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茅矛的茅草屋
茅矛的茅草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9,329
  • 关注人气:2,6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黄金原油
汇市走势
财经要闻
全球股市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茅迪芳

舞蹈家

三浦研一

日籍演员

李榕樟

编辑作家摄影家

童彬

国泰君安首席分析师

编剧王丽萍

金牌编剧

上海熟女

熟女作家

海上鹭鸶

旅欧画家

马尚龙

上海作家

乔金良

编辑

张重光

上海作家

沈嘉禄

上海作家

孔庆东

北大教授

朱志凌

上海编辑

朱大可

学者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梦话连篇…
(2019-04-05 15:12)
分类: 梦话连篇


今天是“清明”,是我们怀念先人的日子。这几天,在上海,就有数以百万的市民前往墓地扫墓,这是个惊人的数字,要知道,在欧洲的一个响当当的国家也就是这个数字的人口。市政府启动了“预案”,有关部门一次次地告戒某某高速公路已堵塞,引导自备车走某某国道或公路,并详尽地以数字来诠释走此道并不比高速公路的慢。
 
    人们偕老带幼,捧着鲜花、拿着祭品,纷纷来到了亲人的墓前,怀念、哀思、祈祷、祝福……阳间里的人与阴间里的魂就这样地相聚了。亲人们供祭品、烧纸钱,就是为了先人能够来年在阴间里“过”得好一些,并托付上自己的一片真心。
 
    有关部门通过媒体告戒市民“文明扫墓”,不要“烧纸钱”,这给了阳间里的人牢骚,一年就这一次,我们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寄托哀思,这也不行,那也不可,那还有什么扫墓的意义?阴间里的魂也屏不住要说几句了:我们孤独地在这里好不容易盼到了清明,亲人们弄点羹饭你们还要横加干涉,……再说了,这纸钱是我们的“年薪”,亲人们是通过袅袅青烟给我们送了进来,不烧,我们怎么拿得到……
 
    我想,文明扫墓固然不错,但有些民俗民风还是应该得到尊重。一直在争论的关于给“清明”“端午”等节日给公假的提议我举手支持,我们的香港地区等都有了,我们为什么还有障碍?
 
    我们对待逝去的亲人,用一种严肃的态度和礼仪给死者安排一处称心的葬身之地。我们很喜欢我们脚下的土地。所以。死后唯一的归宿,就是安居在黄土垅中。所以,“死无葬身之地”在我们看来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一件事,成为了诅咒和发誓的常用语。我们的许多老人在生前就选好了风水宝地的墓地。
 
   扫墓无疑是我们表达对先人的情感方式,我们祝愿先人在天堂里快乐!
 
 
                         仅以此文祭奠我们的先人   保佑我们安康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图片

分类: 梦话连篇


市景篇: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清末北大门)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清末钦差巡查 1901年左右)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繁华的街道,1920年)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福州路娱乐城 1890年)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街头的黄包车和卡车,1920年)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街头广告,1920年)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南京路福建路)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有轨电车)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南京路和广西路 1890年)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外滩码头 1891年)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店铺,1920年)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珠宝行开业)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南京路商业街)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南京路中段)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外滩)

寻访上海过去的岁月­(组图)

分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梦话连篇

老上海的人力车

老上海的人力车

老上海的人力车

老上海的人力车

老上海的人力车

老上海的人力车

老上海的人力车

老上海的人力车

老上海的人力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梦话连篇

老上海的风情民俗(组图)

                       1935年的集体婚礼

 

老上海的风情民俗(组图)

                   卖大米粥和煨红薯的小挑担

 

 

老上海的风情民俗(组图)

                          划龙船 汉布河 1930年

 

老上海的风情民俗(组图)

         南京路福建路之间 1920年

 

老上海的风情民俗(组图)

                        南京路的商业街

 

老上海的风情民俗(组图)

                                南京路的商业街

老上海的风情民俗(组图)

                         清末钦差巡查 1901年

 

老上海的风情民俗(组图)

                          清末北大门

老上海的风情民俗(组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梦话连篇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2、老上海北火车站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3、老上海外滩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4、龙华庙会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5、南京路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6、南市小东门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7、跑马厅(南京西路、黄陂路)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8、清末南京路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9、外滩海关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10、制造局路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11、有轨电车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12、弄堂口设摊的老裁缝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13、1935 年3 月上海欧亚航空公司从国外购进的当时最新式飞机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14、30 年代石库门房子
中国老照片之三十九(上海老照片收藏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梦话连篇

