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南峭
张南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858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内的文字、图片均系本作者原创,如以网络形式转载务必注明本作者及出处;其他非网络形式转载须征得本人同意。其中《秘密课程》属本人和曾宏燕共有版权,不得抄袭。
谢谢关注!

 

天气预报
CCTV新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校园生活

 

 郑州市第四十七中学校歌

                        歌词创作:孙智    高峰

1、嵩山脚下,一颗明珠,黄河岸边,一朵奇葩,美丽的四十七中已是桃李满天下,国际化教育抚育祖国少年茁壮成长。

   看,曙光、晚霞和我们共勉,

2、黄河滔滔,养我中华,示范院校,四十七中,厚重的中原文化已渗透世界各地,现代化战略指导我们阔步向前。

   听,书声、笑声与我们相伴。

合:    !四十七中,美丽的四十七中,这是我们放飞梦想的乐园。

1、我们来自世界各地, 勤学 、慎思  怀揣人生梦想,和谐的校园沐浴了我们青春的希望;

2、我们团结科研兴校, 明辨、 笃行  师生结成一片,老师的教诲照亮了我们美丽的梦想;

 

1、我们在黄河江边播种希望,  善学好问,勇攀高峰,我们的生命在奋斗中成长,

2、我们在嵩山脚下创造辉煌,  教书育人,开拓创新,我们的生命在燃烧中飞扬,

 

啊,乘着那高翔的翅膀,老师、同学让我们扬起梦想的风帆。

啊,在那未来的海洋中,四十七中你是我们成功的起点。

 

创作背景:以团结好问的同学和教书育人的老师为两大主线,以我校国际化教育为核心,创建示范性,花园式校园为追求,在嵩山脚下,黄河江边,一个横空出世,异军突起的中原文化之地。

 

 敬请书记给过目!!!谢谢了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2 22:02)
标签:

校园生活

 

(男女齐) 巍巍嵩山是您厚重的信念

           滔滔黄河是您殷切的情感

(男甲)神州大地上

(女甲)五星红旗下

(男乙)哪里有朗朗的读书声

(女乙)哪里就有您----

(男女齐)我们的老师

           哺育祖国未来的园丁

 

(男甲)从办公室到教室

          直线距离不过百余米

(女甲)您周而复始,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您默默耕耘,春风化雨,如红烛春蚕

 

(男女齐)您用自己透明的情怀

            把太阳的光辉

            折射成对我们七彩的爱;

            您以自己生命的奉献

            在知识的海洋里摆渡

            为我们扬起理想的风帆

 

(男甲)您在黑板上画的那条小河

            是那样的清澈蜿蜒

            它早已潺潺流进我的心田

(女甲)您在校园里教会我们唱的那首歌

            那旋律如同绿叶

        它还在簇拥着同学少年

(男乙)那天,您送生病的我回家

            您牵着我的手

             当时,浮戏山的晚霞美丽如画

(女乙)那次,您打电话和我谈心

             您的声音很甜

             当时,伊洛河的水流絮语哗哗

(男丙)老师,马上就是中秋了

             那明晃晃的月亮,就要升起在家乡的枣树林

             为您照亮晚自习后回家的山道

(女丙)老师,到了来年春天

             我要种下一路杨柳,从牟山一直到官渡

             为您撑起教书育人之路的绿荫

(男丁)老师,还有一条我们心中的“郑开大道”

             它在您和我的心中

             那是浓浓的师生情:如同手足、似空谷足音

(女丁)老师,在您的呵护下

             知识在我们心中

             就如同郑东新区那座座高楼,日新月异、新美如画

 

(男女齐)因为有了您

             在春天,我们就是迎春

             在夏天,我们就是翠竹

             在秋天,我们就是金菊

             在冬天,我们就是红梅……

 

(男齐)老师,今天呀,白云片片、秋高气爽

(女齐)今天是九月十日,祝老师们节日快乐

(男甲)巍峨的二七塔托我向老师们问候

(女甲)古老的观星台托我向老师们致敬

(男乙)溱水、沩水让我携来浪花朵朵

(女乙)青屏山让我奉上金银花一束

(男丙)雁鸣湖的大雁托我向老师们问好

(女丙)浮戏山的明月说:老师,您辛苦了

 

(男女齐)祝愿我们的老师不再早生华发

          祝愿我们的老师身板矫健挺拔

祝愿我们的老师天天快乐开心

祝愿我们的老师永远年青、潇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茶店林场知青丁亥年聚会记言

 

时光前溯三十余年,是在1974年10月至1978年10月期间,在祖国中原----嵩山山脉的浮戏山畔,聚集着二十来位十八、九岁的人,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属于那个时代的名子:知识青年。

 

光阴荏苒,原巩县农林局的茶店林场已成历史的流萤,可是,那片黄土地仍在,杨柳依然青青,小溪依然潺潺。只是时光老人已把成熟赋予了当年的知识青年们,并也在那些青春的面庞上刻下了皱纹。

