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3-19 00:04)
【2019年3月18日  周一】

今天一早,在出地铁口的商场买了个面包,味道不错。问店员:有没有黄油?答:面包都会有少量黄油。
上午周例会取消,D总在重庆出差。
参加一供应商会,初步聊VI深化工作,等报价。
听闻人事变动消息:CHUNM离职,去其他公司。TL或也有变动,休假中。
继续看采访的素材,将近10万+的文字,跟小白说,这是很多年来做的一次大量采访和写作。希望能写出一些有用的内容。
和部门同事WY聊一选题策划方向——社区里的每位长者都值得记录。寻求一个具体亮点点,来展现故事。本周操作。WY明天去重庆跟拍视频。
漫画稿件完成。等着画上添加文字。
中午在公司餐厅用餐,卡里忘充钱。吴老师替埋单。中午在楼下走一圈。
晚上回家,煮各种青菜吃。希望能减肥成功。
读书《牧羊少年的奇幻旅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7 21:24)
2019年3月17日,周日

今天下午,到办公室加半天班,看素材、准备稿件。这是第二次周日主动去加班,有一种自己做公司创业的感觉。将时间走在工作前面,体会很好。——熟悉了材料,撰写了前两部分;发出了下周的工作计划。

在办公室门口,发生一个小意外:在进办公室玻璃门的时候,看到地上有一件衣服,弯腰去捡衣服,握在手里的咖啡一不小心摔倒地上,整杯子咖啡撒了一地,羽绒服上右胳膊上和衣角上铺满咖啡。狼狈不堪。赶紧到洗污间找到拖布,自行打扫干净,放上一块警示牌“小心地滑”,体验了一下物业保洁打扫卫生的过程。

收到托朋友从新加坡购买的千里追风油,4瓶。备用。之前使用的效果很好。

昨天和今天,父母和叔叔婶婶在洛阳选了木地板,进了水泥、沙子。今天视频聊天,叔叔婶婶陪着他们又一起在看楼上楼下的装修风格。他们养老的房子,客厅考虑也用木地板,最好能防滑。

周六,3月16日中午,如约去了奥森公园。王笑笑睡了半天,到了哭闹的年纪,醒来就要找吃的。猫头和柚子很活波,猫头的运动天赋不错,能接住羽毛球。柚子像个大姑娘,能说会乐。YL带了两把弹弓,教我们练习打弹弓,还有购买的标准“子弹”,他的准头很好。跳大绳,我一口气跳了47下,最高分。之前,还摔了一大跤,浑身土。中午,一起吃了将太无二;晚上,一起吃了云南大厦的米线,猫头喜欢吃米线,连续喝了几碗汤,接着玩手机游戏。

周五,3月15日下午,从重庆飞回北京。3月13日晚上,从北京飞到重庆,参加品牌营销会。听了当地客服的复盘报告,讨论了后面的营销动作。14日上午,到社区看望了社区居民曾老师,他说他的腿麻木,去医院诊断。曾老师看了之前拍的新年视频《家宴》,他回复我说:“很温暖,值得一辈子收藏。”看到,很感动。我回复说:您能选择到社区来住是我们的福气。

在飞往重庆的途中,用KINDLE读南怀瑾的书《金刚经在说什么》,快读完。

周五(3月15日)晚上,和A前同事聚会,在三元桥凤凰汇旁边的《湘爱》,男士喝了白酒,三位女士喝了白葡萄酒。聊得很开心。一个难得相聚的晚上。“有酒喝,很好”、“一切都向前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5 00:09)
1、记事

