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简Jane
简Jan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9,761
  • 关注人气:5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诚谢支持~

中国文联出版社

定价:27.80元

请含邮资汇款50元到郭秀荣

账户:中国工商银行

622202 0502023 809671

并请纸条私信等告知通讯地址

淘宝地址: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27594404409&spm=a310v.4.88.1

诚谢邮购~

..

The language of theheart~ soulselects her own society~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__
Then__shuts the door__
To her divineMajority__
Present no more__
 
Unmoved__
she notes the Chariots__
pausing__
At her low Gate__
Unmoved__
and the Emperor be kneeling
Upon her Mat__
 
I`ve known her__
from an ample nation__
Choose One__
Then__close the valves
of her attention__
Like stone__
<EmilyDickinson>
modernpoetMPA
 
现代诗盟欢迎加入
Hi~~
  本BLOG文字
 有些已经发表
 转载敬请预告
 God knows whereeverybody
  is all thetime.
告知

因为网络牛速成蜗牛

关闭了一些博客功能

博友,我以文档另存

博文
(2013-12-17 03:54)
标签:

memory

分类: Poem

 

再见了

Jane

 

 

碰巧碰到台灯

它翻眼

瞪着天花板

顿时一切被柔和

起来,无力

漂于闹钟的尾流

浮手告别书桌

任这方码头沉没

伴随一本汉字的诗意

遗弃自已

到沙海喂养仙人掌

顺便恭候你以风为马

口干舌燥时遇见

它们用刺抓住的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3 15:46)
标签:

简jane速相写谜

分类: Poem


 

 

路在光上

Jane

 

 

被云雾裹成元宵

被霾抱成黑面饺子

故乡在天使的翼下也是故乡

当安琪混迹群鸦飞过

江中翻滚着群山

倒影疼不疼

我的故乡在另一面

龙脉的向阳坡

不曾式微

需要倒栽葱

埋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8 15:30)
标签:

随笔

分类: Prose

 

 

加减乘除

Jane

 

 

陡然,麻雀从垃圾升起,我以为它们不是受惊了,而是吃饱了,它们站在高枝上争相鸣叫。百鸟朝凤?你喜欢的声音是哪只鸟发出的?扪心自问,你真的喜欢吗?你不说吱喳之声是神曲吱吱喳喳的鸟会把你啄得头破血流吗?

 

树无声,但是树都捧着音乐的窝,很多人试图解读鸟音,不是写诗,就是撰文。你写过吗?写得悦耳吗?不满意就删到垃圾箱或丢进废纸篓吗?删除的都是垃圾吗?你从垃圾箱里打捞过你的心血之鱼吗?

 

一只野猫迈着树精的步伐从车顶下来,守着垃圾桶,那里肯定有它的猎物。

 

人来了,远远地把垃圾抛向垃圾桶,貌似人类的垃圾不是人造的,他们捂着口鼻,一个个干净得似乎不曾也不会制造垃圾。不会制造垃圾的人会干净到何等境界?造物主冷不丁也造些废物呢。

 

一条无家可归的狗厌倦了自由与野猫为伴,它们被树荫庇着,在垃圾桶旁睡得香甜,仿佛酷日不酷,太阳根本就不存在。“这条狗死了!”一个孩子对几个孩子说。“什么叫死了?”“死了就是动不了啦!”

 

死并非节日,死也是节日。死的太早、死得太晚,都死的不是时候。那个孩子哭了,他说他刚才还见那条狗在垃圾里找吃的呢。

 

死了就活不了啦,致命的真实!真理并不肮脏,真理之水有时浅显得让洁癖者不愿踏入。你是一个小气的读者吗?活着吗?爱生活吗?写着吗?爱写作吗?你的文字是你活出来的吗?

 

活不了就写不成,无论你是否以血为墨。谁活得容易?生命欲活该是存在的本能,为什么一个诗人渴望绝症,患不上绝症就自杀了?为什么一个诗人想活得更好却用斧头劈死了爱妻?哎呀呀,诗大不过命!

