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无语子
无语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8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此博客文章纯属本人原创,大多是抒发内心的一些情感文字。
  希望各位来客能持一种平常宽容的心态,在此进行交流与讨论。同时,在未经本人许可的情况下,如需网上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作者姓名及链接。
  多谢合作!问好,握手。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最近几天,各大网站纷纷转发了有关微软在本月20日针对中国的电脑用户使用盗版系统软件的通知(后来说是全球统一行动),摘要如下:
   “从10月20日起,微软将在中国推出两个重要更新——Windows正版增值计划通知(简称“WGA通知”)和Office正版增值计划通知(简称“OGA通知”)。如果用户不能通过验证,Office软件界面上将被永久性地添加“您可能是软件盗版的受害者”的视觉标记,而WindowsXP用户的电脑桌面背景每隔1小时将被改成黑色。”
    对于这一条微软官方信息的发布,我想不论是中国的用户,世界各国的不论是使用盗版的,或者是正在使用正版的用户也会十分的紧张与关注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在今年8月份,自“番茄花园”事件后,因为不想负上相应的法律责任,很多的诸如此类的网站和论坛自动消失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4 17:26)
分类: [原创]散文
    谁说早春的雨水加快了情感煎熬的步伐,以致思潮泛滥?带着喜忧参半的心情走进六月,难以捉摸的天气丝毫没有因为季节的变换而有所收敛。不论白天或是黑夜,只要有机会,雨还是隔三差五地下着。
    伴随着雨水日益的频繁,连同此刻的情形,天与我的心似乎同样被太多的沉闷积压着。雨,仿佛因我而起,无论走到哪里都能闻风而动地把我重重包围。更甚至于,按着思念的比例促使水位迅速攀升。
    如果不是雨的肆横,这段日子我将会看到对岸的绿柳依依,在河边双双徘徊着的倒影。那里时常夜灯如星,月朗如镜。这么些的风景,这么些的时刻,对于置身其中又似是局外的我来说,纵想靠近都是徒劳。谁会愿意,让如此的美好错失,远离视线之外呢?
    我要是轻舟,我可以一路扬起心帆,远离此岸。我要是游鱼,我亦可以顺着水流一往无前地到达彼岸。但我不是随波的轻舟,也不是飞跃的游鱼。心的舞动,只能任凭了雨意的抽象。
    对雨的遐想,尽在雨中。虽然此时的雨,非我想像的雨,也非我所要的雨。可雨水长期形成的阻碍,始终令我走不出它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原创]散文
  新的白天与黑夜,注定从这个二月开始。期间,那一种截然不同的气息,在心情的起伏中显得清新而明朗。冬春的交接,旧的一年说过去就过去,也就是在那么一呼一吸的延续里,一切都变得遥遥可及却又无法挽回。
  雨一直下着,浑沌着越发阴沉的天。在河堤徘徊,看到雨水的淋漓让水位不断地上涨,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我竟傻傻地发起呆来。面对突如其来的黯然,更是觉得心像被什么掏得空空的,脑子里产生一种想随了那水流而去的欲望。
  这感觉到底是如何滋生的,我不明白。清冷的风轻快地吹着,招摇着雨水渐渐凝结着我的思绪。若有所思中,一滴水珠从头顶的枝叶滑下,碰巧落入裸露的脖子上。“冷哟。”低吟了一声,我急忙跺了跺脚,挪了挪有些僵化的身体。
  一条长长的弧线在河里徐徐荡开,顺着波纹形成的方向寻找,一叶小舟跟随着视线划了进来。在这样的黎明里,怎么还有人捕捞?带着疑问,我看着他如在风中独舞的姿势:撒网,收网,捡鱼,清理,再撒网。一连串的动作,是那样的不徐不急,习惯着他的习惯。我迷茫不安的情感,不由地沉浸在他的举措中。
  烟雨迷漫的河岸,灰暗的天色下我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身影。甚至于,我分辨不出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01 21:27)