 

二00七年五月十二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茶店林场的知识青年们汇集于豫省省会郑州,并相邀南行来到先祖黄帝故里偈拜。刹那间时光倒转,他们仿佛回到了当年,烈日下苹果园里劳动的汗水、初涉独立人生时的趣事、还有那沾染在情感蓓蕾上的露珠……,犹在眼前。

 

清酒醇香,笑语在飞扬;抚今追思,犹话当年菜根香。

 

溱洧之滨,今有宽广的祭祀广场,广场上铜鼎巍巍,香火正旺。我华夏之父是如此的睿智、慈祥。让我们向伟大的先祖汇报吧:在二十世纪后半叶“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波涛中,也有茶店林场知识青年们的浪花朵朵。

 

用十八岁的青春为祖国山河织锦绣的人,到了五十岁时,那青春是依然驻留心间的。也许时光老人很快会将白霜染上他们的双鬓,可是,却把青春鼎铸于他们的心间了,因为与茶店林场知识青年们的青春共在的是祖国的青山、绿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0 16:53)
 

山·水·情

 

 

一个旧式军用水壶,摆放在面前。三十年岁月悠悠,水壶上的绿漆已掉了一些,斑驳成了“迷彩”;壶面也凹进去了一块儿,成了月蚀的模样。

水壶里是普普通通的水。

是一位当年的知青“插友”送来的,说:这壶里可是杨树沟的水。

 

 

杨树沟?久违了。

杨树沟,是那样遥远又是那样近在咫尺,是那样让人亲切又是那样让人生疏……;杨树沟,那里驻留着我十八岁的青春、激情、汗水还有那嫩芽般的初恋……。三十载寒来暑往,而今我已近“知天命”了。可是,杨树沟,你在春天里,村子里的泡桐花开还是芳菲满壑清香扑面吗?夏天,山坡上的栎树荆枝生长的还是那样碧绿茂密吗?秋天,我们知青院子里的那棵老柿树是否还是缀满了玲珑剔透的“红灯笼”?冬天,可是冬天,有德老汉一家还是那样大人和娃儿们蜷缩在石窑里听北风唱歌吗?

还有,水!

每一个杨树沟人都尝过翻山越岭挑水的艰辛。人们恨水,恨的咬牙切齿。要命的水呀,你会让乡邻失和,会让兄弟反目,会让七尺男儿扼腕掉泪,会让孝顺的闺女弃家外出的水,那一碗、那一缸在澄澈的月光下静静无言的水,在冬季凛冽的北风中会凝冰的水,今天真的有了吗?

 

 

杨树沟是有水的,水,是在八、九里外的另一座大山的怀抱里。一条荆棘包围、碎石铺就的羊肠小路,一圈儿又一圈儿地缠绕在浮戏山上,最后,歇息在几棵亭盖如伞的大楸树下,这里,是响泉河。

是的,响泉!远在半里地外你就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走到跟前,你会看到一挂瀑布飞珠溅玉,泽润得周边青苔如碧、繁花锦簇。

可是,杨树沟人要吃到这里的水,实在是太艰难了,来回一趟要走上半天,烈日炎炎时,挑一担水,要洒下半桶的汗,冬日飘雪时,还要拄上一根棍子,那是以防滑倒的;以前,杨树沟有些人家买不起铁制水桶,就用瓦罐儿。瓦罐儿,哪能经得起石头的磕碰呢?

 

 

一壶水是解不了心底里的情思的。

我要回杨树沟一趟。

 

 

这是暮春的农历三月,我离开了城市那喧嚣的车水马龙,从省城郑州驱车,沿连霍高速向西,在巩义市转上310国道,又行驶了三十多公里,折进浮戏山的山间公路,到了茶店村,再往山上走原本是没有公路的,可是,人家告诉我,“顺路往山上开吧,一直就能到杨树沟了。”

进山了,路是狭窄的,可是是很好、很洁静的水泥路。

过了楝树口,浮戏山开始显出它那浑厚的气势来,一座山峰又一座山峰,这里的气温比平原低,山外已是薄阳融融了,可山里正是百花齐放闹春来。满山满坡的还是那泡桐树花,那绛紫中泛着深红的一团团云霓是主旋律,而梨花的白、杏花的粉,则宛若点缀其间的片片和弦,大自然在这里、正演奏着四季里最美丽的乐章。

 

 

……

三十年前,我十八岁。也是泡桐花缀满枝头,杏花梨花铺展在山峦的时候,我到杨树沟落户,是一名知青。“身在山乡干革命,志在全球一片红。” 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我正处在满脑袋憧憬的季节。

