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巍
许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214
  • 关注人气:7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02-24 07:14)
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做出更好的音乐来回报大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年?五年?十年?二十年?还是更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27 03:0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27 03:01)
 一直想写一下许巍,只是觉得自己不见得了解他多少。
    喜欢听他的音乐,听他低沉沙哑却温暖的声音。 听他的歌,会自然的莫明的被感动,甚至每次听他的歌,会泪流满面,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力量在催化着敏感的神经,那是一种怎样的精神世界不能折射的光芒在照耀着温暖着内心深处的寒冷和孤寂,灵魂的感动莫过于心在悸动,血液在流淌才会证明生命是鲜活的,才会一同哭泣一同悲凉一同冷眼看世界。
    回首故乡来时的路,一路跌跌撞撞,不知道许巍竟然能够唱到我的最痛处,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坚强的忘记贫穷忘记眼泪忘记故乡忘记回望,无坚不摧的硬度只想保护自己的尊严不被受伤,今天却被许巍的音乐打击的七零八落,一种无孔不入的境地。
    许巍的音乐里有种根深蒂固的沧桑和忧伤,每个音符每个字节,有沉重抑郁有无法诉说的纷纷扰扰,听他的歌,我想他会是很温柔的男人,有着温暖干净的眼神,有着低沉沙哑的嗓音,他可以是你的朋友亲人知己或情人,也或许是你的父亲,会给你很宽阔的肩膀一起相依偎着坐在茫茫的夜空下看云倦云舒,看流星划过,一起听涛声听欧鸣,一起看日出日落。
    许巍的音乐里更有一种流浪的情结,一个人策马由缰仗剑走天涯无牵无挂吗?似乎不是,他的音乐总会给我一种失落的情绪,一种留恋一种不舍一种无奈和无望,是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矛盾的么还是感情真的没有对错。
    许巍低调,他的世界很安静,安静的没有浮华现实的浮躁,没有功名利禄的纷争,没有哗众取宠的做秀,人如其歌,干净单纯质朴甚至原始,听他的歌会让我回到童年的空旷的田野,清凉的风吹过,片片秋叶在风里飞舞,远处是村里缕缕升起的炊烟和晚霞染红的天空,不时有鸟儿忽悠悠飞过...
    感谢许巍,让我的世界还有一片纯净的天空来聆听自己内心的感动,那片纯净不是世俗的时空能够挥霍掉的,感谢许巍的音乐,让我更加学会坚强,学会从容的面对生活面对爱情,这个世界说大很大,大的让你难免有时会迷失方向,这个世界说小又小,小的自己的心都没有地方装。
    听许巍,让我觉得心里很踏实。
    听许巍,让我活得很真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他的音乐随着人生的变化和世界观的改变而变得越来越温暖、舒适和清澈,然而,却有一些原本对他早期充满了绝望与躁动的音乐死忠的乐迷埋怨,许巍不摇滚了。 
  
    许巍说:“很多人就觉得我是个‘愤青’。我20多岁的时候比你们酷多了,也极端、叛逆得多,但现在我是三四十岁的人了,现在还那样也太‘二’了,那就是没修养了。” 
  
    记得曾经看见有人这样形容,大意是说,许巍和朴树是流行乐坛最让人心疼的两个歌手。说这话的原因,是因为两人在音乐上都才华横溢,令人激赏、令人期待,然而同时,这两人内心的敏感、脆弱,以及面对生活压力的无措,常令人为之担心不已——他们都曾经受过抑郁症的折磨。所不同的是,朴树的压力更多来自于他对自身完美的要求以及如何在做明星和自我之间获得平衡,而许巍则饱尝了在美好理想和残酷现实之间反复颠簸的滋味,他的人生,就像在他一鸣惊人的《两天》中唱到的:“我只有两天我从没有把握,一天用来希望,一天用来绝望。” 
  