今年,父母第一次来北京过年。
2月18日,周一,(阴历正月十四),办完事。上班。开了一天会。
2月19日,周二(阴历正月十五),父母坐火车回老家洛阳。
2月20日,正月十七,按老家风俗,老家人给爷爷奶奶上坟。当天中午,父亲和老家朋友张栓伯伯、灵章哥喝酒。醉酒。
2月21日,周四,正月十八。老家临着大路的房子,要准备拆迁。父亲又开始管各种亲戚家的事,打电话,请他少管点闲事,情绪很激动。当晚,听课。
2月22日,周五,下午和同事去看了北京在小屯的项目。位置和基础条件都非常好,希望能做一个标杆项目。
2月23日,周六,中午吃了火锅。下午,到书店买了一些书。晚上,燕子S约朋友(一共8人)在宝钞胡同44号一酒吧聚会,见她新认识的葡萄牙男友。这是第二次去这个地方。上次是她去年或前年的生日。
2月24日,周日。销售内部邀约,24日上午,开车去亦庄看了龙HU的一个房子。可能适合投资,不太适合居住。吃了臭鳜鱼,有些咸。下午开车返回,途中犯困,停在高速路的休息区睡了20分钟。返回,第一次到东坝郊野公园,看到水的湖面。晚上,去修脚——北平修脚的老板不是北京人,是河南漯河人。到店里修脚的人很多,生意做得不错。在想,是不是也可以做一个平台,将老家的过剩劳动力发掘出来?

2、体悟

用文字表述的东西,通过手写记录,或有深意。仅靠口述讲述的内容,会显得轻薄,少用了一些心。
养老的微信公众号,考虑尝试一些特稿的写法。
连续两周,没有游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3 00:01)
今年,父母来北京过年,这是第一次,也是我第一次在北京过年。

1、菜市场
早上去买牛肉和蔬菜。
带着父母到平日常去的一家,依然是很多人在拥挤排队买肉。其中,一位大姐一直微信支付不成功,等在后面的队伍越来越长。还好,大家还有有耐心。
母亲要了两块牛肉,一块炖着吃,一块做羊肉馅儿。
我和母亲同时跟店老板说了。
母亲挤进去,和柜台外面的店里男子说,绞成馅儿,对方说:不能绞成馅儿(或是人太多)。也可能是母亲去的少,或是外地口音等其他原因。不知。
可能是我平时去的多,我说需要绞成馅儿,对方说已经给我做了。
柜台里外的男子,发现我和母亲是一起的。
柜台里的男子,将绞成馅儿的肉丝递了出来。

母亲也有她独特的关注点。
她看见绞成馅儿的牛肉不是她点的那块,有些不高兴。
然后,我跟她解释。两块变成了三块牛肉,担心多,我请男子从妈妈点的两块肉里,拿出了一块整肉。
上秤、付款。
母亲看完,又觉得少。我又回去加上之前她点的那块肉。
接下来,路上。母亲开始怀疑,我第一次付款时,对方拿出一块肉,斤两不够。
我又解释一遍。我分两次付款,应该没问题,也没有关系。
后来,她路上一直问我,付了两次款,一共多少钱,会不会少了斤两?

终于走到菜市场,蔬菜还比较新鲜。
母亲选了一些蔬菜说,然后说,不要买那么多,这里的菜要贵好几倍。她再找地方去买。
我买菜从来不注意价格(平时买的也少),终于忍不住说,过年菜都贵,赶紧买吧,不要再看价钱。
我拿了两把蒜薹,大概8块多一斤,递给喜欢吃蒜薹的父亲,让他先提着,等我拿其他菜一并结账。
转身结账时,我没有看到父亲和蒜薹。
一会,他从外面进来,手里提着两把蒜薹,应该是从另一个菜市场买的。边走边说:不管贵便宜,买两把算了。但是,他肯定是跑出去找便宜的蒜薹了。

