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滨州秦辉
滨州秦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252
  • 关注人气:2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5-26 17:03)
分类: 其他
没想到还有那么多坚持写博的朋友,羡慕你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01 10:19)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散文随笔

小时候的冬季是干冷干冷的,萧条的街道,成堆的积雪,房檐下串着冰凌,水缸里漂浮着冰块儿,吹的脸生疼的北风,还有硬梆梆失去了生机的土地。
  
要抵御这种寒冷,除了贴身的棉裤棉袄还需要几件利器。第一,棉外套。那时常穿的是一种黑棉袄,半大的,外面纯黑色,碎花里子,小翻领,一排三或四个大黑扣子。我家有三件这种棉袄,里子花色不同,大小也不一样。穿哪件合适就穿哪件,平时就放在炕头,不指定是谁的,算是公共衣服。后来河西香坊大坝下忽然开了间裁缝铺,可以加工很多的款式。街上就有好多人去做,妈妈也给弟弟做了一件带帽子的长棉袄,蓝色,花里子,据说这个叫做棉猴,也叫大氅。再后来,又做了几件大翻领的蓝棉衣,比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5 20:55)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散文随笔
                                         闲话家乡

  无棣最北,与河北香坊一河之隔名为埕口的小镇,就是我家乡。小时候的埕口水陆并行,商贾云集,那时也叫埕子。
   埕口有条十字街,供销社(那时还叫合作社)所属的几个门市部把守了街的四个角。
   东南角是收购站,主要是收各种废品,如碎玻璃,小铁块,长虫皮袋子,还收老钱和铜子儿。这些东西我都卖过,碎玻璃在大街上随便就能拾到,铁块儿到铁工厂院子里去捡,看门的老头不让进,就趁他不注意从铁门下的缝隙钻,那时谁家抽屉,炕席下没几个老钱啊,随手抓就成。收购站那个男的姓张,女的姓冯,是个外地人,说话卷着舌头。每次我去收购站卖东西,小冯都会审问我,是大人让卖的吗?我每次都回答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他
好长时间没写小小说了,没想到上面还有自己的名字。
《小小说文库》入选作者名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8 12:44)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散文随笔
    二十几岁时,听单位厂长的女儿念过一首童谣,我至今记忆犹新。
     “小河流水哗啦啦,两口子打架要分家。你住炕东头,我住炕西头。小红小红跟谁住?跟狗住,狗咬她,跟鸡住,鸡啄她,跟猫住,猫挠她。小红小红你别哭,门外就是你大姑,你大姑胖乎乎,原来是头大母猪!”
     童谣通俗易懂,读来琅琅上口,开头就呈现了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农家动态画面,水流潺潺,炊烟袅袅。可就在这流水声里却夹杂了不和谐的声响,听听,原来是两口子在吵架,吵得还挺凶,分居!家里就一大炕怎么分?只能东头一个西头一个,后脑勺对后脑勺,后脊梁对后脊梁,你不理我,我不理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4 11:37)
分类: 其他
一年半没来,都有点不认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5 22:27)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散文随笔

 



  路过广场,看到好多人在放风筝。孩子大人甚至老人,风筝也是各式各样,卡通人物动物花鸟应有尽有。有飞高的看不见了模样,只见个小身影,有飞低的飘飘然还不过附近的楼房,有刚刚放起未稳住摇摇欲坠的还有两只风筝缠在一起的。大人欢呼,孩子雀跃,老人脸上难忍笑意。
  望着高空的只只风筝,不禁想起多年前的情景。

  那时自己上班不过一年,单位在乡镇,地处偏僻,条件艰苦,更无任何的文化生活。下班后几个年轻人就是在厂内走走或是躺在宿舍看书,实在憋急了就几个人比赛爬门。厂区跟生活区之间是一道钢筋焊接的铁门,焊接的图案有圆有方很适合攀爬,起初门卫反对,后来禁不住游说,不但答应还加入了比赛且拿了好几个第一。
  有一天,风很大,爬铁门时好像有人的前襟被挂破,他捂着肚皮一溜烟跑了,少了一人都觉无趣,悻悻地要回宿舍。忽然天空中刮过一只塑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17 22:52)
标签:

杂谈

分类: 其他



 明明在手机博客写的,却哪里也找不到,原以为在里能打开的.

 

 写得都去哪儿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13 21:43)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网上搜的图片

  明天就是元宵节,但我更愿叫做正月十五,感觉这个更纯朴亲切,离自己更近。
  春节吃饺子,十五吃汤圆,不过吃汤圆好像才是这几年的事情。小时候哪里知道什么汤圆,只记得在电视上听李宁戴着白高帽手里握着汤勺唱汤圆汤圆卖汤圆,小二哥的汤圆是圆又圆。那时过年蒸馒头蒸包子蒸“花花”(不知是不是这两个字),过十五则蒸刺猬蒸麦桔垛和枣花。
  我是在初中时跟妈妈学蒸这些东西的,妈妈把精挑细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3 23:23)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辞灶,辞灶,新年来到”,进了腊月,姥姥就坐在被窝上念叨这句话了。那时对年的盼望无非是穿新衣,戴新帽,吃花生磕瓜子,走街串巷,藏猫猫东家西家地瞎胡闹。因为辞灶来时,离年就不远了,而且辞灶还可以吃糖瓜,所以那时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