可是,让我的梦幻从天上跌到地上的,是那从未想到的,那最无声息的东西----水。

“水贵如油”,在杨树沟的日子里,我和我的伙伴们深深体味到了这句话的涵义。

进村,在为我们准备的窑洞里放下行李,看到门后边那满满的一缸水时,我高兴地咧开了嘴,三把两把取出脸盆,用水瓢舀了一盆又一盆,痛痛快快地洗刷起来,水用过后就随手泼到院里了。大叔大婶们看着我的举动,脸上的笑容没有了,眼神变得惊愕了。当我端起第四盆水走出窑洞时,一个叫有德的老乡上来就把脸盆抢过去,“这盆水给我!”他端着,样子象捧着琼浆似的,无声地出门了。我讪讪地跟了过去,他端着水来到牲口院,把水小心翼翼地倒进石槽。那几头牛忙上来,把头埋进石槽,“咕咚咕咚”地喝起来。看到我不解的神色,一位大婶叹了口气:“孩子,你刚来咱这儿沟里,还不知道水的金贵呀。”

水是金贵的,慢慢地我也懂了。

----有年天大旱,有位叫村民,爬了四、五里山路,到蛤蟆沟去挑水。水是从山石缝隙里涔涔渗出的,他把栎树叶捏成槽型插贴在石缝里,让水顺着树叶一滴一滴地滴进瓦罐里,直到天黑才得到两瓦罐水。披星戴月往家赶,一不留神踩到碎石上,身子一闪,扁担脱钩了,两只瓦罐碰在石头上,烂了。这位村民眼睁睁地瞅着水一点点地又渗到了石缝里,身边,只剩下摔成两半的瓦罐。他失神地一下子跌坐在地上。“龙王爷呀,龙王爷!杨树沟的人整天供香你,给你磕响头,可你咋就不叫人活了呀。”他也不知是怎么回到了家的,从此以后就卧床不起……。

——这一个是笑话:说是村里两个年轻人要好,相约一起下山赶集,可到要走时候,一个却不去了,这可把另一个人气坏了,因为他刚洗罢脸,“早说不去,俺也不会浪费那半盆水了。”

当年,我们每人都有两个脸盆。舀一盆水,是要先洗菜、再洗脸、再洗脚,水都快变成泥浆了,也舍不得倒掉,放在那里澄半天,清的倒进另一个盆里,喂牛、羊;稠的用来浇菜。知青们人人都有一个大号的草绿色军用水壶,每次从城里回村,总是要从家里装满壶水的。

那真是水贵如油的日子呀。

 

 

“桑塔那”驶到了一个开阔地,这里有新建的村委办公楼、学校、超市和文化广场,还有停放着的一排排摩托车和农用汽车。这让我十分激动、十分陌生,地无三尺平的杨树沟从哪里来了这么一个广场?路边的石碑介绍说,这是开山填沟建起来的。“杨树沟人民欢迎您!” 广场上高悬的八个大字向我述说着亲切的乡情,这无疑就是杨树沟了。

山坡上,依稀可见、无人居住的石窑洞也在提醒我,这就是杨树沟。

我要找的是当年的房东有德大叔,当时他家有两孔石窑。可是,一个正在广场上玩耍的孩童却牵着我的手,一蹦一跳地把我领到了一幢两层楼前,“德爷,德爷!有客找——。”

应声出来了一位七十来岁的老汉,“哪来的客哇?”

“您,是有德大叔吧?”

老汉怔怔地看了我半天,猛地喊了声,“嚯,这不是当年在咱村里的那知青娃子吗?”

我点头称是。

“快,快屋里坐!”有德大叔拽着我进了屋。屋里,面对着电视机的,是半圈沙发,他把我按在沙发上,自己搬过来一只小板墩,挠挠头,笑了:“习惯了。”

“喝点儿啥?冰箱里饮料、啤酒都有。”

我答:“就喝咱们杨树沟的水。”

大叔怔了一下,一下子大笑起来。“中,中,就喝咱家里的水。”他转身进厨房,拧开水笼头,“哗哗”地接了一茶缸水。“嗬嗬,咱家这水管子是直通着响泉河的,可是比那商店里卖的矿泉水还甜的哇。”

一茶缸水下肚了,我抹了把嘴,问道:“德叔,那响泉河的水是咋弄到咱村的?”

“娃儿,累不累?要是不老累,我领你去看看,咱边看边说。”

 

 

出了门,有德大叔从广场上招呼来一辆小面包车。“路老远,咱先坐车到柿树洼儿,再往山上走。”

“中。” 我答。

小面包像一匹欢势的小马驹,沿着洁净的水泥路面,在浮戏山踅来绕去,峰回路转,到了柿树洼儿。这儿的大片柿子树,是比当年更枝繁叶茂了,这里也是从响泉河挑水到杨树沟的必经之路。当年,从响泉河回来,我们常在这里歇脚。把水桶一放,爬到树上去,摘几个红透的柿子,“吸溜”到嘴里,那甜中带涩的滋味是让人回味的。还记得是刚开始挑水时,一担水压在肩上,似有千斤重,一步一挨地挪到柿树洼儿就累趴了。有回和村里人一起厮跟着去挑水,有一个叫芬妮儿的姑娘,看到我那挑着担子的狼狈样儿,“哧儿”地笑了,“知青哥儿,俺前头走了,石板儿上那几个红柿,你吃吧。”

