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两荫。
林两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1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12-27 09:07)
分类: 【識物】
□ 吾笑而出

雪日午后,有朋自远方来。其时,户外雪大,如因风而起之柳絮,纷纷飘飘。度之窗前,满目素静。抚然叹曰:“如此静好雪日,当有三五知己,围炉而聚,或谈世之无常,或论史之兴衰……”未及回身而退,即有踏雪声由远渐近。吾笑而出。

踏雪而来者,美源与道飞二公子是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27 09:04)
分类: 【閱人】

344334344334343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22 15:45)
分类: 【閱人】
   唐山人似乎显老。我刚看到张君时,以为他是刚调入的中层技术人员,以至于,我差点称呼他“叔”。这是真的。等和他聊过之后,才知道他也是和我一样,大学刚毕业。
他好喝酒——或许不是这样,他只是推不开酒局而已——每天晚上他回到宿舍,都是一副醉熏熏的模样;每次,他都会向我抱怨:这次又喝多了,下回就不喝了。每次都这样,我也习以为常。有一天晚上,他再次喝多了。我就陪他坐了一会儿。我们就抽着烟。他坐在他的床上,把头垂的很低;我有一搭没一搭的以他为原形写字。他歪着躺下后,我的文章也写好了。那篇文章题目叫《健康才是幸福的》。后来发在《开滦日报》上。文章发表后,据说给他带来不少的电话。
有一回,李铭让我帮他打字。张君就在旁边坐着。坐着也就坐着,但他还直说我打字这慢,还敢号称多快。当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就和他急了。具体说了什么,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我只记得当时如果不是李铭把我们劝开,我们大概是会吵起来的。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为这件事情感到内疚。搬了宿舍后,我几乎天天跑家,张君也忙着装修自己的房子,我们见面的机会慢慢的少了起来。偶尔的见面,除了抽烟,也没多少话说。那天杨安国生日,喝酒的时候,我感慨万端的对他说,张君,我总觉得对你有愧疚。张君说,过去的事就甭说了。然后,我们两个人各喝了一大口白酒。
我是个容易伤感的人。办公室的张建利大哥调去炮工队当书记时,我一个人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就忍不住的掉下了眼泪。我忍受不了离别所带来的感伤情绪:来不达拉刚满两年,身边的朋友就接二连三的离自己越来越远;有的是远走他乡,比如王彦辉,到如今我还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比如李铭,他去了北京,临走的时候,我也没去送行;比如张君,住在同宿舍不到一年半,见面的机会就显少了……等等等等。这样的离别没法不让我感伤。“别时容易,见时难”,不知道古人写下这诗句时,该是何等心情?
张君后天就要结婚了。
我要祝福他:有爱,有福。

不达拉
2006-9-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5-03 16:19)
分类: 【辯字】
新家地址如下:
 
yin5200.tianyaclub.com
 
欢迎大家光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讀書】

 

整体平平,多平庸之文,少精品之作。

本期作品,书写爱情(含家庭、婚姻等)之多令人烦厌。若干作品,取一二可谈,观整体则差矣。邓洪卫之《掐手》中有神秘力量,然其男主角为爱而致伤、致死多人,于道德、法律不容也。此种爱情在颠狂之列,常人无法想象;安勇之《我们离婚吧》乃其孟倩倩系列之一种,文中有一比喻有嫌生硬。曰:“好象电话听筒就是一管枪膛,宋玉的话就是射出的一梭子弹……每一颗子弹都正好打在孟倩倩的心脏上……”。“梭”字表明数量之多,然此处,致人以命者,一弹即可,“多”则过矣。以强调“消息”对孟倩倩的打击,取其他比喻为佳。观安勇创作,虽有思考,却时有蜻蜓点水之憾;

相裕亭之《无言的骡子》将人与骡子比,有辛酸及愤慨溢于文中。文末父亲手中扬起之鞭,足让儿子疼痛不已,亦让吾等年轻后辈甚感愧疚。有起有伏,结尾亦干练,然前文铺垫过浓则是一憾事。徐岩之《回家》有触动人心之力量。小满之死,死得极冤。古之谓,无巧不成书。观吾等生命,微贱如草芥,某一“巧合”亦可致吾等于死地也,当为此而哀。谢志强为吾所敬重之作者。《提前草拟的悼词》当为一意念之产物,虽可关照出现实影像,但实少现实之根基,虚虚幻幻,不知其所指?周海亮之《飞刀》与中学之《劁猪》用语皆简练,然平淡有余,韵味不足。

其余作品,按下不提。

 

 

 

 

2006-02-18

不达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13 10:25)
分类: 【識物】

 

元宵佳节,满城烟火。天空五彩缤纷,和她站在窗前观看许久。欢喜之声不时传来。城市里也有如此景象,在我的意料之外——有鞭炮,有烟火的佳节,才像佳节。那年在绍兴过年,逢雨天,整个城市一片寂静,感觉与平时无异,甚至,周围没了动静,更添了冷清之感。观看的间隙,想起了家人。于是给母亲去了电话,让她感受城里的元宵,她却心疼起了电话费。

烟火灿烂,终究短暂。感慨之意一时涌起,兴致也减了几分。而心中更是不安:热闹是别人的,自己呢?难道这是生命的某种暗示?怏怏然回到里屋,屋内有凉意。

让她出题。她说:“看烟火。”后,又改为:“今年烟火。”

 

2005年第12期《上海文学》中作品若干。小说《会飞的草鞋》(?)作者为一僧人,名叫钱二小楼。选材独特(这是他的优势),技法却是一般;柳营之《你吃过汉堡吗?》有当代年轻作家中常见的轻浮姿态,无可称道处;张新颖在陆星儿作品研讨会上的发言,有一处值得注意。大意说当下的作家,在开始写作时已经设定了读者群是专业的或者基本专业的读者;文学,也就成了势利的文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10 10:11)
分类: 【閱人】
开始上班,唐山前日大雪,积雪有板砖厚。
心绪或平静,或激烈,或伤悲,或欣喜。
世之常态,大抵如此。
顺致问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09 09:53)
分类: 【識物】
明年再见。
祝福朋友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06 16:14)
分类: 【辯字】
文章不宜过长,以千字为宜。
古之诗、词、曲,甚至赋,都极短;它们的精力在炼字上。
五四时期同样短文居多,小说以短篇为多见;三四十年代之后,文章越做越长。
之后长篇兴起,更是呈不可收拾之势;至于当今学术论文之类,长篇大论是其常态。
小小说的篇幅值得提倡。
 
 
2005/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識物】

 

凌晨六点的唐山的冬天,天还黑着。很多人都还在睡觉。

公交站点上也只有一个人。她在锻炼身体。时不时的,会有几辆疾驰而过的汽车,灯光刺眼。

第一班的公交车上,人依旧很多。他们都是去上班的。

天气很冷,手冻得生疼,双脚也是。

 

2006/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