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巴别塔
寻找巴别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006
  • 关注人气:4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一个外表冷静内心热情的人
一个追求真诚纯粹的人
一个把小学当作大学来读的人
一个长大了的孩子
一个永远的文学儿童
朋友做了邻居

程玮

她住在我的童年里

方素珍

永远年轻的花婆婆

汤素兰

她叫笨狼妈妈

卫卫

小道消息说俺俩有点“像”

杨鹏

想象力住在了迪士尼

小庆

说洋文的五四遗少

七槐子

一不小心被他主编了

光宏

中文比中国人好的马来西亚小弟

汪政

老师的同窗and朋友的老师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03-02 00:45)

两只小鸟

 

 

前年11月,我去了一趟马来西亚的关丹。一天,当地朋友带我去一位拿督(马来西亚王室封的一种爵位)的庄园做客。在客厅闲聊时,拿督先生从他的平板电脑里调出一张照片给我们看。真是个温馨动人的瞬间。照片上,拿督先生正随意坐在沙发上,肩头,站立着一只小鸟。小鸟歪着头,眼睛亮闪闪的,一副亲昵幸福的样子。夕阳的余辉从窗外洒进来,将小鸟与人都抹上一层柔和的光亮。这情景,就是石头见了都会变柔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雪野先生的这组微童话写得精致,赏读时,我的脑海中很自然地浮现一对看似矛盾实则关联的词:“小”与“大”。

“小”,显而易见,首先指篇幅的短小,也是微童话这一新兴文体最外显的特质。

“小”,更指选材构思的精巧。作者深谙微童话文体表现力之优势与不足,作品着眼的,都是想象世界里的一朵小浪花、一片小花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3 23:17)
标签:

杂谈

    昨天,忙得昏天黑地时,一朋友忽然在Q上问我,是否改行开始做书商了?我不想动脑筋猜谜语,便很无辜地打过去一个大问号。他贴过来一个封底,我便明白了。

    仔细一想,这两年,还真在一些书的封底干过“吆喝”的活,都是朋友或编辑相邀。有的,还是自己参与编写的书。明明知道自己跑到那个地方不够格,但总是恭敬不如从命。不过有一点可以不用脸红,就是那些书真的都是好书,而自己写那些文字时,也还真用了心。

     今天,找到了几段文字,就放这替那些书“吆喝”几声。要说明的是,找到的最后两则是近期写的,书尚未出,文字是作者约的,因此,很可能过不了责编的关而被斩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31 23:01)
标签:

杂谈

20日上午,研习营正式开始。830,我们来到会场参加开幕式。会场设在三楼,走到二楼楼梯口,就见前面台阶上一行红色的字:请将您的鞋子放在鞋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7 22:32)
标签:

杂谈

换登机牌时,突然从安检方向传来一阵骚动,继而一阵尖叫。我以为出了什么纷争,工作人员说,这又是哪位明星啊?扭头看去,那边果真闪光灯亮个不停。

我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说白了,其实是有点喜欢八卦),办完登机牌,拖着行李箱就奔那儿跑去。只见里三层外三层密匝匝的人群,一个个兴高采烈,不少人还使劲冲里边挥着手。我又使劲朝里张望,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于是问旁边的两位胖大姐。那两位耸一耸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3 11:51)
标签:

杂谈

周日晚,原定前往香港的港龙航空航班停飞,飞机广播说将把我们安置在附近酒店住宿。我一听心里就直嘀咕。想起有一次乘坐大陆某航空公司航班,在首都机场遭遇同样情况,黑夜里,中巴车把乘客们拉到一个类似我们小时候县城招待所那样的住处,里里外外弥漫着一股可疑的味道。

疑疑惑惑不一会儿,中巴在一家酒店——萧山国际机场浙旅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4 21:28)
标签:

杂谈

(这段时间有点忙,于是在心里想好,一切的一切都谢绝。可往往是决心很大行动很黏糊。譬如,前几天接到北京某报一个电话,编辑开口便说,是孙卫卫先生介绍联系的,于是,所有的防线土崩瓦解,尽管对方看不见,可脸上竟还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于是,赶了篇稿子给世界阅读日。在这儿写上孙卫卫的大名也是要有勇气的,因为文字码得既浅又薄,要背起辜负希望的歉意。发表时稍有删节)

 

不知何时起,“书生”“书生气”已经沦为贬义词,它的出现大多伴随着讥诮、同情,或者无奈。半个世纪前,朱自清先生就曾写过一篇很有意思的杂文《论书生的酸气》。到今天,书生终于成为了一个“稀有品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叶圣陶这个名字,老老少少都不会陌生,大家都尊称他叶老。

我这个人对形象的东西记得比较牢,因此,想起叶老,脑海中就马上浮现漫画家华君武先生作于1982年的那幅漫画,《喜看草人着新装》。画面上,叶老与稻草人并排看着大家,光光的脑门,长长的寿眉,雪白的胡子,亲切的目光,和蔼的笑容,慈祥平易得让人真想走过去叫上一声爷爷。有意思的是,他跟稻草人一样,脖子上也系了条红领巾,衬出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直知道余雷很会写,那种刀光剑影的侠客文字与她成天乐呵呵的模样及侠肝义胆的为人十分般配,却不知她的文字还有另一番面貌,将丰富、深远又细腻的感情如春雨般密密编织成一个个余味无穷的故事,堪比那一低头最温柔的女儿心。

这么说,是因为最近读到了她创作的一组唯美诗意的抒情童话。那一个个故事犹如丁冬歌唱的溪流,轻快地欢跳奔走,阳光下的簇簇浪花碎银一般泛着光芒,在你不经意间偶尔也会溅起老高,让你一阵惊悚,倒更增添一番情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3 11:05)
标签:

杂谈

 一个下午,忽然收到北京寄过来的两本书,看署名,孙卫卫,以为又是他的新作。拆开大信封,上面是本旧杂志,《世界文学》1979年3月号,纸页已经泛黄,但品相很好。我心里纳闷,便翻看起目录,立马明白了。原来,这期正刊有法国著名童话《小王子》,肖曼译。业界一直传闻这是国内最早的译本,从此,这部享誉世界的经典有了中国的呼应。卫卫知道我喜欢《小王子》,特意为我而淘。不老的童话安静地住在那本老杂志中,穿越时空的隔阂,来到我的手中。再看下面一本,是《长满书的大树》,那是历年国际儿童图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