几个红柿下肚后,我却没有站起来,无助地望着瓦蓝的天空,一脑子的恍惚,不知过去了多久。一串银铃似的笑声才让我知道身在何处,是芬妮儿站在我面前,芬妮儿有着健壮的身子、红扑扑的面庞,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会说话的闪亮的大眼睛。她胳膊上还挎着一只篮子,篮子里是满满的青草,“嘻嘻,俺来帮你挑水,你帮俺把这篮儿草捎回家。”我执意不肯,可担子一放到肩上就是火辣辣的疼,只好任芬妮儿挑起担子,我挎上篮子跟在后面下山。

 

 

“有德叔,咱村里那个叫芬妮儿的,后来嫁到哪儿去了?”我问。

有德大叔又是哈哈一笑,“看你,亏你还记得芬妮儿哇,她可嫁到一个有水的地方了。”

我知道,杨树沟的姑娘出嫁时,一个重要的标准是----婆儿家,要有水。

 

 

山风吹散了我那沉甸甸的回忆,转眼间来到了清泉洞前。

我随大叔进洞。

有德大叔边走边说:“这条山洞,高两米,宽两米半,长七百一十二米,硬是把浮戏山的一座山峰打穿,把响泉河水引到了杨树沟每一户人家的灶火台上。”

“咱这儿青泉洞,比林县红旗渠那青年洞还长些哩,光钻头就用了一千二百多个,炸药用了十四吨,雷管用了四万多发,出石方一万六千多。”

“咱杨树沟穷呀,人家说打这洞,没有六百万元钱下不来,可咱总共才用了六十八万元。”

浮戏山的山岩,是坚硬的镁青石,钢钎打上去,只是一个火星,其间的艰难,是山外人难以想象的。一个工作面是两个半平方米,要打上三十八个钻孔。一炮崩下来,多了进七八十公分,少了进二、三十公分……。从有德大叔的介绍中,我了解到:开工是在2001年的农历正月初三,到2003年的7月21日,在21个月的时间里,杨树沟人夜以继日叩石啃岩,使用的工具是一台十七马力的柴油机、一部简易的空压机、两台电钻,还有三部农用三轮车,总工时达两万多,可没有发生一起重大伤亡事故。因为请不起技术人员,使用的是相传了几辈子的“三点一线”测量法。我不知道在人类的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有没有以如此简陋的工具,如此原始的技术,如此贫瘠的资金,写下如此的记录的。我的泪水涌出眼眶,滴在这大山腹腔的石壁上。

 

 

出了清泉洞,小面包又载上有德大叔和我,沿着那指向云端的水泥路,在浮戏山的峰峦间穿行。

响泉河到了,那熟悉的峭壁、那峭壁上的丛丛栎树林,还有路边那老辈子留下来的山神庙都在招呼我。不同以往的,是这里多了一道水坝,那是用一块块青石垒砌起来的,有三层楼那么高,水坝内是一湾碧波荡漾的山间湖泊。

我们默默地坐在湖边的石头上,听着四周的虫鸟啼鸣,间或会有山鸡振着翅膀飞过。

“还记得金保吗?当年那个成天爱和你们一起玩要的金保,他今年也四十八了。”

我脑海里缓缓地浮现出了杨树沟一个青年小伙儿的身影,他高高的个子,面容清隽,腼腆的像个大姑娘的小伙子,平常话不多,可说一出口落地能砸坑,有着山石一般的硬势儿。我还记得,在我们知青返城的时候,他一直送我们到楝树口,我还永远难忘的是当时他那凄楚的脸色,还有那句话:“都走吧,俺们脱生下来就是受穷的命!……早晚有天,我也要离开。永远也不再回这穷山沟了。”

“金保?记得呀,听说他后来不是参军了吗?”

“是呀,金保在部队上干的不赖,入了党,当兵的第五个年头上,在一次救火中,落下了伤残,就复员回来了。”

“哟,那可是立过功的人呀。”

“嗬嗬,他还弄了个通报批评哩?”

“不会吧。”我纳闷地问。

“是这样子的,金保当的是消防兵,有年天大旱,他开上消防车,跑了几百里回到杨树沟,送回来五吨水,把家家户户的水缸都灌满了,可是,这到底是违犯规矩事儿。”

停了一会儿,我又问:“回来后呢?”

“回村没几天,人家就外出了,先是打工,后来承包工程,当了啥经理。”

“哟,那可叫‘发’了。”

“嗯,是‘发’了。”

“九七年,我到城里去找到他,把他给拉了回来。”

“为啥呀?”

“老支书退了,一沟人在一起合计,接村支书这活儿,金保干最合适。”

“……?”

“这孩子是老少爷儿们看着长大的,众人的眼光不会错的。”

“那,他会回来吗?”