分类: [原创]小语
  一:朋友是动力,亲人是压力。他们相互依托,像两个坚固的堡垒,不断促使我们提升或改变。在这双重考验下,失去了任何一方,面对的现实无疑是难以想像的。
  二:等待是一种精神与肉体上的煎熬,让时间累积着那么一股辛酸着的快乐。人生中,恰恰因为有了等待,这来自灵魂深处的渴望和呐喊,我们在征服也在被征服着。
  三:网络,一个无时不充满诱惑、危机的世界。但这似乎并不能阻碍我们对未知,对另一种人生的追求和探索。我们欢乐,我们伤悲,我们也在脆弱中坚强着希望。 
  四:时间是一条感情的走廊,我们在其中穿越,也在不经意地擦肩。或许有什么激发了内心的好奇,让彼此的视线凝固。但,我们只犹豫了片刻,接着又独自前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原创]散文

  新的一天,在不可预测的迷茫中徘徊,好象总有一些事物能格外引起我们的留意。想着刚才那阵莫名的风,我并不责怪它。倘若不是它,那段藏匿的往事不会这么轻易地又出现在我的脑海。
  其实,与其把它说是往事,倒不如说它是网事。至于整件事情的起由,如果真的要一一地深究,大概还得从七年前我刚涉足网络的这段时间说起。
  为了能在短期内学会打字,在朋友的建议下,我专门申请了一个用来聊天的OICQ。而她,“任性”,就是我申请不久认识的女孩。我不知道到底是我加她的,还是她加我的,给我的印象却极为深刻。她是一个学生,读初三。关于为什么起这样的网名,按她自己的理解,一是她正处于寻找自我的阶段,二是和她的性情比较吻合。的确,她说的与我的感觉基本相似,可爱得来又有点的任性。
  女孩的年龄比我小,照理应该叫我作哥,可她偏偏不肯,执意地直呼我的网名,“风”。当时正好是清明时分,雨水繁多。每逢我们隔三差五地遇到,她似是有意无意地装出委屈的样子:你把我的风筝吹得那么高,线断了可要你赔!面对这样的调侃,我自然不加思索地回复:你放风筝的时候,雨,就来了。事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25 15:42)
分类: [原创]散文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强烈的阳光正好照在窗子的玻璃上。到处四溢的光线,像无数根散布的针芒,深深地射入我的眼睛。虽然窗外的小树很久前长出了茂盛的叶子,但受了季节的影响,想来经已掉得差不多了。揉了揉眼睛,起身拉好窗帘,我摸索着打开音乐。
  伴随着歌声在房子的不断环绕,刚才梦中出现的一些情形开始渐渐变得模糊。不愿想太多,闭上眼睛,我沉湎在温馨的旋律里。歌按着次序一首一首地播放着,时而轻快,时而缠绵,时而伤感。大概可能是听得太过的投入吧,情绪上轻微的波动,莫名地触及了本不应该的思考,使我无法再集中精神。身临的处境,硬是又把我拉回了现实。
  生活,这个我不得不认真重视的问题。它曾一度令我乐在其中,转眼间却又令我深深地陷入了迷茫。是进是退,继续等待或者走出去。昨天,我大可不必把它放在心上,可到了如今,我似乎避无可避!
  处在人生不同的阶段,每一个人都理应有着各自的追求与活法。这些,本来是任何人勉强与左右不了的。但是在整个取舍的过程里,不论是自愿或者非自愿,也难免不了地与生活产生剧烈的碰撞。纵使不管是对的也好,是错的也罢,带来的困惑往往充满了诸多迫不得已的无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18 15:44)
分类: [原创]日记
  很久没有联系到重要的朋友,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致命的打击。记得当我选择外出,我还以为这份精神上的支持与鼓励会始终伴随着我。可到了现在,一切好象根本不存在一样,无端地消失了。一个人默默地走着,纵然沿途的风景再好,我却无法忘记我是一个过客。这样的身份,想来未免有些悲怨。
  这两个月多,机会也一直在流失。痛心之余,对朋友的那种思念也更强烈。心情在反反复复中,多次荫生了回家的念头。但我不能回去,回去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如果我真的要找一些可以让我略为舒心的事,那便是我的头发开始长长,长好了。或许,这也算一种安慰吧!
