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暂无内容
个人资料
窦宪君
窦宪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942
  • 关注人气:2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窦宪君,现居黑龙江。从事散文、诗歌创作。出版散文集《没心草》。荣获第四届(2012年)在场散文新锐奖.散文集《没心草》获2016哈尔滨天鹅文艺奖。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尖锐
日子花絮
书里书外,正在行走的生活,多么好。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讯息

目 

 

小说区块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讯息

纪实管道

 

梦在北京蓝天/路小路  孟宪琦

奔涌的名字 安静的匠心/李玉明——记“石油名匠”杨海波

 

小说区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讯息

经典美文12期目录

如初见

01  曾是今春看花人/张晓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讯息

《石油文学》2017年第2期(总十五期)目录

作家简札

或可以“斥人”,或“值得师法”——鲁迅笔下的鸟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书话

    其实,吃过中午饭,一直到天色将晚,整个下午,我都只想做一件事情,就是给窦姐姐打个电话。哪怕不说什么,又或者也没什么可说的,我们两个在精神层面上原本是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可就因为第三次看她的《没心草》,确切的说是《没心草》的节选部分,突然想和她说点儿什么了。

    暮色已经如扯开的岚霭,丝丝缕缕的笼了上来,天空和大地糅合在一起,世界开始回归成混沌初开的模样。

    坐在沙发上,这个电话我还是没有打。我在想,电话打过去,我会和窦姐姐说些什么,询问她的病情?但这病本就是她心上的一根刺,也许她并不想示人,就像她所说的:最好不要有人来,只有我一个人,自在的面对自己,自在的举手投足,不必勉强和介意,哭和笑都由着自己。在她,在当时,这已经是最卑微的要求了,只要一个人安静的活着。

    我也在思讨,我自己为什么突然想给窦姐姐打电话?是,这篇节选的文字对我产生了很大的震慑和影响,让我对生命有了一个重新认识的态度,还有对文字本身,我感觉就是那么一瞬间,突然从一个狭隘的自以为是的框框里跳了出来,对文字本身的认识有了厚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3 10:17)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没心草作者:水红颜之梦心
    其实,吃过中午饭,一直到天色将晚,整个下午,我都只想做一件事情,就是给窦姐姐打个电话。哪怕不说什么,又或者也没什么可说的,我们两个在精神层面上原本是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可就因为第三次看她的《没心草》,确切的说是《没心草》的节选部分,突然想和她说点儿什么了。
    暮色已经如扯开的岚霭,丝丝缕缕的笼了上来,天空和大地糅合在一起,世界开始回归成混沌初开的模样。
    坐在沙发上,这个电话我还是没有打。我在想,电话打过去,我会和窦姐姐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韶光记

    三伏天,热辣辣的太阳底下,钢筋水泥筑起的墙都在喘粗气。这样的天,没事的话谁都不想出门。从公交下来,打开太阳伞。太阳伞遮光不遮热,顾一头也行。

    迷迷糊糊地走,银行的大概方位在脑子里,闭着眼睛也能摸过去。进银行,找卡,低头时,有走错房间的感觉。脑子一闪,银行什么时候重新装修了呢。

    取号,等候。大厅凉快,窗明几净的,又有舒服的座椅,心里涌出“浮生难得一时闲”的惬意。想起小时候,多长的街都找不到一家银行。那时候钱少,不够花自然就用不着找地方放钱了,甚至连银行都不用认识。现在银行遍地开花,装修也气派,甚至觉得放钱的地方比放人的地方讲究,有弄反的感觉。

    快到中午时,营业厅里只剩下一位年纪稍大些阿姨和我了。起身,站在距阿姨一米之外的地方等着,这是君子的距离。柜台里办理业务的是位小姑娘,眉清目秀,可能是职业的原因,不会笑的感觉,有点遗憾。现在有些行业,要么不笑,要么笑起来让人起鸡皮疙瘩。

    前面的阿姨的递进去卡,一声“吱”之后,小姑娘对阿姨说,您的卡消磁了,带身份证了吗。阿姨说,不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7 17:40)
标签:

房产

分类: 不知去向

☆ 窦宪君

 

大家说,今年的庄稼好,玉米樱子红了,又是秋天了。真的是秋天了,乡下的秋天好,不仅是秋天,乡下的春天,夏天,皑皑白雪的冬天都好,仿佛凡是乡下的没有不好的。但是,这样说话的人一旦到了乡下,沿着漫长的仿佛没尽头的乡路走下去,激情便像热气一样很快被乡间的风吹散,冗长的旅途考验着每个人的意志,从胳膊到腿,甚至因车子的颠簸不小心被撞酸的鼻子都发出了告饶的声音。大家的语气不再坚定,开始婉转地想念刚刚离开不久的城市,目光同时跳过金灿灿的原野,落在乡间红衣绿裤的女子身上,从声音到步态分层次注解,再做出假想,像打包乡下的秋天一样,将她们运进城市,运进富丽堂皇、灯红酒绿的城市,只有这样了才觉得不是辜负,即使这些女子像气泡一样在城市破碎,也好过在乡间开了一世的花儿一次也不被人注意过的寂寞。

还好,这样的话不会落地生根,不然,连蔫蔫巴巴的小草都会扑过来和我们较量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年少时光

井

● 窦宪君

小镇安自来水之前,吃井水。一般的井三四米深,没有井盖儿,瞅着黑咕隆咚的。每次走路遇到,赶紧跑,担心井里突然冒出个妖怪。故事里常有这样的事情,大人讲的时候口气真真的,不由我不信。

夏日里的一天,镇南街的一口井里发现了死人,听说是个大姑娘。

我问母亲,那个捞出来的姑娘是鬼吗。母亲说,不是鬼。那她怎么跳井了呢。母亲说,里面有勾死鬼,勾着谁了谁也躲不过。我相信母亲的话,如果井里没有鬼勾着,好端端的人怎么会跳井。

伙伴们嚷嚷着去看热闹,我嘴说害怕,心里还是想去。

路上人流涌动,四面八方的人都往出事的地点赶。除了发生的什么大事情,小镇只有过年时才这样热闹。一路上,我们连跑带颠。发生这样的事出乎我们的想象,没有比亲眼看一下死人更让我们惊奇的事情了。

    出事的水井在半山腰上,山上山下都是人,到处乱哄哄的。我和小妹夹在人群中,快接近目标时停下,内心被突然冒出来的恐惧占据,再不敢向前移动。伙伴不管我们,鱼一样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讯息

       2014年度新散文观察论坛实力奖授予来自黑龙江的窦宪君女士。作家史铁生从自身的残疾出发,洞见了我们掩藏于我们身体或者精神上的广义的残疾。窦宪君则从多年的疾病经验出发,发现了生命的悲苦和无奈,她的散文写作,确立了别一种生命体验的路子,不是说教,也不是诉苦,更不是哲理式的兜售。她的体验由此及彼,也由彼到此,相互联结,从而建立了一个相互照亮的通道。隐忍的态度和素朴的处理方式,也有效破除了阅读的障碍,进入不隔的艺术境界。她的体验结实而诚挚,散发出诗学的气质。对于散文来说,鲜明的生活经验总是趋于先吸引后启发的过程,按照巴赫金的理论,他人,尤其是被我们的目光打量过的他人,从来皆是我们自身存在的一部分,我这个个体活在他们之中,他们的经验同样也活在“我”之中,所谓的生生不息,亦即如此吧。当然,除了启发之外,引起彼此心灵共振的,则是经过时间沉淀后愈发透明和纯净的情感。​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