    许巍在音乐道路上的坎坷颇令人唏嘘,1994年底,当这位西安的音乐才子带着自己的作品来到北京寻求机会的时候,他的音乐才华就备受圈内人瞩目,之后便是签约,推出专辑并获奖,他的作品《两天》的歌词还被文学专家选进《中国当代诗歌文选》。在外人看来,许巍已然踏上一条飞黄腾达的成功之路,却不知道在这一路上许巍经历了什么样的迷茫、绝望、穷困和艰难,一度,不堪压力重负的他曾深陷抑郁症的痛苦之中。他的才华与命运不公际遇之间的反差,令众多关心他的人感喟不已,也正是因为如此,朋友和亲人的关心和鼓励,最终帮助许巍成功地重返乐坛。 
如今的许巍也算得劫波渡尽到达了安宁的彼岸,2002年他推出了自己的第三张专辑《时光·漫步》,顿时好评如潮。2003年,在第三届音乐风云榜颁奖礼上,他一人获得11项提名并最终夺得包括“最佳摇滚乐歌手”、“最佳摇滚乐专辑”在内的四项大奖。这一次的辉煌,标志着许巍成为业界和大众都认可的著名音乐人的开始。去年当许巍推出自己最新专辑《每一刻都是崭新的》的时候,一次个人小型音乐会的举办,使外界发出了要他举办个人演唱会的呼声。今年8月13日,他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将在工人体育馆开场。一切来得自然,许巍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的音乐随着人生的变化和世界观的改变而变得越来越温暖、舒适和清澈,然而,却有一些原本对他早期充满了绝望与躁动的音乐死忠的乐迷埋怨,许巍不摇滚了。 
  
    许巍说,他们不知道那种苦。我再也不能给他们那种误导了。 
  
    “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 
  
    找不到你该去的方向 
  
    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 
  
    感觉到从来没有的慌张” 
  
    ——许巍《那一年》 
  
    第一次见到许巍是在1997年年初。那时候我正式成为记者也不过半年多时间,许巍推出了他签约红星生产社之后的第一张专辑《在别处》。当时他所写的《执著》已经让田震成功复出并唱红了大江南北,之前,他的两首单曲《两天》和《青鸟》也在摇滚圈叫得很响。 
  
    为了推广自己的专辑,许巍让公司企宣带着四处做宣传,那对于他来说大概是第一次。我们的采访约在一个快餐店,生涩的明星和生涩的记者相向而坐,我们天一句地一句地聊着,他一边还小心翼翼地吃着一个热狗。我们聊些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他那天的样子,他披着一头那时候摇滚歌手标准的披肩发,不知为什么,我清楚地在他身上看到一种叫做善良的东西。 
  
    后来许巍在一家迪厅开了专辑的发布会,他抱着吉他高高地坐在一个台子上,一束射灯从他身后射向人群,许巍唱着《执著》、《两天》、《我的秋天》、《在别处》,远远地看着他,仿佛一个孤独的神。周围的人不咸不淡地聊着,不错,是啊,他还真不错。 
  
    后来那张专辑并没有像预期那样火,摇滚乐虽然是中国原创音乐最有力量的部分,但终究不是主流,而且那时候有关摇滚的宣传渠道很不通畅。我却被许巍那充满着忧伤和绝望的音乐所震动,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声音,在挣扎、在向往、在彷徨,他在自己的音乐中反复吟唱着“幻想”、“希望”、“绝望”、“翅膀”、“飞不起来”、“秋天”、“温暖”等字眼,我全然没有想到,这些和他真实的生活有什么关系。 
  
    后来就听到许巍生活变得颓废的消息,虽然那时候听到摇滚乐手颓废并不是什么新闻,但议论的人们口中却有着对许巍的惋惜,因为他有才华,总不愿他就如此沉沦,总希望他能做出好音乐。模模糊糊的那时候大家有一种意识,摇滚是一种精神,但做摇滚乐的人生活应该健康。