绝色美女 <wbr><wbr>落入凡间的精灵(组图42幅)

          早些年中国人家教育孩子有几首诗歌是一定要教的;一首是孟郊先生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所以,传统的中国人对母亲的记忆背景就总是会有油灯下的缝缝补补;不过,要是给现在的小孩子们讲这些,大概他们是不认帐的,他们的世界只有米奇、泰迪熊、史鲁比和加菲猫。另一首是无名氏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中华民族很骄傲的勤俭的美德,其实就来自这首古诗,文化和文明的力量有些时候真的很奇妙。还有一首是李白仙人《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前两首现在听到的机会是越来越少,到是这首依然被广泛复制,大肆阅读,所以中国传统文化断裂以后接受教育的中国孩子就越来越淫荡,但是又少了古典主义的风流,只是日日和下流结伴了;这一点,八十年代出生的小屁孩们的身上表现的最是明显。我出生的年代是中国社会文化断裂的前夕,因为天资聪慧,读了大量古典主义作品,所以骨子里的中国文化情结来得特别浓郁,所以至今都不是一个很奢侈、很放得开的人物,虽然才华横溢,但是很多在我都是不屑的。
 
       曾经万水千山走过,但是现在我最喜欢的地方却是沙漠,我喜欢那里属于万古的寂寞孤独,在那些寂寞和孤独里我可以无数次地读懂天荒地老的意义,所以我一直渴望天荒地老的爱情,也相信她的存在,只是也许要费净我的一生去寻觅。
 
      第一次住五星级酒店,所感觉的不过是屋子大了一些,东西多了一些,进来以后的骚扰电话少了一些,晚上躺在很柔软的床上却觉不到舒服,于是把被子搬到地毯上睡了一夜,这样的感觉特别过瘾。

     吃西餐的时候总是搞不明白刀和叉的礼节用法,还是用筷子的感觉舒服,即使在大漠边上哈萨克人家吃手抓饭,也觉得比吃法国大餐来得爽快,因为过多的繁文缛节破坏了原来只是本能的食欲。
 
    喜欢读书,但是对现在的精装本限量本感觉乏味,还是过去那种极其简单的平装书看起来滋润;特别爱看电影,但是越来越豪华顶级的电影院却让人越来越找不到北,觉得还是那种露天的、黑白的片子让人陶醉。
 
    平生风云际会,梦想不少,但是很多过眼烟云的东西却老是提不起我的神;好象无所事事,没有追求,又好象心怀天下,壮志凌云,但是其实却是一个极其简单的人,简单到不愿意用打火机点烟而喜欢用火柴,简单到不问津各种材质的衣裳而喜欢最手工的布衣;一生也许会有大富大贵的运气和机会,也许会有呼风唤雨的历程和幸运,但是这些都不会是我需要的,想要的东西。
 
    我唯一的奢侈就是浪漫,我的浪漫是握一世相爱的手,沐没有污染的清风,面对一枝红烛,一轮明月,一捧花香,即使所有的需求只是吃着一碗稀饭、一块馒头、一碟咸菜,这样的日子也其乐融融啊。

    你可以笑我的胸无大志或者不切实际,但是我确实这样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梦话连篇



        男人去追一个女人,被拒绝是理所当然;男人被一个女人来追,稍微高调一些就会被千夫所指:你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男人!
       男人被女人打是该打,男人如果还手了,男人如果打女人了,男人简直就成了禽兽,你怎么连女人都打,你还是男人吗?

      男人挣钱没有女人多是无能,男人挣钱比女人多是应该的,即使男人挣的钱比女人多好多了,还是会被议论说:“你不会挣的再多一些啊!”

     男人遇到任何事情只有憋在心里,说出来就不是男人,会被嘲笑;女人却可以把那点破事说的天下里就连被小孩童子尿浇灌的小草都知道,还能得到同情和失身的机会。

     男人不应该软弱或者表达软弱,男人把牙打碎了也要生生吞进肚子里;女人受了委屈可以哭,可以撒娇,男人却只能打肿脸充胖子。

     男人没有女人是可怜虫,男人女人多了是花心大萝卜;女人没有男人是男人不长眼睛,女人男人多了是他妈的风情万种。

     男人不该让心爱的女人流泪,女人却常常让心爱的男人无法流泪;男人不该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女人把男人伤的苦不堪言了,还要强颜欢笑,痛着并快乐着。