  有空的时候,我都会坐下来写写文字,可写来写去总不成章。谁可以告诉我,这是为了什么?或者,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告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31 05:57)
分类: [原创]散文
  把要做的事情办完后,看了看时间,才三点。无聊中,我开着车子毫无目标地闲逛起来。街上的行人很多,转了不久,这才发现有好几条路都在堵车。没有办法,找了一条少人知道的小径,左拐右拐地,我驶出了郊外。
  今天的天气不错,略带有一丝闷热。还好,出来的时候我只穿了一件短袖。风呼呼刮过肢体的感觉很舒服,使太阳晒在身上引起的烦躁一下子减弱了许多。无心留连两旁的风景,我不由加大了油门,让自己尽情地体会着速度与时间并进的快感。
  开着开着,我突然觉得口有点渴渴的。于是,在路边找了一家士多,我停了下来。店子不大,只有十多个平米,里面卖的生活用品也不多,基本上都是小孩子爱吃的零食与玩具。看店的是一位老人,大概六七十岁,长着花白的头发和胡子,身体还算健朗。要了一瓶可乐,在店门口的一张椅子上,我一边喝,一边坐了下来。
  这是村边的一家小店,四周散落着一些新的住家,虽然有的空地已打下了基础,堆放着砖块与沙石,但还没有正式建筑。在店面的旁边有一片空地,空地里种了一棵桃树。桃树长得很高,树干也长得比较粗壮,茂盛的叶子象一把巨型的伞子一样,绿油油的在风里不断地摇摆着,显得特别显眼。看来,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31 05:48)
分类: [原创]散文
  动听的歌并非为我所奏,在隆冬的冰雪中越发显得凝重、变味,但亦让我如在梦中犹醒。醉乡逃避不了现实的残酷,那夜空中频频出现的流星在这一刹似乎重燃了内心那冰冷的角落,使人不由自主地倍感温馨。
  别梦!求愿?从不相信流星会给我带来什么,面对着淡淡的流莹,我仅目送着它的消逝哂笑作别。这是否也与我往日的情感一般么?若有所思中,冷静端平了我心中的反复。
  没有阴雨也伤怀,感情的地带只要有一处是湿润的,就会如燎原之势迅速蔓延,冲击着每一条神经,雾迷了视听。没有庆幸自己是否能够安然地度过,也没有给自己太多恰当的理由,更没有停下来安抚那刚痊愈的伤口,认清现在的自己这远比去用心了解一个人更难。
  走在萧瑟的日子里,漫长的冬日更显得遥遥难对。别离之后的忧伤如束缚一样,枷锁着那漂泊的情感路由。带着淡然的无奈,隐约间竟发现自己有一种莫名的失落,疼痛在记忆的边缘!当初那压控的爱意,表面上那迫不得已所流露出的漫不经心的随意不断地在脑海翻腾,如锯齿一样在心弦轻轻抽送!无人的地方,再是动情的歌声也难寻知音。
  光阴易逝不容借,短暂人生有几何?试问浮光轻掠,烟波流转,盛世的繁荣也禁不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鲜姜热擦和侧柏叶泡水喝可治斑秃
例:前额曾有一大块斑秃,近十年未愈。后用侧柏叶泡水喝,同时用鲜姜(最好烤热)擦患处,治愈后头发再没有掉过。方法是:侧柏叶洗净,每泡一次抓一把喝两三天,隔几天再泡,要喝一个多月,侧柏叶不能泡黄,如果长出的头发发黄,可用开水冲何首乌喝。

二,银针刺激头皮可治斑秃
例:3年前,脑右侧发现“斑秃”,用鲜姜切片擦患处多日无效后,采用针刺疗法而根冶。其方法是:以0.5寸银针2一3根,每日轻轻刺激患处头皮2一3次(以不出血为宜),直至长出新发而止,两下个月即愈。阎玉庭 446.梳头治头屑。每日早晚梳头各一次,每次3分钟。坚持几月,屑尽痒止无烦恼,且神经性头疼亦有好转。
 
三,侧柏叶泡酒治脱发
例:脱发十余载,偶得一方:侧柏叶(生品)浸于白酒中加盖 ,7日后弃去柏叶,每日涂于患处。一月有余,秃顶钻出黑发,日久渐多。

四,酸奶可治微秃
例:发现头上分发处微秃,且症状渐渐加剧。每天用酸奶擦患处数次,特别是晚上临睡前要坚持用酸奶仔细擦头皮。两个星期后患处长出毛茸茸的细发,两个月后症状消失,长出油亮光洁的黑发。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