事隔多年之后,许巍和我谈起那段经历,他说,人的成长过程是在慢慢寻找的,得对生活理解了才行,很多原来认为是对的东西,到后来才发现不对。曾经,他非常喜欢美国著名摇滚乐队“涅盘”的音乐,那种颓废让他着迷。后来他才知道乐队灵魂人物科特·科本之所以写出那么颓废的音乐和他本人的生活状态有关,科本极度抑郁,最终自杀了。“这东西误导了很多人,他们认为摇滚乐就应该是这样,应该是颓废的。”许巍说。 
  
    年少无知的时候总难免“为赋新词强说愁”,或许许巍真的有过为了“像摇滚音乐人”而沉沦和放纵的念头,但很快,他的生活真的陷入了尴尬、迷茫、穷困之中,不是颓废可以形容的。 
  
    《在别处》的发行除了在业界带来好口碑之外,并未给许巍带来多少实际的利益。公司的推广以及当时音乐环境等诸多不利因素,许巍略嫌超前的音乐在当时并未获得大众层面的认可,他并未因此过上有演出的生活。在中国,有演出是一个歌手赖以为生的先决条件,市场环境的不佳使得出唱片反而成为赔本的买卖。许巍没有演出,只靠少得可怜的唱片版税生活,很难想象,他穷得连门也出不了。他只能每天自己躲在屋里看书、练琴,连朋友找他出去,他都只能说,还是你来吧,我身上钱很少,去了你那儿,我就回不来了。 
  
    比生活穷困让他更加难受的,就是精神上的迷茫。为了音乐的理想,许巍曾经不惜叛逆家庭、放弃上大学的机会,他曾经当兵,曾经作为职业吉他手在全国四处走穴挣过钱,他曾经组过摇滚乐队风光一时,也曾在生存压力面前遭乐队成员弃之而去。几经沉浮,许巍带着音乐理想来到了中国流行音乐的中心——北京,他获得签约,发行了唱片,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以为他的理想终于得以实现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的音乐没有多少人理会,自己没有演出,没有生活来源。困居北京,许巍不知道自己的音乐方向在哪里,生活方向在哪里,他的幻想在破灭,似乎也没有人能帮助他改变这一切,他在自己内心的希望和绝望之间挣扎。“这么多年你还在不停奔跑,眼看着明天依然虚无缥缈,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许巍在《那一年》中唱道。 
  
    “那与生俱来的孤独 
  
    又在我身体里滋长 
  
    我这始终骄傲的心 
  
    没有方向……” 
  
    ——许巍《路的尽头》 
  
    1997年年底,恰巧在12月31日那天,许巍出了一次车祸。也恰好是那天,北京音乐台的一个有关摇滚乐的颁奖,颁给许巍《在别处》专辑年度最佳专辑奖。他没能去领奖,是朋友、原黑豹乐队的主唱栾树替他领的奖。 
  
    许巍说,那次车祸像是一下子把他撞醒了,突然觉得自己不该这么颓废下去。他觉得过去自己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关注自己是不对的,他开始放开眼去看社会,开始关注现实,开始看各种传记。那一阵我在一个活动上遇到过他,“你好。”他笑着和我打招呼,头发剪成了板寸,神清气爽的样子,他说自己过着每天在家看书、练琴的安静生活。他开始创作自己的第二张专辑《那一年》,开始关注生活。 
  
    然而后来我才知道,他自己的生活却没有更好的改变,他在生活的底层、在自己内心继续挣扎着,反复挣扎的结果——他说,那时候就已经有抑郁症了。在朋友的劝说下,他还去了一趟云南,一度,那里美好的自然风光和悠闲的生活让他发现,生活还有很多美好。他告诉自己要好好工作、好好练琴。但这一瞬间的美好并未覆盖许巍后来的生活。

