化,总喜欢把各种个人资料归档标上日期和编号。大概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我就开始在考试卷上写上年月日,仿佛等着有朝一日的考古学家在岩洞里突然挖掘出我的语文试卷,不需要用碳 14 测日期,一看就知道,“哈!这是两千三百五十六年前三月八日,古称中国的一个国家的一个小学三年级学生的期中考试卷“。

其实我本来根本就不记得这些个陈芝麻烂谷子的试卷。小时候,谁没在试卷上写日期,在课本上画王八青蛙美女和宝剑,然后在日记里大力抒发对班上某个小女生的爱慕和某个男生 - ”有朝一日一定要扁他一顿“ - 这种话语。(你没有?咳,你咋有这么不幸的童年啊,呵呵。)。问题在于,我爸是研究历史的,很讲究保存资料。于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大部分重要考试试卷、学校要求记的日记和自己零散的豪言壮语小本子、以及上大学以后以及毕业后的家书,全部被老爹老妈仔细保存在家。

每次我回家,都匆匆忙忙,爸妈没有提这些事情。终于,有一天,爸妈说,你看看你的这些个人资料(你看看这个词用得专业吧,”个人资料“,呵呵),要不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1 11:27)
我的生日在秋冬之间。过十岁生日的时候,我在故乡小城。爸爸刚换了工作,在城里。我就随着爸爸转学到城里教育质量好些的师范附小,那一年正是我转学的第一个学期。交通不便,平时我就和爸爸住在他单位的集体宿舍,周末才和爸爸一起回家,和妈妈姐姐哥哥团聚,然后周日晚又坐在爸爸二八自行车的后面,回到那小屋。我不记得我的十岁生日是怎么过的,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插满蜡烛的蛋糕和生日礼物是一定没有的,妈妈做的荷包蛋一个是肯定有的。在我们家,每个人都记得其他人的生日,生日比平时就是多一个饭碗里面的荷包蛋,其他人不得嫉妒,这个家规很清楚。

二十岁生日那年,我住在上海的一个叫做陈家头的地方,还是单位的集体宿舍,也是第一年在这地方。那时候,工资很低,一个月也就一百多元人民币。好在房租水电更便宜,单身汉也没什么固定资产和负债。唯一值钱的是一套在南京路某商场淘来的一套西装,是为了参加同事兼室友的姐姐的婚礼而耗费巨资(大概两三百块,呵呵)购置的,穿在身上感觉走路都飘飘然的。记忆有些模糊,不过好像庆祝了一下。大致可能是借着生日的名义,请了一些姑娘小伙,尤其是自己有意的某位姑娘,喝着上海啤酒嚼着素鸡素鸭大排,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2 05:52)
分类: 70后的生活
前两天刚刚吃过中秋月饼,今天中午就迎来了湾区的第一场秋雨。

雨下得有点大,太太说,今晚如果还下雨的话,就不溜狗了吧,早上溜了三趟了,小狗可开心了。

我说,那可不成,好多次训狗师都说了,不管风吹雨打逢年过节,每天该溜狗的时候,就得出门溜它。否则在家,小狗闹得很,不快活。好像完全听懂了我们的话,突然小狗自己叼着它最喜欢的塑料长脖鸭子,在客厅一头狂奔到另一头,发力来回狂奔无数次,好几次小狗头都撞到墙上去了。瞧那样子,又好笑又让人怜惜,仿佛一头小困兽被关在笼子里,有无穷的力气要出门在大草坪上,才能使出来的那种感觉。

我又说,以前不养狗的时候,真不明白为什么外面下着雨或者天墨墨黑或者暴冷的早上,居然总能看到溜狗的主人,或者打着伞或者戴着头灯或者穿着厚厚的外套,牵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0 11:35)
标签:

娱乐

分类: 70后的生活

 

当我开始喝第三瓶啤酒才开始有一点微醺的感,当我光着膀子在最美最蜿蜒曲折的海低速公路上开了七八个小时车候,当我睡了十几个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3 01:49)
'I did it!'  

Standing at the cross roads of Skyline Blvd and Tunitas Creek Road,  I knew I just accomplished something that I had longed for: a century ride.  Well, almost.  I still needed to bike down the Kings Mountain Road. But I had done that many times before.

If you are not a cyclist,  you probably don't know what a century ride is.  It's 100 miles (or 170 kms). Typically it involves climbing and descending steep mountains and rolling hills. It's not uncommon that a cyclist w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70后的生活
世间灿烂的爱情故事,到了最后,只有两种结果:生离或死别。在兵慌马乱的战争年代,爱人就更加辛苦。

生离,多半是忘不了最初的那相视一笑,那怦然心动,那满脸羞红,那喃喃细语,和分离前的誓言。情到深处,谁人会不信永恒?情到深处,谁人会相信世事的无常?谁料想,誓言犹在耳边回响,世上已千年。谁还会问,到底谁是负心人? 因为生计,因为求学,因为父母,因为战乱,因为爱情,因为因为 -- 这个世界有很多爱因情而生,因缘而离。

生离的情侣们,哪怕一辈子再不见面,也再不提起对方的名字,心中还总有念想。或是晨曦暮光里某场景里突然脑海里闪出当年的那幅画面,或是在超市里听到了一首熟悉的老歌想起了当年一起听歌的那个人。那一刻,目光会游离,心跳会停摆,呼吸会暂停,切菜的手也许会切在手指上而不觉得痛。但就那么一刻,时光就又闪回,又接着微笑着和晨练的邻居打招呼,忙不迭地拿出钱包在收银处付款,默默地拿着一块创可贴贴在了渗血的手指上。看看镜子里的自己,额头已有了几条皱纹,隐约可见四处的白发,摇摇头长舒一口气,一句话也没有说。

阴阳隔离的爱人们,就难免心中那份痛了。小孩子从小到大,少不了要摔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