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灵明道人
灵明道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8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支持!

关于传承历史文化、反对诗词「声韵改革」的联合宣言

    我们是当代诗词的青年创作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7 23:44)
标签:

杂谈

雪域10  6月27日
对面屋看似90后的小情侣,一晚上没折腾好。真不知道在这样一个简陋的地方,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激情。早晨被一阵阵女人的呻吟声吵醒,开门一看,天空居然下起了雨,看样子应该是下了一夜,地面积水很多。考虑脚伤较重,天气又不好,决定在此处停留一日。在屋里看昨天打印的词,用手机上上网,兑着开水吃了几块冰糖,感觉也不怎么饿。
下午一点多开始把这两天的一些事用诗词记录了一下,三点多钟对面屋的情侣又继续运动了,真服了他们的体力,虽然本人很纯洁,也经受不住偌大个二楼寂静中的呻吟吧。带上相机出门去了大悲寺。大悲寺在地震中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侧殿基本震毁,尚在修建中。在寺中有比丘尼和和尚,难道这是个混住的寺院么?由于言语不通,加上问题敏感,也没敢问询。在大悲寺的山门上有九旬乡儒题写的寺名匾额以及对联,字迹刚劲,十分赏心,与崖山祠的一些题词相比丝毫不弱,看来每个地方的乡儒都有大修养啊。在寺中拍了一些照,一个比丘尼发现我在拍摄,居然不由分说将我赶出了寺,然后只听得大钟连响数声,关闭了寺门。难道是我身上浩然道气让大师们感到不悦了?还闭门封寺?让我很是郁闷。
大悲寺对面的巷子里是三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7 23:42)
标签:

杂谈

雪域9   6月26日
记得前阵子在天文网站上看今晚有月蚀,但川西的天气阴沉沉地,今晚一定是遗憾的。
睡到九点多就被吵醒了,真不知道南方人民为什么如此喜欢早起喧闹啊。旅社老板在洗着备品,看来卫生还算不错。穿上鞋子走了几步,发觉脚不算太疼了,决定立即出发。
问了下老板,得到指示说从门前的大道穿过去就是新川藏路,在谷歌地图上根本就没找到新川藏路,但是看地图的方位就是昨天走了一半的武兴路,于是继续沿着西南方前进,在蛟龙工业园附近的金蛟龙(忘记名字了,照片有,暂时无法查看)广场坐了一会,再朝前走的时候,就发现新川藏路的标示的。这整个新川藏路上都是工业区,按照谷歌地图在新川藏路十四座前不远处就应该是彭镇,于是在路口一家麻油铺前坐了一会。惹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其实这个事儿非常有意思,在大城市里很少有人看你,估计是见惯不惊了。而到了小城市或者县城、乡镇,背负四十斤背囊的我总是被当做怪物围观。按说我和背着书包的小学生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我的包稍微大了那么一点,我又没穿什么圣斗士战甲。
进入彭镇时,没有找到人民路,在一条标示为交通路的岔口看到了前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7 23:42)
标签:

杂谈

雪域8  6月25日

鹧鸪天,二访天府
天府新妆锦绣城,此时重到已伤情。长衢过处人依旧,落得身单与影行。离别易,恨难平,莫教心事泛零星。谁堪伴醉天涯老,许是无期且毋醒。



这是非常不好的一天,重新规划了一下路线,第一站决定先到达雅安市。
天色阴霾无比,起床出去吃了一笼灌汤包,之前吃过的龙眼包子没有出来。打印了九张A4纸的东坡词以及平水韵,收拾好背包,看到两个女老外刚刚起床,其中一个黑人正往脚上喷洒香水,很怀疑香水会不会引发过敏,但是这几天看到的老外身上都充斥着浓郁的香水味,很不习惯,也许他们自觉很美吧。从懒骨头退房出来,按照地图向西南进发。没想到金河路在修地铁,和原本计算好的路线有了出入,只好跟着感觉走。进入琴台路,开始下雨了。淅淅沥沥,倒是不大。
坐在文化公园对面一家叫做“梨园”的茶楼前,听着路旁大喇叭里播放着似乎是四川省歌舞团左小燕女士演奏的走腔版《牧民新歌》录音,感觉非常没有情调。对于音乐,我是不反对个人二次创作的,但我坚决反对极端的改造。音乐的风格决定了音乐的本质,绝不能让演绎者去改变音乐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4
(2010-06-24 23:08)
标签:

杂谈

早晨又走了个哥们儿。厦门人,做计算机维护的。外国美女也走了一个,假如今天再没有新人进驻的话,晚上可能就我和外国美女独处了,真尴尬啊。
终于把看了半个月的玄幻小说看完了,可以安心上路了。中午重游了文殊坊,又傻乎乎地想了一次小妖。虽然我对她还没上升到什么感情的高度,但她毕竟是六十多天朝夕相伴,陪我穿越广东的朋友,这份牵挂不知她能否感受到,虽然我们已经无法再联系了。
文殊坊和过年时有很大区别,最主要的是没有了那些小吃和乞讨者。本来我还打算在文殊坊卖艺呢,谁知道一个同行都没有,估计是被城市管理者给整顿掉了。在一家小店吃了一碗伤心凉粉,一直听说这个东西巨辣,吃过让人涕泪交流,可我吃了之后没什么感觉。倒是芙蓉虾的味道很不错,雪梨汤也十分可口,成都小吃真是让人流连。闲逛途中遇见了一个江湖术士,他说阁下这胡子不能留,是个散财之相。其实我又何尝不知,也怪我这胡子生的奇特,品相虽好,只是人中处不生分毫,浪费了大好的格局。
吃饱喝足,在成都也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了,回到房间睡了一会,出门去上网。
决定离开了,明天正式开始徒步川藏南线,希望是一个愉快的旅程。我期待这次游历给我带来的感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3
(2010-06-24 23:07)
标签:

杂谈

老外早晨一点多才回来一个,那两个一直未归,估计是去成都下属的县市游玩了。这一睡又到了十点多。打算出去看看望江楼,走到半路接到同学的短信,说我的快递到了。18日从家里发了一件快递,使用的是汇通快递公司,居然23日才到,这是那门子快递,改名叫慢递算了。约好晚上去取快递,这时的我杯具了。可能是昨天吃了太多的串串香,我这人比较喜欢吃辣椒,但是吃过之后往往拉肚子,当时的情况是:急需寻找厕所!
可以说成都的厕所是我所见过最好的厕所,比起广州所谓的五星级厕所强得太多了,在合江亭附近找到了一个公厕,徘徊了近一个小时才解决问题,让我很是快意。合江亭对面的大桥的桥柱上有很多市民为鸟类准备的米粒,锦江上也不时飞过体型很大的不知名的鸟类,虽然水并不干净,但是生态环境确实不错,不愧是“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之一。路边巨大的石笋雕塑,给这个城市更添了一分精致。合江亭是一个很小的双子亭,造型没有什么出奇的,倒是亭下冒雨垂钓的老者很有情调。一路走来,在锦江沿岸看到很多垂钓的人群,只不过他们没有佳木斯人民玩得先进——我们那里都是用大网在宽阔的松花江边打捞的,虽然也没什么鱼。
雨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
(2010-06-24 21:37)
标签:

杂谈

早晨五点多又被那几个河南人和四川人吵醒了,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体力无限,那几个四川人看起来还像是大学生,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在床上捱到八点,看看同车基本都吃过了,起来泡面。本来以为这时人会很少,谁知道在五车的开水炉旁依然排着长队,那几个河南人还试图插队,被美女列车员一顿训斥。吃过面之后,继续躺着养神,三十五个小时,真的很乏味。
   列车经过河南西北的时候,开始进入山区,不得不佩服人民的力量,数不清的隧道穿越无穷的大山。最长的一条隧道是在营镇附近,列车全速前进,走了大概十三分钟,至少有二十公里吧。其间不见天日, 阴风呼号,空气中充斥着腐朽的味道,十分可怕。
   之前没做好功课,这趟车次为1312的火车,居然会过陕西,到了安康才知道。很后悔没有在陕西停留,以后一定要注意研究好车次、路线。过了汉中我就更郁闷了,真的很想下车去游历一番,可惜舍不得车票钱,好容易才买的票。
   忽然想起来今天是父亲节,在隧道时给老爸和干爹发的短信似乎一直没有传递出去,到了陕西才有回执。随口占了一首古风,当年若是我也能够做父亲的话,孩子也能打酱油了吧。很怀念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
(2010-06-24 20:37)
标签:

杂谈

两个人在一起过夜,男女之间的最大的区别是:两个男人除了聊天喝酒,基本也就剩下睡觉了。王老板的睡相倒是十分可爱,只是大热天的居然紧紧裹着被子,不知道这是什么怪癖,难道是我很像怪叔叔么。

    半梦半醒中,王老板鬼鬼祟祟地把我弄醒,说是单位加班,赶着回去了。我也睡不着了,起床收拾背包。出去买了点在车上吃需要的食物,走到小区的门口,看着高楼大厦,以及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然之间感到无比茫然。或许这次归来,我这一生都要在那个我深深热爱的城市里度过,做着我一百万分不感兴趣的工作,直到死去。如果可能,我真希望能够一直流浪下去,不去想今天、明天,独行于天地间,然而那只是个梦想,醒来就罢。我不知道这次游历能够给予我怎样的感悟,至少应该让我有勇气去面对那些让我至今无法释怀的过往吧。下午就要踏上开往成都的列车了,三十五个小时的旅程,一定不会愉快。只是经历了些微磨砺的我,已经学会将痛苦意淫成快乐了。
    出了旅店,按着店老板指示的路线直奔火车站,虽然还有三个小时才上车,但我实在想不起来附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游荡。不知道什么缘故到现在天津还在热火朝天地搞城建,就连火车站也不能幸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9 01:32)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早晨被几个老妇的大嗓门吵醒了,她们不约而同地在秦皇岛下车,可苦了我的睡眠。 昨天还是晴空万里,今天却是阴云密布。列车晚点共计五十七分钟,吃过东西,昏昏沉沉地又继续睡了一会。过了塘沽就开始下雨,等到十一点半到达天津市站时,雨已经近乎瓢泼了。出了天津站,映入眼帘的是高耸的摩天大厦和建筑用吊车,还有无边的浓雾,天津市区的可见度不超过一百米。 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个住处,据说天津车站附近的房价高达三万块钱一平米,旅店自然不会太便宜,六七十块钱的旅店和一般中小城市二三十块钱的档次差不多少,然而我却不能露宿在这京都咽塞的淫雨之中,只能狠心入住。安顿之后,给王老板发个了短信,王老板是我在佳木斯的莫逆之交,目前在天津高就,只是我并不知道,我在手机中记忆的电话号码是错误的,也就是说我在之后发送的短信也是所发非人。出了旅店,乘坐九十六路到了市政府站,原以为市政府附近会很繁华,结果到了才发现那里依然是海河边。沿着海河北行,有很多正在施工的建筑,海河上浓雾缭绕,细雨绵延,忽然想起一首著名的竹笛曲《海河两岸遍新颜》。先后经过了大光明桥、赤峰桥等,两岸景致平平,不过沿岸的众多垂钓者却十分亮眼,别有一番趣味。 查地图锁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