1999年年底,长期的熬夜、失眠,让已患上抑郁症的许巍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也正是这个时候,他的第二张专辑《那一年》开始录制了。那时候,曾经在乐迷心中被当作音乐圣地的红星生产社也处在崩盘的边缘,公司一片混乱,业务几乎没有人管。许巍的专辑录制全部扔给他自己负责,第一次担任制作人的许巍担起各种杂务,连乐手也要他自己去谈,公司还告诉他,要他跟人 
  
    砍价。或许只有许巍自己才能体会那种压力和折磨,他天天吃着安眠药,天天睡不着,熬着把专辑录完了。就想着,专辑也录完,跟公司的合约也到期了,或许该到头了。 
  
    但让许巍想不到的是,公司竟然以录好的小样为要挟,要许巍续约,这把他弄蒙了。小样后期的缩混,公司便不让许巍自己参加。专辑什么时候出的许巍并不知道,直到有一天,歌手汪峰给他打电话,说他的《那一年》出了,说觉得不错。许巍这才去街上买来,一看,怎么这样?专辑封面的照片不是拍的,是在他拍过的MV上抠下来的,专辑的缩混也完全不对,音乐的比例完全不是他要的。这无疑让对这张专辑寄予了不少希望的许巍受到极大的打击,尽管,红星对于许巍来说,也算是有知遇之恩了。 
  
    许巍在北京没法待下去了,他没钱,没地方住,没有希望,只能回到西安。他说自己回到西安之后,不愿回去见父母,也不愿见朋友。因为他当初去北京,父母和朋友都觉得他应该是很了不得了。他没法回去面对父母,而朋友,人家都以为他出名了,发大财了,谁会相信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许巍说,他每天自己待着,孤独极了。他只能坐在马路边看汽车,目光呆滞。 
  
    许巍就这样在西安在失意与窘困中孤独地熬着,为了与自己的抑郁症对抗,他开始强迫自己锻炼身体。北京的朋友们为他这样离开而惋惜、着急,看着许巍的音乐才华或许就此埋没,或许他们比他自己还要不甘心。 
  
    2000年夏天,在西安的许巍接到当时还是华纳唱片中国公司音乐总监的宋柯打来的电话,问他愿不愿为该公司的歌手叶蓓的新专辑做制作人,他说:“你也挣点钱。”许巍于是回到了北京,为叶蓓的专辑《双鱼》做制作人。那时候很多人不知道,许巍正在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他每天睡不好觉,几乎彻夜不眠,也觉得适应不了陌生的环境。做完了叶蓓的专辑,许巍又回到了西安。 
  
    那时候,不少唱片公司都找到许巍,想和他签约。然而许巍却不想再做下去了,似乎与音乐有关的生活让他害怕,在北京的时候,有电视台找他去演出,站在台上,他觉得非常的不适应,他对干音乐的出路极度怀疑,前两张专辑带给他的打击让他觉得自己做的音乐没有意义。他不再想做,他说,自己天天练琴的生活太孤独,他就想扎在人堆里,觉得温暖。是的,温暖,这个在许巍的音乐里反复吟唱的另一个词,是他由衷向往的。他甚至找了自己在西安的一堆“发小”,想请他们帮忙,自己想开个小铺,能养活自己就行了。然而他所有的“发小”都不同意,他们觉得,他就是做音乐的。 
  
    许巍自己是下定了决心不再做,他拒绝与找他的唱片公司签约,正好赶上有人请他参加一台摇滚乐的大型演出,他心想,这正好算自己告别音乐生涯的最后一次吧。等他出场的时候,意外的是,全场歌迷大声地喊着“许巍!许巍!”那一刻让他感动,觉得自己也算是圆满的告别了。 
  
    于是,许巍回了西安,依旧过着自己每天跑步,也不愿意见父母的孤独生活。 
  
    “在悠长的岁月里 
  
    你让我感觉这世界的疼痛和悲伤 
  
    在悠长的岁月里 
  
    你在我心中是永远的欢乐永远的家……” 
  