     男人跟女人吵架了无处可去,末了还会被女人电话叫回来或者提着耳朵揪回来;女人跟男人吵架了总有个娘家可回,男人明明心里窝火还要到女人的娘家把女人千呼万唤请回来,大多时候,还要遭丈母娘的数落,小舅子的白眼。

    男人有钱就学坏,花了钱还要落个坏名声;女人学坏就有钱,挣了钱总还可以把名声修复过来,陕西的三陪女做了法官就是一个好例子。

    做男人真难,可是如果不难,来世的时候我们还会想做男人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梦话连篇


       女人对年龄一向讳莫如深,特别是演艺圈那些女明星,年龄更是她们心头的痛,你要是一不小心泄露出她的真实年龄,她可能要跟你拼老命。相比而言,男人无所谓,男人越老越值钱,很多老男人老得抠不动,人生智慧却炉火纯青,指点江山指点迷津,大千世界全在他的掌中握。所以说,老男人像长白山老山参、百年老店的老汤一样,是宝贝。

     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渴望苍老,为什么?就为了那份清醒与彻悟,我的朋友全是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与他们交谈让我如饮甘醪,小青年大学生我不能和他对话,那份浅显与青涩令人无法接受——六七十岁,七八十岁,那是让丫头片子想起来浑身就发抖的年纪,我认为这是男人的黄金岁月,他走过躁动的春、狂热的夏、悲凉的秋,最终迎来生命的冬天,雪花覆盖了他的头颅,他的双眸静如深潭洞若观火,他要是作家艺术家的话,他的作品该充满智慧与安详,就算他是一个老木匠老铁匠,他的手艺到这份上已趋化境。我认识许多这样的老农,他能从风的走向、水的清浊上判断年成的丰歉,他们字字珠玑,常常对天文、水利、中医、人生一言以蔽之又切中要害,让我敬畏如神明。不能不信服啊,走的桥就是比你走的路多,吃的盐就是比你吃的米多。

       如此境界在老女人身上很难看到,女人好像越老越琐碎,女人如花,花朵只能绽放在春天,当同龄男孩子还懵懂无知时,女孩子就开始引人注目并谙熟世故人情,懂得怎样妩媚生姿笼络人心,女明星往往在少女时代一红惊天,把同龄男孩子抛落十万八千里。但人生是一次漫长的马拉松,男人往往在后半程开始发力,而女人却日渐现出颓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梦话连篇


      最近看报,有一个问题引起了我的注意,就是有关“死刑”的事。据说有许多国家取消了死刑,还有许多国家保持了死刑,就有了那些根本不会被判死刑的人唧唧喳喳争论个不停。
 
    我曾经研究过,我们人在动物分类学上是归在——哺乳类——灵长目——人科——人属。哈哈,好玩,在动物园里,如果给我们“人”挂一块说明书牌,就应该是这样写的。
    我们的躯体是由骨骼支撑着的,我们的骨骼是由206块骨头连接而成的;我们有直立的双腿和灵活的双臂;更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个能够用于思维的大脑。
 
    我们从来就不怀疑自己是一个人!在这个问题上,大家似乎就显得异乎寻常的确定和自信,那就是我们对于自己作为一个“人”的身份而从未产生过任何的怀疑;我们较之于飞禽走兽要侥幸,因为我们天生就获得了一幅像“人”似的外表。 
 
    和其他动物相比,我们人是最多疑的动物,正因为我们有大脑,我们善于思考。所以就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疑问。
 
    那么,是不是长着一副人摸人样的动物必定就是一个人了嘛?细想起来答案可能并不那么简单。衡量一种“存在物”至少要有两个标准,一种是生物学的,另一种是文化和伦理学的。
 
    孟子就说过:“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这“几希”的差异便是生物人与文化人之间的根本区别。人与禽兽之间的区别本来就很小,加上有些人喜欢越轨,随意去之,就难免变成了似是而非的“人”,古人就给了这类人一个称号——衣冠禽兽。
 
    我们知道,在古今中外的社会里,都存在着死刑制度。死刑作为社会剥夺个体存在的合法手段,是人类独特的发明。如果排除非理性的报复心理的因素,死刑无非意味着人类群体的有些成员完全不具备做人的基本必要的条件,因而需要被甄别和排除在人类社会之外。
 