“山里长大的,他的根儿在杨树沟哇。”

“最后回来了吗?”

“哈哈,回来了,那引水洞、这响水河水库就是他领着修的。”

“钱呢,资金从那来呀?”

“那时,村里没有一分钱积攒,还外欠了六十多万元帐的。”

“钱,钱从哪来呀?”

“钱是金保拿的,他把当经理时挣的五万多元全拿出来了,又以他自己的名份儿担着贷了十来万元的款。”

“这儿,也不够哇。”

“后来,金保媳妇又斟抖出五千多元,是把家养的猪、喂的羊、鸡子下的蛋都卖了,还有,他家孩子有一条养了四、五年的狗,也卖了。牵狗那天,孩子家捂着被子哭了半夜。”

我心里象被什么堵了一下,长出一口气。“后来呢?钱,还是不够哇。”

“再往后,全村人,就象那‘地道战’里唱的,‘男女老少齐参战’啊,你出一根檩条木,我出一桶柴油,他为工地蒸蒸馍烙饼子,几户老年人把准备的寿木材也拉到工地上了。上级听说后,也支援了一笔扶贫款。”

大山里静悄悄的,响泉河水库里,一池碧波在阳光下泛着幽幽的光亮,只有有德大叔的话语在我心头荡层层波浪。“咕咕,咕咕——”,鹧鸪在看不见的地方吟唱着。

“走吧,天不早了,赶回去该吃后晌饭了。”有德大叔催促道。

 

 

小面包停在了村委楼前,迎过来一个高高个头儿的青年,拉开了车门:“德爷,咦,这位就是——俺的那位知青叔?”

有德大叔点点头。

我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小伙子,眉眼儿仿佛在哪见过。

“这就是金保的娃子,小名叫水娃儿。”

“大名叫晓强!”小伙子对当着陌生人叫自己的乳名似乎不快。“俺妈说了,今儿个非得让知青叔到俺家吃饭,饭都做好了。”

“你爸在家?”有德大叔问

“俺爸到县上开会了,听说俺的知青叔回来了,他说,吃后晌饭时就到家。”

“中,中。看来今个儿这后晌饭非得去你家了,我也去,凑个热闹。”

“德爷当然得来呀,要不俺那‘杜康’叫谁喝哇。”

“走吧。”

“帮你叔掂上东西。”

其实,就一个相机。

 

 

金保家也是一幢小两层楼。

“妈,客到了。”

正在厨房里忙活的金保爱人、晓强的母亲迎了出来,这是一位硬朗、大方的农家妇女,和善的笑脸上挂着一丝隐约的羞涩。我认出,吗这不就是当年的芬妮儿?

“家里有红柿没有?”我笑着问。

“在屋里,桌上摆着哩。”芬妮答。

晓强感到奇怪:“咦,你连俺妈也认识?”

“是的,孩子。”我拍了拍晓强的肩膀。

 

 

杨树沟的月牙儿像一弯金色的镰刀挂在浮戏山头。我们兴致所至,把餐桌搬到了院里。桌子上,一盘槐花炒鸡蛋,一盘青椒炒肉片,一盘腌豆角,一盘小葱拌豆腐……,桌中央,是一筐红澄澄的柿子。

说话间,金保进了院,扛着一箱青岛啤酒。“哈哈,今儿个一大早,门口的桐树上就有喜鹊叫,真是贵客到了。”我和金保握手、捶肩、抹泪、拥抱、。

“喝啥?白酒、红酒、还是啤酒?”

“就喝咱杨树沟的水吧。”

“中哇。”

“老中!”

哈哈哈哈。

一碗碗清水在月光下碰在一起。

一屡隐隐的、沁人心脾的馨芳弥散在院子里,那是微风吹拂着静静伫立的泡桐树,把红云一样儿的桐花们的问候洒在人间。

 

 

“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跳下了山岗,越过了草地,来到我身旁……”手机响了,从衣兜儿里取出电话。是远在北京上大学的女儿打来的,她说刚才往家打电话时,妈妈告诉她说有人给老爸送了一个“出土文物”般的水壶,妈妈说你把那水壶珍爱的像是金子做的,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呀?

“我的妞儿呀,等你暑假回来,爸爸可要给你好好讲讲那水壶里的水的故事……’。”

 

                                    二00年四月15日----25日

构思于杨树沟、写于郑州四十七中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别山深处的红色素教育专题片

八月二十四日,我们和学生又一次来到大别山的新县,随行的还有省电视台和中国新闻社记者。记者们全程拍摄了我们学生的活动,据此制成了《走进红色的土地----郑州47中的夏令营活动》。
此片本周在郑州电视台(二套)重播了三次:周一晚10.30;周三上午10.30;周五上午10.30。
现在,此片正在参加中组部党建中心的一项评奖活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1 06:4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3、爱情还是什么

 

傍晚。教工小区。

老师家。书房里。

老师打开电脑,里面有一封刚发来的E—mail。郑老师在电脑前阅读学生来信。

 

信是张嘉同学写来的,这是一个喜欢在色彩的世界里想象的女孩,长长的睫毛下那双黑黑的眼睛,就象玻璃上的两颗黑珠,似乎蕴含着许许多多的梦。她要说些什么呢?