    ———许巍《纯真》 
  
    2000年到2001年之间,北京的音乐圈里时常可以听见认识许巍的人们在谈论他,除了惋惜,不少朋友都说的是,一定要帮他。 
  
    北京朋友的电话不断地打到西安,有人问,你是不是没钱,给你寄点。栾树在青岛结婚,特意打电话请许巍过去,朋友们更希望他能出去散散心。他含糊着,没法跟朋友说自己没钱过去。碰巧当时另一个朋友打电话,给许巍找到一个在长春演出的活,他特别高兴,因为这可以挣到参加栾树婚礼的钱了。许巍去了青岛,看见大家都特别快乐,更感到自己的孤独。栾树看出许巍的不对劲,硬把他的机票退了,让他在青岛多玩一阵。栾树天天陪着许巍玩,还不断地开解他,然而许巍最终还是回了西安。

    终于有一天,红星生产社的老同事詹华打电话给许巍,问他,现在有一家小公司,没什么歌手,你愿不愿签?他告诉许巍,公司里有两位原先红星的老同事,大家比较熟悉,会让他放松,而且,公司对他没有什么要求,能给他很大的空间。那家公司就是后来许巍签约的上海艺风音乐公司(现隶属EMI百代唱片)。 
  
    许巍说,公司对他特别好,知道他没钱,预付一笔版税给他,而且还为他在北京租了房子,那让许巍感到特别温暖,终于,他回到了北京。但是他说,当公司的总经理在签约时起身拥抱他,说:“欢迎来到我们公司!”的时候,他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签约新公司之后,许巍终于慢慢开始了稳定的生活。而在他自己的努力和周围人的关心帮助下,他逐渐走出抑郁症的阴影,开始缓过来了。他说,自己从17岁就开始漂泊动荡的生活,直到34岁的时候才开始踏实,这样的生活对他而言,弥足珍贵。他开始发现周围人的关爱,他开始爱别人。栾树曾经说他:“你周围父母、家人、朋友那么多人都在关心你,你却感受不到,你太糊涂了!”于是,他学会感恩。 
  
    他说因为自己有抑郁症,便上网去查看,发现原来中国有那么多人深受抑郁症的折磨!他走出自己,看到周围的社会,看到有人下岗了生活过得那么苦。他开始觉得自己生活也没那么差,他反省了自己很多,对生活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变,而在这个过程中,他渐渐彻底摆脱了抑郁症的侵扰。 
  
    他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健康的生活时间表,不再晨昏颠倒,而是每天8点起床,锻炼,再读历史、读佛经、读一切感兴趣的书,然后练琴,写音乐。他说:“听音乐的大部分人都是正常生活的,我必须跟大部分人的生活一样才行。” 
  
    2002年,许巍的第三张专辑《时光·漫步》面世了。这张专辑的音乐与前两张那种绝望、愤怒、喧闹的风格大相径庭,忧伤、温暖、舒服、动听,立刻打动了大批的听众,据称成为白领和大学生们的最爱,许巍的音乐终于走近了大众,不像前两张专辑发行的时候,他的西安朋友告诉他:“那离我们太远。”而2003年第三届音乐风云榜颁奖礼上的大获全胜,终于带给许巍受到肯定的自信。那天,许巍站在舞台上,全场的观众为他热烈鼓掌,他浑身散发着前所未有的灿烂,台下的朋友和台上的他一样地激动欣喜。 
  
    “这一切的转变 
  
    是如此的简单 
  
    这一刻的转变 
  
    在你不经意瞬间……” 
  
    ———许巍《每一刻都是崭新的》 
  
    但就在许巍的音乐获得大众认可的同时,新的压力又向他压来。一是似乎终于看到许巍修成正果的人们,将过高的音乐期望寄托在许巍身上,二是原先一致夸赞他如何具有摇滚精神的一些人却开始批评他,说他不摇滚了,变成大众流行明星了。 
  
    有人担心这些压力会对内心敏感脆弱的许巍带来新的不好影响,但对于压力,他似乎已经可以坦然应对。对于前者,他说,就当是动力吧。对于后者,许巍说:“他们不明白。”他感叹的是,他们没得过抑郁症,不知道那么多人的苦,他们不知道还有很多人连生活都成问题,还听什么摇滚乐? 
  