哈哈。
谁对谁错呢?生活里,我们是不是总怀疑自己被别人缺斤短两,又总是喜欢贪图便宜。


2、物业与沙子
早上起来,对门装修完没有清理完的水泥和沙子在电梯口堆了小半年。母亲说,过年得找人给清理走吧。
提前缴了今年的物业费,心里很有底气地说,我来给物业打吧。
接通电话,结果物业大姐这么说:“我问下,能不能清理?”
转头问身边的同事:“让他们自己清理。”
马上,转述给我:“这个得谁装修谁清理。”
因为缴了物业费。立刻,飚火。“怎么只有收物业费的时候你们最积极,有一点活儿就推啊!”
物业大姐:“谁跟你说这是物业费里包含这些活儿?!”
接下来跟我说,你找楼长,但楼长今天休假;帮你再找找对门业主等。
……
晚上回来,沙子水泥肯定在。自己动手,清理楼道里的四袋沙子和水泥。

谁对谁错呢?
我们总喜欢用自己认为正确的规则去要求别人,而很难遵从自己本应该遵守的规则。

3、理发
去经常去的地方理发,以为人会很多。
只有老板和一两个师傅在等最后一批来剪发的客人。
发现没有带会员卡。
老板说:带了卡今天也不能用,系统今天停了不能用,只能微信、支付宝转账。
好的。那先剪吧。
以为自己是会员,可以继续走个会员价或等他们系统恢复了,再划账。
平日来的多,总以为老板会考虑到。
结果,老板还是拿微信二维码让我去扫。问多少钱,说了个原价,也没有按会员价,而是付了单次全款。
心想,就当过年发红包。不再开口辩驳。
新年快乐!

谁对谁错呢?
总以为别人会替你考虑,那是特色服务;没有考虑到的,那可能就是服务本身。
想获得暖心服务,还是需要心量。

4、父亲与手机
下午,去给父亲买新手机。选了华为最新款。父亲一直阻止,觉得贵。
很快买了,等着复制图片视频。大概等了近2个小时。
路过理发店,决定我去理发。我让父亲自己把车开回家,赶紧去吃母亲包的饺子(已经电话催促过)。他说要等我,我说不用。很坚决地让他赶紧先回去,我剪完头发走着回家。
结果,等我理完发,看见车还在门口,他坐在车里玩新手机。一直等着我出来。
我说:你干嘛不走啊 。
他说:熟悉下新手机,回去也没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3 09:25)
今天腊八节,喝粥。

【壹】
国外一男子史密斯,跳伞险些丧命。
史密斯告诉《太阳报》:“我一跳起来就知道出了问题。从跳跃到撞到岩石之间,只有三秒钟。我以为我要死了。我的降落伞终于在落地前打开了。我离死亡只有几秒了。”
他还说:“我喜欢跳伞。我是第一个尝试那个悬崖的人。这给了我一个教训。在230次定点跳伞后,我有点自满了。我不后悔发生的事。我本可以做得更好。我不想仓促行事,但我想,我会再试一次。”

需观察心:
时时刻刻惊醒,再熟练也不能自满,不能自鸣得意。
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甚至丧命。

【贰】
创造自我,追求无我。(李嘉诚)
——成就自己,成就他人;少一些自我,多一些快乐;多一些别人,多一些成就。——

【叁】
可以不时的拉动别人,最难支撑的是自己。比如:可以试一试平板撑,看能撑起自己多久。

【肆】
没有一项运动或形式可以一劳永逸地让自己变得更美好。
可以多重组合的试试,比如:到书房去读书、到健身房去锻炼、到公司去上班、到家里去善待家人、到外面去结交好友、到高山去攀登、到更多需要的地方去布施等等。
昨天到健身房做运动:器械1小时+跑步三公里+游泳650米。

【伍】
为了开发票,昨天2019年1月12日,缴了两年物业费,到2019年5月31日。
今天,再缴一年停车费。

【陆】
停止了写作,就像缴枪的战士,从此失去了武器,内心与日子一片空白。
记录下来的时间,可以称之为时间。
静观身边事物,各个心意与想法都在眼前浮现。
人人抱之不同想法。

【柒】
坐在书桌上的时间,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
能真正思考的时间,是确实属于自己的时间。

