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剪剪风
剪剪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22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游戏王国

喜欢游戏的朋友不要错过。。。

细细的鱼

好友小妖。。。。

吴虹飞

阿飞姑娘的双重生活

梦的翅膀

以前的窝。。。。

老甄

同学真豆。。。

王筝

要当妈妈了。。。

曹芳

独自歌唱的小女生。。。

胡教主

地下电影。。。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坚韧无比

   头上的石英钟滴滴哒哒,我在每天20秒的时差里开机,上网。
  
   音箱里传出的依然是木吉他的声音,音乐在方形的空间里找不到任何依托,四处游荡,无意间碰触到我的眼睛,有什么东西悄然滑落。我知道,那是你飘满花瓣的目光。面前的台阶又高又长,我一步步的走上去,长发在秋天的阳光里跳舞,那一刻,就像一朵盛开的百合花。

   没有风筝的天空显得格外的寂静,大理石组成的广场上没有一个人,我站在那里看阳光下通透的叶子渐渐变淡直至拉出长长的影子。你就站在影子的后面,对我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你的目光在空气划出各种图案,并且对我说,这些我们都会有。我看着你,就信了。

   我怀疑我的耳朵出了毛病,总是有意无意的听到一种嘈杂的声音,我无法分辩出那是什么声音,好像什么都是,又好像什么都不是。好像总有个人对我说,“噢!乖,噢!乖”,我经常被这种声音折磨的目瞪口呆,痛哭不止。飘浮在空中的某些东西被这种声音打到地上,摔的粉碎。我感觉自己被这种声音慢慢的风化成了一座雕像,时而还会有泪浸出眼眶,可能是因为没有风吧。

   我时常能看到,空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假如我没有遇到你
也许
我依然还是那个双眉微蹙的落寞女子
假如我没有遇到你
也许
我还会在太阳底下感到深深的寒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31 11:16)
标签:

杂谈

十二楼的窗口
冷气机轰响着的整个下午
不堪回想
明明是绝望
你学会没有
把这些当成放不了手的理由
呆呆坐着
就这样
青春已所剩无已

故事到现在止步不前
忘了现在几点
找到没有
你想要的那双温暖的手
还是只有
紧咬着嘴唇摇一摇头

随便的理由
一点点温柔
只是你给自己的借口
若无其事
擦掉伤悲
点亮深夜的入口
这只不过是寂寞的梦里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02 17:02)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离家出走
 
 
天空蔚蓝,神情忧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02 16:42)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离家出走
 
 
肆意盛开,那怕只有一个夏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6 11:04)
你睡觉的样子
就像个任性的孩子
我知道
你是需要宠爱的孩子
 
亲爱的
而我
只是渴望温暖的女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4 09:24)
爸爸妈妈你们可会原谅他
原谅他总是不爱多说话
也不说有什么想法
爸爸妈妈谁也不能离开他
噢乖听话乖
没有一个能感到温暖的家
从来都是担心和从来都是害怕
还要我去顺你们还在乖乖听话
都说那是儿女对父母的报答
你们说不管出现什么情况
都会学会接受不要说什么废话
站在一旁默默说爸爸不要吧
胆颤心惊默默说妈妈不要吧
噢乖你们应该知道
这样下去对我们谁都不好
忘掉过去一切你跟我走吧
我给你安慰
没有能力去维护完整的家
不知他们当初是怎样一种想法
我那无可奈何的爸爸
我可爱可怜的妈妈
被迫我接受你的错我的梦
好难过对自己说这一切无所谓
那是从前梦的一天
我们彼此相遇相见
无法摆脱梦的诱惑
可梦把我们欺骗
哦请原谅啊是这样
被迫接受就算难过无所谓
无所谓
被迫接受无所谓无所谓

 

我一直很乖

可是却一直没有糖吃

我一直不乖

也一直没有糖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04 09:13)
分类: 坚韧无比
几年前
我写下腊月的时候
内心充满了绝望
 
几年后的今天
发现时光仍然还是当初的样子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真的缺乏勇气
还是这种坚持
一定要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
少一天都不算数
 
谁来原谅我
谁来安慰我
当一切都没有存在的意义的时候
我们是不是就真的风清云谈天下太平了
 
我们就是靠着那此记忆的碎片
才顽强到了今天
可是今天又如何
 
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
可是没有一个四季能够改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坚韧无比

想把我唱给你听

 

今天是朱可和乐队的哥们来酒吧唱歌的第七天。说的好听点是助唱,其实就是张文也就是乐队里的主唱因为认识酒吧老板找来的挣钱机会。周六和周日的晚上一人五十块钱,从节目的一开始到最后节目结束,中间看哪块需要临时上去唱几首歌,必免让观众冷场。乐队里的四个人都是大一的学生,刚刚凑在一起设备实在惨不忍睹,都是几年前的。来这里的一个目地也是想用酒吧的设备来练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9 10:50)
分类: 坚韧无比
    赵小鱼在无数次祈祷中慢慢的睡去。梦魇紧随其后如期而至。

山顶上的落日把傍晚的天空染成金黄色,山峰穿上金边的衣裳拉出长长的影子,投影在近距离的山的另一侧错落有致。近处的山山脚下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收割后的麦田,这里远离村庄,远离河流。今天的天空却格外的美丽。风吹起,湛蓝色的天空白色的浮云飘过。麦田里成群的孩子们在随意的奔跑。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上传来的歌声,歌声稚嫩温暖舒缓,像孩子们轻轻的哼唱。“白云绕过山边,看天上的孩子奔跑。风吹过麦田,赶着去看天空的脸。风筝飞过天空,穿过天堂的出口。天堂打开鲜花的门,鹰张开天使的翅膀。鹰张开天使的翅膀。鹰张开天使的翅膀。鹰张开天使的翅膀。鹰张开天使的翅膀。。。。”

太阳完全的落到的山的另一边,天渐渐的暗下来,但天空却越发的清晰。麦田灰起了脸,歌声由缓到急,由稚嫩到嘶哑,由温暖到尖厉,突然之中若大的空间只剩下一个小女孩抬头仰望着天空。此时天空慢慢的向麦田压了下来,距离越来越近,近得使人喘不过气来。小女孩大睁着恐惧的眼睛,天空哪有什么白云,分明是刚才自己身边的那些孩子在其中奔跑,很多风筝飞过,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