    他说:“很多人就觉得我是个‘愤青’。我20多岁的时候比你们酷多了,也极端、叛逆得多,但现在我是三四十岁的人了,现在还那样也太‘二’了,那就是没修养了。”生活的磨砺,已经让许巍认为,音乐不是仅仅为了个人的表达,不是就为了宣泄情绪,而是要给别人带来快乐。苦尽甘来的他发愿,希望自己快乐,也让别人快乐。 
  
    他曾经在晚报上看到一篇文章,上面说到治疗帕金森症,音乐有着药物所起不了的作用。这消息给他的启发是:音乐还有这么大的功能!所以他希望自己的音乐带给人的是快乐:“如果能让抑郁的人听了快乐起来,多好!”他希望人们听了《时光·漫步》,生命中灿烂的状态能够打开,让人想到生活中有美好的一面,而不光是苦难。好友栾树也鼓励他:“真正爱你的人一定会为你高兴,谁愿意自己的生活一直悲惨、痛苦呢?” 
  
    更让许巍高兴的是,当他在深圳做宣传的时候,一个女歌迷特意当面感谢他,因为她得了抑郁症之后,医生要她听好听的音乐,她只能听得进一张音乐,那就是《时光·漫步》,结果真的从抑郁症中走出来了。这显然给了许巍莫大的鼓励。 
  
    其实,无论当初《在别处》、《那一年》的愤怒、绝望,还是如今《时光·漫步》、《每一刻都是崭新的》的温暖、清澈,许巍始终是一个忠于自己内心的音乐人,他说:“音乐是一定跟心灵发生关系的。”他抑郁时期的作品能够绝望、无助得震痛人的心腑,平和时期的作品能够温暖、舒适得抚平人的心灵,皆因为他的音乐发自内心,绝不作伪,每一次的音乐,之所以打动人,都能感觉到他张开自己的心扉在实在地和人交流。所以,现在要他装酷,要他愤怒,去再写《两天》、《在别处》那样的摇滚作品,我想,他真的做不到了。 
  
    他也学会了不在乎别人说他是不是摇滚,他说,这都束缚不了我了,做出好的音乐才是真的。只是,我别再误导别人了,以为生活就是这样痛苦的,以为摇滚就是这样颓废的。 
  
    几年前,许巍看到佛经上有这样的说法: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光明的。他说这跳出了很多哲学宿命论的观点,每一刻都是崭新的,每一刻都可能重新开始你的生活。生命真的太渺小了,但是还是有希望和光明的。真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27 02:59)
假期看演绎唐伯虎的电视剧,听到主题曲唱“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想到了许巍,这个满腹才华的人,这个告别故乡在大都市漂泊的人。在茫茫人海里,许巍走过每个人,可没人知道他是谁,只有他的一首一首让人心碎的歌曲在我们的嘴里和心里传唱,但他就是这样走过我们生活的街道和我们的故事。

  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像唐伯虎那样让人想到“仙人”、“桃树”和“酒钱”这样的词汇吧,这样的情怀不是所有人都能扮出来的,不是一副酷模样就能透露出这种气质的。