【捌】
周末时间。
周六下午去健身房锻炼,晚上在家吃饭。
周日上午,在家里打扫。
周日中午,WYB一家三口+W妹妹四个人,在紫光园吃烤肉。下午,W带着能吃的女儿在家里玩,发现客厅里处处是小朋友的障碍。笑笑真是能吃,能玩。
睡了一小会。晚上诵读DBR一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5 12:52)
                                               
                                              《让时间真正成为自己拥有的时间》

【壹】
下午,到小区旁的健身房,游泳800米+;跑步3公里;器械近1个小时。身体出汗,感觉舒服。
晚上,山药+羊肉=熬汤一锅,吃完,冒汗。
打卡完毕,MrsDD在群里说,收支平衡。
自己也希望在哥们、朋友的督促下,能坚持锻炼下去。
锻炼时,生起一个念头:让时间真正成为自己的时间。
去年11月,独自在登庐山时,一个人走在树林深处,阳光、山间流水声环绕自己,那一刻真觉得时间是自己的,生命是自己的。再对比回想,如果回到城市,还愿意为某个人、某个饭局跑几个小时去见个面、吃个饭,那真的是真爱。其实,很多都不值得去迎合。
所以,如何让更多的时间成为自己能拥有享用的时间?
大概是:那些能增长智慧的、锻炼体魄的、增加财富的、真正加深感情的时间,那是真的属于自己的时间。其实,也就是:那些能用来阅读深度思考的时间、健身房游泳里锻炼的时间、有效工作的时间、亲朋好友聚会沟通时的时间,那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
日常,那些没有目的刷手机、漫无目的逛网、堵在路上的时间、来回翻找东西的时间,大多是浪费的时间。时间来过,却没有属于自己。

【贰】
下午,在游泳池里,看到旁边泳道里,有一位年轻的妈妈带着一儿一女在游泳、嬉戏,认真计算着游了第10个来回。女儿大概6、7岁,和妈妈一起来回游,游得速度挺快,节奏很默契。小儿子在游池里淘气,游游听听打水花。
中间休息时,女儿、儿子、妈妈,三个人一起潜水憋气,轮流在水里托举着对方,一家人很开心。从旁边泳道看过去,整幅画面很美好。
其实,幸福来时,不用很大的世界,很小的家庭和几位亲人亲密相处,就可以有大大的幸福。
眼前的小幸福和温馨画面令人动容。
赞叹!

【叁】
明天从北京飞舟山,到舟山团建。
时间本是周一出发,担心早班机太困,提前一天到达。
本周读书:《小趋势》+《极简生活》。

【肆】
今早,父亲视频连线说,他开始在新房改造水电,破土动工。改造了一些地方。
我跟他说的意见是,不要想着省钱,越是省钱到最后越是浪费钱。
希望能装出一个像样的房子。他们可以住的舒服一些。(#搬家#)

【伍】
今天上午,给TY转账,没有成功。
昨天晚上,见到浩带着女友去妹妹YAN家。小孩都长大了。从军两年,不愿坚持,很快回家。家里条件好一些,坚持的毅力可能会少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6 17:51)
1、
客厅里。
我问:你是哪天结婚的?
父亲笑着清晰地说,和你妈结婚的时间是1978年12月22,过年前。那时候穷,办事都是到过年前,摆几桌,连年一起过了。一共摆了12桌。
我笑说,那你们还挺阔气,有100多人参加。

2、
翻看图片,看到一些轨迹。
去年9月,去了日本。
回京,休息两天。
去年10月,又去了台湾。
然后,从去年11月底一口气工作到现在。
像是潜水,没有透气。
想着保持状态做一些事出来,重庆首项目一直在摸索中推进。
这一年,过去了8个月。

3、
试想这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

#一月#
本月,新的一年,在地坛开了务虚会。
16日的会上,提出了四个核心关键词。
去了重庆,吃了火锅。
去了厦门,到了鼓浪屿,到了李叔同的日光岩。
顺便请了一个木版心经。回来摆放在书桌前。
接着便是集团的年会,提出了新的战略思路。
其他竟无更多记忆。