 

诗再大也大不过命呀!谁也无权革人命,包括自杀。你说诗是你的生命,如此诗就有权革人命吗?诗这个东东是个杀人犯?你热爱杀人犯这个东西?自杀的和杀人的与诗又有什么关系呢?巧合关系?矛盾关系?情谊关系?无价关系?五毛关系?

 

剪不断理还乱。于情你有锋利的剪刀吗?于理你知道九九归一,晓得九九为什么归一吗?你不恶吧?你不霸吧?没有绑架过诗吧?哪只鸟是凤?哪只鸟是凰?你见过几只?死者为大?动静最大的鸟是最好的鸟?

 

“诗人”声高,诗人诗响。无有关系也是一种关系。有这种可能吗?远离诗坛亲近诗歌?你享受寂寞吗?漫步河边不曾湿过脚吗?你种过树吗?不曾在任何一棵树下纳凉吗?你砍过树吗?不曾给任何一棵树浇水吗?

 

神交是另一种关系。小明数学成绩不好,转学到一所教会学校。半年后数学成绩得A。其母问“是修女教得好?是教材好?是祈祷?”“都不是。”小明说“进校第一天我看见一个人被钉在加号上,我就知道他们是玩真的呢。”

 

这才是真的受惊啦!小明,日月明,没有上梁山;小明,明白的明,一身冷汗化勤勉,学成老A了。多么疼,被钉上十字架的那个人!多么痛,阿门,灵魂的翅膀!多么苦,阿门,人中人的小明!

 

阿的门,不曾受过惊吓吗?被灵追着创作吗?被兽逼着修行吗?此时此刻,你还有自己的梦吗?打着旗帜反旗号,唯有自己不装逼吗?你的梦不是画境吗?瞌睡虫需要喂养,那地方有翅膀也不能去。

 

阿的门,你用减法删除痛,用零作被除数清空苦,如此不用加号就能获得翻上N倍的幸福?一巴掌五个,拼命摇晃也多不出一个手指。十这个加号交给龙卷风也变不成彩纸扎的小风车。

 

阿的门,被集体做梦的呀,昏沉沉兮雾霾,路在脚下,笔在心中,左摇右摆,南下北上,咳咳咳,你咳我咳他也咳,在大公鸡的腹中,阿弥陀佛老九是吉祥数,十这个汉字多么像指北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memory

分类: Poem



 

别指望身后的墙堵被湛蓝取代

Jane

 

 

不是我把你画成了黄种人

是你比我还黄

认祖归宗吧,你让我

耗尽了与黄有关的油彩

不是叹息融入肌肤

是太阳的金辉被盗

比你还像你,是你说

也不超写实

只令画笔尽情忠实

送你上帆布

别指望身后的墙堵被湛蓝取代

蓝色幽梦都在梵高的麦田翻滚

我只有无限香银灰,让你记住

你飘过我飘过的天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2 15:15)
标签:

简jane速相写谜

分类: Poem



 

石头里的眼睛

Jane

 

 

这不是伤口,绽开了

谁让它,从此永远窥视

 

睫毛弯弯,谁被拣选了

用刻刀为石头开锁

 

身不由己,谁来了

额头和我的手心一样湿润

 

归去来兮,谁不想湿了脚

下去辨认流水的果实

 

多么沉重,那么多脊背已弯

河滩却不是圣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6 16:34)
标签:

简jane速相写谜

分类: Poem



 

像与不像

李笠

 

常常有人对我说:你长得不像中国人

我暗自得意。为什么要像中国人?

“你长得像印地安人”“像混血”……

 

年轻时,30岁那年,在希腊一座废墟教堂

我遇到墙上的耶稣。他像我。脸带着

三分忧伤,两分孤傲。我暗自得意

 

白发在头上蔓延。我发现:用像

和不像来表述显得过于幼稚。愚昧是

阿尔卑斯山不像桂林就说:它不是山!