 

亲爱的郑老师:

您好!秘密课程给我展示的是这样的意境:一对相爱的人,散发着松木气味的小木屋,绿色背景下的小花园,成熟的庄稼摇曳在无边的田野上,红色的朝霞涂抹在清晨的天际……童话般的情景,令人心生美好的憧憬。在诗意般的浪漫中,我感受到生命的自然展示,像水一样的纯净,山一样的踏实。爱情,“永恒的美与力量”,使我沉浸在一种神圣的感觉之中。

当我从美好的憧憬回到现实中时,却又感到一种悲哀。那纯洁、忠诚、永恒的爱情,那同生共死、同甘苦共患难的相依相亲的爱情,在现实生活中还有吗?现在如果还有人在执着地追求这理想的爱情,肯定是会遭到世人讥讽的:“这世界上哪还有这事儿!爱情不能当饭吃,不能养活你!”确实,爱情在今天社会里已经面目全非了。越来越现实的人,已经把爱情与金钱、地位、权力结合在一起了。有的女孩儿为了金钱,情愿嫁给毫无感情基础的、甚至年龄差距极大的男人;而有的男人为了权力和地位,可以和自己不爱但能够给自已的仕途之路铺平道路的有背景的女人结合。不要说金钱和权力会让人去和自己本不爱的人结合,就是真正相爱了的人,也会因分居两地或者不能满足自己物质欲望而分手。这种事情,在我们生活中有太多例子了。现在爱情已经不美好了,永恒更谈不上了。我最近看到的《家庭》杂志里统计,中国目前的离婚率急剧上升,爱情已经成了可以随意丢弃的东西了,那天荒地老、至死不渝的爱情好像已经从现实的生活中消失了。

    苏霍姆林斯基说:“只有在他像人那样去爱的时候,他才是一个真正的人。如果他不懂得爱,不能提到人性美的高度,那就是说,他只是一个能够成为人的人,但是还没有成为真正的人。”我相信这句话是对的。但为什么现在的一些人却没有去为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而爱?他们只知道爱钱、爱权,就是不知道真心地去爱一个人,而且他们的爱是那么容易改变。老师,为什么时代在前进,而爱情却在退化变质?这是时代发展的过错还是人类自身的过错,或者是爱情“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 老师您能告诉我吗?

    老师,我向往那美好的爱情,可是,理想爱情的天空被现实的乌云所笼罩,令我看不到天空的蔚蓝,哪里有真爱呢?美好爱情,现实世界中还会有吗?

 

信的下面还画了一幅卡通:中间是一个枕着手臂凝神思考的女孩;左面是一片碧绿的草地,一对老人相依在棕色的小木屋前;右边是两个挥舞着手臂的男女,口沫飞溅。画的下方写了五个字:理想和现实。

 

   (郑老师画外音) 学生们是生活在社会现实中的,高中生们,已经在用自己的眼睛来观察生活,用自己的大脑来思考问题了。教育如果仅仅停留在理想的追寻,而忽略了对现实问题的思考和分析,那么这种教育是无法深入到孩子们心中去的。确实,现实社会中,爱情已经被一些人演绎得面目全非,他们在糟蹋自己情感的同时,也污染了社会的天空,模糊了孩子们仰望蓝天的眼睛。教育不仅仅要告诉孩子们天空是蔚蓝色的,而且要启迪学生们用心灵的阳光来驱散浮云,还天空清澈蔚蓝的本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林玲:“这样看来,生命是三者中最不重要的了。怪不得有人为爱情而死,前天报上还登了一则消息,一个女大学生因为失恋坠楼而死。”

李勇:“你这说法不对,这不是为爱而死。爱情是双方的事,不是一厢情愿的事,为一个不再爱自己的人去死,是一种愚蠢,不可救药。”

林玲:“怎么不是为了爱情而死,她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份真爱受到伤害而死的。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那维特的死也毫无价值了? 如果这样,为什么《少年维特之烦恼》在当时受到那么多人的喜爱? 不就是因为维特为失恋而死才引起了人们的同情的吗?