    看来,我们每一个以“人”自居的生命存在者,在谋划各自生活图景之前,有必要先对自己的身份作一番仔细的检点。当一个人开始检点自己作为人的身份的真实性时,这个过程本身就把自己与禽兽分开来了。这样做,不仅可以使我们的社会更加太平,而且也十分有益于增加每个人的人生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1 09:29)
分类: 梦话连篇



     孔雀说起来真是大自然的败笔。

    这种鸟拖着又长又重的尾巴,跑又跑不快,飞又飞不远,藏也藏不严,在热带雨林中举步维艰,它们好象太喜欢自己的尾巴了,宁可要美丽也不要性命。

    据说古代的百越民族常常在雨后捕捉孔雀,因为下雨后羽毛潮湿,孔雀又飞不起来,很容易地被生擒。更主要的是孔雀心性高傲,突然见到有人出现时,并不仓皇逃走,它们担心在丛林中乱跑会折断了漂亮的羽毛,弄脏了身体,所以宁可束翼就擒,

    这种爱情羽毛的高傲心性,很有点文人的皮相。

    但是,我却不相信文人也是大自然的败笔!

    过去常常听到旧文人说“爱情羽毛”,我想他意指珍重自爱。此时,我更愿意把这种情愫解说成对自己的诗词文章,艺术作品的爱情。就像服装之于年轻女人,有种生死攸关的意义。

    羽毛竟然变得这样地重要起来,这是有点意外的。

    我敢说,天下值得尊重的文人其实只有这两种。都是爱惜羽毛的。不同的只是后者重文轻人,前者重人轻文。

    重文轻人的文人把自己的作品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大有不顾一切去献身艺术的派头。我把它称为“以羽毛为本”;重人轻文的文人则重在爱惜自己的人格完美,不太在乎自己的那些具体作品。他们不是怕死惜命才这样看重自己,而是特别爱惜自己的清名,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污迹玷污了他们的操守。我把它称为“以节操为本。”

    孔雀以羽为本,这话说起来未免滑稽。但是要谈论文人以羽为本,就有点沉重了。我边写边想着,突然意识到应该把那些重文轻人,特别爱惜自己作品的文人称作“孔雀文人”。

    啊,孔雀文人,我们大多数文人都是这种孔雀文人,或者多少有点这种孔雀文人的味道。

    孔雀文人对美有一种狂热。为了艺术,为了创作精美绝伦的诗画文章,他们什么都愿意付出。凭着宗教式的虔诚,呕心沥血地奉献着自己的聪明与智慧。

    真的,他们爱惜羽毛的那种天真劲和高尚的情怀,足以让铁石心肠的人流泪:他们像吐丝的春蚕,一生所有的进食努力都是为了吐出那一小团晶莹柔软的蚕丝。他们渴望把美好的东西奉献给社会,哪怕自己化成了蛹,煮成了丝,烧成了灰,也在所不惜。他们像在深山老林里那些虔诚的炼丹道士,数十年如一日,冶炼着长生不老的仙丹。他们不在乎自己过着清心寡欲的枯燥生活,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如何虚耗在深山里,只要炼出仙丹,这样的生活都是心甘情愿的。

    这差不多也正是他们的悲剧所在。他们是太喜欢自己的羽毛了,似乎永远在为羽毛而活着。为了写好一首诗,画好一幅画,宁可与妻子离异,去遥远的地方过他的流浪生活,四处写生,寻找灵感;为了完成这篇文章,建立某个观点;不惜与多年的朋友翻脸绝交,旷日持久地笔墨论战,甚至告上法庭;为了收藏几个版本,刊刻一部著作,宁愿卖掉赖以生存的田产,当去组屋,勒紧裤带过贫寒的日子。

    这种以羽毛为本的不仅崇高,而且悲壮。但恕我直言,崇高悲壮里还夹杂些许偏执,就像孔雀花妖对自己的美色过于迷信一样。

    守着前人留下的纷纷落羽,一时间真是感慨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置顶: (2012-05-26 21:28)
标签:

杂谈

     

                                      

 

 

      

        85万字长篇小说《追捕》在“创世中文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海老照片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海老照片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海老照片4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海老照片4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海老照片4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365

上海老照片4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图片

上海老照片4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图片

上海老照片4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图片

上海老照片4

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句话是林语堂 林老先生说的,瞧这老头,说得多幽默。

是啊,在西方人看来,美女绝对是上帝送给男人的精致的花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