#二月#
回洛阳老家过年的一个月。
又贴了一天对联,没有意外的又在寒风里感冒。
大年初二晚上,带着口罩,见了初中同学和班主任。
像往常一样的婚否子否等关切中,用了一顿餐。
班主任宋老师给我夹菜。
年前,第一次去看望班主任宋老师。
高中班主任魏老师身体还不错,聊了近一个小时。
一直想去探望的小学老师没有来及探望,今年,终生遗憾。
有些人要见要去见,不见便会有遗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3 09:58)
1、
昨晚,2018年7月13日,在重庆XD酒店。
梦见和大姑上山,找到爷爷奶奶的墓地,拿着爷爷的头颅,在挖墓地。挖到别的头颅,盖上,赶紧出来。拿着爷爷的头颅,找新的地方去挖。要给爷爷找地方安葬。

2、
早上,妈妈打电话。
说小姨夫的情况不好,又要去医院。
还说,父亲的左腿根部位有一块像梳子大小的紫块,不确定是什么原因,要去医院看。

3、
在重庆,等着周末拍视频宣传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30 10:50)
灵晕。
1993年,黄家驹在东京意外去世之后,Beyond乐队便失去了灵晕。

愚人节。
2003年4月1日,张国荣跳楼坠亡之后,愚人节便成为他的纪念日。

复杂。
生活很复杂,复杂程度从捡起堵在卫生间下水道的一根根头发开始。

谎言。
为下一次对话做铺垫,掩饰无法直面的事实,美化无法填补的漏洞。

承受。
眼睁睁地看着前面的事推着现在的事发生,持续推着未来的事发生。

美腿。
生命与光给予人类的莫大恩赐,提升个人审美品位的自然通道。

干涸。
持续不发掘的深井,清泉只会在看不见的土壤下面默默地流过。

心念。
最难把握的一种物质,此时彼时此地彼地无所不在而又无所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没有记录的日历,似乎只剩下了数字。没有更多的东西和细节,可以再去重述。过了也就是过程。

周末(2018年6月2日-3日)和父母一起坐火车+高铁到北戴河休假。父母俩人到海边,母亲倒是很兴奋,这么大的海,这么大的浪。难得一见的兴奋起来。父亲一直笑的有些勉强,“心里像吃了苍蝇”,看到确诊结果的父亲,继续不停地抽烟,假装若无其事的背后,其实,还是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

在海边,端着很少用的新相机拍了很多合影,构想着各种浪漫的镜头,指挥着他们摆拍——牵手、比心,玩小孩子玩的动作,父亲倒是很配合,母亲做的很到位,还带着父亲做。俩人在海浪的拍打声中,一惊一乍的笑着,一会背后的衣服全部都湿透了。

脱了鞋子,拎着在沙滩上走。看到一堆年青人在礁石上拍婚纱照。父母停下来,拎着包和鞋子,光着脚看着。我站在后面偷拍着他们的样子。他们呵呵地笑着。人都年青过,人都会老去。

晚上,回到住的房间。我们三个人睡在一个大标间里,父亲躺下开始跟我絮叨,说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得病,真是想不到,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当死亡的威胁突然降临,他也开始感到害怕。说,这次终于想开了。活到这个岁数,还怕什么。其实,我从他那里读到的都是担心和害怕。

当没有任何知觉,一直关心着别人,想着别人病情的父亲,突然自己身临绝境,这种绝望,或许连身边最亲近的爱人也无法体会。母亲每天还是和他絮絮叨叨,劝他不要抽烟,但是根本管住不。“他不听我的,一会就下楼一趟去抽烟”。父亲在小区,在路上,见人就和人聊天,问问年龄,问问家是哪里的。母亲嘲笑说,“你爸见人就审问人家一遍”。父亲也不回应。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