老师:“我插一句,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这本书当时确实使许多青年男女倾倒,甚至当时也有人因为失恋而像维特那样轻易地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所以歌德在后来这本书再版时,写了这样的诗句告诫青年男女:‘他出穴的精灵在向你耳语,做个堂堂的男子汉,不要步我的后尘’。还有,鲁迅先生也说过:‘人必活着,爱才有所附丽。’”

李勇:“就是啊,生命只有一次,那么珍贵,为爱而死实在不值得。天涯何处无芳草。”

林玲:“按你的逻辑,裴多斐的这首诗应该改成‘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了。”

王欣:“我认为,‘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不是说爱情凌驾于生命之上,而只是表明‘生命’是一种物质的存在,爱情是一种精神的存在,对于人类来说,精神是他与其他动物的根本区别”

肖军:“是啊,这两句诗并不是说爱情比生命价值更高,就可以重情轻命,甚至可以为爱情而随意地放弃生命,因为他毕竟说的是‘生命诚可贵’,而不是‘生命不可贵’。诗的后两句是‘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用的是‘皆’而不是‘必’,这两句话不是说,为了自由,也就是为了信仰,就一定要放弃生命和爱情。”

谢强中:“比如布鲁诺为了捍卫真理,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很少会有这种为事业必须舍弃生命和爱情的情况。”

辛心:“我认为事业是第一位的。那个年代,革命者为了理想牺牲生命和爱的不在少数。为了事业,可以牺牲一切,这才是更高的人生态度。”

谭敏:“那么,现在的‘成功人士’对于爱情、婚姻的放弃,是不是崇高的自我牺牲?

辛心:“那当然,事业成功就意味着为社会做贡献,对社会有益,那么他因此而导致家庭的解体也是值得的,要奋斗总会有牺牲嘛!

林玲:“那么这种牺牲给社会造成的不稳定,给儿女造成心灵的伤害,难道也是对社会有益?

辛心:“这……,事情总是有得必有失嘛!

张力:“我看失大于得。我认为革命烈士的牺牲和现在一些人为了事业的所谓牺牲爱情婚姻是不一样的。革命者的牺牲是他们在生命、爱情、事业上只能做出作一种选择。他们个人的放弃正是为了更多的人获得。就像林觉民在《与妻书》中说的那样,‘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我们目前的环境几乎不存在这种情况。我觉得现在社会上有的人就是以事业为借口来对爱情、对家庭不负责任,这是不道德的,不值得提倡的。”

辛心:“那你是不说“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是错的?

张力:“这两句诗没错,是一些人的理解有错。这里的“若”,只是假定一种情况,就是需要以放弃生命和爱情的代价来捍卫理想,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应该义无反顾地舍弃生命和爱情,而不是说理想事业的追求是必然要以牺牲生命和爱情为代价的。”

李勇:“我想,这毕竟是一首诗,表达了诗人的人生理想。另外,这首诗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我倒觉得裴多斐在这里只是用一种递进式的诗句,将人生的意义展示出来,那就是理想的追求是高于一切的。有了理想,生命才有价值;有了理想,爱情才会崇高。”

老师:“我挺赞同李勇同学的这种看法。我们要珍惜生命,但珍惜是为了让生命焕发光彩,不是将生命维持在它的存在状态;而生命的光彩,只有在理想的辉映下才能焕发。爱情,只有在理想、信仰的天空下,才是美丽的。爱情是心灵田园的一位特殊守望者,守护着儿女情长,守护着道德、操守、情感、信念,她以独有的温馨给你带来生命的体验。理解人生就像面对一幅名画,如果只看到色彩和线条的涂抹和勾勒,却体会不到画里蕴含的思想情感,那就永远也品味不到艺术的美;感受人生又好像欣赏一首名曲,你如果只听到高低不同的音符在变化跳跃,却没有产生心的颤动,没有得到情感上的共鸣,那就永远也无法领略到音乐的魅力。”

“老师,您慢点说,让我们把这几句话记下来。”

“而我们对于人生的理解,就不能孤立地去探究生命、爱情、事业,而要把这些人生的要素综合在一起,在一个完整的背景中去认识。生命、爱情、事业对于人生来说,都是重要的。我们既没有理由漠视生命,也没有理由忽略爱情,更没有理由去无视事业,它们是我们人生画卷中的色彩和线条,是我们人生乐章中的音符和节奏,只有当它们为某个主题而表现时,才有意义。”

老师最后用投影仪打出了这些话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08 08:29)

9月11日(周一)上午八时,中央电视台(CCTV)电影频道,将播出根据本博《我为祖国站讲台》改编的电视电影《老师,您好!》(九十分钟)。敬请收看、指导。



我们的学生在郑州市庆祝教师节大会上(见图片)


   本报讯:(记者。。。)全国第二十二个教师节即将来临,昨天上午,郑州市2006年教师节庆祝大会暨表彰大会在市青少年宫隆重召开,。。。。。
   会上,四十七中10名同学以一首深情的诗朗诵《谢谢你的爱,我们的老师》,表达了对全市人民教师的节日祝福。。。。。。


