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ingsan7442
dingsan744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4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11-06 00:49)

单向街书店

 

寒冷的街市上,只有很少的几个人。然而,月光美丽到无以复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16 03:29)

今夜

 

    新书的进度,大抵已有四万字了。这是最近十天的工作结果,更大程度上,是去年秋冬与我的朋友海老共同钻研戏剧艺术的结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明天,要和程铭开始吉林--北京--四川之行,短期内无法来照顾博客了。
    尽管只是图片,但九寨沟的风光仍旧让我心醉。此外,喜欢先秦时代的我,要游历都江堰;初初接触佛学的我,要拜谒峨眉山,乃至道家的圣地青城山,并将“顺便一去”卧龙。还没有成行,我已经能够想象此行的丰满。
    最重要的,或许是那个小城江油。那是李白的故乡。多少年了,李白与他的时代始终构成我生活的向往。何况除此之外,我还要拜会一个年长的、从未谋面的朋友,去倾听他充满热血与激情的往昔。几天前,海滨说这一段的缘分,是“结奇缘、识奇人”。
    近乡情最怯。几天后,我就要来到李白二十余年的居留之地了。任何一处街巷,在水边和酒肆,都可能是他的少年旧游之地呀!一千多年前,他就在那样的码头边,沿涪水而下,进入长江,直至江南;再经大运河到黄河,逆流而上长安。这一路,他走了十八年,混迹众多酒肆,结识天下英豪,留下了无数的壮美诗篇。今天,我要去寻找他最初的脚步。
    程铭说,倘若可以,倘若那地方“真的不错”,咱们就在那儿住两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青葱岁月(2000年)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02 01:34)
    “一层秋雨一层凉”。不过几天前,我才换下短裤、T恤,两场雨水以后,晚上上街需要穿外套了。或许,这就是东北?夏秋之间,泾渭分明。
    在小城生活近两个月了,我胖了一小圈。与外界隔绝着,倘若不是因为写作的不顺手,这几乎算得上是神仙般的日子了。
    海滨之外,知远、晓军和大哥都先后来过几个电话。知远多少有些躲躲闪闪,往往绕了一个大弯子后才问,“还需不需要钱?”晓军也总是问需不需要为我的手机充值。活活,我几乎成了五保户了:)))
    薛光将军的追悼文还没有写完,似乎近期内有些用不着了;大哥的“十大杰出青年”材料才开了一个头。这两个额外的活,都和这个阴暗而腐朽的党有关,实在提不起太大的兴趣,然而又都是不能推卸的。想起那些大文豪,白居易、范仲淹、苏轼、司马光,一个个都是公文高手,他们的策论和奏疏被后世反复学习。
    情急之下,也只好拿这个来哄哄自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海鸥 《生活》杂志编辑)

又是周末,连雨的天气,担心明天下午会下雨。

 

上个周末,也是刚下过雨的,天并不打算晴起来的样子,只不过是给了我们几个小时的时间,让我们的露天沙龙可以完成。

 

当老翻译家叶渭渠(他曾为《生活》杂志专题“持灯的使者”写过文章)准时地来到单向街时,我还没有预感到这是个那么美好的下午。因为爱人远足,我的心比平日小了好多。坐在前排的椅子上,看矍铄的老人和他安静的目光,愚笨的我还不知道我离一个伟大的人如此接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31 03:13)

八月简记:

 

八月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月份,即使每一天的日子,都显得那样平淡。之所以难忘,主要是因为佛经吧?在几部经典的阅读里,我略略了解了一些人生与宇宙的真相。

不敢称“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哈哈哈,看到有人悄悄评论自己,总是一件很得意、虚荣心得到满足的事情。何况评论者还自称“年轻貌美”。

这是海鸥的博客上的日志。想起来,也有一个多月没见到她了。

 

丁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道德经》
 
    儿子出生的这一年,从《论语》开始,我阅读了一些传统经典。这是极为愉悦的读书时刻:一些午后、夜晚,我闲闲地抽出一本典籍,不拘章节,甚至不拘文字,而是直观其“意”;我一目十行,然而心灵渐渐沉浸入文字,平静、生机勃勃而无边广阔。
    所谓“书到今生读已迟”。倘若真有前生,我一定是熟读过这些典籍的。这一期间,最重要的两本典籍是《道德经》和《中庸》。
    读《道德经》,我居然忽略了几个最重要的方面,“道”、“名”、“无”、“有”,忽略了“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此不自生,故能长生”等几章。换而言之,我忽略了“本体论”,以及西哲所谓“意识与存在”的关系。我仅仅注意到了一个细枝末节,当时自命的“悲剧性历史本体论”。
    “进步”是近代的一个常用概念,不仅指器具之发达,乃至成为一种价值观念。然而,所谓“进步”的范畴,往往狭隘而片面:工艺之渐强,以“标准”为尺度的社会形态之渐趋统一,乃至知识、逻辑、思辩之渐渐深入人心,均是“进步”。换而言之,在个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26 00:02)

我不是佛教徒(一)

 

8月中旬开始,因为不可抑制的冲动,我再一次进入了佛经的世界。短短十余天,从《起世经》、《唯识二十颂》到《楞严经》、《入胎经》,佛学为我粗糙地勾勒了一个宇宙与人生真相的轮廓。我必须说,唯识论给了我前所未有的震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