 

无论说像还是不像,都证明脚

已卡在了墙里,落入一种俗旧的视野

语言,在谁也不像的时候,是诗

 

我坐在路边咖啡馆看一张张经过的脸

思考着被用烂的“像”与“不像”

我暗自庆幸一种铁硬的事实:没人像我。不,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memory

分类: Poem



 

光总是以影子的形式进入我的画框

Jane

 

 

试图压倒一切,光

让人拖影不觉沉重

它们是透明的狗

边缘也非一圈黑线的锁链

 

影使万物活灵活现

你来到我眼前更加独立

只要不是自身的影奴

模特陷入沙发也是光源体

 

反光回照不是回光返照

看不见的在最明处

我在你的眼球上

发现左右都是无扇的天窗

 

果实在盘中顶着高光

你用牙齿,指甲,刀子访问前

我只是用毛笔扫除了蛀虫

当它们爬出灵感之窗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8 23:39)
标签:

简jane速相写谜

分类: Poem



 

戴上眼镜,听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Poem


 

挂钟里有一窝幽灵?

简Jane

 

清理得多么干净

老宅再无炊烟

别说鼠了,灭不尽的

蟑螂饿不死也得逃逸

 

想家,回去,擦洗擦洗

使劲擦洗,到处都要重新擦洗

最好患了洁癖,别遗漏一个缝隙

一个让真理扮成蟑螂溜掉的缝隙

 

老掉牙的挂钟陡然开口

吐出一只蟑螂,天晓得

布谷钟里还有几斤粮票,全国的

布谷,布谷,不是国际的

 

能跑的都跑了,留下一窝卵

不是红黑的,不是黑红的

白点点透明,米饭粒反光

卵鞘被教科书图解在何处

 

幼虫撕裂围墙

显然还没翅翼

幽灵破壳而出

还能爬回梦里?

 

谁家无有懒过床的学童

窗户开向大街

烤馍片脆响着晨曦的光泽

边跑边吃也不能迟到

 

附肢跑断了还能再生

甚至从鞋底复活

当街吃掉自身的残骸

加倍膨胀,猛烈扩散

 

搜狗搜来的知识

生物老师何时讲过

小强就这么干了

蟑螂比恐龙更早登陆

 

你的日历对蟑螂毫无意义

被钟声震出也不计数时间

除非再无一丁点儿吃的

吃掉自己,远离这个星球

 

这是一条无有冰期的暗流

间歇,迂回,曲折,痉挛

被这股流势压迫着

生生死死,还将继续

 

参天老槐仍在街边伸着千支手臂

朝一切方向展开缄默时空的作品

它们是谁的杰作,难道是人类的

诅咒让该死的蟑螂越来越懂得不死

 

清理得多么干净

犄角旮旯都喷了六神无主的花露

赶紧走,累了也别陷入沙发

锁好门窗,避免回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9 16:40)
标签:

简jane速相写谜

分类: Poem



 

无菌

Jane

 

 

吴炯吴炯。…下雪了

简。只是,雪太小了……

 

东西街与南北路网着童话

蝴蝶结从井中升起好大一场雪

抓一把化成水

沙沉掌心

针尖儿大

雪不是白糖

河西的孩子吃过吗

从新闻大楼望出去

不戴眼镜,画两个圈

可见我妈妈给我缝制的布娃娃

 

无菌无菌。…下雪了

简。只是,雪太小了……

 

 

叹息

吴炯

 

 

凌晨  突然醒来
犹如踏入巨大的苍穹
星星在身边环绕
花朵 没有花朵
圣洁的前额

 

巍峨的大殿是空的
檐上的草无声无息
院外的花你看不见
它们有很细小细小的
叹息

 

凌云壮志于事无补
你伸手拿一杯水
你看见你的手完全风化

 

水滴在眼前旋转
宇宙的形成最初是这样吗
我们回不去了
我们也走不出去了

 

彩色的石犹如密码
我们的心脏是什么颜色
即使虫蛇都列队整齐
大殿的空能量无穷

 

回去的路在哪里
只要你可以听到
鲜花一声低低的低低的
叹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