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2015年诗选

乌鸦和白鸽

 

张旗

 

 

乌鸦想和白鸽

谈论

生的意义。

 

乌鸦试图

用死者的骨头,

批驳白鸽眼里的

伯利恒之星。

 

它们在我梦里

交换衣服,

测量

我的视力。

 

我不用教堂里的灯盏。

用月亮忧伤的歌

喂它。

 

2015.3.2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小说

我在吴厝的时候

 

●张旗

1.

 

一个月前,阿伟介绍我去给一个老人当保姆,就这样,我来到了吴厝。

阿伟和我是舞厅里认识的。他说自己是警察,鬼才相信呢。有一天,他问我在哪儿上班,我说我失业了,之前在一家鞋厂打工。他突然变得热心起来,要给我介绍工作。他说他有个朋友,长年在外包医院,家里只剩下一个老父亲,需要一个保姆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那好啊,我回答他。说真的,我根本就不相信娱乐场所里的人。没想到第二天他真的打我手机,说要带我去“面试”。

“工资不比厂里的差,工作量也不大,就伺候一个老人、搞搞卫生,”他亲自开车送我去吴厝,“如果态度好,还有红包。”他边说边开车,从后视镜里我看见他笑眯眯的一张脸。他的意思很清楚,可我似乎还没明白过来,好像突然遇到歹徒,一把小刀悄然对着我的胸口。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七十岁的老头,你还怕他不成?”阿伟说,言外之意,我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完全能摆平一个老头子。阿伟的话听上去不无道理。

“你真会开玩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文学/原创

分类: 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边的酒家

 

张旗

 

 

这不是一个酒家,而是一个帝国。

别小看这竹楼。它是帝国的首都。

 

老板是个农民,一个翻身的陶渊明

把他的采菊诗写在蓝色的海面上。

 

他有一条可爱的宠物狗,

他抚摸着它,好像这个世界也这般温顺。

 

他用锄头和算盘征战四方。但不知道

多大的帝国才能装下他的不安。

 

我读着他笑眯眯的一张胖脸:

这是一张地形复杂的中国地图。

 

2014.1.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7 10:31)
标签:

情感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 小说

烧 烤

 

张旗

阿兰前天就开始嚷嚷,说她城里的女婿要过来玩两天。一提及这个女婿,她的话音就大起来,嗓门像喇叭似的。昨晚,阿英来电话,确定今天上午坐轮渡过来。“要我准备什么?”阿兰在电话里问。阿英说不用,他们自己都带了东西。挂了电话,阿兰显得十分开心,边做家务边哼着小曲。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又嫁得那么远,四五个月才能见一次面。阿贵猜女儿一定说了什么,所以老婆才会神秘兮兮地问他:“烧烤好吃吗?”

将近中午时,他们终于过来了。一共是五个人,除了女儿和女婿,还有两男一女。女的叫雪萍,是雄哥的相好。黑仔比雄哥年轻些,也三十出头了。这三人阿兰都认识,上次在城里女婿家见过。还是这些狐朋狗友,阿兰心里嘀咕着。他们把大包小包拎到厅里,有的搁在已经掉漆的八仙桌上,有的放在地上。有个四方形的不锈钢器具从袋子里探出头来。阿兰问那是什么,她女儿回答说那就是烧烤炉。阿兰一听感觉很失望,因为它太小了,显然煮不了多少东西。她又好奇地打开旁边那个装得鼓鼓的红塑料袋:呀,都是些木炭啊。她笑了笑,说:“你们连木炭都带了。听说你们要烧烤,老头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5 10:25)
标签:

文学/原创

情感

分类: 2015年诗选

大 雨

 

张旗

 

昨天大雨,今天大雨,预报说

明后天还是大雨。仿佛

它有永恒的权杖,用乌云的

蛮蹄踩踏大地破碎之心。

 

世界被杂乱的思想拧了又拧,

雨也是一份子,吹动瓦片的风也是。

已目睹太多!城市被拧出光。

铁轨扭曲成麻花。你,已成影子。

 

有很多人先我们之前死去,

都溺死了,在空中。每个人

被浪费掉的人生,都已成污泥。

有人用池塘的眼睛倒着天空。

 

2015.5.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5年诗选

南日岛,礁石

 

张旗

 

 

太平洋海怪

把它奇怪的秃顶

向我们凑过来。

 

我们

用月光的手轻触。

突然,刺了一下。

我们

星星般跳开。

 

堤岸笑弯了腰,

把含在嘴里的啤酒,

朝鲨鱼

深蓝色的梦喷去。

 

2015.3.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学/原创

分类: 小说

一个瘸腿的男人

 

                                张旗

 

每个周末,我通常都会开车去一趟吴厝村,买些农家鸡蛋和鸭子。在吴厝,我只跟柯志森一家打交道。我要说的就是他的故事。他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什么手艺,农闲时靠摩托车载客挣点小钱。三年前,他的腿被人打瘸了,之后他就在家里帮忙养些鸡鸭。

情况是这样的:一天晚上,大约九点多,他从一个亲戚家回来,经过镇政府附近的菜市场,碰到两帮小年轻正在打架。他的摩托车被人拦截,当时他脑子有点晕,或许是酒喝多了,或许被那几把明晃晃的砍刀吓懵了,当有人要借他的车时,他拒绝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腿上被砍了一刀,接着又有人用镀锌管狠狠地砸在他的小腿上。医生看了拍摄的X片后,告诉他:“左小腿有两处粉碎性骨折。”

柯志森认定自己的不幸遭遇不是偶然的,而是村长一手策划的。他对我说:“除了他,还能有谁?”因为之前他曾举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书房

“就像一只猫走过雪地的足音”

——我对诗的沉思(克罗德·穆沙)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3年11月15日09:31 来源: 光明日报 [法]克罗德·穆沙 李金佳译
塞纳河落日
克罗德·穆沙(Claude Mouchard,1941年生),法国诗人、翻译家、评论家,《诗&歌》杂志副主编。曾长期任教于巴黎第八大学,创立比较及普通文学系,并任第一任主任。代表作有评论集《人的大漠》(1981),《谁,在我呼喊时?——二十世纪的见证文学》(2007),诗集《这里》(1986)、《空中》 (1997),《证件》(2007)等。2011年以其诗歌和翻译成就,获韩国昌原国际文学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2 09:36)
标签:

佛学

分类: 2015年诗选

十一月

 

张旗

 

 

十一月枕边躺着

秋菊:一张日益干枯的

衰容,像扎入脚心的刺。

 

在家里,十一月

挖掘自己的坟墓。

 

十一月,它钟爱的桃花

成了三月的太太。

 

它和我们一起,远远地

凝望垂枊,希望那绿,

靠它近些。

 

人世缺少抚慰,暂且

把一些日子、一条河、一次迷失

变成窗户:透口气吧。

 

谁可以凭一座空城

傲视

洗劫它的风?

 

你:什么也没有——

爱,被冰雪突入;

血,被梅花突入。

 

雪地上,被覆盖的

犹如眼眸。

 

2015.4.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