  可是,就是这时候,我看到了许巍获奖的消息,看着许巍在台上快乐的模样,听着他的新专辑,发现那个许巍已经远去了,现在的是走出低谷走向千万只挥动的手的许巍,他终于站到了属于他的前台。心里突然有点失落,怔怔地看着他的模样,不知道想什么好,突然就想听他的老歌曲,想看他以前的那个模样。或许,我更关注那个在异乡漂泊、有点疲倦有点沧桑的他。我听了他最近创作的作品,是的,像他写给老狼的那首《晴朗》,现在的他很晴朗,每个音符里都暗藏着明媚和欢欣,满足而欣慰,甚至有点小资。这是自然心态的流露,也许每个走到现在的人都有这样的心态,多少年的等待和奋斗,终于得到了承认。每部文艺作品都是现实的反映,许巍的歌曲也是许巍现实的反映。和唐伯虎不同的是,唐伯虎一生不入流,是民间造就的唐伯虎,唐伯虎也代代属于民间,而许巍,终于和商业结合,终于开始走向每个唱片店,开始在颁奖台上向评委弹起吉它,是商业把许巍推向了前台,或者说是商业造就了许巍,许巍最终还是走向商业造星的舞台。所以,唐伯虎与许巍的联想在这里渐渐终止。可是我说不出什么来,不想用批判的语言写些什么。每个在外流浪在外等待成功的人,都能体会许巍的感受,不是吗?当我们为了梦想疲惫不堪的时候,我们不是疯狂地渴望一种宁静和快乐吗?不是想着成功时刻那幸福的感觉吗?如果我们喜欢一个人,不也期望他能快乐和幸福吗?倘若因为喜欢那种疲惫和沧桑,我们就苛求许巍不停地唱疲惫和沧桑,就算生活很美好也让他唱,就不是我们的本意,也不是许巍的本意。我们不也是想像阳光一样的晴朗吗?

  在更多的时候,我想起李泉,那个唯美的男子,那个弹钢琴的男子,他说自己像个走钢索的人一样,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找寻一条适合自己的路。艺术不是闭关自守,艺术也需要承认,给艺术找个飞翔的翅膀,让这美丽的感动给更多的人分享,从另个角度说,也是一个艺术家的责任。我们都是俗人,谁能让自己真的不食人间烟火,谁能躲避人世无奈的纷扰,谁也不能。像歌曲里唱的:青春的岁月,我们身不由己,只因这汹涌燃烧的梦想。所有有梦想的人,流出的泪水和展开的笑容是一样的。

  获奖的许巍,挥手的许巍,微笑的许巍,仍在唱歌的许巍,依旧是忧郁的眼神。有些东西,是商业操作不出来的,就像许巍的吉它、李泉的钢琴。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停向前的轨迹,每段路有每段路的风景。如果你听了现在的许巍,那音符里几度夕阳红的感觉,同样会让人感动,只是不再和以前那样痛了而已。我只能说这些给现在的许巍和那些喜欢许巍的朋友。当他在属于自己舞台上演绎五彩的生命时,我只能说,那都是许巍的精彩。还有,我会说:许巍,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喜欢许巍的女生要比男生多出不少,倒不完全是他弄拙成拙的着装打扮惹人疼爱,而是他的软摇滚风格更能打动多愁善感的女人心。喜欢硬摇滚,尤其是北欧黑金属的酷哥型男一定难以理解,这么pop风格的歌,一个顶天立地的北京男人,怎么能绕弯了手指沉下了心,一点一点去抠出来。在雅虎娱乐聊天室里,我们找到了答案:许巍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摇滚乐手,他的激情在空山中,在月谷中,他是今朝在世不如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世外高人。

   所以他的软摇滚更像是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时的吟诵。知道他最喜欢听的是什么吗?――“古典音乐特别喜欢巴赫,还有中国的古琴。”看见吗?这就是许巍创作音乐的源泉。如果说,摇滚也有东方摇滚,那么许巍应该算是这种新风格的诠释者,那种稳当的中国式的五音调,那种情绪内敛的演唱方式,的确像是一位贤者在目送归鸿,手挥五弦。

   本届全球华语音乐榜中榜入围名单中,许巍再一次榜上有名,一曲《曾经的你》,让他同时在最佳歌曲奖和最佳音乐录影带奖和其他艺人竞争,同时,他的名字还出现在最佳男歌手奖和最佳创作歌手奖里,可以说,他就是一个王牌歌手,看上去与世无争的歌唱风格,其实抢占的歌坛地盘真是好大一块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27 02:5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