                                      ----摘自《郑州日报》一版今日头条



   我是九月一日下午接到电话,让写今年教师节的献辞的,当时李团老师恰在我办公室,就又“批发”让他写。四号(周一)上班,我已看到李老师写好了。当即,一个EMIL就发到了教育局宣外处,完成任务是也。
   四号下午,又接电话,说献辞不错,又说要我们组织学生上台朗读,具体形式由我们来定,并说领导讲了,相信我们一定能完美地完成任务云云。
   军令如山,任务重大,一年一度的教师节会,是全市数十万教师的最隆重节日,党政要员云集,媒体这一天也全聚光于此,如何办好?!当即我们就召开了紧急会议,政教处从初一学生中找了男、女生各五名,将献辞发下,让当晚多读几遍,最好背会。
   五号上午我先去高中开校务会,回来,看到十名同学已在郭敏主任带领下开始朗诵了,望着一个个稚气的面孔,我定下心来,要使出浑身解数,动员能动员的最大力量。。。。。。电话拨给老同学曹丽娅,她原是省实验小学的教学校长,现为省出版集团教材研究室主任,是国家级专家,早在二十多年前我们上师范时,她的朗读就是全国普通话的一等奖了。曹老师刚从北京开会回郑,听完我的求教后说:“我会尽快赶到你校的。”
   丽娅为我们学生从九点半辅导到近十二点,是喝了我们半瓶矿泉水走的。我与我的同行姚雪蒂、郭敏、张蕾等老师目睹了一次高水准的诗歌朗诵教学,她那清丽的音质、富有感染力的诱导,很快让我们的学生沉浸在了诗句的意境里,“同学们累了吧?好,咱们蹦三下!一、二、三。。。。。。”曹老师是自已出钱乘出租来的。
    下午,我又请来了一位专家,是省人大常委委员、省电视台著名主持人高汉青,她一听是辅导学生在全市教师节大会上的朗诵,说到“义不容辞,我马上把手头的事儿处理一下,就去。”很快,高老师就来到了,她是专家级播音员,一点一点地纠正着学生们读音中的问题,为了专心于此,她把电话关掉了。。。。。。
   晚上回家,夜半忽想起,为达到尽可能美好的效果,为全市教师献上一份真诚的祝福,还必须找一位专业的形体教师教一下上台、下台的举手投足。。。。。。,于是电话拨到旅游职业学院陈院长那里,陈听了我的陈述后,让我明天一早到他那里,为我们按排人。
   六号一早我自驾车赶到旅游学院,可这天他们的形体老师(纺织学院毕业)小朱没课在家,于是又忙拨马来到朱家,拉上朱老师到我们校,朱也很快投入了指导。中午,我们一拨儿人在校门口小饭店吃了面条。
   下午继续练,三点半,我们乘车到青少年宫彩排。按照局领导意见,我们又将队形做了调整。我心里在打鼓:能行吗?孩子们,明天,按新队形站,上、下台,行礼、献花,千万不能出错哟。”
   七号,我们六点半来到学校,开始给学生们化妆,嘿!男孩儿是白衬衣,蓝裤子;女孩儿是白衬衣,蓝裙子,脚下是一色的白球鞋,一张张秋日晨光里的面庞上,是清澈的、象水晶般闪亮的眸子。。。。。。
   上车,出发。到青少年宫,已是八点二十,这里,受表彰的百余名教师已胸佩红花在整队待入场,军校的军乐队正在吹奏着热烈的进行曲,二七区小学的二、三百名同学们手举花束在载歌载舞,我领着我们的学生急步进入会场坐在第一排待命。
   副市长宣布会议开始,第一项是奏国歌,第二项就是我们的献辞。。。。。。我真为我们的孩子感到骄傲,是那样的投入,是那样的可爱,台上的领导,全都在笑迷迷地看着孩子们;台下的老师们,听的是那样的忘情,我快速扫了一眼,发现很多人眼里在闪着晶莹的的东西;还有,那一台台摄像机、照像机全都聚焦在孩子们那里。郭敏后来说,当孩子们最后一句话音落地时,她都陶醉了。
   可爱的同学们,可爱的孩子们!在这当老师者的节日里,我要说的心里话是:谢谢你!你使我们的生命,也迸发了这般美丽的火花。从老师、从同学心里迸发出的,就是那无比绚丽的的节日礼花。

   昨晚,郑州的各媒体都刊、播出了我们与孩子们一起度过的难忘的昨日共庆。
   上午,我从教育电视台录回孩子们昨天的录像,他们是一字不少地全部给以了播出。
   刚才,我请客,请孩子们中午每人一碗牛肉面外加一杯豆浆。天凉了,冰激淋之类的到来年天热再说吧。



9月11日(周一)上午八时,中央电视台(CCTV)电影频道,将播出根据本博《我为祖国站讲台》改编的电视电影《老师,您好!》。敬请收看、指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7 21:56)
暑期的无序忙碌还在继续,但已近尾声。正在努力收敛心绪,以进入宁静之写字状态。偶上博,只是翻阅下朋友们的论评和到朋友那里小憩,翠野白杨等博友的关注让人感动。
这两日,一个叫“辛”的朋友连发了近四十条评论,看来,辛是用了大气力来看拙文的,这让我非常惊异、感动、不安和有掩饰不住的窃喜(虚荣)。文中过奖了,但更添增了我写下去的信心。
朋友们,谢谢您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