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诈骗罪律师有用吗

律师怎么收费呀

怎样找到好辩护律师呀

淄博刑事律师

淄博辩护律师

分类: 法律故事会

有的人说构成诈骗罪了请律师没用或用途不大,这主要是律师行业的相关宣传不够,才致使大家误解,也使得部分应该请律师辩护的案件,没有律师介入,有可能影响了相关被告人“辩护权的充分行使”,很是可惜,我写此文,希望对大家有益处。


淄博律师为诈骗案嫌疑人成功辩护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辩护律师有用吗

刑事辩护律师怎么收费

山东律师

淄博刑事律师

淄博辩护律师

分类: 心灵一隅……

淄博律师:刑事案件律师“无罪辩护”思路

原创:刑事辩护律师王同生,山东大地人律师事务所

 

“爱苗儿,抱瓢儿”,只有喜欢,才会敬业,才会出成绩。

不同的目标,不同的思路,要“对症下药”,不能够“按住鸭婆要鸡蛋”,否则就会自找难看。

    比如刑事案子的当事人及其亲属都想案子无罪,因为一个有罪的刑事判决,就等于把当事人本人的前途毁了,也把当事人父母、子女的前途毁了:公务员不能考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绑架罪

绑架案

辩护律师有用吗

刑事辩护律师怎么收费

分类: 法律故事会

绑架罪律师辩护:机井浮尸

原创:刑事辩护律师王同生,山东大地人律师事务所

一起绑架案的辩护始末

       一个真实的案子,为增加可读性,我在写作手法上稍作调整。

     村前的机井里,小海子从上向下坠落,鼻孔里窜出的气泡拼命地向上跑,尽快到水面呼吸些空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淄博刑事律师

淄博刑事辩护律师

淄博辩护律师

山东刑事辩护律师

山东律师

分类: 心灵一隅……

为刀若不利,焉得宰牛名  原创:淄博刑事律师王同生,山东大地人律师事务所

    

.邵谒《送徐群宰望江》里有这样一句:

为刀若不利,焉得宰牛名。 

    如何才能把自己“修炼”成“游刃有余”“宰牛刀”呢?

还有一句话:

非博不能集众美,唯专方可探究竟。

    作为一个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就要:博集众美,走专业化道路,只有这样才会“游刃有余”,才会办“精品案”,才会切实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才会对得起自己的品牌。

刑事辩护律师应该专业化,因为辩护效果有时候关乎一个人的生死。这样一个案子:两个小伙子杀死一位姑娘,我作为受害方律师出庭。案卷材料矛盾点很多,如果我为被告人辩护,一轮发言一定在半个小时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山东刑事辩护律师

淄博刑事辩护律师

淄博刑事律师

淄博辩护律师

山东律师

分类: 心灵一隅……

“草木无大小,必待春而后生” 原创:山东辩护律师王同生,山东大地人律师事务所

《尸子.卷下》:草木无大小,必待春而生。

我的理解是:静待“天时”,伺机而动,就会迸发出无穷的“生命力”。

当然,也要配合其他的必要措施,比如:将计就计。

将计就计就是识破对方计策之后,以原计为基础,造成误入对方圈套的假象,另施巧计于其中,而使设计者本身中计。

    谈到将计就计很容易想到《三国演义》赤壁之战前蒋干充当曹操之说客,企图劝说周瑜投降。而当时,不想周瑜正担心蔡瑁和张允帮助曹军训练好水军,将计就计,摆下“群英会”,诱导他盗走假的张、蔡二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淄博刑事律师

淄博辩护律师

淄博刑事辩护律师

山东刑事辩护律师

山东律师

分类: 心灵一隅……

#山东刑事辩护律师#王同生:笑将红袖遮银烛

#山东律师#王同生原创,请勿侵权,谢谢。)

 

    题目是“元曲”里面的内容,全文是:笑将红袖遮银烛,不放才郎夜看书。相偎相抱取欢娱,止不过迭应举,及第待何如。

    觉得这几句很有意思,作者意图如何,世人作何理解,各有各的看法。我找了一个角度,用在辩护艺术写作中:一个优秀的辩护律师要适应各色家庭、办公和社会环境。

遇到“情意绵绵”的,不能够因“红袖笑遮烛”而放弃努力,更不能沉浸于“耳鬓厮磨”耽误工作,让当事人利益受损。

当然,有一个温馨的家,工作累了回家放松心境,劳逸结合,有利于辩护水平的发挥,可以更好地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正如企业家曹XX在一则访谈节目里说的:“大部分家庭不满意”。

如何呢?

美国总统林肯的做法:对妻子相敬如宾,宽以忍耐,集中精力干事业。

这个做法不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无罪辩护

山东律师

淄博刑事辩护律师

淄博辩护律师

山东刑事辩护律师

分类: 法律故事会

#山东律师#王同生:无罪辩护思路

--#山东律师#王同生原创作品,请勿侵权。

 

任何刑事案件都存在无罪的可能,根据法律规定,在没有生效的刑事判决书确认之前,不能够认定任何人有罪。

    毒品犯罪亦然。但毒品犯罪进行无罪辩护的和其他刑事案件比较起来显得少了些。理由:

     一、毒品犯罪和其他刑事案件一样,经过公检法三个部门多个环节审查,出现错案的可能性很小。

二、毒品犯罪是重点打击的刑事犯罪行为,证据要求相对宽松,无罪的可能性小。

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亲属认为无罪辩护不可能成功,不赞同辩护律师的无罪辩护思路。

    四、辩护律师专业性欠缺,看不出无罪辩护的相关情节,有的看出了,但是对无罪辩护缺乏信心。

    五、办案人员对毒品犯罪深恶痛绝,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淄博刑事律师

山东辩护律师

淄博辩护律师

淄博刑事辩护律师

山东刑事辩护律师

分类: 心灵一隅……

#淄博刑事律师#王同生辩:法庭质证技巧

山东律师王同生原创,请勿侵权,谢谢。)

刑事辩护贯穿在刑事案件办理的全过程一百多个环节。不同类型的刑事案件有不同的辩护策略和方向,同一类刑事案件中不同的案件有不同的辩护重点。刑事案件的辩护绝对不是仅限于法院开庭,更不限于庭审中的发表辩护意见。

现在我和大家说一下如何有效发挥庭审质证在刑事辩护中的作用。

质证就是对证据的对质辨认和核实,是指在法官的主持下,当事人就有关证据进行辨认和对质,围绕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及证据的证明性审查的重要环节。

根据这个概念就对庭审质证进行的表述,结合我三十年来的辩护体会,谈几点:

一、尊重法官

质证是在法官的主持下进行。要遵守法庭秩序,尊重法官。千万不要引起法官的反感,这样才会最大限度的请法官注意辩护律师的质证意见。

一案多被告、多名律师,我也是其中一名辩护律师之一。庭审过程中有两名律师交头接耳,法官非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淄博辩护律师

淄博刑事辩护律师

淄博律师

山东大地人律师事务所

山东刑事辩护律师

分类: 法律故事会

#淄博辩护律师#王同生:技术侦查辩护艺术

--#山东律师#王同生原创作品,请勿侵权。

87年警校毕业干公安的时候,发生了案件通常的破案思路是调查摸底,再具体一点就是依靠群众,根据划定的侦查方向逐一排查。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破案,很大一部分是通过技术手段,比如“天网工程”等等。

    还有更先进的更神秘的技术侦查手段,这类技术侦查的资料多数不出现在卷宗材料里,即便是出现在卷宗材料里,普通的刑事案件是不允许辩护律师看的,重、特大刑事案件的辩护,辩护律师要求查阅这部分卷宗材料有的法官会允许:只能看,不能够拍照、复制。

    因为重、特大刑事案件往往量刑很重,法官比较慎重,希望通过辩护律师“挑毛病”,尽量提高办案质量。但是,技术侦查资料又属于保密性很强的材料。

    我在为绑架案件被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淄博律师

淄博辩护律师

山东律师

淄博刑事辩护律师

山东大地人律师事务所

分类: 心灵一隅……
淄博刑事辩护王同生律师:技术侦查辩护思路

我87年警校毕业干公安的时候,发生了案件通常的破案思路是调查摸底,再具体一点就是依靠群众,根据划定的侦查方向逐一排查。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现在破案,很大一部分是通过技术手段,比如“天网工程”等等。
    还有更先进的更神秘的技术侦查手段,这类技术侦查的资料多数不出现在卷宗材料里,即便是出现在卷宗材料里,普通的刑事案件是不允许辩护律师看的,重、特大刑事案件的辩护,辩护律师要求查阅这部分卷宗材料有的法官会允许:只能看,不能够拍照、复制。
    因为重、特大刑事案件往往量刑很重,法官比较慎重,希望通过辩护律师“挑毛病”,尽量提高办案质量。但是,技术侦查资料又属于保密性很强的材料。
    我在为绑架案件被告人辩护的时候,因为受害人死了,“有幸”看到了“技术侦查证据”,但可以看,可以摘抄,不可以任何形式复制。
    我发现了一个关键问题:卷宗材料里所有对被告人不利的技术侦查资料都不是在批准的技术侦查期限内取得的。
庭审过程中当公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tongshenglawyer
tongshenglawy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76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